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乙墨見狀大喜,沒想到七彩火焰竟然能焚燒死氣,雖然無法對怪物造成實質上的傷害,不過卻可以拯救更多的劍修,於是風乙墨讓蓮兒到處放火,把身處死氣中的劍修挽救出來。

只不過,到了現在,二十多萬的劍修只剩下五六萬,都是煉虛以上的修士,化神以下盡亡,可謂傷亡慘重。

對於灰濛濛的死氣,劍修們無計可施,惶恐不安。

莫猿飛身來到風乙墨身邊,一臉慚愧,抱拳道:「風植師,是老夫託大了,還請風植師不計前嫌,抵禦這些可惡的怪物,如果讓它們沖入到陸地上,將是一場災難,無論是為了劍通分舵,還是為了靈霄宮,望風植師務必阻擋住他們!老夫在此叩謝風植師了!」說罷,對準風乙墨一揖到地,態度誠懇。

風乙墨連忙攙扶起莫猿長老,表情凝重,道:「風長老言重了,晚輩必定儘力而為。不過,晚輩擔心的是進入亞倫分舵的尖刀隊,如今亞倫海爆發大面積的怪物襲擊,他們是不是已經遭遇了不測?」

莫猿臉色驟變,因為事發突然,他根本沒有想到尖刀隊的事情,如今想來,風乙墨分析的極為正確,別看尖刀隊實力不弱,可是畢竟人數太少,在如此龐大數量的怪物襲擊下,很難倖存!

尖刀隊,共有十五人,除了兩名陣法大宗師外,餘下的十三人修為最低的都是渡劫初期,他們秘密潛入亞倫分舵,主要目的就是修復亞倫城的傳送陣,便於劍修們從劍妄城把修士源源不斷的傳送到亞倫分舵。

可怪物大面積的湧出,即便尖刀隊即便還活著,也會陷入怪物的包圍,想要活著回來,太難了。

轟!轟!

亞倫海內,灰濛濛的死氣雲霧中,傳來劇烈的爆炸,接著一聲凄厲的叫聲傳來,圍攻劍修的怪物竟然折返回去,湧入亞倫海內部。

風乙墨展開大智眼,目光穿透了層層迷霧,就看到四五個狼狽的身影在數十個三四丈高的巨大怪物圍攻下,不停向這邊沖,可是任憑他們如何努力,都無濟於事。

「前輩留在這裡組織劍陣,晚輩去去就來!」風乙墨騰空而起,向戰團撲去:「蓮兒,跟我來,孔屏、宿澤,協助前輩!」

「是!」孔屏、宿澤落在莫猿身邊,他們二人明白,說是協助莫猿,實際上是保護他。

莫猿覺察到孔屏、宿澤強大的氣息,不弱於自己,心中驚駭,風植師不過是大乘後期,如何驅策兩名渡劫期修士? 這樣的穿越你hold的住嗎 而那個可以釋放七色火焰的女子同樣十分厲害,如果是自己對上七色火焰,恐怕也得手忙腳亂。

不過,有了七色火焰驅散死氣,說不定還真的能夠救出倖存的尖刀隊成員。莫猿也沒有閑著,立即召集倖存的劍修,組成劍陣,每二百人為一隊,隊長都是大乘後期修士,雖然人數少了許多,可是每一隊實力卻達到了前所未有的強大。

這一次,他命令所有劍修組成飛鷹劍陣,速度最為快捷,犀利異常,等待接應。

風乙墨與蓮兒衝破了層層雲霧,來到深處,有了七彩扇的七色火焰,充滿本源死氣的霧氣無法靠近,幾個不開眼的怪物半路攔截風乙墨,都被他以金剛指、神識箭組合戰術幹掉了。

等風乙墨二人來到戰團,倖存的五名修士又有一人被怪物撕成了碎片,魂飛魄散了。

餘下四人都是渡劫後期修士,臉上現出悲壯、絕望,正要與怪物們同歸於盡,一片火海包圍了他們,讓他們震驚的是七色火對他們無害,卻把包圍他們的死氣灰霧焚燒一空,就連怪物們都畏懼的後退。

在茫茫火焰中,兩個身影踏著層層火焰而來,衣袂飄飄。

「諸位前輩,請隨晚輩來!」風乙墨右手彈出金剛指,配合神識箭,幹掉了一頭怪物,清空他身前障礙。

四名渡劫後期修士一驚,自己都無法一下子幹掉的怪物,竟然被一個大乘後期修士輕鬆的幹掉了,不對,那道指芒不是尋常的法力,而是帶有精純的佛力,難道來人是一個佛修?

四人都是經驗豐富的前輩,立即向風乙墨這邊衝來。

然而,四個身形剛動,十幾個怪物就不顧生死的疾馳而來,碩大的巨爪遮蔽了上空,似乎勢要把四人撕碎了不可。

四名渡劫後期修士又驚又怒,作為靈霄宮的高層,何時受過如此欺辱,十五人闖入亞倫分舵,結果受到怪物的圍攻,死傷慘重,他們五人還是在其他修士掩護下逃離了亞倫分舵,誰知在海里遭遇到怪物的追殺,又死了一人,難道今日全軍覆沒與此嗎?

風乙墨似乎早就料到如此,左手輕輕一揮,風雷虛空劍立即幻化出百餘把藍色閃著電弧的飛劍,把十幾個巨大怪物籠罩在其中。

如今的風雷虛空劍擁有冰寒、雷弧、虛行特性,加之分光劍影的特殊效果,幾乎瞬間就把十幾個巨大怪物凍凝在空中。

風乙墨並不是要斬殺怪物,只是為了四名渡劫後期修士謀取一些時間,讓他們逃生罷了。

果然,四名渡劫後期修士抓住了至關緊要的數息時間,飛出了怪物包圍,等怪物掙脫了寒息,四名渡劫修士已經衝過了怪物的包圍,投射向遠方。

風乙墨見四人撤走,招呼蓮兒就要跟著離去,在瀰漫的灰色本源死氣灰霧中傳來一股令人心悸的氣息,就見死氣灰霧好似開鍋了一樣不停的翻滾,向裡面極速彙集,凝聚成一副灰色死氣鎧甲,貼在一個高百丈的巨大身體之上。

風乙墨瞳孔收縮了一下,一股危機湧來,這個巨大傢伙不好對付。

已經逃出怪物包圍圈的四名渡劫後期修士自然也發現了後面的異常,其中一人調轉方向,又飛了回來:「咱們四個老傢伙,不能讓一個大乘後期的小娃娃替咱們善後,不然,老臉都丟盡了!」

其他三人臉上一紅,同時掉頭,落在風乙墨身邊。

「小娃娃,老夫感激你出手相助,如果你修為是渡劫期就好了,還是太弱,你走吧,讓我們這些老傢伙為宗門貢獻最後一次。你回去告訴靈犀師兄,亞倫分舵徹底淪陷,已經沒有奪回的價值,而且,劍通分舵也要全部撤走,就把這裡當做最後的屏障吧。」一個長老說道,語氣沉重。

風乙墨看著滿臉充滿堅毅神色的四名長老,大為感動,雖然靈霄宮有讓他討要的傢伙,卻擁有更多讓他佩服的修士、長者。

他搖了搖頭,道:「四位前輩還是親自告訴靈犀長老吧,請先走,晚輩雖說無法殺死這些怪物,逃走不是問題。」

說話的長老微微一驚,好自信的傢伙,莫非果真有超乎常人的神通?不過,他苦笑著道:「已經晚了!」

風乙墨抬頭望去,百丈高的巨大怪物渾身灰色鎧甲生出一根根丈許長的尖刺,接著十幾丈的兩隻大手輕輕一揮,方圓千里之內的死氣灰霧盡數湧來,形成一個十里範圍的灰色霧氣空間,把風乙墨一行人全都籠罩在裡面。

風乙墨並不懼怕這些死氣灰霧,不過,他發現在如此濃密的死氣灰霧中,神識無法離體丈許,身體好似陷入泥沼,震驚莫名,這是領域,類似劍道域的領域!

他一拉蓮兒的手,低聲道:「有古怪,跟著我!」

「是,風大哥!」蓮兒毫不畏懼,可以與風大哥並肩作戰,是她十分期待的事情。

四名渡劫後期修士也不約而同的發現了異常,臉色驟變,心中湧起了不好的預感和震驚。

「卻師兄,這是、這是領域?」一名修士惶恐的向與風乙墨說話的修士問道。

卻師兄嘆了一口氣,展露悲哀之色,道:「是我連累了三位師弟啊!」

「卻師兄,不可如此,咱們師兄弟四人能夠並肩作戰,為了靈霄宮,拼盡最後一絲力氣,未嘗不是一件幸事!」一名修士眼中戰意熊熊,看向灰色的霧氣,充滿仇恨:「想要踏上陸地,屠戮靈霄宮的弟子,就從老夫屍體上跨過去吧!」

「好,孟師弟說的不錯,為了宗門,為了靈霄宮,殺!」卻師兄渾身氣勢一變,第一個沖了出去。

身後三人同樣身形連閃,跟著沖入到看不清任何景緻的灰霧之中,哪怕明知這就是怪物的領域。

風乙墨覺察到四位長老的決然,心生敬佩,越是如此,他越想保護四人的周全,風雷虛空劍釋放出一片巨大的雷弧,四周頓時一松,脫離了領域的限制,他屈指一彈,風雷虛空劍就化為一道藍色電光,衝到卻長老四人腳下,托著四人,眨眼就衝出了巨大怪物的領域。 「四位前輩請回,保護住劍通分舵,這裡就交給晚輩吧。」風乙墨的聲音傳入卻長老四人耳中,風雷虛空劍脫離四人,重新折返到領域之內。

卻長老四人心中無比的震驚,宗門何時出現如此厲害的弟子了?那可是領域啊,他們四人雖然可以在領域內活動,卻無法衝出領域的包圍,而那個面部僵硬的小傢伙,竟然可以運用一件法寶,就把四人安全的送出來。

那是什麼樣的寶物?難不成擁有領域?只有領域才能對抗領域!

「走!」卻長老壓抑住心中的驚駭,不拖泥帶水,帶領孟師弟三人朝海岸線飛去。

莫猿對於出現的一男一女十分震驚,因為無論是宿澤手掌釋放的光柱還是孔屏發射的五色神光,對灰霧死氣中的怪物都是非常有效的打擊,讓堂堂長老感覺自己毫無用處,這是一個大乘後期靈植師所能擁有的手下嗎?

他對風乙墨的真實身份產生了懷疑。

……

風乙墨之所以要求斷後,有他獨特的想法,因為他不僅僅擁有劍道域,還有剛剛生出的陰陽道域,更有遁逃神通他足通,只要衝開怪物的領域一絲縫隙,他就能施展他足通,帶著蓮兒逃出這裡。

黑白色的陰陽轉輪落在他的腳下,一層層黑白色的道則蕩漾,把堅固的灰色領域沖開,風乙墨摟住了蓮兒的纖腰,就要施展他足通,回到陸地上,然而,他臉色驟變,因為,他足通失效了!

怎麼可能?

無往不利的他足通失效,這就意味著,自己必須經過慘烈的戰鬥,衝破灰色不知名領域,才能平安的回到陸地上,是自己大意了!

最近一段時間,劍道域、陰陽道域的形成,加上鎏虹追風劍的道則完善,讓他實力大漲,自信心膨脹,認為無敵了,殊不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遇到了更加厲害的領域!

可,那又怎樣?戰便戰!

風乙墨從來沒有如此戰意昂揚,充滿鬥志,腳下一頓,陰陽輪盤便散發出澎湃的陰陽道域,周圍頓時形成了一片真空,風雷虛空劍早已化為一道藍色的電弧,向灰色領域之外的巨大怪物劈了過去。

旁邊的蓮兒覺察到風乙墨的鬥志,手中的七彩扇猛然一扇,七色火焰宛如波浪一般,焚燒而去,那密集的灰色死氣在熾熱的火焰中頓時翻滾、沸騰,接著變成了虛無,七彩羽的威力可不是小覷的!

然而,更多的死氣灰霧湧來,填補了空白,讓風乙墨皺起了眉頭。

刺啦!

風雷虛空劍劈開了層層灰霧,斬落在巨大怪物身上,可是怪物身上滿是尖刺的鎧甲卻爆發出一片灰芒,極品道器的風雷虛空劍竟然僅僅留下一道淺痕!

風乙墨大吃一驚,好厲害的防禦力!

念頭剛起,巨大怪物的反攻突然開始,無數跟灰色的由死氣彙集而成的長矛出現,暴風驟雨般向風乙墨這邊攢射而來。

風乙墨臉色一變,他可以清楚的感受到長矛帶來的濃濃殺機、死意、威脅,毫不猶豫的一點,腳下的黑白陰陽輪盤嗖的飛起,擋在身前,於此同時,全新的無敵金剛輪散發著駭人的金色佛光,從他手中浮現,對準無數灰色長矛碾壓了過去。

這無敵金剛輪乃是以《般若金剛經》精純佛力凝聚而成,十八個金輪葉片更加凝實,宛如實質,邊緣、輪身凸顯出一道道規則之紋,在嗡鳴盤旋中,若有若無的佛音響起,但凡靠近無敵金剛輪的灰色長矛在嗡鳴中崩潰、消散!

風乙墨大喜,佛法果然是怪物的克敵制勝的最佳手段,只是他修鍊《般若金剛經》時日較短,佛法不夠深厚,只能釋放七記無敵金剛輪。

嗡!!

灰色長矛潰散的死氣不等逸散,黑白陰陽輪盤就全部吸收,黑色部分越發膨脹,一股難以名狀的氣息從裡面散發,令人心悸、恐懼,好像裡面藏著一頭驚世的怪獸,正在蘇醒。

風乙墨第一時間發現了陰陽輪盤的異狀,正在詫異,一桿長三丈,完全由死氣組成的灰色長槍出現在黑色輪盤中間的窟窿內。

這是什麼樣的長槍啊,死氣縈繞,無數灰色的本源氣息忽隱忽現,一枚枚奇特的符文不停的在槍身上閃現,凶光大盛,殺氣衝天,彷彿世間里,所有萬物都會被殺死一般!

不等風乙墨伸手去抓長槍,灰色長槍就破空而出,直奔高大的怪物刺了過去!

轟!

風乙墨感覺地動山搖,海面的海水好像被激活了一樣,掀起了滔天大浪,圍困風乙墨的灰色領域好似陶瓷般,一片片碎裂,四周變的清明,出現了讓風乙墨目瞪口呆的一幕。

百丈高的怪物身上的鎧甲支離破碎,一條左手臂消失的無影無蹤,露出真容,卻是一頭百丈高的長著獨角的巨人魔!

靈霄界怎麼會有魔族出現?

風乙墨十分震驚,雖然是一個死去的巨人魔,雙眼空洞,可是魔氣與死氣交織在一起,散發出令人膽戰心驚的氣息,哪怕風乙墨對魔族熟悉,也驚駭的後退了數十丈。

然而,讓風乙墨更為驚懼的事情出現了:巨人魔被灰色長槍轟掉的左臂傷口上魔氣、死氣盤旋,互相交錯,一條嶄新的手臂從傷處緩慢的在死氣、魔氣中凝聚、變長,好像從來沒有被轟掉一般。

不、不死之身?!

風乙墨腦海一片空白,沒有想到在凌霄界碰到魔族的是不死神魔,那是除了天魔之外最強大的魔體,如果沒有辦法一下子徹底的幹掉魔身,不死神魔就會永遠不死!

風乙墨滿嘴苦澀,到底是什麼彙集了如此多的怪物,除去海妖屍體,還出現了魔族,難道凌霄界要陷入永無休止的戰爭了嗎?

這不是他所能考慮的,目前最重要的是幹掉眼前的魔族屍體,不過,風乙墨驀然發現,自己和蓮兒完全陷入無數怪物的包圍,足有萬餘頭!

吼!!

不死魔神乾癟的嘴裡發出一聲怒吼,似乎是對所有怪物下達了攻擊命令,無數的怪物向風乙墨、蓮兒衝來,捲起的死氣、陰風讓天地變色,海風咆哮。 除此之外,更多的死氣怪物向海岸涌去,似乎聽到了不死魔神的命令,露出猙獰的爪牙,要徹底的征服這一片大陸!

總裁校花賴上我 剛剛逃生的卻長老四人驟然色變,加快速度,衝到岸上,對著發懵的莫猿喝道:「莫猿長老,快,把所有人帶入東湖城內,以護陣保護眾弟子!」

「是!」莫猿立即下令,所有劍修的飛鷹劍陣調轉方向,向東湖城飛去。

孔屏與宿澤露出為難的表情,大人讓他們二人跟著莫猿,可是莫猿要回東湖城了,大人還深陷怪物群中,該怎麼辦?

「四夫人,咱們是接應大人還是……」宿澤向孔屏問道,在他眼中,孔屏成為風乙墨的夫人,是遲早的事情。

寵妻成寶:穿越老婆超霸道 孔屏似乎沒有聽到宿澤稱呼中的含義,柳眉擰成一團,毅然道:「咱們進城,風大哥肯定有辦法能逃出來,咱們去了或許幫不上什麼,反而會成為他們的累贅。」

「是!」

……

風乙墨召迴風雷虛空劍,擋在蓮兒身前,強大法力湧入劍身,趨於圓滿的劍道域快速的向四周漫延,奔到眼前的怪物動作頓時緩慢、凝滯起來,神識箭呈現扇形飛出十幾支,怪物身體里藏著的鬼魂立即灰飛煙滅,接著七彩焰捲來,失去鬼魂的怪物頓時燃起了火焰,很快就焚燒成灰燼。

神識箭與蓮兒的七彩焰配合起來倒也天衣無縫,相得益彰。

只不過怪物無窮無盡,刀槍不入,風雷虛空劍維持劍道域,減慢怪物攻擊速度,可這樣下來速度太慢,風乙墨的注意力就落在識海樹上的黃色靈霄土仙符之上。

能夠被稱為仙符,威力必定不可小覷,可如何催動靈霄土仙符呢?

念頭剛起,懸挂在白色大樹上的靈霄土仙符輕輕一晃,飄落下來,奇特的神識便瘋狂的湧入到靈霄土仙符中,接著是身體內的元力,好像找到了一個巨大的宣洩口,幾乎瞬間就被吸走了九成九,讓風乙墨面無血色,差點從半空落入海水之中。

蓮兒第一時間發現了風乙墨的異常,嚇了一跳,連忙攙住他的胳膊,滿臉焦急:「風大哥,你怎麼了?」

風乙墨顫抖著手指,向高空一點,一道驚人的黃光沖入空中,就見散發駭人氣息的黃色靈霄土仙符不停的旋轉,一片黃芒散發出來,眨眼就覆蓋了風乙墨周邊二十里的範圍。

風乙墨和蓮兒沒有感覺到什麼,可是所有的怪物,包括巨大的不死魔神身形都為之一頓,身體緩慢的彎曲,好像它們身上被壓制了一座大山,讓它們無法動彈。

這就是靈霄土仙符的作用嗎?

龍珠之最終守護 風乙墨十分不解,如果僅僅如此,還真的辱沒了仙符的名頭了。

然而,細心的風乙墨發現,那從靈霄土靈符逸散出來的黃芒變成了一個個細小的顆粒,好似細細的雨絲般充斥了二十里的空間。

可這細小的黃色顆粒有什麼用?

就在風乙墨詫異中,數不清的黃色顆粒流動起來,毫無害處的顆粒變成疾風驟雨,極速下墜,沖向了一個個被巨大壓力壓制的無法動彈的怪物。

驚人的一幕出現了,漫天的黃沙顆粒驚人鑽入怪物的身體,強悍的怪物連慘叫都沒有來得及發出,就被黃沙衝撞的變成了篩子般,渾身是一個個細小的透明窟窿,然後微風一吹,就變成了一顆顆細小的微粒,徹底的消散在空中。

近千怪物就在一片黃芒消散中,消失在天地之間,不僅僅風乙墨驚呆了,就連海岸上的卻長老等人全都目瞪口呆。

失去了光澤的靈霄土仙符從空中跌落,黯淡無光,落在風乙墨頭頂,直接鑽入識海,悄悄的掛在白色的樹上,一絲絲的魂力慢慢的鑽入符中,滋潤著它。

那身高百丈的不死魔神渾身上下多出數不清的窟窿,搖搖欲墜,卻一直無法倒下去。

風乙墨此時完全脫力,失去了戰力,不過,風雷虛空劍感受到風乙墨的意圖,衝天而起,劍道域壓縮成一條直線,劍意肆虐,一道道雷弧閃爍,對準不死魔神斬了下去。

噗嗤!

百丈不死魔神一條右臂被風雷虛空劍斬落,原本強悍的肉身經過靈霄土仙符釋放的黃沙沖洗,變的脆弱異常,可是,不等風雷虛空劍再一次斬落,不死魔神魔氣衝天,嘭的炸開,化為無數魔煙,消失在空中。

蓮兒連忙拖著風乙墨向海岸飛去,不過,風雷虛空劍卻拖著二十幾丈長的巨大不死魔神手臂,返回到風乙墨面前,風乙墨神識捲動,斷臂就消失了。

返回東湖城后,風乙墨就閉關,不僅僅要補充枯竭的元力,還要鑽研神奇的靈霄土仙符。

雖然風乙墨這種行徑有些失禮,可沒有人說閑話,千餘名怪物被風乙墨一個人幹掉了,挽救了數萬劍修的生命,誰不感恩戴德?

卻長老、孟長老、莫猿長老等人立即把這裡突發的事件向留守劍湖山的靈犀長老進行了彙報,然後命令所有修士受傷的儘快療傷,沒有受傷的嚴陣以待,以防死氣怪物再一次爆發。

不過,亞倫海上,死氣灰霧飄蕩,倖存的死氣怪物都消失的無影無蹤,那巨大的不死魔神好似消失了一樣,兩天都不曾出現,讓眾人鬆了一口氣。

如果百丈高的不死魔神攻打東湖城,區區護城大陣能否擋的下其攻擊,誰都沒有十足的把握。

好在第三天,靈犀長老領著餘下的七名渡劫長老趕到了東湖城。

東湖城、飛羽城,甚至劍通分舵都將面臨成為凌霄宮與死氣怪物之間鬥法的戰區!

靈犀長老聽取了卻長老等人的彙報,才知道現實情況比預想的還有惡劣,整個亞倫分舵已經完全淪為死氣怪物的領地,一片死灰,毫無生機,諸多島嶼,無論是亞倫島還是十幾萬的附屬島嶼都被無盡的死氣籠罩,不剩任何活著的生靈!

他們尖刀隊剛剛闖入亞倫分舵,就被發現了,便遭到無數死氣怪物的襲擊,修為最低的兩名陣法大宗師當時就死了,長老們在震驚、心疼之餘開始撤退,最終,也就只有五名長老逃回到東湖城附近海域,眼看就要到東湖城了還是死了一人,只剩下四人。 不過,靈犀長老聽說風乙墨這個七品靈植師,以一己之力幹掉了千餘名死氣怪物,心頭震驚,似乎看到了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