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這個萬器閣分閣不簡單吶!」默默注視著兩位中年男子,大地蜥蜴王吃驚地傳音道。

藍楓神色帶著幾分凝重:「確實不簡單!」

兩個守門的人,居然擁有著天級巔峰的修為,即便不是天榜強者,也多半達到了人榜強者層次,甚至可能達到了地榜層次。

大陸上完全排的上號的高手,在這裡居然只是守門的角色,是不是太大材小用了一點?

連守門人都這麼強了,那麼宮殿內部的高手,豈不儘是天榜強者,乃至神級強者?

這才是萬器閣真正的實力嗎?

「藍楓先生。」這時候,那位中年男子已經結束了與塗剛的通訊,對著藍楓微笑說道:「我剛剛已經聯繫上塗閣主了,塗閣主邀請您進入宮殿一敘。」

藍楓從愣神中清醒過來:「哦,好的,勞煩了。」

隨即,藍楓幾人壓下心底的吃驚,帶著滿肚子的疑惑,隨同一位中年男子飛進了宮殿。

「好多高手!」一路飛進宮殿,越往內,藍楓心底便越是吃驚,雖然他沒有釋放靈魂感知,但敏銳的洞察力,依舊令他隱隱感應到許多隱晦的氣息,這些隱晦的氣息,無一不是極強的存在。

不多時,藍楓一行人進入了主殿,殿內的裝飾,也是更加地奢侈。

「閣主,藍楓先生幾人已帶到,屬下先行告退。」在主殿門口停了下來,中年男子恭敬地道。

殿內傳來一道尖細的聲音:「嗯,退下吧。」

瞧著中年男子恭敬退去,藍楓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後與大地蜥蜴王、魃饕、魃餮一同邁上石梯,走進主殿。

很快,藍楓幾人便見到了傳說中的萬器閣分閣閣主塗剛。

與塗剛這個名字不同,塗剛的身材並不強壯,反而看上去有些單薄,臉型瘦削,銀白的頭髮摞在頭頂,用一根布條捆綁著,下巴之處留著一撮山羊鬍,腰間則是佩戴著一把不知由什麼材質煉製而成的細刀,隱隱散發著一絲威壓。

藍楓在打量塗剛,塗剛同樣也在打量藍楓,或許是城府極深的緣故,其臉龐之上,看不出絲毫的表情。

數息過後,塗剛忽然笑道:「藍楓先生不愧是名動天下的天才,果然是一表人才!」

「塗閣主過獎了。」藍楓有點看不透塗剛,嘴裡不由謙虛地回道:「在下冒昧拜訪,希望塗閣主不要介意。」

「呵呵,藍楓先生大駕光臨,塗某高興還來不及,豈會介意?只是……不知藍楓先生所為何來?」塗剛好奇地看著藍楓,直接開門見山,詢問藍楓的目的。

藍楓沉吟了一下,開口說出了自己此行的目的:「在下想向塗閣主打聽一個人的下落。」

聞言,塗剛疑惑地看著藍楓:「誰?」

「我的老師,猛武學院上一任院長秦懷遠!」藍楓盯著塗剛,神色鄭重地道:「老師數年前離開了漢王朝,從此不知所終。據我所知,老師離開漢王朝的目的,是為了見你,並且將一份關於漢王朝童家勾結聖殿的證據交給你。」

話到此處,藍楓停頓了一下,問道:「請問塗閣主可曾見過我的老師?」

聽得藍楓所言,塗剛眉頭微微皺起,原本便很小的眼睛,看上去更小了:「秦懷遠?你確定是秦懷遠?當初跟在珞珈身邊的那個小傢伙?」

聽他的口氣,似乎聽說過或見過此人。

「對,家師正是秦懷遠!」藍楓有些緊張地看著塗剛。

「不瞞你說,秦懷遠確實來找過我,也確實將童家勾結聖殿的證據交給了我。」塗剛的話語令藍楓眼睛一亮,但還沒等藍楓說什麼,塗剛便又開口:「不過,秦懷遠將證據交給我之後,便回漢王朝去了。怎麼,難道他沒有回去?」

「老師回去了?」藍楓疑惑地看著塗剛,眉頭深深皺起。

「沒錯,他在這裡大概停留了半個時辰,之後便走了。」塗剛十分肯定地點了點頭,坦然地道:「若不信,你可以去別處打聽,當時我們萬器閣北州域分閣正在召開分閣大會,許多人都親眼所見。」

藍楓心裡一沉,臉色也是有些難看:「這麼說來,老師他……」

顯然,秦懷遠很可能遭遇了什麼不測。

瞧著藍楓沉重的表情,塗剛略微沉默,旋即嘆了一口氣,安慰道:「你也別太擔心,說不定他只是因為什麼特殊的事情耽擱了時間。有時候,沒有消息,反而是最好的消息!」

PS:謝謝書友『複雜路女』打賞紅包!另外,上一章的bug,珞珈寫成了洛加爾,已經修改,謝謝大家提醒! 正如塗剛所言,沒有消息,總比壞消息好一些。

不過藍楓心裡依舊有些擔心,幾年了,秦懷遠始終活不見人死不見屍,極可能遭遇了什麼不測。

「如果老師真的遭遇了什麼不測……」藍楓眼中閃過一抹森冷的殺意,「我絕饒不了加害老師之人!」

幹將老師已經隕落了,藍楓不希望另一位老師也出什麼事情。

深吸了一口氣,藍楓努力平復情緒,冷靜道:「塗閣主,在下還有一件事,想拜託你幫忙。」

「只要不違反萬器閣的規矩,並且我力所能及,自然是沒有問題。」

「在下希望塗閣主幫忙調查一下老師的下落。」藍楓抬起頭,鄭重地看著塗剛,「只要能找到老師,在下絕不會吝嗇報酬。」

聞言,塗剛沉吟了一下,旋即笑道:「行!這事兒,我會儘快派人去調查。」

作為萬器閣北州域分閣閣主,塗剛的權力極大,比起萬器閣長老,還要大上幾分,只要他肯出面,完全可以調動一大批人馬,用不了多久,便能調查處秦懷遠的下落。

「多謝塗閣主!」藍楓拱了拱手,鬆了一口氣的同時,十分嚴肅地道謝。

塗剛微笑著擺了擺手,忽然邀請道:「藍楓先生不如在此逗留幾日,也好讓塗某盡一盡地主之誼。」

略微思索了一下,藍楓搖頭道:「多謝塗閣主美意,只是……在下雜事頗多,不便打擾。倒是在下還有另一件事,可能需要塗閣主幫忙。」

「哦?什麼事?」能夠讓藍楓多欠一點人情,塗剛自然是求之不得。

別看塗剛位高權重,在整個萬器閣都是排的上號的人物,實際上他的地位並沒有外人想象中那麼穩固,想要與他爭奪北州域分閣閣主之位的人,可不在少數,若是能夠與藍楓交好,想必萬器閣總部的那些上躥下跳的傢伙,會消停不少。

畢竟,如今的藍楓,可不再是無名小卒。

雖然藍楓沒有加入任何勢力,但依然沒有人敢小瞧他,以藍楓的實力,單憑他一人,便完全抵得上一個超級勢力。

「在下想請塗閣主幫忙引見一個人。」藍楓神情嚴肅道。

「誰?」

「煉製重衣之人!」藍楓目光灼灼地注視著塗剛,神情也是越發嚴肅起來,「據老師說,那人是你的朋友。」

當初的秦懷遠,正是請塗剛的一位朋友煉製的重衣。

聞言,塗剛有些意外地看了藍楓一眼,眉頭微皺:「你要見莫憂?」

「原來他叫莫憂。」藍楓首次聽到這個名字,不過這並不影響他對那位神秘煉器師的判斷,「不知塗閣主可否成全在下的心愿?」

塗剛看上去有些為難,他遲疑了一下,緩緩開口:「說實話,我個人很願意幫你這個忙,不過,莫憂這個人性格有些孤僻,對任何人都不假辭色,說來也不怕你笑話……」

話到此處,塗剛嘴角泛起一絲苦笑:「即便我與他相識百餘年,完全稱得上知心好友,可在我面前,他依舊冷著一張臉,說話夾槍帶棒,我擔心你受不了他的性格……」

「當然,雖然他的性格孤傲了些,但他的煉器造詣,早已登峰造極,整個青州大陸,恐怕都無人能及。」即便是塗剛,都對莫憂的煉器造詣感到由衷的嘆服。

「他莫非是……七星匠聖?」藍楓眼睛微眯,試探地問道。

「看來你早就猜到了。沒錯,他正是七星匠聖!整個青州大陸,唯一的七星匠聖!」塗剛詫異地看了藍楓一眼,隨即驕傲地道。

雖然他本人不是七星匠聖,但作為七星匠聖的朋友,他確實有資格驕傲。

要知道,他能夠坐上萬器閣北州域分閣閣主的位置,憑藉的不單是他強橫的實力,還包括這位七星匠聖的支持。

聽得塗剛的確認,藍楓吸了一口氣:「果然!」

他猜得沒錯,那位神秘的煉器師,真的是傳說中的七星匠聖!

既然如此,他就更需要見一見這位神秘的七星匠聖了。

「還請塗閣主替在下引見,在下感激不盡。」藍楓再次請求道。

塗剛沉默了一下,旋即嘆了一口氣,道:「引見當然是沒有問題,可他見不見你,我可沒有把握,因此,你要做好被拒絕的準備。」

「我明白。」藍楓點點頭,心裡卻是想到:「看來,這位七星匠聖,比想象中還要孤傲啊!」

以藍楓今時今日的地位,絕不亞於一位七星匠聖,可塗剛依然無法確定對方是否願意見藍楓一面,可見那位七星匠聖是何等的孤傲。

不過,藍楓現在有求於對方,對於對方的性格,自然是盡量容忍。

塗剛似乎看出了藍楓的心急,當即提議道:「事不宜遲,不如我現在便帶你過去,沒問題吧?」

「當然沒問題,多謝塗閣主。」藍楓略微楞了一下,旋即點頭致謝。

很快,塗剛找來一人,將分閣事務暫時託付給對方,然後帶著藍楓幾人飛出宮殿。

……

途中,塗剛不經意掃了大地蜥蜴王、魃饕、魃餮一眼,好奇道:「這幾位是?」

「這兩位是來自魃妖族的魃饕、魃餮。」藍楓簡單地介紹了一句,「另一位是荒漠蜥蜴族的大地蜥蜴王希爾特。」

塗剛挑了挑眉:「看來傳言是真的了。」

「什麼傳言?」

「不久前,有傳言稱,你是最新崛起的妖獸種族魃妖族的王,也就是魃妖王。」塗剛微笑解釋道:「原本我還有些不信,不過見到魃饕與魃餮兩位先生之後,我開始信了。」

「不過……」塗剛話音一轉,眼中有著一絲疑惑,略微遲疑了一下,忍不住問道:「我聽說你還有一個弟弟,名叫藍山,這次他怎麼沒跟你一起過來?」

藍山的身份,在各大勢力中,已經不再是什麼秘密了。

各大勢力對藍山的重視,甚至遠遠超過對藍楓的重視。

畢竟,藍楓雖然有著很強的實力,甚至未來有機會晉級神尊,但那都是以後的事了,藍山則是不同,在藍山的背後,可是站著一位貨真價實的神尊強者,並且很可能是神尊後期的超級強者,這樣的恐怖存在,無疑具備著巨大的威懾力!

「藍山有點私事,暫時來不了。」提到藍山,藍楓倒是有些想念他了。

分別快一個月了,也不知藍山在妖獸森林過得怎麼樣了。

「唉,沒見到他,倒是有些遺憾。」塗剛確實很遺憾,畢竟,相對於交好藍楓,交好藍山無疑更有價值。

藍楓笑了笑,沒有答話。

想要巴結藍山的人多不勝數,就連一級學院院長古炎都費盡心思討好藍山,妖族的各位大佬,都不敢怠慢一絲一毫,區區塗剛,恐怕還有些不夠格。

見藍楓沒有興趣談論這話題,塗剛只好作罷,轉移話題道:「我們快到了,莫憂就住在離分閣不遠的地方。」

不多時,一行人的身影出現在一座小山上空。

「就是這裡了。」塗剛轉頭對藍楓說道:「你們在此稍等片刻,我先去知會一下莫憂。」

藍楓微笑道:「勞煩塗閣主了。」

……

約莫一刻鐘后,塗剛歸來,笑道:「你們運氣不錯,莫憂剛剛煉製出一件神器,心情不錯,答應見你們一面。走吧,我帶你們去見他。」

藍楓幾人急忙跟在塗剛後面,朝著小山腹部的位置降落下去。

「大人,這傢伙的架子未免太大了!」大地蜥蜴王憤憤不平,傳音說道:「就算是七星匠聖,也沒資格在您面前如此託大吧?」

藍楓瞥了大地蜥蜴王一眼,淡淡道:「行了,哪來那麼大的火氣。」

別說藍楓現在有求於對方,態度放低一點是理所當然的,即便藍楓求不著對方,在一位很可能是青州大陸唯一的七星匠聖面前,也該儘可能地尊重對方。

換位思考,若是藍楓自己成了七星匠聖,也是不希望整天被人打擾。

所以,藍楓完全能夠理解對方的做法,並予以尊重!

不一會兒,藍楓一行人便降落到地面,身處半山腰一處小湖的邊緣。

湖的另一邊,有著一個栽滿花草的庭院,院門大開,從外面可以清楚地看到院子里的景象。

院子很寬敞,空地里擺放著一個火爐,爐子旁邊則是有著一堆材料,幾件散發著淡淡威壓的武器,被隨意地丟在角落,無人問津。

藍楓一行人順著湖面的架橋,緩緩走向庭院。

「轟、轟、轟、轟、轟……」

在靠近庭院的過程中,劇烈的火焰燃燒的聲音,越來越清晰。

穿過院門,藍楓一行人終於見到了莫憂。

與藍楓預想不同的是,莫憂的氣質中正平和,讓人感覺不到絲毫的傲氣,身上穿著一件粗布麻衣,或許是常年煉器的緣故,他的皮膚顯得略微黝黑,肌肉也是微微隆起,他看上去很年輕,與尋常的中年人無異,如果不是塗剛說過他們已經相識百餘年,藍楓甚至以為對方只有三十多歲。

「這就是七星匠聖嗎?」藍楓暗暗打量著莫憂,後者的外表,太普通了,若非提前得知莫憂的身份,他無論如何都無法將眼前這個普普通通的中年男子與傳說中的七星匠聖聯繫在一起。

PS:謝謝書友『複雜路女』打賞紅包! 「藍楓先生,這位便是莫憂,七星匠聖莫憂。」塗剛微笑著介紹莫憂的身份,然後目光移向莫憂,「老莫,藍楓先生遠道而來,如果不是什麼過分的要求,你還是盡量滿足他吧。」說話間,他對著莫憂投去一抹略帶深意的笑容。

緊接著,他沒等莫憂說話,便歉意地看向藍楓:「藍楓先生,有什麼事,你自己找老莫談吧,我得先回去處理分閣的事務了。招待不周,還請見諒。」

藍楓拱了拱手:「多謝塗閣主相助,他日若是塗閣主有什麼用得著在下的地方,盡請吩咐,在下定不推辭。」

「哈哈,那塗某就先行謝過藍楓先生了。」塗剛開心地笑了,一副心滿意足的樣子,能夠得到藍楓的承諾,他確實應該高興,「行了,塗某就不打擾你們談事了,諸位,告辭!」

目送塗剛離開之後,藍楓收回目光,重新看向莫憂,只見莫憂依舊在專註地煉器,心無旁騖,似乎根本不在意藍楓幾人的存在。

「大人。」大地蜥蜴王皺了皺眉,表情有些不耐煩,傳音說道:「這傢伙的架子未免太大了!」

藍楓對著大地蜥蜴王搖了搖頭,示意後者耐心一點,然後靜靜地看著莫憂,默默等待。

魃饕與魃餮自始至終都沒有說過一句話,似乎在他們的眼裡,除了藍楓的安全,便再也容不下別的事情了。

約莫半個時辰后,莫憂終於結束了此次煉器,只見他掀開火爐的爐蓋,一柄散發著熾熱火光的重劍從火爐中直射而起,旋即在一股柔和的力道作用下,精準地落入一旁的水缸之中,炙熱的高溫,令得水缸內的清水沸騰起來,發出「嗤嗤」的聲響,水缸上空也是瀰漫著嗆人的白煙。

「三紋王器。」瞧著那一柄重劍表面浮現的神秘圖案,藍楓眼睛一亮。

不愧是七星匠聖,隨手煉製一件王器,便輕而易舉地達到三紋王器的標準。

「你們找我有什麼事嗎?」這時,莫憂一邊用著一塊毛巾擦拭著雙手,一邊轉頭看向藍楓幾人,目光十分平靜,沒有絲毫的波瀾。

雖然莫憂的態度十分冷淡,但不管怎麼說,能夠見到這位七星匠聖,藍楓心裡還是十分高興的,因此,聽到莫憂的問話之後,藍楓當即熱情地笑道:「在下藍楓,冒昧來訪,只求莫憂先生幫一個忙。」

莫憂皺了皺眉,毫不客氣地道:「直接說事!」

顯然,他很討厭這種毫無營養的客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