我淡淡的笑了起來,沒想到在這裏居然也能碰到這樣聰明的人物,不過是我的半句話中就知道我的打算,更難得的是居然自己提了出來,要知道我如果說出來的話,未免有些誠心不夠的意味。但是如果使他們說出來的話,我順手推舟之際還能避免我軍內部缺少武器的尷尬局面。

對此機會我當然是十分的贊同,忙不迭的就讓他們去了,但是當他們剛走我卻又有些後悔起來,剛纔一時間光想到好處就讓他們去了,卻忘了這一場戰鬥完全是由帝**叛軍營隊打下來的,按照艾希上一次的軍令,這些戰利品有一部分是屬於他們的。我這樣自作主張,恐怕這些叛軍們內心更加鬱結,認爲我們不過是出爾反爾的小人,就算他們叛不回帝**去,但日子一長恐怕也難免生亂啊。

但是現在就算後悔也晚了,看着戰場上忙忙碌碌的身影,我暗下決心,一定下一次要讓帝**叛軍門稍微休息一陣子。

“將軍可是後悔了?”就在我暗暗下定決心的時候,一旁有一個聲音淡淡的開口問道,倒是嚇了我一跳。

我扭頭去看,居然是蓋倫,我有些好奇的開口反問道:“你怎麼沒去?”

蓋倫卻是笑笑,開口說道:“我看將軍倒是跟這個帝**叛軍有所牽連不少啊,想來你們兩人之間的關係恐怕不是像將軍說的那樣啊。”

我神色緊張起來,不知道蓋倫讓自己的人離開再跟我說這個是什麼意思,我心中盤算過無數過念頭,卻在最後慢慢只剩下了一個念頭,那就是這個蓋倫想要利用這個事情跟我談條件,不由得內心有心厭惡起來。

蓋倫看我神色似乎有異,卻是不以爲然的再一次開口說道:“將軍,我並不是想跟你談什麼條件,所以你放心吧。”

我怔了一下,有上下的打量起來蓋倫,猜透人的心思雖然是難,但是卻在萬人中間中有那麼一兩個能揣測人心,而我見過的人中間最厲害的莫過於艾希,但是令我想不到的是,就是這樣一個能看透人心的人居然說起話來似乎有些不走大腦,居然這樣直愣愣的說了出來。

面對我的掃視,蓋倫顯得不以爲然,兩手一張開,示意他沒有惡意。

我看着他,緩緩地開口道:“你到底是想說什麼,不如直說。”

蓋倫擺擺手,緩緩開口說道:“將軍,那倒是也沒什麼,只是我雖然被俘,但終究是另外一個領主手下的軍官,所以啊,我這一個營雖然歸將軍管,但是若是讓我併入野豬軍團,卻是萬萬不能的。”

我上下看着他,這樣的要求着實奇怪,要知道他根本沒必要在這個時候提出來,等到我說要合併他的時候再提出來他再拒絕也不遲,但是他卻現在提了出來。總歸是讓人心懷芥蒂,到時候我要是在他們的糧草補給上面稍作剋扣,他們也是毫無辦法的,只是則以下確實讓我有些懵了,畢竟我覺得如此聰明的人,怎麼會如此三番兩次的出現這樣的問題。難道他說話真的不經過大腦麼?

蓋倫看我似乎有所猶豫,卻是不急不慌的繼續開口說道:“將軍,這件事情對你我都好。首先對我來說啊,我的領主現在不知道身在何處,很有可能是凶多吉少,但是他畢竟還有子嗣,而如果我帶着這一個營併入了野豬軍團,到時候未免有些臉上無光;而將軍合併了我這一個營,雖然只不過是多了五百人,但是卻還是超出了聯盟對於一個地方軍的人數要求,難免遭人猜忌。像這樣,我既歸屬將軍管轄卻又獨立在外,作戰的時候聽令將軍,平時也能少些閒言碎語。何樂不爲?”

我看着他,雖然他說的很有道理,我卻莫名覺得裏面有些許的不對,所以十分的遲疑。

就在蓋倫想要再一次催促我的時候,艾希已經帶着人緩緩地走了過來,還沒有等蓋倫問,我就繞過他直奔艾希,開口問道:“怎麼樣?”

艾希淡淡的笑了起來,口氣卻是一副風輕雲淡,“我已經燒掉了帝**的糧草和建築用料。”

我卻有些召集起來,“那你沒有補充補給麼?”要知道我們的糧食因爲被帝**的主力部隊不停追趕,隨意攜帶的並不算是太多,現在又加了將近一千人,糧草難免有所不濟,若是艾希一股腦都燒掉了,我們就只能在附近尋找帝**的另外一個據點發動攻擊了。

艾希白了我一眼,“將軍未免太小瞧人了,放心吧,我將那一千人的糧草準備出來了。”

聽到這裏我才鬆了一口氣,剛想要說什麼,蓋倫卻迎了上來開口問道:“將軍,想好了麼?”

我愣了一下,撓撓後腦勺剛要說話,艾希卻冷不丁的插了進來,“想好什麼?”

我怔了一下,突然發現自己真是着急懵了,艾希在我身邊我何不問問她的想法,當下就將蓋倫的說法說了出來。

只是令我沒有想到的是,這個聽起來似乎雙贏的話語卻引得艾希冷笑連連,艾希上下打量了蓋倫一邊,冷聲說道:“蓋倫領主打得真是一手好算盤啊。”

蓋倫愣了一下,大笑起來,“這位女將軍這是說的哪裏的話,我不是爲了兩家都好麼?再說了,我不過是一個小小的營長而已,又怎麼可能是一方領主呢?若是諸位不信,我可以拿我蓋倫的命來發誓我絕不是領主。”

艾希卻是半分不讓,依舊冰冷的開口說道:“不用蓋倫將軍發誓,我也知道蓋倫將軍不是領主,只是小女子有一事不知,想問問蓋倫將軍,不知道合不合適?”

這個時候哪兒還有什麼合不合適啊,如果蓋倫拒絕,我們必然是對他不放心,對他來說百害而無一利。

蓋倫顯然也是知道,大度的開口說道:“這位女將軍請講。”

艾希死死地盯着蓋倫,冷冷的一字一句的開口說道:“敢問蓋倫將軍,不在聯盟高層呆着,來到這外圍戰場所爲何事啊?”

我吃了一驚,沒想到面前這個看起來聰明但實際上說話不經過大腦的男子居然是聯盟高層之一。

我突然想到了什麼,馬上否決了自己對蓋倫的判斷,蓋倫能夠坐到這個地步絕不會是這樣一個看起來聰明實則愚鈍之人,恐怕一切都是他在演戲。如果這樣想來,他之所以假裝自己說話不經過大腦恐怕是爲了麻痹我,而麻痹我的目的恐怕只有一個了,那就是他剛剛提出來的那個意見。

我死死地盯住蓋倫,這個跟我站了好半天的男子卻像是第一面見那樣陌生。

蓋倫不說話,良久之後突然大笑起來,“真不愧是聯盟軍中十大新銳之一啊。沒錯,我的確是聯盟四高層中的一個,只不過我來外圍戰場的原因卻很抱歉不能告訴兩位。”

艾希卻是不以爲然,淡淡的開口說道:“既然蓋倫大人不願意說,那不妨讓小女子猜上一猜。”

蓋倫不以爲然的懷抱雙手,似乎不相信艾希能夠猜出他此次的目的所在。

艾希上下打量了蓋倫一眼,終於開始猜測到:“蓋倫大人一身囚服,顯然是被帝**捉去了,也就是說蓋倫大人並不知道帝**會出兵所以纔沒來得及撤回來,這個一方面說明了蓋倫大人並不是帝**方面的探子;另一方面卻也說明了,蓋倫大人在這外圍戰場上的情報圈幾乎沒有,所以纔不知道這早就風雨欲來的一戰。而蓋倫大人又自稱是一個步兵營的營長,恐怕內心是對於外圍戰場上沒有忠於自己的領主而感到擔心,所以此次的目的恐怕是來外圍戰場上尋找那些沒有效忠於別人的領主來讓他們加入自己的勢力。”

蓋倫淡淡的拍了拍手,卻是強辯道:“艾希將軍說的好故事,只是不知道又有何證據。”

艾希淡淡的笑了起來,指着蓋倫身上的聯盟軍裝開口說道:“蓋倫大人久居上層,恐怕不知道,聯盟制服雖然大同小異,但是爲了區分是那一支軍隊的士兵,士兵以及軍官胸前都有不同的印記,而將軍這身上的顯然是龍龜軍團的符號,但是龍龜軍團所屬的領主不就是站在你身後的那個副手麼?如此想來,還要恭喜蓋倫大人,成功收服龍龜軍團。”

蓋倫本來還想裝下去,但是在聽到艾希的最後一句話之後不由得哭笑出來,“若你們不是。我一定將你們收入我的帳下。”

艾希卻是淡淡的笑了笑,我卻有些不明白他那沒有說完的半句話是什麼意思。

蓋倫乾脆坐在地上,淡然的開口說道:“既然你們已經知道我是誰了,那我也就明白說了吧,我絕不可能加入你們的。” 桃源仙庄 說話之間,有一種睥睨天下的感覺。

我恍惚了一下,卻在這恍惚之間聽到艾希不卑不亢的緩緩開口說道:“蓋倫大人,或許你還不得不加入我們了,因爲外圍戰場上的所有聯盟軍隊現在都受我們節制,當然如果蓋倫大人不想加入,倒也是可以獨自離開的,畢竟一個聯盟高層人士不在這個範圍之內。”

我愣了一下,艾希着前半句和後半句顯然驢頭不對馬嘴啊,一邊說他必須加入我們,一邊說他可以不加入我們,真是不知道是什麼意思。

但是蓋倫臉上的神色卻十分的難堪,似乎在思考着什麼,半晌之後,蓋倫終於緩緩的開口問道:“艾希將軍說的可有證據?”

艾希只是笑笑,轉身就要去拿,卻只是個動作,剛轉過身子走了一步卻又轉過身子來。

就在這個同時,聽到蓋倫開口說道:“不用了,艾希將軍。”看艾希早就轉過頭來,不由苦笑一聲“我知道了,我會帶着這些士兵加入野豬軍團的,但是這一場戰鬥完了之後,我定然是要回到聯盟高層的,還希望兩位不要將我被俘虜這一段說出去。”

艾希點了點頭,纔開口說道:“既然,蓋倫大人自稱是一個步兵營的營長,那麼一下提拔也不太合適,所以蓋倫將軍在軍中的時候還是請扮演好營長一職。”

蓋倫也不說話了,只是滿臉的苦笑。

我拽了拽艾希,讓她跟我過來,看了一眼頹廢坐在那裏的蓋倫,有些好奇的問道:“他爲什麼會答應我們啊?”

艾希淡淡的開口說道:“沒什麼,只是因爲他聰明。”

我卻還是不懂,“爲什麼?”

艾希顯然心情十分的好,開口說道:“因爲我們節制了所有的外圍戰場上的聯盟軍,他如果不願意加入我們,他的軍隊就必須留下,而在這樣危險的狀況下,他又怎麼可能放下能保護他的這點兵權。”

我卻猶豫起來,“艾希,你也知道,蓋倫畢竟是聯盟高層中的一員,平常就跟我們不太對付,現在你搶留下他的軍隊,更是結下了私仇,等到戰鬥結束之後蓋倫回到聯盟內部,對我們來說絕不是什麼好消息。”

艾希卻是冷笑一聲,“將軍放心吧,上天都眷顧我們了。就算是蓋倫回去,恐怕也不得不對我們客氣三分。”

我愣了一下,不知道艾希說的是什意思。

艾希卻是嘆了一口氣,“將軍,你覺得蓋倫聰明麼?”

我不知道艾希想說什麼,但還是直白的點了點頭。

艾希看着我,思緒卻不知道跑到哪裏去了,依舊是緩緩的開口說道:“將軍,你現在的擔心正是蓋倫所擔心的,得罪了他的我們擔心他回到聯盟內部對我們使壞,他卻同時擔心他自己能不能活着回到聯盟內部,這也是爲什麼剛開始他絕口不提甚至堅決否認自己是聯盟高層的原因。”我有些愣愣的,不解的開口問道:“他爲什麼會擔心自己不能活着回去呢?”艾希看着我,臉上露出奇怪地笑容,卻是沒有正面回答:“將軍,首先聯盟內部已經不知道蓋倫是死是活了,就算他現在死了,聯盟內部也已經弄不清楚他是什麼時候陣亡的。更何況,想要在這樣的險惡的地方上活下來本來就不是什麼容易的事情,如果不小心蓋倫將軍在回聯盟內部的路上遇到了流匪,也不是不可能的。” 我最初還沒有反應過來,但是艾希卻只是冷笑不語,不再解釋,我才明白過來,蓋倫如果想要從我手下逃出去想來是不太可能,首先我們奉命遊走在帝**的後方,聯盟高層想要知道我們的消息,除了我們的探子每月一次的戰報只有等聯盟的部隊支援我們的時候纔有可能得到消息。

在這個時期,蓋倫如果有個什麼三長兩短,恐怕聯盟鞭長莫及就算想要找我們麻煩,一方面是找不到我們的部隊,另一方面恐怕也不敢責罰我們,畢竟我們是戰場上最後的一支聯盟軍。

而蓋倫作爲一個十分聰明的人,肯定是知道這個方面的,所以一方面他隱瞞了自己的身份,就是知道我們的被聯盟高層折磨了不少次,深怕我們報復;另一方面想要將那個營隊獨立掌控,也是讓自己有個保護。

但是艾希的出現,輕而易舉的就讓他的如意算盤被揭穿了出來,他不光失去了保護他的部隊,還失去了在衆人面前表明自己是一個聯盟高層的機會。就算是他現在想要將自己聯盟高層的身份拿出來,恐怕除了認識他的人以外,誰也不會相信。

蜀山魔門正宗 因爲這樣的話,在我們救出這一批聯盟戰俘之後就不知道聽過了多少次,有些是真的,但也都是些不入流的軍官領主;但更多的是假的,爲了不讓自己再一次陷入帝**之手,這些俘虜們可謂是無所不用其極。

我看着艾希,只見她臉上的冷笑不停,我不由打了一個冷顫,有些遲疑的開口問道:“艾希,你該不會真的打算把他做掉吧?”

艾希看着我微笑道:“怎麼會,將軍,除掉他對我們沒有什麼好處。只不過是解氣而已。”

我感覺自己有些冷汗直流,艾希難不成真的盤算過除掉蓋倫麼?

艾希顯然沒有注意到我有些緊張,自顧自的開口說道:“將軍,放心吧,蓋倫這樣聰明的人現在比你還要擔心我除掉他,所以他一定會將自己的把柄送到我們手上,只不過他現在恐怕還在猶豫給我們多少合適而已。”

“送給我們把柄?”我有些斷斷續續的開口問道。

艾希很自然的點了點頭,“他把把柄送給我們之後,對於我們來說他就是一個有用的棋子,而且是一個身處高位的棋子,這樣的話我們一般就不會將他輕易捨去。但是他有有些不甘心,要知道聽命與我們這些下級領主,對他這樣的貴族來說本身就是一個笑話,如果這個把柄最好不要太大,就算以後跟我們鬧翻了也不至於因此被聯盟除名。”

看着艾希冷笑的臉還有眼中那不停閃過的算計,我就知道艾希恐怕不會就這麼輕易放過蓋倫。

我看着艾希,有些擔心的開口問道:“你打算握住他多大的把柄?”

艾希扭過頭來,臉上的微笑笑得燦爛,卻是沒有回答。

我卻能從她的笑容中察覺到艾希的念頭,恐怕蓋倫這一次回去再也不敢跟我們做對了。

令我們沒有想到的是,就在我和艾希交談的時候,蓋倫居然快步走了過來,離着我們好幾步遠的時候就大笑起來:“兩位恩人在這裏啊,讓我好找啊。”說話之間如此殷切,似乎真的十分感激我們一樣。

我們兩個當然停住了交談,目光灼灼的看着他,不知道他想幹什麼,剛纔還如喪考妣,現在居然就能這樣上來親切得跟我們攀談起來,即使是我也知道蓋倫顯然是有所盤算。

蓋倫上前兩步拍拍我的肩膀,大聲說道:“將軍,爲了感謝你的救命之恩,等我回去一定將我在聯盟內部的商鋪統統交給將軍。”

我皺着眉,不知道蓋倫唱的是哪一齣,但是艾希卻在一旁淡然的開口說道:“只是這一次情勢險惡,不知道我們還有沒有機會回去呢,你說是不是啊,蓋倫將軍。”

蓋倫身子震動了一下,卻是臉上沒有流露出任何的不同,依舊是親切得笑着開口說道:“艾希將軍說到哪裏去了,野豬軍團可以說是咱們聯盟中最幸運最有實力的軍隊了啊,身經百戰卻沒有一例敗績,這一次恐怕也能逢凶化吉啊。”

這句話顯然有很大的奉承,明明讓人知道是奉承你,卻還是讓我有些飄飄然。

艾希卻一點反應都沒有,只是依舊淡淡的開口說道:“那倒是,野豬軍團善打勝仗,但是蓋倫將軍有所不知,那些跟我們配合的軍隊卻總是難逃厄運,也不知道是我們運氣好,還是說他們運氣差,你說是哪種呢?蓋倫將軍。”

蓋倫的臉上蒼白了一些,似乎是明白了艾希不是像我這樣可以容易糊弄的人,卻是還是下不了決心,勉強笑道:“也是也是,某人突然覺得身子有些不適,那就先行告退了。”

艾希看着蓋倫,聲音中有些關切的說道:“那蓋倫將軍可要好好照顧身子,要知道啊,我們現在身處敵後,糧食藥品什麼的也不甚多,這要是真的是什麼大病,可是隻能聽天由命了。”話裏說的雖然關切,但是嘴角卻是帶着一絲冷笑,雙臂也抱在胸前,一副不爲所動的樣子。

蓋倫冷汗連連陪笑兩聲,也就不說什麼走了。

我看着艾希,不知道他們兩個說什麼謎語,不禁有些好奇的開口問道:“你們剛纔在說什麼意思,明明他是過來感謝我們的,爲什麼你還冷言相激?”

艾希看着我,淡淡的笑了出來,“將軍,恐怕你是沒有注意到吧,蓋倫將軍說的可是他回去之後將商鋪交給我們。”

我思索了一下,“這句話中有什麼不對麼?”

艾希看着我,搖了搖頭,淡淡的開口說道:“這句話聽起來沒有什麼意思,但是如果將軍將我剛纔跟你說的聯繫一下,你還想不出什麼不對麼?”

我愣了一下,馬上聯想到艾希剛纔說的那些,又思索着蓋倫說的那一句話,突然就醒悟了過來,低聲驚呼道:“你是說他打算用他在聯盟的商鋪來讓我們保證他的安全?”

艾希卻是冷笑一聲,“將軍,蓋倫將軍的這句話着實是這個意思,只是我卻有些不信,他會將這些東西交付給我們,恐怕到時候雙手一攤說這些不過是些客套話,然後交付給我們幾個不盈利的商鋪就算揭過去了。到時候我們已經將他帶回了聯盟,想要在做些什麼說些什麼也是不甚可能的了。”

“那你剛纔是拒絕了?”我響起艾希那冰冷的話語,後之後覺得才明白過來。

艾希點了點頭,臉上露出冷笑,向着蓋倫離開的身影看去,“我順便還給他下了一劑猛藥,讓他早下決心。”

“你是說,你暗地裏面威脅了他?”我不可思議的低呼一聲。

艾希看着我,很自然的開口說道:“將軍,我更喜歡說成是順水推舟,最起碼這個決定他遲早要下,我不過是讓他更早的下了而已。”

我尷尬的笑了笑,怎麼也想不到在我眼皮底下兩個人帶着笑容就交鋒了兩回,若不是艾希解釋的話,我到現在恐怕也還想不明白蓋倫到底是爲什麼一副親切得笑容,看來讓我參與政治鬥爭還是太過早了。

艾希看着遠處,淡然的開口說道:“將軍,看來蓋倫這一次是下定決心了,既然沒有逃跑,看來是妥協了。”

我愣了一下,朝着艾希看的方向看去,果然又看到了蓋倫,只是這一次他的臉上那副親切的笑容明顯有些假,顯然這樣的逼迫之下,就算是他這樣身處高位的人也還是忍不住流露出了內心的憤怒。

當然,他的憤怒對我和艾希來說都沒有任何意義,艾希依舊是冷冷的開口說道:“蓋倫將軍身體看來已經好了啊,那麼這樣想來估計不是什麼大病啊,還真是謝天謝地,蓋倫將軍不會留在這裏了。”

蓋倫強忍着憤怒露出一個笑容,只是這個笑容十分的扭曲,“多謝艾希將軍關心了,如果我要是這次招籠到向艾希和王威將軍這樣的人物,我恐怕也不會留在這裏,也不會生病了。”

艾希露出淡淡的笑容,似有意若無意地開口問道:“那還真是不知道蓋倫殿下招募到了那幾個領主啊?”

蓋倫很自然的就開口說了出來,似乎早就對艾希的問題準備好了,只是這幾個名字我都沒有聽過,但是從數量上我也知道這裏面有不少人牽扯其中。

艾希聽完之後,只是淡淡的開口說道:“蓋倫將軍這一次南巡還真是受苦了,還請回去好好養身體,若是覺得身體不適,就不要帶兵了,交給下面的副手去就好了。”

蓋倫露出一個難看的笑容,“那真是多謝艾希將軍了。”說完,還真的就走了出去。

我看着蓋倫遠去的背影,有些不明所以,輕輕的開口問道:“你們到底搞什麼鬼?”

艾希看着我,顯得十分興奮,“將軍,看來這一次的把柄看來還真是不小啊。”

我愣住,兩人之間不過是四五句話,怎麼艾希就告訴我有這麼大的把柄?

艾希看我一臉的茫然,有些好笑的開口說道:“將軍,你別告訴我你不知道聯盟高層是不得跟軍官有所接觸的麼?”

看我一副剛聽過的表情,艾希痛心疾首道:“將軍,你好歹也多看些聯盟法令啊,爲了避免聯盟高層有不臣之心,聯盟第一條法令就規定了他們不得跟軍官有所牽扯,如果一旦發現,這些軍官還有那個牽扯的高層就會被謀反逮捕。”

我愣住,那蓋倫爲什麼明知道不可行卻又來此做這些呢。

艾希一臉孺子不可教也的神色緩緩開口說道:“將軍,如果沒有軍權的話,他們的政敵恐怕只需要恐嚇一番,他就不得不退讓,所以法令上面雖然明令禁止,但是他們私底下還是會結交不少軍官的,但是雖然是大家都做,卻是不敢讓別人知道的,所以蓋倫這一次纔會親自出來招募這些軍官的。”

“可怎麼沒有人招募我啊?”我不禁有些奇怪,要說來我雖然剛開始是一個小村子的領主,但是一路勝利不斷,到後來更是佔據了莫拉斯這樣大的城市,怎麼依舊是沒人跟我談這些呢,要是有人跟我說這些,我也不會每次都被聯盟高層排擠了啊。

艾希看着我,無力的拍了拍自己的腦袋,無奈的開口說道:“王威將軍,你該不會是忘記了是誰引領你加入聯盟軍隊的了吧?”

“怎麼可能會忘,當然是史考特了啊。”我很自然的說了出來,卻在這個時候我愣住了,怪不得沒人招募我呢,恐怕從我剛加入聯盟軍隊就已經被打上了王女直屬的標籤,所以那些聯盟高層怎麼會來招募我。

艾希看着我頓悟在原地,有些無力的開口說道:“這下將軍是不是明白爲什麼我們總受排擠了吧?”

我苦笑起來,沒想到啊沒想到,不過是被史考特甩掉包袱一樣的隨手拋棄卻被打上了王女雪奈的印記,而聯盟高層和王女雪奈又是相互牽制,也就怪不得我們總被聯盟高層所排擠了。

艾希這個時候又安慰我道:“將軍,你放心吧,這下我們也算是上頭有人了,聯盟高層想排擠我們恐怕也沒那麼容易了。而且這個把柄還不只是蓋倫一個人的把柄,他剛纔說的那些人都有把柄被我們握在手中,也就是說蓋倫一派的軍方都不得不維護我們了,所以放下心來吧。”

我剛想要放下心來,卻突然又想到了什麼,“艾希,你說我們掌握人家這麼大一個把柄,蓋倫他們不會派人來刺殺我們吧?”

聽到我的問話,艾希的眼睛微微眯了起來,嘴角又掛上了冷笑,“將軍,放心吧,在沒有確鑿把握的情況下,蓋倫一派恐怕是一輩子都不敢對我們動手,甚至都害怕有人對我們動手,因爲如果我們一旦懷疑是他們乾的,完全可以大家一起玩完。對我們來說不過是再一次被聯盟排擠,但是對於蓋倫一派來說卻是滅頂的災難,所以別說有刺客了,恐怕蓋倫將軍回去之後都會拍着軍隊日夜保護你我了。”

我看着艾希,淡淡的笑出聲來,“這一下我們也算是農奴翻身把歌唱了吧?”

艾希笑笑,卻是臉上神色一凜,“將軍,先別高興得太早了,現在戰場上的情況十分的複雜,能不能活着回去對我們來說還是一個未知數。”

我也收斂了臉上的笑容,看着艾希問道:“下一步我們怎麼做?”

艾希看着我又看了看遠處被我們解救出來的戰俘,緩緩的開口說道:“將軍,下一處我們攻擊的地方我已經選擇好了,是離這裏很遠的地方,之所以攻擊哪裏是因爲那裏是盛產鐵器,現在想想,帝**日夜攻打不停,就算是有帝國的支持,但是遠水難救近火,哪裏恐怕也被帝**當做了兵器製作等場地,而這裏既然能讓我們的人做苦力,哪裏恐怕也有不少的聯盟戰俘在哪裏。如果我們襲擊那裏得手,一方面可以得到兵員上的補充,還可以有效地補給我們的兵器。要知道這幾次我們戰鬥已經損耗了太多的弓箭,也有不少士兵的兵器也被折損了。”

我看着艾希,腦海中卻不是她說的那些,而是在艾希說出這些話的東西的思索,要知道艾希以前從不跟我說這些,如此詳盡的解釋恐怕只有一個理由,那就是攻打那裏絕對是一個沒有太大勝算的決定,若不是如此艾希絕不會說這些來引誘我,也不會說這些來安慰自己。

我打斷艾希的話,淡淡的開口說道:“有多大把握?”

艾希在我的問話後面沉默了下來,目光有些遊移,卻是不敢跟我直視。

半晌之後,艾希才緩緩的開口說道:“不到一成的把握。”

不到一成的把握麼?我心中重複了一遍,卻是開口說道:“那就賭這不到一成的把握吧,或許就像你說的那樣,攻擊不被出其不意,帝**這裏雖然重兵防守,說不定會因爲我們兵力上的懸殊而有所懈怠呢。”

艾希也顯得十分興奮起來,“將軍說的很有道理,我們這幾齣發。”只是這份興奮沒有到達她的眼底,顯然艾希不過是重複了我的話,試圖欺騙自己內心的不安。 遲到魔王的奶爸人生 軍隊停留了沒有太久,我們就再一次的向着艾希說的地方前進了起來,而爲了避免我們攻擊那個地方的時候久攻不下而被隨後而來的帝**主力部隊包了餃子,艾希這一次特別派出了一支小分隊,向着相反的方向突進,帶隊的人是梅維斯,她們的任務不過是一路上吸引帝**的主力軍部隊,當到達指定地方的時候藏起來等待艾希率軍前來回合。只是這次的人選我卻看出了些許端倪,都是艾希長隨左右的軍官,而且年齡都十分的小,我內心嘆了一口氣,看來艾希終究還是沒有太大的信心,所以特別將這些她認爲以後必成大器的年輕軍官們摘出來,避免他們也被帝**一鍋端。 九十六章 拼死一搏

艾希顯然聽到了我的嘆息,扭過頭來看着我,臉上卻還帶着些許的慌張和難以解釋的神情。

我將艾希擁入懷中,輕輕的在她耳旁說道:“艾希,你比我更重要,希望你以後會成爲帝**的噩夢。”說完我將她從我的懷中推出,冷聲說道,“艾希將軍,這一次的任務重大,我希望你能率軍前往,這是我的命令,不得違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