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個把時辰,我這一秒鐘都快撐不住了。怎麼撐個把時辰?怎麼辦啊?”

……

衆人都陷入了絕望之中,因爲這對於他們來說實在是太難了。

畢竟生與死完全不是他們自己能夠說了算的。

轟隆隆!

一聲比之前更加劇烈的爆炸聲響起,幾乎讓人的耳朵都快要震聾了一般。

而與此同時,一道身影急速從濃濃的塵土之中飛射而出。

衆人循聲望去,只見那人刀躺在虛空之中,一動未有動彈的跡象。

就像是凋零的落葉,隨風飄零的感覺。


就在此刻,突然另一道身影從塵土之中飛射而出,

就像是炮彈一般,急速朝着那道不動的身影飛射而去。

咚!

沒有任何阻擋,甚至是一氣呵成的感覺。

衆人看見突然飛出來的身影,直接將之前漂浮在虛空之中的那道身影,狠狠的從天上砸了下來。

只見嗖的一下,那道身影完全墜落到地上,毀滅的震盪和景象再度呈現。

衆人原本就沒有看清楚這兩道身影,到底那一道是凌天,那一道是臨木玄。

但隨着停留在半空中的身影開始平穩的停留在空中時,衆人才看見那身影,不是別人,竟然是臨木玄。

魔族的將士們看見此景,完全陷入了瘋狂之中。

一陣陣的歡呼雀躍,讓整片大地都不斷迴盪着他們肆意的笑容,甚至有種劫後餘生的歡喜感覺。

“呼呼~”


臨木玄此刻雖然停留在了半空之中,但是整個人都極爲疲憊。

身上到處都是之前戰鬥殘留下來的傷痕,血跡。至於那身衣服也已經碎得不成樣子。

此刻,他大口大口的吸着氣,但卻絲毫沒有半點平緩過來。反而更加的疲倦不堪。

就像是每呼吸一口氣都在極力 的消耗他身體的能量。

他看着滾滾的塵土之中,臉上的神情開始從原本的緊張慢慢變得平緩起來。

“這,這一次,總該把,把你打成重傷了吧?死,死老頭。”

臨木玄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隨後緩緩的吐了出來。

這一次,他的心總算是放下心來。


不過怎麼說,這麼久了,其實也不過的是數息而已。但是塵土之中,凌天竟然沒有飛身衝出來。

這隻能說明,自己是重傷了凌天。所以,這一場戰鬥,是臨木玄贏了。

“哼哼,呵呵呵,哈哈哈哈哈~”

臨木玄突然仰天大笑起來。

他的笑聲顯得極爲肆意瘋狂,但裏面也飽含着苦盡甘來的意味。

而人族這邊,一個個的神情都極爲的震驚失落。甚至有些不知所措起來。

“將,將軍,現在怎麼辦?”

士兵們已經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

“龔,龔堂主,這,這可怎麼辦?那老頭死了?”

龔飛語聞言也是一臉驚詫錯愕。

“死了?不可能吧。就這樣死了? 重生之天后歸來 ?他可是玄冥教教主,魔道的祖師爺,怎麼可能就這麼敗了?”

想到這裏,他的嘴邊已經想突然冒出“這不可能”的話來。

但是眼前的現實,卻讓他生生把這話嚥了下去。

因爲從墜落到現在,已經一分半鐘過去了。凌天的身影卻遲遲沒有衝出濃濃的塵土。

畢竟按照凌天的實力,從墜落到衝出塵土,只不過是半息的時間罷了。

現在可是整整的一分半鐘啊!

“難不成真的掛了?”龔飛語的內心一陣彷徨失措。 龔飛語是真的開始擔心起來。

他不知道凌天是不是在這個時候,念及往日的師徒情誼心慈手軟,又或者是年事已高,這個時候真的就出現什麼問題了。

所以,他此刻甚是彷徨失措。

“龔堂主,我們要不要出兵?或者你還有什麼強力的外援嗎?”

一旁的將軍見狀,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見識過這一場驚天動地的戰鬥之後,你讓他們就這麼衝上去。是個人內心都會恐懼膽顫。

但命令就是命令,特別是對於將士來說,皇命在身,不得不執行。

“如果有其他外援,還請龔堂主不吝請來幫忙啊?”其他的副將也開口懇求起來。

這着實讓龔飛語極爲爲難。但是他真的不知道還可以請誰來幫忙。

現在可是連魔道祖師爺,那個曾經一口氣將那些頂級的名門正派滅絕的超級高手都敗下陣來,這樣的臨木玄還有誰能頂得住。

“龔堂主,你怎麼不說話啊?”

“就是啊。如果實在沒有外援,那就我們一起上唄。大不了一死。”

“沒錯。皇命在身,這個時候,也只能去送死了。”

……

衆人當即沉默不語。

這個時候上去,不僅僅是送死還是白白送死。這簡直讓人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

“你們到底是怎麼想的?”龔飛語緩緩開口。

“說真的外援是真的沒有了。但凡有,我早就請過來了。”

聞言,衆人更是沉默不語。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負責這次任務的將軍才緩緩開口。

“那現在就召集全部兵馬,誓死給我把這賊人誅殺於此。”

“是,將軍。”

就在衆人聽聞號角聲起的時候,人族的將士們都瞬間精神緊繃起來。

一個個臉色極爲的緊張不已。甚至是慷慨赴死的嚴肅模樣。

“弟兄們,爲了我們大淵國。爲了我們的家園,親人免受魔族的殺害。跟我一起上。”

“殺!”

一陣驚天動地的吶喊聲暴起,所有的人一股腦兒的朝着空地狂奔而去。

與此同時,魔族這邊的情況也如同箭在弦上。一個個拔刀相向的態勢。

“諸位,這一次,我們勝券在握。大家隨我一同殺他們個片甲不留。”

“衝啊!”

魔族的聲勢也是極爲巨大,一批批將士也在這一刻朝着空地這邊直衝而來。

一個個的那副態勢簡直就像是不殺個百八是個人族的士兵,他們是不會就此罷休的。

伴隨着廝殺聲驟起,所有的人都如同箭在弦上的飛箭一般,一觸即發。

然而就在雙方軍隊距離空地還有數百里的時候,空地中央,也就是臨木玄所在的位置之上,巨大的塵土突然像是一個巨型的**一般。

轟然炸開。

一片片的塵土直衝上天,如同雲朵一般隨風飄向遠方。

而此刻,地面之上,一道道刺眼的亮光不斷直衝而來。

衆人望去,當即減緩了前進的速度。

畢竟這突如其來的刺眼亮光太過吸引人的眼球了。而且多年久經沙場的經驗告訴他們這些人,前方出現了極大的變故。

這種變故不管是好是壞,都不應該就這麼貿然的接近。

“嗡~嗚~”

雙方的號角聲再次響起,就像是約好的一般。

雙方的軍隊就此停下來廝殺的腳步。甚至開始掉頭朝着奔來的地方狂跑回去。

此刻,原本還停留在天空之上的臨木玄,定睛朝着那道刺眼的亮光看去。

當即傻了眼。

雖然看不見那亮光之中是什麼,但是他依稀能夠感覺到,亮光之下的不是什麼東西,正是那個他以爲已經快要被自己擊殺的凌天。

“嘁!可惡的死老頭。既然還沒有死。真是我太低估了你。”

臨木玄心底暗暗嘀咕起來。

雖然發生了不少的變化,但這一切只不過是過了那麼三分鐘而已。

“孽徒,爲師今日就殺了你。”

聞言,臨木玄當即一震。原本還在心存僥倖。此刻聽見凌天這一聲震天動地的喝聲。他完全是驚慌起來。

“可惡。這陰魂不散的老頭,簡直讓人惱火。”

“咕嚕!”

臨木玄當即再次一口吞下了兩粒丹藥。

不過半息,整個人的精神狀態,就像是逆天而行一般。

瞬間就變得比之前更爲強大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