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夫就是壞男人”

林佳佳笑完,突然我的背後,又是一個涼涼的手摸過來,接着小狐狸的聲音傳來了。

我和林佳佳一聽,頓時就瞪大了眼睛,然後林佳佳爬在我身上,我們一看看着我背後的小狐狸,驚道,“小狐狸林小蝶”

“怎麼了,我冬天特別冷,我想和姐夫睡。”

小狐狸嘟嘴道。

說着,林佳佳看向了我,皺着鼻子,對我說道,“你,要給我說明白,你們這是什麼情況”

“我我冤枉啊”

我欲哭無淚,我都不知道小狐狸什麼時候出現在我鋪上裏的。

林佳佳然後看着小狐狸,“你你,你個小不點,這是第幾次了”

“天涼的時候我就變成狐狸身體來和姐夫睡了啊。”小狐狸緩緩道,可是現在她竟然是人身啊

見此,林佳佳有些遭受不了了,喝道,“你這明明就是人的身體”

見此,一副無知模樣的小狐狸撓撓頭,笑了笑,“今天倒是忘了。”

“忘了”

林佳佳站了起來,一把扯開我的被子,指着小狐狸和我,“你們倆個真是氣死我了”

而我也站了起來,想安慰林佳佳,可是林佳佳轉身就要離開。

我一把扯住林佳佳,然後看着小狐狸,我有點想罵她,可是此刻居然罵不出來。

而小狐狸看着林佳佳生氣,於是從鋪裏直接跳到門口,一把扯住了林佳佳的睡衣袖子,嘟嘴道,“哎呀,姐姐,人家不是故意的,而且我是偷偷的,姐夫一點都不知道。”

“真的”

林佳佳看着小狐狸,有些質疑的樣子,然後扭頭看着我。

我一看,總算是鬆了一口氣。

這小狐狸也算是良心發現,不再任性。

“那我就原諒你們一次”

林佳佳白了我一眼,然後說道,“今天出去吃飯,天冷了,我不想洗碗。”

我們出門吃了飯,可是中午林佳佳要帶着我去她爸媽的家裏吃飯,一起過元旦節。

我想這麼快就見父母,是不是不太好

可是林佳佳堅持讓我去,還將我打造了富公子的形象,風衣在身,皮鞋在腳,那叫一個帥的迷死一大片。

然後林佳佳開着大奔,帶着我和小狐狸去了市區的一個老小區裏,老小區裏有一棟別緻的小院,是民國時期的建築,據林佳佳說這裏還上了成都市的保護建築名錄。

林佳佳將車停在外面,這時候小狐狸一下就跳過圍牆,進到裏面,這讓我和林佳佳有些措手不及,林佳佳只能喊道,“林小蝶,你幹嘛你這樣會嚇到爸媽的”

“爸爸媽媽不會生氣的,他們很喜歡我的。”

小狐狸在院子裏面說道。

我看着林佳佳,疑惑道,“小狐狸已經來過你爸媽家了”

“嗯。”林佳佳點點頭。

而我有些懵了,撓撓頭,自己在回豐鎮呆了那麼久,小狐狸都先一步見自己的丈母孃了

我們正要進院子,這時,院子裏一箇中年婦人,穿着旗袍和另外一個老媽媽出來了,他們看着林小蝶,似乎就很開心了,“喲,小蝶來了”

“媽媽劉媽媽”

而興奮的小狐狸看着出來的兩婦女,一下就張手迎了過去。~好搜搜籃色,即可最快閱讀後面章節 “乖孩子。”

那個中年婦人很高興的抱住了小狐狸。

這時候,林佳佳搖搖頭,無奈,“才見了三次,我媽就那麼喜歡他了。”

“這是你媽媽啊?”

我愣了愣,然後跟着林佳佳走過去。

中年婦人這時看着林佳佳,然後看着我,打量了一下,“這是?這不會就是道靈吧?”

“是的,就是他。”

林佳佳頷首,一把挽住了我的胳膊。

我有些愣了,然後對着林佳佳的媽媽叫道,“阿姨好。”

說着我又想到了什麼,從骷髏裏掏出了一個盒子,這盒子讓林佳佳都有些詫異。

“這還送了東西呢?”阿姨笑了笑。

然後我說道,我笑了笑,“不是什麼珍貴的東西,就是一般的護身符。”

“哦!”阿姨看了看,只見是一個很精緻的吊墜,“還真是護身符呢?”

這時我新畫的定光保家符,大符咒,可以讓普通妖魔不侵。

然後我阿姨歡歡喜喜的將我接到屋裏去,這時進去一個半百的老頭正在喝茶,似乎等着我進去,進去後他就看了看我,然後就開飯局了。

吃飯不過就是問我一些東西,工作什麼的,我就說幹網絡,年薪多少,我就說幾十萬,我一年的確也是幾十萬……

林佳佳爸媽對我的感覺不錯,吃晚飯後陪着聊聊天,我們就去逛街什麼的,林佳佳陪她媽媽,我當苦力。

到了晚上,我和林佳佳又去了姑姑家,吃了飯後就回去。

接下來的日子,我就指導陳偉等人的修行,他們說最近成都很多地方都有生意,生意越來越好,就連趙有福和歐陽秀都開始接活了,牛禮的生意也越來越大,他將牛王觀整理翻新了一下,然後等着然後還請我吃了飯。

吃飯期間,我慎重的再次問牛刑前輩,關於我師爺爺的消息,他對我師爺爺映像是好的,可是師爺爺倒了什麼東西,牛刑卻說道,這得讓我去峨眉山頂問那裏的大師了。

漸漸地的離過年也近了,我十分不捨的告別了林佳佳等人,坐火車回到家裏,回家之前我給老媽打了電話,所以老媽不去打麻將,就在家等我了。

回到家裏後,我卻接到了一個電話,我一看竟然是文天啓的!

電話裏他說他看到我了,讓我去盤龍山口一趟。

於是我將買來的禮物送給了老媽,就準備離開。

可是老媽打開禮物,居然發現了一個成色上等的翡翠,老媽問我從哪裏淘的,於是我拿出了發票,老媽一看直接驚呆,竟然標價三萬塊!

老媽一臉不信,指定我是淘寶上買的假貨。

對此我不想解釋,然後按照約定去了盤龍山口。

盤龍山可是一座荒山野地,如今我過去,只見那個龍口站着三名黑色唐裝的青年,爲首的真是文天啓,剩下的兩個是文天鬥和文天幽,曾經幫過林佳佳剔除過妖靈。

我和文天啓上次在都江堰過後,就沒見過面,也沒聯繫過,這次我回來,他竟然能偶看到?我也是覺得聽驚奇的。

“好久不見了。”文天啓看着我淡淡的說道。

“這才幾個月?”我笑了。

頓時我們都笑了。

然後我問道,“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上個月從陰陽路回來。”文天啓淡淡的說道。

“陰陽路?”

我愣了一下,“是一個黑袍人救了你嗎?”

“對。”文天啓道。

“那你知道此人是誰嗎?”好奇的我問道。

黑袍雖然說過他是什麼馬王爺的人,馬王爺有人說就是牛頭馬面。

“不知道,這個人道行高深,穿越陰陽兩界如無人之境。”文天啓說着,“而且醫術高明,我的傷,他一抹就好了。”

我靠,這麼牛比?

我癟癟嘴,“那你回來後,怎麼知道我?難不成你的道行跟着他一起變高了。”

“沒,你還不知道今天怎麼回事兒嗎?”文天啓說道,“天下未亂,蜀先亂,天下已平,蜀未平,川中的陰陽秩序已經亂了。剛纔我和族弟們正在火車站附近捉拿從龍山陰陽路逃出的野鬼,我看到你打車。”

“什麼?!”

我驚了一跳,“這怎麼回事兒?”

文天啓淡淡道,“事情已不簡單,不僅僅是龍山縣,而各方鬼王已經紛紛豎起了反旗,而佛道兩門也準備在明年會盟,維護時間陰陽。”

“果然成真了!而且還沒想到事情蔓延的是如此之快。”我皺眉,“難怪替天宗和牛王觀的生意變得那麼好了。”

“你說什麼?”文天啓一愣。

“沒。”我笑了笑,問道,“你叫我來,肯定有事兒吧。”

嘴上說着,但是我內心已經猜到了,

“鬼侯後裔。”文天啓直接道。

果然是如此。

我笑了笑,“既然如今各路鬼王反叛,那麼鬼侯的兒子就不那麼危險了。好吧,我願意讓他繼承鬼王的大位,助你文家一臂之力。”

“真的?”文天啓挑眉。

“我都來了!”我皺眉,“你還不信嗎?”

“既然如此,那我們上山吧,山裏就能直接到九陰靈陣。”文天啓淡淡的笑了笑。

上山的路途很崎嶇,因爲盤龍山雖然能夠鳥瞰龍山縣城,但是卻很荒涼,因爲經常出現怪事兒,所以一般都人都不會上來。

所以這人一少,山裏的枝枝蔓蔓格外茂密,甚至連條明顯的路都沒有,走了一個多小時後。

我們來到了一處松柏樹密集的地方,這裏到處都是枯草落葉,並沒有其他什麼值得可見的東西。

對此文天啓停下,隨即一拍手,手裏捏出了一個手印。

緊接着,他身後的兩個兄弟,也捏出了手印。

這時大地搖擺,接着對面的幾棵大松樹,開始不停的移動。

接着周圍的樹木也開始移動。

最後我們身邊的東西全部空了!

然後一塊巨石下出現了一個大洞。

見此文天啓說道,“這就是九陰靈陣的最安全的入口,我們進去吧。”

文天啓帶着我們走了進去。

進去後,大石立即遮住了洞口,頓時我有一種進了千蛇墓裏的感覺。 cpa300_4;

突然文天啓不知道從哪裏抓出了一個火把,用真氣一推,火把就燃燒起來,將所在的空間照的通亮。

我們所在的空間是一個封閉的,沒有任何往裏面走的通道,倒像是一個防空洞。

這時空間裏放了好幾口棺材,文天啓直接將火把插在石壁上,然後打開四口棺材,對着我們說道,“躺進去。”

那兩兄弟聽了二話沒說,直接躺了進去,見此我有點不明白,不過看他們都躺了進去,我也躺了進去。

然後文天啓說道,“蓋上棺材的時候,將棺材蓋敲三下。”

“好!”

“哦!”

那兩兄弟應道。

而我不知道什麼意思。

說着文天啓再提醒了一聲,“記住,三下,不能多不能少,途中聽到任何異響都不能妄動。”

說着我們從裏面將棺材蓋上,這時我就聽到他們在敲棺材蓋了。

而我也跟着敲。

砰砰砰三聲後。

這時棺材動了起來,然後傳來了一道道莫名的咯咯的聲音。

這是什麼情況?

我非常的不明白。

很快棺材周圍又是一陣,莫名的鬼哭狼嚎之聲。

同時棺材還被一些奇怪的東西撞起來。下一章節已更新

就在猛烈撞擊了幾下後。

突然這時候,棺材啪的一聲,落在地上,我的身體都被震了一下,然後我聽到有人打開棺材的聲音,響了三聲後,我的棺材也被打開了。

打開的那一剎那,我看到的人是文天啓,他伸手準備拉我,我接過他的手然後起來。

然後我起身後,步入眼簾的是一陣陣青煙。

當然青煙是不可能的,青煙可是妖煙,此刻青煙不過是一種綠瑩瑩的光暈折射而成的,看上去就像是在溶洞裏似的。

我問道,“剛纔棺材證怎麼自己在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