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界的所謂的天神雖然也很可惡,但也不會魔氣繚繞,天神的身上是神光。比起魔來,雖說兩者都沒有什麼好人,但在賣相上,天界的天神無疑順眼多了。

對於所謂的神魔,白斬天從來都沒有什麼好感。

神也好,魔也罷,都是與人族作對的。

當年的世界,幾經戰亂,每一次都和神魔入侵人世間有關。如果不是人族潛力無窮,每隔一段歲月就會誕生一名無上的人王,人世間早就已經淪為神魔的奴隸場了。

就連當年白斬天被封印,雖然他並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但從他的推斷來判斷,必定也和神魔脫不了干係!

人王統治了三界,壓制了神魔數十萬年,人王老去,即將隕落。在新的人王沒有誕生之前,神魔必將崛起,天地必將大亂。

這也許就是白斬天被他父親封印的緣由! 當然,這些事情有許多都是曾經發生過的舊事,全都是事實。但有一些也只是白斬天根據事實而推斷出來的可能。究竟事情的真相是如何的,還有待他去驗證。

不管怎麼說,神魔在白斬天心中的印象都並不好。

「你若殺不了我,我就殺你!」

白斬天的話很肯定,不用想,所有人都知道他說的就是真的。

巨大的棺槨不停的顫動,透露出來的氣息更加的強盛了。很顯然,棺槨中的生靈在震怒,沒有人敢威脅他,尤其是在這樣的末法時代,他的修為已經站在了這個世界的最頂端。

科技時代,憑他的實力完全可以縱橫天下而無敵,高科技武器對他都沒有用,根本就傷不到他分毫。

除了高科技,現代的武者又或異能者,也不會有人是他的對手,因為無論是武者又或異能者,修鍊都是需要充沛的天地靈氣的,在這樣的末法時代,能夠保證傳承不斷絕就不錯了,又怎麼能夠培養出能夠威脅到他的存在呢?

眼前的這個年輕人絕對是一個另類,實力不在他之下。但是,他卻也不認為自己就殺不了白斬天,更不認為白斬天能夠殺得了他。因為,他可不是慕容恪,他的實力比慕容恪可要強得多了。

巨大的棺槨在空中劃過了一道莫名的軌跡,直接就出現在白斬天的身前,橫掃白斬天。

咔嚓!

陰雲密布的天空中忽然亮起了一道閃電,緊接著驚雷降落,全都劈在了那巨大的棺槨上面。

棺槨太強了,上天都似乎已經感應到,降下了懲罰,要毀滅它。

這是大宇宙的規則,沒有人敢違逆,違逆者,上天必定要降下懲罰來毀滅之。

只可惜,有句話叫做人定勝天。人如果足夠強,可以無視神魔,無視上天。

人可以做到,魔當然也可以做到。

巨大的棺槨上噴薄出了無盡的魔氣,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旋渦,在人們不可思議的目光中竟然吞噬了上天降下來的毀滅之天雷。

噼里啪啦!

吞噬了天雷之後的棺槨更加的強大了,閃爍著可怕的電弧,橫掃白斬天。

這一擊,有著蓋世之威,有著毀滅之能。除了白斬天之外,所有人都目瞪口呆,這樣的攻擊,他們沒有見過,這樣強大的力量,他們也沒有見過。

銀翼小隊的五人,更是面色慘白到了極點,這件事情原本是由他們五個人負責的。可是,無論是慕容恪還是眼前這個躲藏在棺槨中的生靈,都遠遠不是他們五個人可以對付的。

白銀級巔峰的實力,在他們這等可怕的強者面前,那就只是個渣而已,連螞蟻都算不上。

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用期盼的眼神看著白斬天,希望白斬天能夠創造奇迹。

說實話,他們心中相信白斬天,可還是忍不住忐忑,畢竟敵人真的是太強大了,乃是真正的神魔。

人能夠與神魔對抗嗎?這個答案他們不知道,反正他們是沒有見過的。

在所有人期盼的眼神中,白斬天冷笑,伸出右手往前一拍,擊打在了巨大的棺槨上面。

快穿之配角逆襲之戰 『轟』的一聲,巨大的棺槨被拍飛了,就如之前的慕容恪一般,鑲嵌在了峽谷一側的峭壁之上。就連棺槨上的電弧,也全部都消失了。

震撼性的一幕亮瞎了所有人的眼睛,緊接著所有人都忍不住歡呼起來,白斬天越是強大,他們就越是安全。

特別是幾個女人,眼中早就冒起了一閃一閃的小星星,恨不得現在就衝上去,狠狠的親白斬天幾口!

美女愛英雄,白斬天在她們的心中就是英雄。

神魔又如何?強大又如何?一巴掌拍飛就是!

這是何等的氣魄?無視神魔,更加無視天罰!

轟!

棺槨從峭壁上掙脫出來,飛上了天空,然後有魔嘯聲震天動地,棺槨中的生靈徹底的憤怒了。

「小子,我要殺了你。」

無匹的威壓浩蕩,無窮無盡的魔氣瀰漫,淹沒了這裡,萬魔咆哮,鬼哭狼嚎,這裡成為了真正的魔域。

「想殺我,好大的口氣!」白斬天冷笑,道:「不久前慕容恪也說過這樣的話,可是他現在死了。」

「我不是慕容恪,慕容恪那個廢物算什麼東西?也配和我相比?」

慕容天命父女兩人聞言臉色變得難看了,再怎麼說那慕容恪也是他們的祖先不是?這樣子罵他們的祖先,那不就等於罵他們嗎?

唉!

父女兩人苦笑連連,自己沒有本事,還都已經欺師滅祖了,如今又能怎麼樣呢?

白斬天冷笑,道:「是嗎?可在我看來,你們兩個都差不多。」

說著,白斬天飛身而起,突兀的出現在了巨大的棺槨上面,無視那洶湧澎湃的魔氣,一拳轟了下去。

嘭!

一聲悶響,巨大的棺槨再也承受不住白斬天的力量,被一拳給轟碎了。

一道狼狽的身影竄了出去,竟然是一個只有三尺高的矮子。

「靠,浪費資源!」白斬天忍不住說道。

聽見白斬天的話,所有人也都忍不住產生了同樣的想法。

什麼叫棺槨?大棺包著小棺,這就叫棺槨。

一個只有三尺高的矮子,竟然沉睡在一口數丈長的棺槨裡面,你說你要睡棺材用一口小棺就足夠了嘛,還非得要整一口大棺來包著,這不是浪費資源嗎?

棺槨是用上好的神木做的,也不知道林業局那幫人如果知道了會不會想拔了他的皮?

當然了,林業局那幫普通人也沒有那個本事,就算知道了,估計也只能自己氣的半死。

「小子,你讓我怒了!」三尺高的矮子站在遠處的空中大叫。

「呵呵,你怒了又能如何?」白斬天笑道。

一個矮子而已,雖然很強,但白斬天也根本就沒有放在心上,這樣的人,就算來上十個八個的,對付起來那也不在話下。

「我怒了你就要死!」三尺高的矮子惡狠狠的咆哮道。

「是嗎?我很想知道你是怎麼讓我死的。」白斬天在虛空中邁步,緩緩的走向了三尺高的矮子。

他不急,好不容易碰到一個對手,如果不打個痛快,那豈不是太可惜了?

「哼!希望你等會還能笑得出來。」三尺高的矮子冷笑。

緊接著,他面向大地,對著那殘破的墳墓方向大聲的吼道:「同為天路守護者,你們還不出來相助更待何時?」

「什麼情況?」這下子就連白斬天都愣住了。

那座殘破的墳墓,曾經埋葬著慕容恪,也曾經埋葬著眼前的這個只有三尺高的矮子,他為何要向著那墳墓方向搬救兵呢?難不成那墳墓里還埋葬著別的人不成?

這未免有些誇張了吧?

一座墳墓埋葬兩人雖然奇怪,但也不算稀奇,但如果埋葬了更多的人,那就說不過去了,除非是傳說中的萬人坑!

在所有人驚訝的目光中,恐怖的氣息不斷的從那殘破的墳墓中蔓延出來,而且似乎不止一股。

轟!

可怕的聲響,又一口巨大的棺槨出現了,攪起了滿天的魔雲,威壓蓋世!

這還不算,在這一口棺槨出現之後,那墳墓中的氣息並沒有就此止住,反而越來越強盛了。

轟轟轟!

這一次,一連三口棺槨沖了出來,全都巨大無比,透發出來的氣勢一個比一個強盛!

「這….!」

其他人就不用說了,就連白斬天都忍不住動容,一座墳墓,到目前為止已經衝出來了六口棺槨了,這未免也太誇張了吧?

所有人都不由得看向了那殘破的墳墓,心中在懷疑,那座殘破的墳墓裡面是不是還有更多的棺槨要衝出來?

結果果然沒有讓他們失望,毀滅氣息澎湃,在人們極度震驚的目光中,又是一連衝出來了三口棺槨,直至這時,墳墓終於平靜了下來,再也沒有任何氣息透發出來了。

「我靠,我這烏鴉嘴!」白斬天再也忍不住爆出了粗話,恨不得狠狠扇自己幾巴掌。 原本只是胡亂猜測,根本就沒有去當真,誰能想得到一座殘破的墳墓里真的埋葬了數口的棺槨呢?

這有些太不真實了,恍如夢幻般,有些離奇。

可是,這的確就是事實,那橫貫在天空中的數口巨大的棺槨真實的告訴了所有人這的確就是真的。

滾滾魔氣徹底的淹沒了這片峽谷,無匹的威壓浩蕩著,陰沉的天空變得更加的黑暗起來。

轟隆隆!

閃電縱橫,雷光在蕩漾,上天也似乎感應到了峽谷里發生的一切,在醞釀著,要降下驚世的一擊,要毀滅這裡的所有的強大的生靈。

如今的這片宇宙實在是太脆弱了,這等強者不應該存在於這片宇宙中。冥冥中的主宰者,那無上的宇宙規則,不允許這個世界有這麼強大的力量。

但凡有擁有這種力量者,都要受到宇宙規則的懲罰,除非能夠超越宇宙規則所限。

七口巨大的棺槨漂浮在虛空中,那巨大的棺槨都快要把這片峽谷的上空給完全的遮蓋了。 血情末路 魔威浩蕩,如海嘯一般,一重強過一重!

「就是他嗎?你真沒用,一個螻蟻而已,你都對付不了,還需要我們來幫忙!」一口棺槨中傳出了嘲諷的聲音。

很顯然,他輕視了白斬天,或許在他的眼中,白斬天只不過是一個只有二十幾歲的年輕人而已。在這末法時代,二十多歲的年輕人能有多強呢?

當然,也有可能他們彼此之間並不和睦,否則也不會說出這樣的話。

「哼!你雖然比我厲害一些,但你卻也不是他的對手,不信你就試試看。」被同伴嘲諷,三尺高的矮人臉上閃過惱怒之色,但隨即隱藏了起來,冷冷的說道。

「是嗎?我不信。」

巨大的棺槨在空中一閃即逝,化作了電光向著白斬天就衝撞而來,魔威浩蕩,空間都在嘩嘩作響。

他的確有說大話的資格,就憑這一擊,他就比慕容恪還有三尺高的矮人厲害許多,怪不得敢輕視白斬天。

嘭!

巨大的棺槨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一眨眼就撞在了白斬天的身上。確切的說,是撞在了白斬天的手掌之上。

在所有人都驚訝的目光中,那撞擊而來的巨大棺槨再度化成了閃電飛了出去。不過這一次不是他主動飛出去的,而是被白斬天一巴掌給拍飛的。

原來,在棺槨即將撞到白斬天身上的時候,白斬天突然間出手了,拍出了一掌,就像拍蒼蠅一般把那棺槨給拍飛了。

七口棺槨在空中一陣顫動,很顯然所有沉睡在棺槨中的生靈都感應到了發生的事,感到意外,感到震驚。

惹火上身:傲嬌總裁太兇勐 怎麼可能?

末法時代,怎麼會出現一個這樣的年輕強者呢?

轟!

魔氣滔天,又是一口巨大的棺槨向著白斬天衝撞而來,威勢比剛才的那口棺槨更盛。

有人不信邪,覺得剛才發生的事完全就是一個意外,這個世上不可能有這麼強大的年輕人。

嘭!

相同的結局,沒有絲毫的意外,棺槨橫空,再度崩飛了。

依然只是一巴掌,很隨意的一巴掌,就給拍蒼蠅一樣,隨手而為之,根本就沒有刻意去醞釀。

「不,這不可能!」高天上傳來了一片驚呼聲。

一個人被拍飛也就罷了,雖然覺得有些不可思議,但也可以勉強解釋為意外。可是一連兩個人都被拍飛了,這可就沒法用意外來解釋了。

這世上哪有那麼多的意外?只有真正的實力才能做到這樣子。

「怎麼樣?這下你們相信了吧?」三尺高的矮人冷笑。

他站在遠空中,遠離了白斬天,根本就不敢單獨接近。

他沒有那麼傻,他很清楚他一個人根本就不是白斬天的對手,所以,在他的同伴們沒有信服之前,他是不會單獨對白斬天出手的。

他可不想和慕容恪一樣死在白斬天的手上,他還沒有活夠呢。

高天上一陣沉默。

咔嚓!

轟隆隆!

就在這時,上天終於降下了雷罰,數道水桶粗細的雷光分別轟擊在了七口棺槨上面,讓滿天的魔氣一陣蕩漾。

只可惜,這幾口棺槨中沉睡的生靈實在是太強大了,天罰不但沒有傷到他們分毫,反而被那滾滾魔氣給吸收同化了。

嗤嗤嗤……!

電弧閃爍,毀滅的氣息澎湃,七口棺槨就像七個無上的魔王一般,真身未現就已經恐怖滔天。

受到這幾股氣息的影響,靈虛道長等人早就目瞪口呆了,臉色慘白的躲在白斬天身後,身體都忍不住簌簌發抖。

在這個時代,神魔都已經成為了傳說,他們又何時見過這麼可怕的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