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之後,一幫人揚眉吐氣,大肆嘲諷質問,場面亂鬨哄的。

林昊也不出聲!

他只是默默施展手段將小丫頭喚醒,跟著又輕聲安慰了兩句,讓她不再害怕。

緊跟著。

「小丫頭,他們都說你打不過那個小胖子,你告訴叔叔,你打不打得過他?」

「打得過,今天在幼兒園宸宸就給他打哭了!」

「那好,現在你去打他,放心,有叔叔在,沒人敢動你!」

「好!」

簡單的對話,來的十分突兀,邏輯也是有些感人。

看著小丫頭果真雄赳赳氣昂昂朝著小男孩毛毛走去,旁邊,說實話寧珊珊是看醉了。

「大師就是大師!」

「原來小孩子是這麼教的!」

「話說,這不是他的親生女兒吧?這麼教壞別人家的小孩,真的合適嗎?」

「……」

心裡默默想著,寧珊珊很有些凌亂。

但對面劉家眾親友都沒亂!

「行,打架是吧? 總裁太霸道,萌寵小嬌妻 這可是你們自找的,別輸了不服氣。

兒子,聽媽的,上去打她,扯她頭髮,抓花她的臉!」

「沒錯毛毛,別怕,你只管大,出事了爺爺給你扛著!」

「毛毛是最棒的,加油,打哭那個野丫頭!」

「……」

十分有信心。

看著小丫頭走過來,以毛毛媽媽為首,劉家眾親友支招的支招,鼓勁的鼓勁。

看到這場面,寧珊珊又是哭笑不得!

鈔能力班主任 在此之前,她以為林昊已經夠離經叛道了,結果現在看來,對面這些人也好不到哪裡去。

不過很快她又愣住了!

「媽媽,我怕……媽媽,毛毛怕……」

毛毛哭了。

小丫頭還沒走到跟前呢,毛毛卻已經嚇哭了,躲在他媽媽身後抱著大腿不肯撒手。

靜!

令人大跌眼鏡的表現,一時間所有人都愣住了!

看著毛毛哭了,小丫頭也停了下來,回頭看著林昊不知道應該怎麼辦。

林昊才不理會那麼多!

不信誓旦旦說小丫頭不是那小胖子的對手嗎?

不振振有詞說都是小丫頭挑起的事端嗎?

行,既然非要堅持,那就如你們所願,這次就挑起事端了,看到底是打得過打不過!

心中冷笑,林昊淡淡道:「愣著幹什麼?打他……」 好醉!

原來是這樣的林大師!

老實說,在此之前,寧珊珊是從來沒有這麼佩服過一個人,但是今天,她真的領教了。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林昊一句「打他」,徹徹底底讓她明白什麼叫離經叛道,又或者說到底什麼叫做幼稚。

沒錯,就是幼稚!

林昊今天的表現,誠然存在霸氣無雙的一面,可在這一面的背後,多多少少也存在許多幼稚的地方。

比如給小丫頭撐腰,唆使她跟毛毛打架,又比如毛毛都嚇哭了,還教唆小丫頭去打他,等等等等,都不像是個正常人、尤其是個正常大人的做法。

然而這終究只是她的想法,小丫頭就沒想那麼多!

小丫頭的世界很簡單,一句話,叔叔說的,就一定是對的。

既然叔叔說要打那小胖子,那她就應該打小胖子!

便是這般,小丫頭很快堅定回頭,繼續朝著小男孩毛毛走去。

見她過來,毛毛「哇哇哇」,哭得更凶了,死死抱著她媽媽的腿不撒手。

可她媽媽跟身邊的長輩才不管那個!

「怕什麼,毛毛,上去揍她!」

「沒錯,上去打,抓花她的臉,出事了舅舅給你撐腰!」

「毛毛不怕,一切有外公在呢!」

「毛毛,上,你比她高比她壯,力氣肯定也比她大!」

「……」

紛紛慫恿,鼓勁加油。

只是這幫人終究不明白其實毛毛早已被小丫頭打出陰影。

表面上去,的確是毛毛個大體壯,怎麼小丫頭都不是他的對手。

可實際上,小丫頭是服用過壯骨丸的,她的體質可不是表面看上去那樣纖弱,至於力氣,那更是高出同齡人一大截,相比大兩三歲的小孩子絲毫不差。

如此情況下,這些大人不慫恿還好,越是慫恿,毛毛就哭得越是厲害。

見他這個樣子,大人們也生氣了,怨其膽小,怒其不爭!

便在這時,小丫頭已經來到跟前,她才不想那麼多,二話不說直接開打。

這一打,毛毛哭得更厲害,幾乎要背過氣去。

反應過來,一群大人也怒了,忍不住就要對小丫頭動手,然而還沒等展開動作,小丫頭已經十分機靈躲回林昊身後。

看她躲在林昊伸手偷偷探頭往這邊瞄,那模樣,劉家眾親友險些氣炸了肺。

可他們不敢動!

縱然心中怒火三千,面對那個冰冷強大而神秘的男人,所有人脊背都是涼的。

林昊也懶得廢話,只是淡淡道:「兩個小孩,誰打得過誰,還有疑問嗎?」

沒人說話。

縱然心裡再不願承認,這個時候也沒人站出來反駁。

可終究氣不過,好一陣過去,毛毛媽媽怒道:「打不過怎麼了?

打不過不正好證明你們家孩子野蠻,恃強凌弱?

打不過不正好證明我們家毛毛乖,在學校不欺負其他小朋友?」

貌似很有道理。

聽到這些話,劉家眾人又紛紛開始聲援。

話說,其實這才是這些人一開始想要表達的觀點,他們只想說自家孩子聽話,沒有在幼兒園欺負小朋友,更加不是小霸王。

問題是跟寧珊珊爭吵的時候被帶偏了,然後林昊又不按常理出牌,最終才上演了一幕小孩子打架的鬧劇!

眼下好,儘管毛毛手都不敢還就挨了打,可終究也從一定程度上證明了他們最初的觀點。

可惜林昊根本不理這一套!

目光收回,他轉身蹲了下來,問小丫頭道:「小丫頭,你告訴叔叔,到底怎麼回事,你為什麼要打別的小朋友?」

目光平靜柔和,看上去到底是有了那麼一絲當家長的樣。

小丫頭也安靜下來,想了想,一指那依舊再哭的毛毛道:「他欺負人,他罵宸宸是沒人要的野丫頭,他說宸宸沒有爸爸,他還說宸宸是媽媽跟人生的野種,他……」

小眼眶紅了,小嘴巴一癟一癟,便是這麼說著說著,哇哇大哭起來。

聽著這些話,聽著那哭聲,有那麼一段時間,四周特別的安靜。

可很快,對面有人不依了!

「你胡說,我們家毛毛怎麼可能那麼沒有教養?」

「再說了,就算罵了又怎樣,難道他說的不是事實,難道你不是沒人要的野種?」

毛毛媽媽十分護短。

在他之後,又不少人冷言譏諷。

林昊也不生氣,頭也不回,他淡淡道:「你們可以隨便罵,本帝也不介意割掉你們的舌頭!」

安靜。

立刻一絲一毫的聲音都沒了。

林昊也不管,摸了摸小丫頭腦袋,點頭笑道:「做得漂亮,這樣的人,就應該打。

記住叔叔的話,以後誰敢欺負你,誰敢罵你,只管打回去罵回去,又叔叔在,沒人能欺負你!」

又來了……

聽著這貌似溫馨實則三觀不正的教唆,寧珊珊兩眼發黑,很有種倒地暈過去的衝動。

但小丫頭很信這一套!

她點頭甜甜笑道:「宸宸知道了,宸宸會記住叔叔的話,以後誰要敢欺負宸宸,宸宸就打回去罵回去……」

很是開心。

看她被洗腦成功而不自知,還那麼高興,寧珊珊覺得更暈了。

正常情況下,事情應該就到此為止了!

對面那些人,林昊根本沒想過、也沒興趣要拿他們怎樣。

可事實似乎還是跟想象中不大一樣!

「叔叔,其實宸宸打他不是因為他罵宸宸了!」

「以前的時候,他也老是這樣罵,有的時候他還喊其它小朋友一起打。

不過宸宸很乖的!

媽媽賺錢讓宸宸上幼兒園很辛苦,宸宸要好好聽媽媽的話。

媽媽說不可以跟小朋友打架,宸宸就不跟小朋友打架。

媽媽說要跟所有的小朋友都做好朋友,宸宸就很努力去跟所有小朋友做朋友。

雖然有的時候也會不開心,也會心裡難過,可想想媽媽的話,宸宸又會很開心。

而且,而且其實宸宸也打不贏他們的啦!」

「可是今天,宸宸太生氣了!

宸宸很生氣,因為劉浩宇他,他搶了叔叔給宸宸的蝴蝶玉,他還,他還把玉給摔碎了!」

「……」

童稚的話語,令人動容。

聽著小丫頭那些話,寧珊珊直接淚崩。

林昊卻沉默了!

也就這時,姍姍來遲的白婉秋趕到現場…… 果然,小丫頭還是懂事的!

這事不是她的錯,她沒有主動挑起事端。

連那個叫劉浩宇小名「毛毛」的傢伙罵她辱她,說她是野丫頭,說她爸爸不要她,她都一直忍著。

她很懂事!

她知道媽媽帶著她供她上幼兒園不容易!

哪怕她還不到五歲,她幼小的心靈里卻始終記得媽媽說過的話!

之所以會打起來,之所以會跟一個從來打不過,從來只有被欺負的小男孩打起來,歸根結底,是因為那塊玉。

漢代宮廷古玉,柳傾城嘴裡價值連城的帝王飾品,被林昊從古玩街撿漏,最終刻上幾道陣法並雕琢成美麗的蝴蝶玉作為小丫頭的護身玉符。

儘管因為雕琢造成的破壞,古玉本身作為古董的價值有所降低,可因為刻上陣法成為基礎法器,實際上,其價值攀升十倍不止。

小丫頭自然不知道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