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時候他們就在賭氣,賭氣了這麼多年,咬牙切齒之下,心裡焦急得要死,每次想看到對方們都要用荒謬至極的爭吵方式。

「後來……後來呢。」

江緋色輕輕的聲音讓穆夜池回神。

他拉著江緋色的手,兩人相依偎,卻小心翼翼的避開敏感話題,誰都不敢指出來他們現在在依賴對方。

「你母親身份曝光,逃離之時遇見穆家大少,也就是我父親,她給我父親下藥,在我父親和母親被強迫分手,喝得酩酊大醉的時候……」

江緋色雙眼睜大,不可置信的看著穆夜池。

「你說……你是在說我和你……」

Ps:書友們,我是夜風情,推薦一款免費App,支持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他這是想要告訴她,他們還有……血緣關係嗎。

江緋色實在是想不出來該如何去形容這種狗血大劇。

穆家大少與穆夜池的母親生下了穆夜池,穆家大少與她的母親生下了她。

那她和穆夜池,就是有狗血的同父異母兄妹!

江緋色小臉嚇得越發白,烏黑的美眸瞪大,無法相信的看向沉默的穆夜池。

如果是這樣……

那他不是早就清楚他們之間的關係,除了對她母親所作所為的恨意之外,還加上他們同父異母血液關係。

天啊!

江緋色實在無法接受這樣髒亂的關係。

「你不要想太多,我還沒有說……」穆夜池上前一步,卻被江緋色狠狠推開,失魂落魄的跑出了涼亭閣樓。

穆夜池追出來的時候,江緋色身後奔跑著大白。

看見他,大白似乎以為他們在玩兒,阻攔住了穆夜池的腳步。

就這麼一剎開,江緋色已經開著車子橫衝直撞飆出了別墅。

「少爺。」管家林叔一看情況不對,立刻開車過來,穆夜池冷著臉,一言不發上了車,讓林叔讓出位置,開車追向江緋色。

這麼衝動會出事的!

黑色勞斯萊斯如同發怒的暴龍,不要命的橫衝直撞向江緋色的開的紅色小圓點追去。

眼看下個路口就能追上江緋色,穆夜池前面的路中央,猛的衝出來一輛越野跑車,凶蠻橫放,目標就是不讓他越過去。

車上,坐著帶墨鏡的卿上邪,副駕上,是一身白色孕婦裝的卿月月。

穆夜池冷眸一沉,正要衝過去,車門打開,大著肚子的卿月月攔在他車頭位置,美崙美艷的臉上楚楚動人,「夜池哥哥……」

「滾開!」

穆夜池凶戾的模樣嚇了卿月月一跳,她臉色發白,咬緊牙根。

在穆夜池把她踢開之前,卿月月很識相的雙手撫摸腹部,那裡,孕育著一個小生命,穆夜池的親生骨肉。

「夜池哥哥……我,我就是想過來找夜池哥哥陪我去婦產科看我們的寶寶,寶寶已經開始會踢人了哦。」卿月月撫著肚子,臉上笑容溫婉可人,眼神里的囂張拔扈與惡毒都消失不見,身上散發出母愛的光輝。

她就擋在車前,對面的卿上邪嘴角上挑,目光帶著戲謔,漫不經心拍攝他們一舉一動。

豪門暗鬥:棄婦不可欺 穆夜池要真敢把卿月月撞開,那可是兩條人命,恐怕不只是毀掉自己,江緋色這個未婚妻也絕對逃不掉被人冠上惡毒的罪名。

擠走卿月月這個青梅竹馬准妻子,用手段上位,與無數男人關係牽扯不清,還有蕭涼城為了她斷掉一條手臂……

江緋色只要被沾染上一丁半點事情,就能被編造出千萬種惡毒賤人的罵名,被穆夜池護著的那點洗白,分分鐘被負面新聞鋪天蓋地遮掩。

「夜池哥哥……」卿月月楚楚可憐的低頭,無比委屈的眼淚掉了下來,哽咽道:「我知道,我知道夜池哥哥你與緋色有感情,我知道她剛離開,夜池哥哥你要追著去找她,但是我們的寶寶……我懷著夜池哥哥的寶寶怎麼辦,我只是想讓夜池哥哥陪我去看看,看看我們的寶寶,讓寶寶感受到還有父愛。」

卿月月說不下去了,委屈得淚意漣漪,都快要哭暈在車頭。

「穆總。」卿上邪走下車,對穆夜池冷哼:「素來聽聞穆總風流成性,花邊新聞不斷,但沒想到穆總這麼不負責任,拋棄妻子就算了,還要明目張胆跟一個名聲敗壞的女人公開恩愛。」

兄妹兩人一搭一眼的,毫不費勁。

「1……2……」江緋色開的紅色跑車已經快看不到,穆夜池眉眼沉沉,冷冷的開口。

卿月月緊張,手背青筋都出來了。

就是一副自信看笑話的卿上邪,也猜不準穆夜池要來真的還是威脅。

「3……」

話音落下,車子啟動,毫不留情。

「啊……」卿月月花容失色,驚恐的瞪著眼睛尖叫。

輪胎揚起火星,在摔倒在地板的卿月月和卿上邪兄妹兩人眼中,張揚而去。

要不是因為卿上邪身手好,反應也夠迅速,卿月月早已經被穆夜池的車子撞飛出去,完全不念一點點仁慈,就是卿月月肚子里有穆夜池的親生骨肉,他也不會留半點情分。

兄妹兩人大抵也沒有想過穆夜池真的就這麼衝過來,眼神冰冷,面無表情,把攔在車頭的卿月月當成空氣。

隔了一會兒,卿月月才哇的一聲,撲在卿上邪懷裡大哭起來。

「哥……哥,你看……你看看他……嗚嗚,我可是懷著他的骨肉啊,他怎麼能這麼狠心,怎麼能這麼無情無義,嗚嗚嗚……哥,我好難過,我好不甘心!我不甘心——」

抓著卿上邪的上衣,卿月月哭得肝腸寸斷。

「小心,你肚子里的孩子不想要了嗎!哭什麼哭。」卿上邪狼狽的爬起來,把妹妹拉住,低喝的大聲訓斥。

「我怎麼能不哭!我怎麼能不哭!我懷著他的孩子,我肚子里是他穆夜池的親生骨肉啊!我怎麼能不傷心難過!」卿月月蹲在地板上,忍不住再度大哭起來。

卿上邪皺眉,把卿月月連拖帶抱給弄上車,被人當動物圍觀之前總算逃了出來。

「哥!為什麼不去追他們,為什麼不去跟蹤江緋色和穆夜池——」坐在車上的卿月月情緒激動,拳打腳踢的質問卿上邪。

「哼,追什麼追,你還不覺得丟人嗎,人家壓根對你肚子里的骨肉沒有任何感覺,況且這真是穆夜池的孩子?你什麼時候弄到穆夜池的精.子?還是你真跟穆夜池上過床還不帶套?」

最萌撩婚:國民老公限量寵 「哥!你怎麼這麼說話,你怎麼能懷疑我!我懷的就是穆夜池的骨肉,我就是有辦法跟他上了床,還讓他的精華在我子宮裡孕育出寶寶——」面對哥哥的疑問,卿月月氣急敗壞,「哥你是不是還想著上了江緋色那個賤人,你就是想上江緋色才願意答應跟我來找江緋色,是不是!」

「我懶得跟你計較,爺爺都親自上穆家幫你提親,穆夜池鳥都不鳥,你還想怎麼樣。別說我們,爺爺最近已經被上頭盯著,你以為穆夜池什麼都不知道,是個只有一張臉和一副好身材的弱智?他表面上不動聲色,任由我們壓制,暗地裡他已經搗毀了我們卿家無數生意,追蹤了二叔手下搞的生意,還直接舉報爺爺和父親,你到底懂不懂!」

「我不懂,是啊,我才搞不懂你們男人那些破事,我就知道我現在懷著穆夜池的孩子,就算穆夜池暗中舉報爺爺他們,暗中搗毀二叔的生意,讓卿家經營的商業完蛋,那又如何。哼,我只知道只要我成功跟穆夜池結婚,你們擔心的這一切,統統都不會是問題,是你搞不懂狀況,不知道我有多麼重要和關鍵。爺爺他們讓哥哥幫我,你還不懂他們的目的,就知道找江緋色,就知道想上被穆夜池玩膩的賤貨——」

卿月月氣得臉色發抖,對卿上邪都尖酸刻薄的大聲罵道。

「給我滾下車!」卿上邪停車,打開車門,惡著臉讓卿月月滾下去。

「卿上邪,你這個敗類,你這個混蛋! 寵愛有佳:命中注定的辰光 為了江緋色那個賤貨,你竟然敢違背爺爺和爸爸他們的命令,你,你給我等著!下就下,我才不稀罕跟你這種滿腦子都是下半身的蠢東西待在一起!」

卿月月怒沖衝下了車,卿上邪開著車子絕塵而去。

卿上邪離開之後,站在路邊的卿月月越想越委屈,狠狠跺著腳,正要打電話給卿家的人開車過來接她,身邊就有一輛豪車停住。

「卿大小姐,不介意的話,我送你一程如何?」豪車上,帶著墨鏡的男人露出剛毅有型的下巴,半邊臉輪廓分明,中長背頭的黑色髮型令他看起來優雅凌厲,私人訂製的墨黑色西裝下,是挺拔的男人魅力。

卿月月沒有上車,警惕的盯著男人。

這是個英俊的有錢男人,她也不是真的傻。

「卿大小姐怕什麼,整個蘇城的人誰不知道你是卿將軍的寶貝孫女,我沒有豹子膽,不過我有憐香惜玉之心,不像穆總裁那麼冷血無情。」男人話裡有話,他說得很有分寸,也隱藏得很好。

卿月月咬了下唇,問道:「你是……」

男人下車,紳士的遞給卿月月一張名片。

卿月月接過來一看,立刻抬頭看著男人,「原來是你!你回來了。」

男人微微一笑,「是我,我回來了,卿大小姐能讓我做一回紳士了吧?」

卿月月笑了笑,沒有拒絕男人的邀請,上了男人的車。

「卿大小姐,是要回去卿家,還是賞臉,一起喝杯咖啡吃個飯?」男人沒有立刻開車,而是側著迷人的側臉,低沉溫柔的問卿月月。

「這……你不是才回來蘇城嗎,要是出去了會曝光身份,你不怕有人看到你和我一起出入公共場所嗎?」

「無妨,我只是想跟卿大小姐好好享用美麗的時光,如果卿大小姐害怕被人發現,我可以偷偷隱藏過去,不與你一起並肩走。」

卿月月猶豫了一下,才點頭,「那……好吧,我也不想讓夜池哥哥知道,這樣最好。」

Ps:書友們,我是夜風情,推薦一款免費App,支持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江緋色只想離開穆夜池身邊。

腦子還是無法接受與穆夜池之間可能存在的血緣關係。

穆夜池竟然是她哥,親的!這個可能性簡直太狗血,太喪心病狂了。

紛亂情緒被一陣緊急來電鈴聲驚醒。

江緋色回過神,也嚇了一大跳。

要不是鈴聲來得著急,讓她回過神剎住車子,下一秒就要飛出去,狠狠撞向對面的拱橋,飛下河面。

驚魂未定,江緋色看到是穆夜池的來電,立馬掛掉。

擦掉額頭冷汗,穆夜池的來電又過來,馬不停蹄。

江緋色咬牙,準備關機,穆夜池

《婚後試愛,惡魔老公心尖寵》第393章:意外「哎呀,大姑娘的,哭什麼哭,不害臊啊。」穆思年不知道怎麼安慰人,低頭調侃了起來。

氣氛也在小叔叔微笑里慢慢輕鬆。

江緋被他逗笑,噗嗤一聲,眉眼也舒展開來。

穆思年勾唇,樂呵呵的笑道:「看吧,不哭了,多美一姑娘啊。」他伸手,把江緋色小小巴掌臉上的淚痕擦掉。

「小叔叔你怎麼就這麼笨手笨腳,看你啊,都要把我臉皮擦得掉下來了。」江緋色被小叔叔弄得哭笑不得,一邊笑一邊沒好氣的數落他。

心裡暖暖的感動。

「喲呵,你還不好意思了呢,果然是長大成姑

《婚後試愛,惡魔老公心尖寵》第394章: 竟然忘掉了夏茉莉的事情。

江緋色用力捏緊手心,疼痛讓她腦子清晰了很多。

她不想去猜測那個電話是不是真的,夏茉莉到底有沒有被強制帶勁精神病院,只是……

反正小叔叔說現在可以自由活動,對方說了在哪個精神病院,真假,她過去精神病那邊探查探查,不就知道夏茉莉有沒有幫著姜森或者卿月月繼續騙她。

當初事情曝光時,她是以為姜森跟茉莉鬧翻分手,不過是他們私底下偷偷摸摸欺瞞著她,引誘她上當受騙的手段,也是這個理由,讓江緋色沒有辦法繼續接受與夏茉莉做姐妹。

深呼吸,江緋色把自己整理精神些,拿起包包,打開酒店房門走出去。

還是在蘇城。

小叔叔住酒店也不奇怪,他要是在蘇城這邊,一般都住酒店,不可能回去穆家那邊住下來,就是不知道這些日子小叔叔為什麼經常呆蘇城裡頭,挺忙碌的。

念頭一出現,江緋色就壓了下去。

她自己身上一大堆破事都沒有解決,哪兒有心事去考慮小叔叔做的事,她知道小叔叔在忙事情,小叔叔不說,她不會去過問。

出了酒店,的確沒有發什麼什麼阻攔或者不愉快之事。

江緋色鬆了口氣,招了計程車正要說出去精神病,眼角一掃,臉色隨即緊繃了起來。

陰魂不散的!才說了沒有發生什麼事情很慶幸,才不過三兩分鐘,就出狀況。

看那些人賊眉鼠眼的盯著她這邊,江緋色哪兒還能自欺欺人說是意外。

好在她不怕事,惡狠狠瞪向偷窺她的人,那些人倒是無措的轉身跑了。

「小姐,請問您要去什麼地方,能再說一次嗎?」師傅很有耐心的低聲問後座的客人,眉眼到不是什麼不懷好意。

江緋色想,那些人應當是聽從命令,沒有上面口令把她怎麼樣,他們也不敢輕舉妄動衝過來抓她。

心底一番思量,江緋色就淡然多了。

「去郊區的精神病。」她坐直身子,與師傅慢慢的說。

「什麼?」

「去郊區精神病院,就是這些年才開發的那家。」怕師傅聽聲某家健身房,江緋色咬字更清晰的說與師傅聽。

「姑娘,你真要去那裡,站大門外遠遠看風景?有什麼好看的,那裡現在一般不給人進去探訪,親屬也不行,除非打通關係,有人暗中拿到通行證。」

師傅是個熱心腸的,江緋色知道,沒有惡意。

可遭師傅如此一說,她就有點蒙住了。

「姑娘你是不知道那個地方還是想過去看新鮮?」

「啊,不是。」江緋色立刻否認了師傅的想法。

多新鮮,這種地方她也不會覺得有什麼新鮮可圖,一般人哪會想去精神病里找新鮮,瘋了不成。

「那還要過去嗎?想去探人也不是不可以,有人帶著進去就好。」 漢皇劉備 畢竟是顧客,師傅身為本地人也就好意提醒兩句,並不會多說什麼了。

江緋色一開始倒是真沒有怎麼往這方面想,師傅提醒了,她也才想起來這種地方哪能隨隨便便就進去找人,又不是醫院娛樂場所。

「過去看看吧,麻煩了。」

曉得如此,江緋色也沒有打算不過去就先打退堂鼓。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