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雲玉獅子氣的暗暗磨牙。它壓制住憤怒,扭頭看向月千歡。看到月千歡在打坐修鍊,火雲玉獅子怒火消失了。兩眼發亮,興奮激動起來。

果然如此!

它就說感覺到月千歡身上有讓它很舒服的力量。原來是月千歡修鍊的原因。

火雲玉獅子立馬爬回去蹲起來。玉色的光芒在身周流轉,火雲玉獅子的傷口漸漸癒合。肉眼看不見,從月千歡身上一縷力量被瓜分出去,沒入了暖爐里,火雲玉獅子體內。

月千歡有些察覺。但她淡淡看了眼暖爐,繼續打坐修鍊。

明日出發,和豹尾墨麒麟還有艱險的一戰!

山洞中漸漸安靜下來。只剩下南北兩個方向,火堆燃燒噼里啪啦的聲音。這時,芷心從打坐中睜開眼偷偷看過來。

「芷心師姐?」小跟班小聲呼喚,立馬遭芷心掐了一把。

惡狠狠瞪著她,「閉嘴!你想吵醒他們嗎?」

小跟班痛的眼淚汪汪。她捂住嘴瑟縮後退,不敢再打擾芷心。

而芷心目光隱晦陰鷙盯著月千歡他們。心底正在構思一個惡毒的計劃。既然碰到了月千歡,她絕對不能錯過這個報仇的機會。

搶走她的第一,不管是誰都得付出代價!

惡毒的計劃漸漸成形。芷心嘴角上挑,露出一抹猩紅讓人毛骨悚然的微笑。 在月千歡和墨九卿專心做任務時,九重空間塔里發生了一件大事。

霽華黑著臉,陰沉盯著花元冬手裡提著的白糰子。因為它將葯鼎啃了一個大洞。而這個葯鼎可是月千歡最喜歡的一個!

霽華嘴角咧開一抹陰森森的笑容。他開口:「說吧。你想怎麼死?」

「你要殺它?」花元冬皺著眉頭,小臉困惑的看著手裡的白糰子。

白糰子感覺到了霽華身上的殺意。此刻正抱著花元冬的手瑟瑟發抖。這時,月瀾星和雲夜聞聲來了。這件事還不用驚動所有人。因此月瀾星和雲夜兩個大人足以解決。

月瀾星他們在聽說經過後。齊齊瞅著葯鼎上的大洞,月瀾星神色複雜。「葯鼎都啃,白糰子你餓狠了?」

「不是。」白糰子把腦袋搖成撥浪鼓。偏偏它嘴角還掛著可疑的口水。

見此,霽華冷笑著伸手去拿弓夭。

他要宰了這隻啃他娘親葯鼎的白糰子!賣萌也救不了它。

「等等。」雲夜冷冷開口:「白糰子想吃的不是葯鼎,而是那個。」

大家順著雲夜的手看去,看到裹在空間禁制里的火雲玉獅子的斷腿。一時沉默,面面相覷。

霽華炸毛憤怒的聲音響起。「好啊!白糰子你竟敢打娘親藥材的主意!說吧,你想怎麼死?清蒸還是紅燒?」

「紅燒!」默凜流著口水蹲在殷余頭頂上說。

白糰子立馬朝它的小夥伴投以憤怒的眼神。明明它們也想吃,只是它沒忍住下嘴啃了葯鼎解饞而已。現在居然想吃它,好過分!

白糰子是吞噬妖獸。只要它下嘴,裹著火雲玉獅子的空間禁制都能被它輕易吃掉。但是白糰子不敢。

因為空間禁制連接著月千歡。只要它下嘴,月千歡立馬就會知道。

花元冬:「霽華,你真要殺了它嗎?」

「當然……哦不,我有一個更好的主意!」霽華眯眸盯著白糰子。他伸手將白糰子接過來,放在空間禁制下面。

近距離接觸火雲玉獅子的斷腿,白糰子的口水流的更凶了,雙眼都在發光。

月瀾星看到霽華的舉動還有些不解。但很快他就明白霽華為什麼這麼做了。並且露出了讚賞的眼神。

豪門掠愛:顧少的明星前妻 霽華盯著白糰子開口:「你就在這兒給我守著。要是這個東西少了一點,我就把你扒皮。這身雲團一樣的皮拿去油炸。再把你的骨頭熬湯,肉拿來紅燒。」

白糰子:QAQ

好可怕!瑟瑟發抖。

霽華冷冷一笑,又道:「你也可以試試。或許娘親知道后,還會有更好的主意。」

白糰子嗷的一聲,縮成了一團更圓潤的白色糰子。

這下它是不敢再下嘴了。殷余和默凜聽見,也默默的擦掉了口水。小主人好凶的!

月瀾星哈哈大笑,對雲夜說:「雲夜瞧,我這侄子不錯吧?頗有小歡和墨九卿的風範!」

「嗯,不錯。」雲夜點評。

解決好白糰子。霽華走向月瀾星他們。大家彼此交流一番他們的任務。花元冬的第二任務已經出來了。是要深入地魔淵,憑她的實力,倒是不讓人擔心的。

而霽華的第二任務,明天就知道了。 九重空間塔里發生的事,凌天也看到了。他轉達給了月千歡和墨九卿。

月千歡一聽,噗呲笑出聲。「幸好我有先見之明的留下空間禁制,不然還真被白糰子給吃了。」

「白糰子太饞了。」墨九卿淡淡開口。

月千歡點頭。白糰子的確嘴饞。這是吞噬妖獸的天性,改變不了的。

指尖輕輕在下巴上點了點。月千歡開口:「如果不是波莫山脈太強了,把白糰子丟過來倒是挺好的。」

波莫山脈里的凶獸,夠白糰子吃個夠。但現在把它丟過來,恐怕被吃的不是波莫山脈的凶獸,而是白糰子。

九重空間塔里。司空喧被留下在五域,狼崽子也跟他在一起。現在想想,或許應該將白糰子也留下的。帶上默凜和殷余足夠了。但誰讓白糰子會賣萌,屁顛顛跟了過來。

說話間,這一夜的時間已經過去了。

月千歡從墨九卿懷裡起身,慵懶的伸了個懶腰。

墨九卿寵溺一笑,伸手給月千歡整理衣服。波莫山脈里的東西都不能吃。因此他們帶的吃食非常多,而是豐富美味。

忽視掉對面公西臣赤果果,想要過來蹭飯的眼神。月千歡和墨九卿用完早飯後,收起行囊準備出發。這時候,公西臣忍不住過來了。

他目光灼灼盯著兩人,垂涎,驚嘆,喜歡的情緒交錯。

公西臣咧嘴,「月千歡,你們真的不再考慮一下和我組隊嗎?我可是帶了三個傀儡護衛,他們都是二階武皇的修為。」

被公西臣忽略掉的芷心臉色微微扭曲了半秒。她低著頭沒有說話。

墨九卿邪氣一笑,冷酷拒絕:「用不著。」

豹尾墨麒麟他就能解決。用不著公西臣他們。

月千歡點頭,「我們的目的都是『王』級凶獸,還是各走各的為好。告辭!」

「等等。」芷心突然開口。

她抬頭看向月千歡兩人,勾唇露出一個慚愧的表情。芷心走過來,「我想為我昨天的行為,向你們道歉。」

芷心此話一出,除開沒有人類情感的傀儡。其他人都是露出錯愕的反應。

芷心道歉?真的假的?

月千歡眸光光芒一閃。她收起錯愕的神色,看向芷心意味深長的笑了笑。「你向我們道歉?」

「對!」芷心迫不及待的往前一步,更加靠近。

她自己反應過來有些太近了。立馬停下腳步,嘴角的笑容上挑無比真誠。

芷心伸手拿出一個包裹。她愧疚的笑道:「昨日是我太過分,對你們無禮冒犯了。這是我的賠禮,希望你們能收下。原諒我。」

不僅道歉,還賠禮。這可真稀奇。

月千歡可記得昨天芷心扭曲的臉孔,眼底濃烈的妒忌和仇視。怎麼一夜時間,變化這麼大?

冷漠的目光落在芷心手中包裹上,月千歡微微眯眸。薄唇戲謔微勾,「你真想道歉?」

「對!我們都是聖域弟子,犯不著為敵。月千歡,你能原諒我嗎?」芷心嘴裡說著,眼神卻時不時的往墨九卿身上瞧。

她又說:「這裡面是我親手煉製的丹藥。希望你們收下!」 從芷心的表情神態來看,簡直完美的無可挑剔。就像是真心實意來道歉的,一點也不假。但月千歡也說了,「就像。」

她戲謔審視芷心。或許別人不會發現,但這可騙不了她。

月千歡掃了眼芷心手裡的包裹,目光偏冷。殺意一閃而過。但除了墨九卿,對面的人誰也沒有發現月千歡的變化。他們眼中,月千歡仍帶著戲謔的笑,審視芷心。

她的打量不禁讓芷心一陣心虛。難道被月千歡識破了?

但半秒心虛后,芷心又趾高氣揚的堅定起來。 重生之將門凰后 不!她不信月千歡有這個實力識破她的陰謀。

她才是外域煉丹術第一!

月千歡這個不知道從哪兒跑來的小賤人。不過是一時好運搶了她的位置。等她殺了她,第一還是她的!

芷心心底的算計還不止這個。她故意這麼做,還是為了在公西臣眼底謀一個好印象。塑造一個知錯就改的善良大義的人。

想到此,芷心心中堅定。她表面的笑容更加愧疚,更加的真誠。她看著月千歡:「你願意收下,原諒我嗎?」

「當然。」月千歡伸手將包裹拿了過來。

見月千歡親手接過,芷心眼底飛速閃過一絲毒辣。

她勾唇笑道:「那真是太好了!既然你們要去獵殺凶獸,我就不攔你們了。不過我希望你們記得,要是你們遇到危險。一定要來找我們。公西大人會庇護你們的。」

芷心說著,一邊打量公西臣的反應。果然公西臣露出了笑臉,並朝她給了個不錯的眼神。

月千歡一直盯著芷心的神色變化。見此,不由嘴角微勾一抹輕蔑。

公西臣開口:「不錯!月千歡你們要是想來投靠我了。我隨時歡迎你們!我的邀請不會過時的。」

「哦。我們就此別過,告辭。」月千歡轉身,和墨九卿並肩離開。

公西臣一直盯著他們離去的方向,神色不舍。「多好看的一對。天仙一樣!不,月千歡是天仙。 強寵醫妃 那個男人,應該是妖孽美的魔王。多好的收藏品啊。」

「公西大人不必懊惱。您一定會有更好的收藏品的。」

「不,沒有人能比他們更好!」公西臣堅定反駁芷心。

聞言,芷心低頭藏起嘴角殘忍的獰笑。那可惜了,他們就快死了!公西臣是得不到收藏品了。

就算月千歡出去把她的包裹丟了,也來不及了!

她昨夜用了一晚上,把包裹的布浸泡在葯汁里。在用香料去掉了氣味,月千歡發現不了的。她剛剛親手接過包裹,已經沾染上了氣味。等她出去,波莫山脈的凶獸會撕碎他們的!

這就是跟她芷心作對的下場,他們該死!

瞬間收起心底的毒辣,芷心朝公西臣微笑。「公西大人我們也快出發吧。別讓他們捷足先登了!」

「走!『王』級凶獸是我的,他們搶不了。」公西臣頗為有自信。

另一邊,月千歡出了山洞。指尖微動。直接將包裹碾碎成了粉末。至於裡面的丹藥?她不屑。更何況,那個芷心壓根沒好心。

在芷心說丹藥是她親手煉製的時。月千歡就知道她是誰了。 煙曼口中,那個被她擠下去的外域煉丹術第一,妖族芷心!

而那個包裹。重點不在裡面的丹藥,而是外面的布。月千歡冷笑摸摸下巴,「想給我們下藥。引起凶獸躁動。這招借刀殺人使的很漂亮!」

「歡歡已經做出應對了對嗎?」墨九卿開口。

如果月千歡說沒有。那麼他會立馬回去捏斷那個女人的脖子!

月千歡笑笑。她張開手和墨九卿十指緊握,眷戀纏綿。眉梢輕挑,笑的腹黑狡猾。「她有毒招,我有下招。以牙還牙!」

另一隻手微抬,凌天的藤蔓捲起嫩嫩的葉子。

月千歡拿出一瓶藥水,凌天剛長出來的青嫩小巧的葉子立馬變大。將藥水包裹進去。

月千歡說:「凌天,去把這個倒那個女人身上。」

「遵命!」凌天卷著藥水,藤蔓扎入泥土裡瞬間不見影子。

墨九卿見此,鳳眸閃過幽光。「你讓凌天去下藥?」

「她用的是讓凶獸暴動的藥水。這種氣味只要一沾染上,就無法去掉。只要我們留在波莫山脈中一天,就會被凶獸無窮盡的追殺!直到我們身死,屍骨無存才會停下。」

「她這招,除了要殺我們。還想壞我們獵殺豹尾墨麒麟的計劃。如果不是我會醫術,換了別人真會以為她這是好心道歉。」

表面真誠的道歉。實則是虛偽的毒殺陰謀。

芷心稱得上是蛇蠍毒婦的里程碑人物!

墨九卿鳳眸微眯,「那歡歡你拿的藥水?」

「跟她的藥水同理,不過唯一的區別是我加了霽華的芳華。兩種混合揉搓,我新煉製出來的藥水。正好用她來試試藥效。」

「有什麼作用?」

「方圓萬里,所有凶獸為她瘋狂。哪怕是最溫和的植物系凶獸,也會狂暴的想要撕碎她。我為她製造了一場凶獸潮!嘖嘖,我會感謝她幫我們引開路上的凶獸的。」

凌天的藤蔓早就瀰漫在四周,隱藏在環境里無法被察覺。

想要給芷心下藥。簡直不要太容易!

躲藏在月千歡袖子里,火雲玉獅子聽見了不禁瑟瑟發抖。好可怕的女人!當她的敵人,簡直嫌命太長了。

火雲玉獅子不禁遲疑起來。它真的要跟她為敵嗎?看那個壞女人的下場,將會很慘很慘啊!

月千歡:「要去看一場好戲嗎?」

「好。但要小心安全,別暴露把你我也拖進去。」

「放心。有妖族芷心在,就是我們站在凶獸面前。凶獸也不會多看我們一眼。」月千歡對她新研製的藥水,信心十足。

……

公西臣和芷心走出山洞。

滴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