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瞬間,李浩然眼前的景色一片,那無邊的碎肉殘屍,變作了一灘灘的膿水,林中腥臭的味道更濃,嗆得人難以呼吸。

「徐福!我記住你了,希望你不要為非作歹,要不然我會親手殺了你的!」

李浩然周身環繞在浩然正氣之中,看著消失的徐福沉聲說了一句,轉身朝著更遠的地方快步行去。

砰!

走了大約數里之後,李浩然終於離開了那一片昏暗的森林,他的眼前一亮,看到了明媚的陽光,看到了碧綠的森林和草地,可也在這個時候,李浩然鬆了口氣,身體一軟栽倒在了碧綠的草地上。

陽光灑在他的身上,讓李浩然覺得暖呼呼的,他翻過身來,用手擋住了陽光,大口的呼吸著:「出來了……我猜的果然沒錯……嘿嘿!活著可真好……」

「李浩然?」

此刻,一個熟悉的聲音進入了李浩然的眼中,讓躺在地上的李浩然不由一愣,強忍著身體的酸痛,半坐在地上,看向了聲音傳出的方法。

前方的林中,一個人緩慢走出,他的手中拿著一柄泛著雷光的紫色寶劍,眼神裡面帶著一絲詫異和驚愕。

「昊山?……你怎麼會到這裡來?」

李浩然下意識將地上的刀抓起,皺眉看著前方的人沉聲說道。

昊山微微一笑,看著血跡斑斑的李浩然,神秘的說道:「你又為何會出現在這裡?莫非……莫非你已經跟著夏洪走到了一起?也是了,你本就是天朝的人……嘿嘿,怎麼樣?裡面什麼個情況?」

「呼!我不知道你再說什麼!再見了!」

李浩然搖晃的站起身來,側移一步,就要從另外一邊離去。

嗡!轟!

昊山手中紫色寶劍上雷光一閃,一道電芒徑直轟在了李浩然去向十步之外的大樹上,將那一顆大樹攔腰轟斷,擋住了李浩然的去路。

「我讓你走了么?沒有我的允許,你竟敢要走,這是不給我面子,不給我面子的後果可是很嚴重的噢!告訴我,你在裡面到底看到了什麼?」

昊山眼中帶著一抹狠辣和殺意,興奮的看著重傷的李浩然,連說話的聲音都因為極度的興奮而變得撕扯起來。

他高興壞了,日夜尋覓殺掉李浩然的機會,沒想到這一次竟讓他意外尋到了李浩然,且還是重傷的李浩然,這麼好的機會,他又如何能夠放棄。

「呼!昊山,你最好不要有什麼想法!我雖然受了傷,可殺你卻錯錯有餘!」

李浩然看出了昊山的心意,轉身冷冷的看著昊山,握緊了手中的正氣刀,警聲說道。


哈哈!

他的話,引來了昊山濃烈的嘲笑,昊山戲謔的看著李浩然,將手中的劍指向前方,冰冷的說道:「來啊!讓我看看你有多厲害?以前我是打不過你,可現在你受了傷,還是重傷,連拿個刀都顫抖個不停,你還有什麼力量來殺我?真是笑話!」

嗡!

話音響起,昊山劍上翻起的電芒更為耀眼,強烈的電流讓李浩然察覺到了一陣酥麻,那是昊山雷劍之上的電流所致。

同時間,李浩然的刀上,浩然正氣凝聚而出,化作了一團如流水般的光芒,護持在刀身周圍。

「你真的要和我動手?」

李浩然看著昊山,一邊說著,一邊將體內元竅內的浩然正氣凝聚手中正氣刀內。


「笑話!這話從你嘴裡面說出來,你不覺得可笑么?你本就是我五行聖皇宮的敵人,我不殺你,遲早也會被你殺的,既然被我抓住了機會,你就死吧!」

說話之間,昊山沒有在猶豫,手中的雷劍翁鳴一聲,緊接著一道雷光朝著前方的李浩然轟去。

「一!」

「二!」

「三!」

李浩然感受著蓬勃雷光之中蘊含的必殺之意,眼中寒光更濃,手中的正氣刀,猶如一桿毫毛大筆一般,在空中接連寫下了幾個字。

一字斷空,在出現的瞬間,斬斷了前方賓士來的雷光。

二字泯滅,散發浩然正氣之光的兩道橫線,散發著濃濃詭異的精神之力,瞬間將被截斷的雷光泯滅。

三字亡魂,三條一閃而逝的橫線,帶著一股鋪天蓋地的神微,捲起了一股精神風暴,讓昊山在這一瞬雙眼失去了光芒,整個人呆在了那裡,從額頭、胸口、脖頸上面,漸漸泛起了三條血色的絲線。

這三個字快如閃電,一舉擊潰了雷劍上的電光,壓迫著雷電徑直逼近了昊山,在三字來臨的時候,昊山已經如同石頭,腦袋裡面更是混亂不已,死亡徒生。

此乃李浩然早就創出的三個字,他也只是創出了這三個字,在知道自己的短板之後,果斷放棄新刀法的開闢,開始按照太昊刀神錄的功法修鍊了起來。

夜裡他連斬五千多人,最後還和徐福生死一戰,使得他的肉身之力蕩然無存,元氣雖在,卻沒有了力量在發動近身攻擊。

此刻生死面前,他強忍著經脈破裂的痛苦,接連施展三招,成功逆襲。

嗡!

只不過,在這第三個字將要透體穿過昊山的身體時,從昊山的體內泛起了一道光芒,緊接著一道若隱若現的人影浮現在了李浩然的身前:「誰敢殺我兒子!」

「草!」

李浩然怒罵了一聲,看著那道漸漸浮現的光影,精神一陣,神風步施展開來,化作了一道光芒,徑直朝著前方斬去。

砰!

昊山仍舊在混亂之中,那光影還未出現,就已經掌控了雷劍,眼看李浩然竟要殺上來,當下控制著雷劍朝著李浩然攻去。

雷劍和正氣刀碰撞在了一起,使得李浩然被震退了三步。

「死!」

李浩然眼中一片血紅,他知道此刻若不能殺了昊山,那麼接下來死的就只有他,憑藉他的體力,還無法逃脫昊山的追殺。

故而,李浩然發狂了,不要命的揮動著手中的正氣刀,瘋狂的朝著前方砍去。

砰!砰!砰!

他覺得自己的力量一次大過一次,雖然每一次都斬在雷劍之上,可雷劍的翁鳴聲讓他越發的興奮,讓他看到了希望。

咔嚓!

終於,在揮刀三十次的時候,前方抵抗的雷劍轟然破碎,竟斷裂成了兩截,從中飄出一抹閃爍著雷電光芒的劍靈。

「吞了它!」

李浩然的刀仍舊落下,斬在了那一道劍靈之上。

嗡!

正氣刀內的刀靈一動,欣喜的將劍靈抓住,拉扯進入了正氣刀中。

「找死!你竟敢毀了我的雷劍,老夫定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此刻,從昊山體內出現的光影已經浮現出來,他看著李浩然怒聲說著,先是抬手一拍將精神混亂的昊山拍醒,接著抬手一抓,朝著李浩然抓來。 第二百三十七章亂象初顯

撕!

李浩然被那光芒大手一抓,竟覺得心神失守,行動不由自己,正待他反擊的時候,只覺得腹部一痛,一塊血肉被那大手直接扯下。

一時間鮮血淋淋,透過傷口可見腸肉蠕動,幸而浩然正氣及時護住傷口,才沒有讓李浩然腸開肚爛。


「父親?」

醒過來的昊山一愣,看著身前的光影愕然開口。

光影淡淡點頭,看著前方被他抓倒在地的李浩然,冷聲說道:「去!殺了他!」

「是!」

昊山扭頭一看,只見李浩然正抱著肚子擋在地上喘息,當下眼中泛起了一抹濃濃的笑意,心疼的看了眼碎裂在地的雷劍,撿起了地上的一截,朝著李浩然緩步走去:「李浩然,明年今日就是你的祭日……」

嗖!噗!

正待昊山舉劍刺下的時候,一道箭矢帶著一團綠色的光芒徑直從不遠處的林中射來,在昊山感應到的時候,箭矢瞬息貫穿了昊山的腦袋,將他身後那一道震顫的光影轟成了無數光點。

「啊……」

箭矢消失,光影潰散,昊山死不瞑目的倒在了地上,空中僅有一道震驚的聲音不斷的響著。

李浩然愕然的看著眼前的一切,他哈哈的笑了起來,躺在地上徑直看向了天空。

啪噠!

「李浩然,你欠我一條命!」

正在這時,一道身影從遠處飄動而來,緊跟著他來的還有兩道穿著黑衣的蒙面人,方才那一箭,正是其中一個黑衣蒙面人射來的。

李浩然看著眼眶中出現的熟悉人影,不由一嘆:「三皇子,這一次多謝你了!」

「能告訴我前面那片死亡森林裡面,到底都有些什麼嗎?你又看到了什麼?」

夏洪點了點頭,並未開口說什麼收服李浩然的話,而是抬頭看著前方不遠處,那一片樹冠如網,散發著陰森鬼氣的森林問道。

咳!咳!

都市絕品少帥 ,點了點頭沉聲說道:「作為條件,給我一顆療傷的丹藥……救命之恩,日後必報!」

「給他!」

夏洪點頭,扭頭看了眼身後警戒的黑衣蒙面人,笑著說道。

話音落下,一個黑衣人上前,從懷中掏出了一個青玉的玉瓶,從中倒出了一顆葯香濃郁的丹丸,送入了李浩然的口中。

丹藥入口即化,化作了一股涓涓細流,修復著李浩然破損的經脈,且還給李浩然提供了一股濃厚的體力。

接著,黑衣人又從腰間取出了一個白色的玉瓶,打開瓶口將一團粉末狀的藥粉,塗抹在了李浩然的傷口之上。

「啊……」

奇癢的感覺,讓李浩然忍不住叫出了生來,可就在這股藥粉的作用下,他那血肉模糊的腹部已經出現了結痂的現象。

「林中有五千多的戰屍傀儡,我剛剛踏入裡面的時候,就被這些東西攻擊,殺的天昏地暗,好不容易才逃出來……對了,裡面還有濃濃的屍氣和臭味,在裡面我沒有深入過!」

李浩然深深吸了口氣氣,看著夏洪認真的說道。

至於更深處的東西他沒有說,他也不敢去說。

雖然不知道任天涯怎麼樣了,可裡面還有一尊半神級別的高手,李浩然不想得罪這位至強高手。

話音落下,夏洪眉頭微微皺起,看著前方的森林,讓身後的兩位黑衣蒙面人進入內中查探,他並未深入。

「三皇子,你們不在營地裡面帶著,來這裡幹什麼?」

不多時,李浩然的傷口徹底結痂,也恢復了一些力氣,他坐起來,看著正觀察前方的夏洪問道。

夏洪一笑,坦然說道:「大千幻變宗的一位至強的老祖宗消失了,我過來看一眼……」

「恐怕事情沒有那麼簡單吧?想必營地裡面的大部分人都如你這般的過來了吧?那昊山來此的目的和你一樣?」

李浩然淡淡的一笑,接著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