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菲注意到瓶子上有自己家族特有的Z標誌,很確定的說:“哦!我就說嘛,這個是我昨天不小心掉的呀!我還到處在找呢?”

蕁歡瞬間陰沉了臉,冷冷的說:“難、難道這瓶指甲油是那狗東西外面撿的,還、還送給我?太小瞧本姑娘了吧,看我怎麼收拾你…”。

【回憶結束!】

蕁歡接着說:“所以,就是這樣,我整你纔怪吧!”

“這、這樣啊!我能理解哈,那就這樣,嘿嘿~再見了蕁歡,我還有點事哈。”守仁吃了啞巴虧只能忍着,因爲他想趕緊溜走,不然會被要求請客吃飯啊。

蕁歡吼道:“站住!你還是男人嗎?才答應的事情就忘記了嗎?”



果然,蕁歡是不會就這麼放過他的,放學後就把他挾持到附近最貴的餐廳,連同一起演戲的張菲、鶴子、然然一起大吃了一頓!當然是守仁買單。看着自己馬上就要被清空的銀行卡餘額,守仁也是欲哭無淚…… 懶洋洋的中午,一個很矮小的妖人正在四處狩獵。她發現一隻正在打盹的小貓,於是慢慢的靠近了它…就在她要給她致命一擊時,貓咪發現了她,隨後就這麼輕快的跑掉了。

她叫漆小福,是精靈矮人一族的妖人,雖然矮小但堅毅勇敢,擅長狩獵。但是她卻沒有很好是繼承祖先的優良狩獵技藝,所以長期只能吃點野菜充飢。看來今天也不是她的幸運日啊!

又有獵物出現!漆小福心想:看來祖先沒有拋棄我呀…。她隱蔽好之後等待獵物送上門,時機不錯,正當她叫喊着發動襲擊時,一隻大手伸了過來,輕輕的就把她給抓住了。

小福尖叫到:“哇~救命啊!是人類!我被人類抓住啦!”

抓住她的不是別人,正是妖人的剋星,捉妖師千守仁,他笑着說:“哦喲~我說是什麼東西跳出來啊,原來是精靈矮人族的呀!之前只是聽說過,還真是很少見耶,呵呵。”

漆小福人小鬼大,並沒有被比自己大的守仁給嚇住,她掙扎着威脅到:“我是矮人族的又怎樣?趕緊放開我,不然我要你好看!”

守仁笑着說:“別生氣嘛,我只是最近聽說附近有很多人家的寵物都被襲擊過,雖然沒造成什麼傷害,但驚嚇還是有的嘛,原來都是你搞的惡作劇呀!”

小福咆哮道:“你說什麼?那不是惡作劇!那是狩獵!狩獵懂嗎?!”

守仁輕輕的摸着小福的腦袋,微笑着說:“呵呵~我還以爲是什麼邪惡的妖人呢,原來是你這麼個小不點呀,看來我也沒必要處置你了。”

小福不斷掙扎着,嘴裏吼道:“都說了那不是惡作劇!我可是在爲了自己的生存而狩獵!”

守仁也不想跟她糾纏,輕輕的放下她,邊走邊說:“好好!你說什麼就是吧,自己小心一點喲,別對貓咪和狗狗動手,要不然會被獵物給吃掉了呀,去打一些蚯蚓、蟋蟀、老鼠什麼的吧,哈哈哈~”。

小福:“可惡啊,居然敢看不起我!站住!”說完,縱身一躍就跳到了守仁的肩膀上。


守仁:“趕快下去啊,我都說了允許你狩獵了呀!”

小福一本正經的說:“你要負起責任來!”

守仁差點沒驚掉下巴,說:“哇靠!又一個讓我負責任的人啊!我到底做什麼啦?又讓負責任!”

小福:“廢話!不是你意外出現的話,我到手的獵物能跑掉嗎?害得我餓肚子,所以你得請我吃飯纔對!”

守仁拿出錢包,吼道:“你看!我沒錢啦!上次被一個可惡的女人給坑慘了呀!”

小福:“但是你總得吃飯吧,你分一部分給我就行了,我要求不高哈。”

守仁沒辦法擺脫小福的糾纏,看着可憐兮兮的她,於是就把她帶回了鶴子家。

坐在守仁房間的小福,可憐巴巴的說:“我已經連續吃野菜一個月了,就是因爲每次狩獵都失敗。”

守仁整理着衣服,說:“廢話!你那種叫喊着打獵,蚯蚓也知道逃跑吧!你能打到獵物纔怪!”

守仁好奇的問:“話說回來,你之前在哪裏過的啊?”


小福沉默了一下,低着頭說:“我之前有個很好的朋友,她叫靚穎,雖然是人類,但對我可是非常的好呀!”

守仁淡淡的說:“哦~你被她豢養了對吧?”

小福咆哮道:“豢養個屁!我不是寵物好吧!”

守仁:“有什麼區別嘛,好啦別生氣,你接着說。”

小福:“我跟靚穎從小一起長大的,我們經常一起在森林裏面玩,可開心了。”

守仁:“我們這片可沒森林呀!”

小福:“是啊,我本來是住在大興安嶺那邊的,因爲靚穎父母搬到了這邊,我也就跟着過來了。”

守仁恍然大悟,說:“這就可以理解了,我們這片根本是看不到你們精靈矮人族的纔對,你們一族是少數一直無法融入人類社會的妖人。”

小福失落的說:“說得是啊!我的確很害怕這邊有那麼多汽車的地方,根本就不敢出去,所以一直呆在家裏,但是一個月前,靚穎出了車禍,就這麼死掉了…”。還沒說完,小福就傷心的苦了起來。

守仁遞給她一張紙巾,說:“然後你就無家可歸了對吧,爲了生存就一個人出來狩獵啊,真是太可憐了!不過,話雖這樣說,可憐歸可憐,你吃過飯之後還是快滾吧,這裏的女主人可是很兇的喲!”

小福剛纔還有點感動,但一聽守仁這麼一說,馬上跳起來吼道:“你這人還真是冷酷啊!難道你不會說:如果你不嫌棄的話,可以永遠留在這裏嗎?”

守仁尷尬的說:“這麼肉麻的話,我怎麼說得出口啊,再說我也是寄住別人家,怎麼敢隨便養寵物呢?”

“都說了我不是什麼寵物!”小福也是個有骨氣的人,看到沒有什麼希望,生氣的說:“切!算了!反正我也不想跟你這種把我當寵物的人住在一起!就算你跪下來求我留下,我也不會的!”

“好好,知道了,你很有骨氣嘛,不過你這麼髒,先去洗個澡吧!”一邊說着,一邊抓起小福就要帶她去浴室洗澡。

看到浴缸的小福驚恐的叫到:“哇~我不要洗澡啊!”

守仁一臉嚴肅的說:“沒禮貌的傢伙,又髒又臭的樣子能跟別人坐在一起吃飯嗎?別掙扎了哈!”

小福尷尬的說:“其實、其實我從來沒自己洗過澡啊,因爲、因爲我很怕水,以前都是靚穎幫我洗的啊!”

這回該守仁受不了了,他吼道:“你都這樣子了,還矯情嗎?”

小福不好意思的說:“再說,我也拿不起沐浴液和香皂呀,嘿嘿…”。


守仁無奈的說:“真沒辦法,只好我幫你咯!話說我這輩子還沒幫其他人洗過呀!你還真是幸運。”

守仁叉着腰,淡淡的說:“這不廢話嗎?洗澡啊!”

小福尖叫着不斷反抗,但哪裏是人類的對手,她拼命的掙扎一口咬住守仁的鹹豬手,疼得守仁趕緊把她扔進了浴缸。

守仁:“真疼啊!看你還怎麼抵抗,給本大爺好好洗乾淨點吧!”

小福已經完全淹沒在水裏,不斷掙扎着,眼看就要被淹死了,守仁立刻把她撈了出來!原來小福是個女生…守仁看她一頭短髮,髒兮兮的,名字也跟男生一樣,一直以爲她是男的…

吃飯的時候,兩人仍舊在不依不饒的吵嘴。

小福:“你就這麼看了一個待字閨中女孩的身體,所以你要負起責任照顧我一輩子!”

守仁吼道:“廢什麼話!我不是也被你看了嗎?我要怎麼辦!”

鶴子媽媽笑着說:“這個小不點還蠻可愛的喲,我們是允許的呀!”

鶴子:“是呀是呀!可以留下來的哈,呵呵~”。

就這麼,一臉懵逼的守仁無意間撿了個小麻煩回家,他的生活也更加的“多姿多彩”起來…… 夜深人靜的夜晚,一輛SUV在路上疾馳着,發出了既非發動機聲音,又非人叫喊聲的奇怪聲音,不由的引得路人側目。


路人甲:“在這種街上還開這麼快啊!”

路人乙:“是啊,真的很沒素質,駕駛者…駕…”。


路人甲:“什麼?你吞吞吐吐的幹嘛,說啊!”

路人乙:“剛、剛纔那臺車上駕駛員位置,好像沒人啊!”



晴朗的一天,守仁寵物漆小福的要求下,來到街道附近的樓上觀察車輛。

守仁不耐煩的說:“差不多看夠了吧,我們也該回去了。”

小福:“再等一下嘛,就看一會兒啦!”

守仁:“什麼嘛,你這麼小一點,又不能開車,居然還是汽車愛好者呀!”

小福憂傷的說:“不是啊,我是想找到之前撞死靚穎的那臺車。”

守仁安慰到:“哎呀~你還沒釋懷嗎?人總要往前看嘛,不過你想報仇也應該交給警察叔叔吧,畢竟這也是刑事案件。”

小福:“肇事者早就被抓了。”

守仁:“什麼啊!那你還在待在這幹嘛?”

小福認真的說:“現在的警察都不責任,把肇事者抓了就完事了,車子至今也沒找到!”

守仁不解的問到:“跟那輛車有什麼關係啊?”

小福望着天空,說:“唉~如果不摧毀那臺車的話,靚穎靈魂就沒辦法安息了,所以我纔會經常到這邊看一下,希望能找到它。”

守仁接着問:“那臺車是有生命嗎?把靚穎的靈魂給禁錮了還是什麼?”

小福:“沒錯!那臺車其實是臺專門吃人靈魂的妖車,人只要被它撞死,靈魂就被吃了。”

守仁恍然大悟道:“這麼說我就能理解了,之所以會撞人並不是駕駛者的意願,而是妖車本身就想去撞,所以說連肇事者都成了受害者呀!”

小福:“唉~是啊!所以才很不好辦!”

守仁微笑着拍着小福的小腦袋,說:“你碰上我真是幸運啊,小鬼!這件事既然跟妖有關,那我這個捉妖師就該出馬了,就包在我身上吧!呵呵~”。

小福推開他的手,說:“切!誰是你的小鬼?不過還是謝謝你了,能爲靚穎做點事始終是好的。”…

說幹就幹,兩人來到溫長空的住處商量對策。

長空:“妖車嗎?”

守仁:“是啊!我想找你要一些關於它的信息!”

長空:“這麼冷門的妖,你是怎麼知道的?”

守仁從口袋裏抽出小福拿到他面前,說:“是這個小不點告訴我的。”

“哇~什、什麼東西,怎麼這麼小?”長空被守仁拿出來的袖珍人嚇了一跳。

守仁:“你害怕個什麼鳥啊?事情是這樣的……”。

長空尷尬的說:“哦哦~原來是精靈矮人族的妖人啊,我們這個片區應該沒有才對哈,不然我怎麼會嚇一跳,是吧,呵呵~,不過話說回來,你小子也養起寵物了啊。”

小福吼道:“都說了不是寵物!不是!”

守仁笑着安慰小福,說:“呵呵~你習慣就好了啦,別這麼生氣哈。”

長空拿出自己妖人百曉生的姿態,不一會兒就找到了關於這臺妖車的信息。他用平板電腦查出了它的照片,指給他們看,“是這臺對吧?!”

小福叫到:“是它!就是它撞死的靚穎!化成灰我都記得!”

長空:“根據我搜集的信息,這輛車已經出過8次車禍了耶,也就是說有8位肇事者了,而且他們都還在服刑當中。”

守仁分析道:“讓駕駛者背上撞死人的罪名,妖車自己卻逍遙法外,真是過分啊,看來不盡快處置它是不行了耶。”

長空:“是啊是啊,在下一個受害者出現前一定要抓住它才行,我們一起幹!”

守仁同意長空一起聯手的方案,於是分工明確,長空負責蒐集各類情報,守仁和小福負責在街上找車。但是這臺妖車外觀看起來就是臺很普通的大衆車輛,保有量是非常的大,要找到的話無疑是大海撈針,不過他們並沒有放棄,依然堅持休息時間不斷的找尋。

又是一天的無功而返,守仁和小福癱坐在公園長椅上休息。

守仁:“都找一星期了耶,還是找不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