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夕說:「冷組長確實與我在鶯潭市碰面了,同時還有燭九陰也來了。為了保護我逃走,冷組長與燭九陰鬥了起來。後來我們衝出地下古墓時,也是冷組長把我們送上了直升飛機。」

二號老闆眼睛亮了亮:「冷少寧與燭九陰正面對戰,居然還可以開著飛機去救援你們。這麼說起來,是燭九陰太弱,還是冷少寧太強?」

這個問題還真不好回答。

柳夕想了想,說:「兩者都有吧。燭九陰因為基因不完美,血脈不純粹,導致它實力不強,可以說是有史以來最弱的燭九陰後裔。」

「不過有失必有得,燭九陰因為血脈不純粹,導致實力偏弱。但那只是相對而言,強如冷組長,在它手底下其實也沒有撐過三招就被打敗了。」

「同樣,因為燭九陰的血脈基因問題,反倒讓他因禍得福,一直保持著自己靈性不滅,始終是自己的意識,而不是變成濫殺一切吞噬一切的巫族。」

二號老闆眼中的神色明顯黯淡了幾分,似乎很是失望:「連冷少寧都不能在燭九陰手底下走過三招,其他人恐怕就更沒機會了。」

「首長請放心,我已經和異能者自由聯盟組織的主席先生取得了聯繫,並向對方請求援助。相信不久后,異能者自由聯盟組織就會派遣實力高超的異能者,抓住燭九陰只是時間問題。」衛無忌說道。

柳夕眼睛危險的眯了眯,她現在最大的懷疑對象,就是主席先生。

不過柳夕並沒有說出來,目前為止,這個秘密只有她一個人知道。

現在說出來根本沒有人會相信,在主席先生和柳夕之間,想也不用想,所有異能者肯定相信主席先生的話。

柳夕是誰?

在兩個月前根本沒有其他異能者知道她的名字,她之所以名聲遍布世界,最大的原因是主席先生賜予她第十裁決者的稱號。

一句話,柳夕和主席先生比威信,就像螞蟻要和大象比身高。

柳夕保留著這個秘密,還可以趁著主席先生不注意的時候慢慢收集證據。要是直接說出來,雙方撕破臉,主席先生還會給她親近機會嗎?

「主席先生也會來嗎?」柳夕問。

「會的,他已經坐上了前往京城的飛機,晚上九十點鐘的時候到達。」

衛無忌說:「異能者自由聯盟組織很重視燭九陰的情況,由主席親自帶隊,還帶了兩名元老和三名裁決者護身。只要我們異能組和對方合作無間,相信燭九陰的末日很快就會到來。」

二號老闆笑了笑,不置可否。

他的目光在柳夕臉上一掃而過,似乎沒有刻意,但柳夕卻覺得他看出來了一些東西。

「柳夕,有沒有興趣做我的保鏢啊。」他突然對柳夕說道。 二號老闆話音一落,柳夕不由一愣,眼神偏向身邊的衛無忌。

衛無忌朝她微微一笑,微不可查的輕輕點了點頭。

柳夕頓時明白了,這是一件美差,很可能是衛無忌向二號老闆推薦了自己,所以二號老闆才會這麼問。

二號老闆和藹的看著下面兩人眼神來眼神去,笑呵呵的說:「小衛啊,你仔細給柳夕說說吧。」

從稱呼就能聽的出來,二號老闆對衛無忌很看重也很親近。

衛無忌笑著點頭,對柳夕說:「這月七號會在津市舉行一個亞洲共同體經濟峰會,我國作為主辦國,既是地主,又是發起人。屆時二號首長將代表國家參與這次經濟峰會,與各國負責人溝通雙方關係,尋求合作商機,互通有無,促進彼此的友好關係。」

「不過我們得到消息,有其他國家的特殊組織人員秘密潛入我國,準備在經濟峰會召開期間破壞這一屆共同體經濟峰會。至於他們要怎麼破壞,會採用什麼手段,我們暫時還在調查。」

衛無忌嘆道:「鑒於這一次對方出動了異能者,所以負責首長安全工作的除了***保鏢之外,我們異能組也必須安排人員護衛首長。不僅如此,還有保障其他國家負責人的安全,否則不僅會鬧出國際糾紛,更會讓我們國家在國際上蒙受巨大的聲譽羞辱。」

他說完頓了頓,看向柳夕。

柳夕點點頭,示意他繼續。

衛無忌繼續說:「但事情趕在一塊兒了,燭九陰的事情非常嚴重。原來不知道他的存在也就罷了,既然知道了,再任由一個行走的原子彈在我國境內四處溜達,誰也放不下心。」

「是以,首長已經發布了指令,冷少寧帶領異能組第一隊、第二隊、第五隊負責追捕燭九陰。第三隊在國外執行任務,一時趕不回來。第四隊由我帶領,負責亞洲共同體經濟峰會參與外賓的安全,以及保障會場周圍不會遭受到任何襲擊。」

「如此一來,首長身邊就缺少了可靠的人員保護。我倒是可以安排異能者貼身保護首長,不過嘛……一來太過明顯,二來我更相信你的實力。」

衛無忌一口氣說完,給柳夕遞了一個隱晦的眼神。

柳夕算了算時間,七號是亞洲共同體經濟峰會召開的時間,會議將持續三天,也就是七號到九號。

今天已經是四號了,也就是說兩天後。

反正她正處於暑假期間,其他事情也處理的差不多了,閑著也是閑著,順便保護一下二號老闆也沒有什麼問題。

她本來就是異能組第六分隊的隊長,二號老闆等於是她真正的老闆,保護老闆人人有責。

當然最重要的是,這件事本來就是一件大好事,等於她直接和二號首長搭上了線。

這事要放在古代,堪稱一步登天。

擱在現代,雖然沒有古代那麼誇張,但也是人人羨慕的美差。

當然,凡間的權利富貴對柳夕來說一點都不在意,別說給二號老闆做保鏢,就是給一號老闆做保鏢,她也不會有半分激動。

要知道在修道世界,凡間的帝王見到金丹期以上的修士,統統都是頂禮膜拜的。

更何況柳夕這種金丹大圓滿境界,輩分和實力都無比超然的修士呢?

但是話又說回來了,她這不是落難了嗎?

這裡可不是修道世界,而是末法世界,是凡人們的世界。

人類科技發達,武器更是先進,別說她剛剛築基,就算強如覺醒者蘇瑩瑩,不也被一顆導彈就炸的連渣都不剩嗎?

柳夕可不想有朝一日,自己被千里之外的導彈瞄準轟炸。

相反,做一回二號老闆的保鏢好處多多,她為什麼一定要耿直脖子裝清高拒絕呢?

「我只需要負責保護首長的安全嗎?」柳夕再次確認道。

「不錯,其他的事情你不需要管,只負責保護好首長,能做到嗎?」衛無忌說。

柳夕自信的笑了笑,朝二號老闆朗聲道:「請首長放心,保證完成任務。」

沒有築基前,她或許還不敢保證。但是完美築基后,她的實力最起碼增長了十倍不止,完全有信心保護好二號老闆。

二號老闆溫和的打趣道:「那麼柳夕通知,我就把自己託付給你了。」

柳夕正色道:「好。」

衛無忌送柳夕離開二號老闆的辦公室,兩人並肩而行,先後進入電梯。

他拿出一張卡,在電梯按鈕旁的感應器上刷了刷,電梯門這才合上。

衛無忌按了三樓,對柳夕說:「這兩天你暫時住在這裡,等到峰會召開的時候,跟首長一起去津市。」

柳夕自無不可。

絕寵小嬌妻 「你有什麼需要,可以直接跟我說,我會盡量滿足你的需求。」

豪門再嫁 衛無忌若有深意的對柳夕說道。

柳夕是人精中的人精,一聽衛無忌的話,立刻就悟了。

衛無忌這是提點她,可以獅子大開口提要求呢。

為什麼呢?

這就是做二號老闆保鏢的好處了,一切為了首長的安全嘛。

「玉片和玉石。」 我從凡間來 柳夕當然不會客氣,張口就說:「玉片至少要一百枚以上,玉質至少在中等檔次。玉石越多越好,資質、顏色、大小種類都不限制,當然,越名貴的越好。」

衛無忌面無表情的看了她一眼,隨即笑道:「要不要我送你一座玉礦?」

柳夕眼神一亮,連忙說:「那當然好。」

衛無忌點點頭:「我也覺得很好,等下我就叫人給你送一個枕頭,可以塞高點白日做夢。」

電梯門適時打開,衛無忌當先走了出去,領著柳夕到了一間房前。

招來樓層衛兵打開房門,是一間單人宿舍。

雖然一切設施並不奢華,但該有的都有,最難得的是乾淨清潔,味道清新,屋子裡也很安靜。

在這裡,柳夕絲毫不用擔心安全問題,就算燭九陰,也不可能衝到這裡來抓她。

而且,她現在已經不怎麼怕燭九陰了,雖然打不過,至少逃脫的問題並不大。

衛無忌離開后,過了一會兒,宿舍門被敲響。

柳夕打開門,門外是兩名抬著箱子的衛兵和一名二十歲左右的女孩兒,身上穿的是服務員的制服。

「柳隊長你好,我們是來給你送衣服的。」

女孩兒說著,朝兩名衛兵招了招手,示意他們把手裡的箱子抬進來。

兩名衛兵放下箱子,朝柳夕敬了個禮,很快出去了。

女孩兒笑道:「柳隊,你叫我小紅就行了。這些是跟你的尺碼選的衣服和鞋子,你看看喜不喜歡。如果不喜歡,或者你有什麼要求,我馬上去換。」

說著,她打開了巨大的皮箱,從箱子裡面取出一套套衣服掛在宿舍內的衣櫃里。

柳夕粗粗一看,光是睡衣就有三件,T恤短褲之類的舒適隨意的家居服也有三套。看不出什麼品牌,但是一看衣服的質感和面料做工,不遜色於第一流的服裝品牌。

晚禮服有兩件,看得出是手工製作的精品,設計很走心,既有現代流行時尚,又有古典藝術的氣質。兩相結合,竟有種低調的奢華的感覺。

工作服是兩套,一套是傳統的女士西服和短裙、白襯衣,衣服被熨斗熨的工整挺直。另一套則是淺條紋的白襯衣,加上黑西服長西褲。

墨鏡有三副,黑色、紅色還有淺棕色。

鞋子有五雙,兩雙高跟鞋、一雙運動鞋,一雙平底鞋,還有一雙拖鞋。

小紅從皮箱內又取出一套化妝品,轉眼間就把梳妝台擺放滿了,其中竟然還有一小瓶仙姿精華霜。

柳夕看的目瞪口呆,差點以為小紅面前的皮箱也是乾坤袋,看著不大,怎麼能裝下這麼多東西?

「柳隊,你仔細看看,覺得怎麼樣?要是不喜歡,我馬上去換。」

柳夕擺擺手:「我就住兩天而已,我看不用費勁了,就這些完全足夠了。」

小紅笑了,指著床頭櫃的座機說道:「那好,我先出去了,柳隊有什麼吩咐,可以直接呼叫我。」

柳夕搖搖頭,打量了衣櫃里掛著的琳琅滿目的衣裳。每一套都已經被小紅搭配好了,無論顏色還是款式搭配都十分和諧,到時候直接穿上就好。

也不用試穿,柳夕看一眼就知道這些衣服和鞋子完全合身。

她不奇怪小紅能知道她的衣服和鞋子尺寸,她倒是有些驚訝於小紅馬上能夠挑出適合她的尺寸。

這說明這裡有一個很大的衣帽間,裡面準備了適合男女老少各個年齡段和身材樣貌的無數衣服,所以才能在短時間內馬上挑出和她相配的衣服。

柳夕神識外放,仔細檢查了一遍宿舍,房間里沒有任何監控設施。

她放下心來,去浴室內洗了個澡換上睡衣,來到床上盤膝坐下。

柳夕取下左手大拇指的玉指環,再從裡面取出一個冬瓜。確切的說,是雕琢成冬瓜形狀和顏色的玉石。

這塊玉石,天然便與冬瓜形狀極為相似,加上顏色深青,上面有彎彎曲曲的淺青花紋,看上去與冬瓜一般無二。

被玉匠精雕細琢成真正的冬瓜模樣,如果不親自接觸,誰都會以為這是一塊真正的冬瓜。不知道什麼原因,後來這塊玉石冬瓜被南平皇室收入內府。再後來被高保勖挪進了地下皇陵,倒是便宜了柳夕。

說到高保勖,柳夕這才恍然想起高保勖貌似已經完蛋了。

可憐的高保勖,為了長生把自己變成了一條蛇,被關在暗無天日的地下一千多年還不算,它又把自己變成了陰樹的陰靈。

如果說能夠活下去活長點也沒什麼,雖然不能理解古代皇帝長生的執念,不過螻蟻尚且偷生,活著總比死了的好。

最簡單的一個道理,哪怕你過的比我好一萬倍,但是你比我死的早,我可以在你墳頭上跳舞,你能拿我怎麼樣?

但高保勖就這麼一點小執念都完不成,燭九陰要吃它,柳夕的雷要劈它,最後更是被兩顆導彈直接轟的灰飛煙滅……

仔細想想,高保勖這一生也十分可悲。他的一生唯一的證明,竟然是柳夕手裡抱著的玉石。

柳夕拍著玉石暗嘆一聲,無奈的搖搖頭。

其實她和秋長生早就知道高保勖必然沒有好下場,根本不可能長生。

高保勖能在地下活千年,與其說是偷生還魂成功,不如說是天道懲罰他,讓他在陰暗潮濕暗無天日的地底苟活。

長生,本就是最大的逆天。

修士尚且沒有幾個敢說自己能夠長生不老,區區凡人竟然痴心妄想,天道怎可能不降下天罰?

看在小銀蛇高保勖貢獻了那麼多玉石的份兒上,柳夕為它默哀了一分鐘,然後……

然後當然是抱著玉石修鍊了,這麼好的玉石,這麼大的玉石,應該足以穩固她的築基境界了吧。

柳夕這一修鍊,直接修鍊到了晚上八點鐘,然後被電話聲驚醒。

她接起床頭柜上的座機,裡面傳來小紅溫柔的聲音:「柳隊打擾了,請見諒,現在已經是晚上八點了,可以給你送晚飯嗎?」

柳夕剛剛修鍊完畢,手裡冬瓜大的玉石已經變成了粉末,正是精氣神旺盛的時候,根本不需要進食。

柳夕拍著玉石暗嘆一聲,無奈的搖搖頭。

其實她和秋長生早就知道高保勖必然沒有好下場,根本不可能長生。

高保勖能在地下活千年,與其說是偷生還魂成功,不如說是天道懲罰他,讓他在陰暗潮濕暗無天日的地底苟活。

長生,本就是最大的逆天。

修士尚且沒有幾個敢說自己能夠長生不老,區區凡人竟然痴心妄想,天道怎可能不降下天罰?

看在小銀蛇高保勖貢獻了那麼多玉石的份兒上,柳夕為它默哀了一分鐘,然後……

然後當然是抱著玉石修鍊了,這麼好的玉石,這麼大的玉石,應該足以穩固她的築基境界了吧。

柳夕這一修鍊,直接修鍊到了晚上八點鐘,然後被電話聲驚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