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惹事,但不怕事。

誰要是敢冒犯,那就是以十倍還之!

不知道多少年輕人,就算是知道這一切,還去冒犯,最後落得一個身死族滅的下場!

無數人都很心生無奈。

喟然長嘆一聲,眾人如今紛紛陷入沉默之中。

那一百個家族,都跟元武大陸有仇,或者有怨,他們是恨不得將元武王朝打下來,然後撕碎了。

只是現在,鬧了起來,真正虧的是大武。

在這樣鬧下去,元武王朝高高掛起,絲毫不為所動。而大武的西大陸,恐怕會被打得徹底崩碎。

所以,現場眾人開始面面相覷了。

「你們說說,那個方昊天現在居然跑去閉關了!我們現在該如何是好的說。」

孝康皇帝沉聲問道。

而一旁的高祖皇帝,跟其他的人也很無奈的搖頭。

早不閉關,玩不閉關,居然在這種艱難的時刻,閉關了。

正是不合時宜啊!

只是,眾人也是無奈得緊。方昊天閉關,也是為了將來能夠修鍊加快,能夠做好更多的事情,為的只是成就無上大道,然後能夠在與魔族的戰爭之中,守好那個玄天大陸。

也算是完成承諾,以及成就本心罷了!

「現在不是我們該說的時候了,未來,我們面對的是強敵!」

皇帝們都沉著臉,黑著臉,陰著臉,總而言之,五味雜陳,難看得很。

可就是越到如此時刻,他們就越沒有任何的辦法處理眼下的亂局。

講了這麼多,都是講那元武的事情。

而大武的事情就如同一座山,壓在眾人身上,壓力山大啊!

西部亂,東部亂。

雖然東部已經壓平了,可是內亂之後,造成的元氣大傷,沒有個三五年,還是無法平靜下來。

而現在,東部雖然有人皇坐鎮,有楊丑協助,可依舊亂得很。

畢竟新的制度在實行,大家都在盯著新政,許多利益集團也在反抗。

雖然還沒有到明面上,可是背地裡的各色齷齪事,總是推三阻四的做著。

陽奉陰違!

讓我深深抱緊你 但就算這樣,眾人也只能徒呼奈何。

時間終究太緊了!一旦東大陸的結界達到十萬年來的消散期,那麼魔族絕對會大舉進犯!

到時候,才是真正的危亡時刻!

這時,所有的利益體,野心家,地痞流氓,都會爬出來,龍蛇混雜,天下怕是會亂成一鍋粥。

想到這裡,在場的每一個人心中都在思慮,該怎麼做,怎麼做好。

要不然,天下亂了,抵抗的力量就徹底的崩了!

「多餘的話,我就不說了,也不想說。」

宣宗皇帝眯著眼睛,看著其他的人們,冷冷說道:「元武王朝不能得罪,因為他們整體實力不僅很強,而且還有強悍的工具武器,並且還有那方昊天做定海神針。」

「而且,你們也清楚,方昊天的身份來歷,如果這個人是來自某處高人安排下來歷練的呢?如果真是這樣的存在,那麼得罪了他,對我們來說,完全沒有任何的好處。」

「為此,我建議,交好元武王朝,請他們協助我們平叛。」

「如今的人族,已成一體,不再分什麼彼此了!我們需要的,是一個能夠統御天下的存在!是一個能夠號令所有反抗魔族的領袖。」

「所以,方昊天,最合適。」

宣宗皇帝一言一語,都帶著狠意,此時的他,完全沒有多餘的想法,只想要趁著時間還有,將所有戰亂平了。

將損失降到最少!唯有如此,方能成事!

在場的皇帝們,就沒有一個是草包。

他們雖然不都是一脈相承,可是經歷無數的他們,早就已經活得像精一樣了!

沉默了一陣,眾人紛紛點頭。

「唯有如此了。」高祖皇帝點點頭,有點無奈的說。

「那我們現在該怎做?」問著高祖皇帝,眾人投向了詢問的目光。

沉寂了許久,高祖皇帝站起來道:「不說廢話,分三步走。」

「第一步,組織大軍,平叛!弄清楚所有造反的家族,一口氣全部消滅!」

「第二步,去招撫,沒有造反的家族全部穩住,萬萬不能讓他們也加入其中。」

「第三步,聯繫元武大陸的人,請他們派兵之遠我們。另外派人進去大陸,儘可能將消息告知方昊天,請他儘快出關襄助,否則戰爭一旦打起來。必定是曠日之久,到時候我們的潛力,只會被榨得一乾二淨!」

眾人聞言,不在說話,紛紛站起來,開始運作。

接下來,留給他們的時間,真的不多了!如果不能儘快完成這一些的話,未來只會是一場更加艱難的戰鬥。

當人們都走得差不多了。現場,只剩下了三個人。

他們分別是,高祖皇帝,孝康皇帝,以及宣宗皇帝。

此三人,如今也只是這皇族最後的頂樑柱了。

他們活得比較久,實力也比較強,因此,一直都是領袖的人物。

只是宣宗皇帝一直很少露面,畢竟他曾經被重傷了。不得不閉關養傷。

如今自打傷勢完好,他就出來了。

可誰曾想,一出來,就遇到了這檔子事情。

造反,造反,還是造反。

他無奈的看著眼前的一切,不知該說啥好。

「這一次的造反,我想應該是有魔族在背後推波助瀾。」

高祖皇帝無奈的嘆了一口氣,低聲說道。

兩人點點頭,心中也是微微一顫。

正如高祖皇帝所言,這一幫傢伙從來不敢隨便鬧事,畢竟皇族還有他們在。有他們壓制,這一幫人從來都是乖巧無比,就算有人直言造反,可也就是口不遮攔的發泄一下。

誰敢有異動?

所以說,要是沒有人給他們撐腰,這一幫人如何有這樣的膽子!

因此,高祖皇帝很快就推出了這一幫混賬背後,一定有人。

而且這個人,十有八九就是魔族的人!

「那麼,我去看看,一定要找到這個推波助瀾的人!」

沉吟片刻,宣宗皇帝站了起來,十分篤定的說道。

「去吧。」高祖皇帝也沒有攔,只是點點頭讓他去處理。

「希望,能夠有一個結果吧。」 龍城,大帳。

燈火通明的大帳前,數百人坐著,看著身前的人,臉色不一。

「我們現在該怎麼做?」有人凝眉問道,「大武皇族的手下,就是一群瘋狗,現在逮到誰,那就死命的咬誰,一點都不肯鬆口。」

「只要被擊潰了,那麼基本上就是一個死字!簡直令人膽寒啊!」

吳自成,龍河城吳家族長,今日,他選擇了成為眼前大軍的一員,故而有幸親眼目睹今日之盛事。

將來,如果能成,克成一統,列土封疆,位列諸侯,自是不在話下。

只是想法是好的,現實卻很殘酷。

一個時辰前,大武的軍隊偷襲了龍河城,因為他不在城中,家中子弟兵馬全都被帶出來了。剩下的就是一群老弱病殘,於是就出事了。

整個吳家,直接被滅了!

他的家族啊!

不過好在,他提前帶著親近的嫡系族人離開了,並且隨軍而行,要不然自己有得哭的!

但,滅族之仇,不得不報,雖然沒有傷及精銳,可是卻傷筋動骨了!要是沒有拿到一點報酬,如何能夠平息自己心中怒火。

所以,他抱怨的說著,想要拉攏一下那一些與自己一樣遭遇的家族族長,大家一起同仇敵愾一番,獲得好東西的幾率就更大。

「就是啊!我們吳家幾乎被滅族了!族中的一切財貨,甚至天材地寶,就連祖地,都被挖了!這讓我以後有何顏面面對列祖列宗啊!」

哀嚎,讓在場的每一個有同樣遭遇的人,幾乎同時唉聲嘆息,偏著腦袋重重垂著桌子。

更有甚者直接跳起來,指著面南而坐的那個大人低吼道:「劉大帥!這件事情,要怎麼樣解決!你且給予我等一個說法!」

「就是啊!當初可是你們大軍信誓旦旦的說,只要有你們在,我們的家人絕對不會出現意外!」

「可是,今日卻赤裸裸的打臉!無法忍耐!」

「煩請大帥給我們一個說法。」

……

亂糟糟的大帳,此起彼伏的聲音令人厭煩,可是端坐的劉大帥卻一點動靜都沒有。

他老神在在的眼觀鼻,鼻觀心,絲毫不在意這一群人的爭吵。

不過,他沒有說話沒事,他左手邊一個年輕男人卻站了起來,笑吟吟的壓了壓手。

原本煩雜的聲音,也因為這個年輕人的壓了壓,頓時平靜了。

「各位。還請稍安勿躁。暫且聽我一言。」

年輕人拱拱手,十分恭謹,很快就讓那個在場的每一個人都將目光投向了他。

「你想說什麼?」吳自成口氣不是很好,淡淡的說。

年輕人也不惱怒,輕笑著說道:「各位,各位家中遭逢大難,想來心中也多有悲憤。可是事已至此,如何在談其他呢?逝者如斯,我等當以大局為重。」

「日後,尋得大仇之人,必當讓諸位先行報仇。當然,今日之事,確實是我軍之過錯,那麼接下來,攻下麗州城之後,諸位盡可奪之,以作補償之用。」

年輕人方才說完,吳自成臉色稍稍好看了一點,只不過其他的人就被別人嗆道:「說得是多麼的輕巧!南宮廣恩,又不是你家人被殺!你自然能夠大言不慚的說這一些話!」

年輕人微微一笑,坦然說道:「這是,本來就不是我的家人被殺!我自然無所謂。」

「你!」

眾人聞言,大驚,那個人與南宮廣恩質問的人,頓時火起。毫不猶豫縱步一躍,一拳轟去。

南宮廣恩撇撇嘴,對這個人轟來的拳頭,絲毫不為所動。等到那人逼近身前,他忽然咧嘴輕笑,下一秒空氣凝固,空間破碎,南宮廣恩的利爪上縈繞著黑色的魔氣,帶著風力撕裂了空間,一瞬間鉗制了那人的脖子。

「唔呃……」

那人完全沒有反應過來,已然被南宮廣恩所擒!

吳自成看到這一幕,臉色微微一變,但很快就不去看了。

就好像眼不見為凈一般。

「你以為你是誰?老子好言相勸,你卻悍然出手!」南宮廣恩捏著那人的脖子,微微用力,頓時冰冷從那人的身體開始流動,不久直衝大腦,令他遍體生寒。

「你……」

連色由紅變成了紫色,因為呼吸不暢,導致了那人覺得天國竟然已經不遠了。

他想說話,可喉嚨被鉗住了,只能擠出一個字,隨後就被掐斷了。

「呵呵。」南宮廣恩冷笑一聲,淡漠道:「我南宮廣恩呢,做事從來只問對錯,全憑心意。老子要你死,你就要死!知道嗎?」

「還有,你了全家那是你的事情,關老子何事!給你一座城池中的一切,當做補償,你不感恩戴德,還敢出手?真是活得不耐煩了!」

南宮廣恩說完了,忽然一捏那人的喉嚨。

那人還未反應過來,頓時斷了氣,靈魂也被魔氣侵蝕消散,徹底從這個天地之中消弭。

「垃圾。」

隨手一甩,南宮廣恩拍了拍手,笑容燦爛的說道:「各位,切莫為了一個垃圾浪費了我等的好心情。接下來拿下麗州城,這西域的半壁江山,可就是我們的了!」

「日後,擁立大帥,列土封疆,想來未來的一切,都會是美不勝收的!」

南宮廣恩說著,對老神在在的劉大帥拱手道。

這時,劉大帥才睜開眼,露出一口黃色的牙齒,笑容燦爛:「哪裡哪裡,南宮老弟的那一切武器,才是我們美不勝收的將來保障。這一次之後,我等出發,不知道南宮老弟有沒有弄到製造工藝呢?」

「製造工藝很難弄到,這個大家都是知道的。不過呢,仿造工藝也突破了!雖然沒有那元武王朝生產的那麼優秀,但足夠我們應對大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