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莫殤離蘇醒的事情逐漸冷淡下來。

諸多在他昏迷後進入內門的弟子也都得知了這個人,所以他們時不時的議論著。

當然,議論主調是莫殤離的天賦和實力。

他們在拿公子良和此人對比。

毫無疑問,結義盟這位盟主的第一天才頭銜也被莫殤離搶去了。

至於高尚,弟子間也沒有人去議論,畢竟,在莫殤離這種天才面前,他根本就不值一提。

古木被忽略了,不過他自己卻不以為然。

莫殤離再牛掰又如何,還不是被自己控制?

醫藥盛典,愈發臨近。

古木這段時間的丹術修鍊取得不小提升,如今可以依靠火木真元,煉製出中品三段的丹藥,對於這個程度他很滿意,但也知道,超越莫殤離的雙段宗級水平還有不小的距離。

……

七重至尊塔二層。

「呼!」

「呼!」

古木赤果上身,正在裡面艱難地做著仰卧起坐。

外界一個月,這裡三個月。

經過這麼多天的訓練,他已經逐步適應三倍重力空間,也能簡單做一些基礎運動。

當然,僅僅是仰卧起坐,換做實戰演習武道,恐怕練上半個時辰都不到,就已經氣喘如牛了。

至尊塔二層的三倍重力,並不是固定值。

它是根據一個人的力量,從而產生三倍於自身的重力。

古木是武皇中期強者,如果用一座山的體積來形容他現在的力量,那麼,此刻站在這裡,他就等於頂著三座山在訓練。

這絕對是在考驗肉身和毅力。

「嗖!」

古木從地上跳了起來。

但可惜的是,在起身一瞬間,三倍重力下,他僅僅能夠勉強支撐起半彎的身子,差點一屁股被壓在地上。

「重力的強度,每次在我修為提高后就會增加,想要承受和適應,恐怕是件很難的事情。」

古木努力站直腰,抹去臉上的汗珠暗暗道來。

「不過這段時間的練習,我的意念延伸可以擴大到二十五里,由此可見,靈魂強度在不斷提升。」

古木這段時間一直開啟重力模式。

他知道,以意念形態進入塔內訓練,不單單可以修鍊肉身,更重要的還是在修鍊靈魂意念。

靈魂意念的強弱,在尚武大陸沒有詳細的劃分,古木只能根據意念擴散的範圍來判斷是否進步。

「近乎三個月,意念從二十里擴展到二十五里,雖有進步,但效果不算突出。」古木繼續想著。

如果有其他強者聽到這貨如此說,肯定會氣的吐血。

要知道,武皇中期境界的強者,意念覆蓋範圍僅僅是在十里左右,而且還屬於比較牛掰的了。

他如今已經達到二十五里,還嫌進步慢,真是打擊人。

在重力空間下待了一會兒。

古木又開啟動作加快模式,相同的,動作加快和重力空間一樣,是根據一個人的實力來加快三倍速度。

也就是說,一秒內跨開步可以跑一米,在這種模式下動作被加快,可以跑出三米來。

這無疑是在鍛煉身體協調性和應變性。

古木剛剛轉換成這個模式,身子站的筆直不敢動彈分毫。

這段時間他很少開啟過,並不能完全適應,生怕一抬腳,動作被加快,從而悲劇的彈飛出去。

「先走兩步看看。」

沉住氣,古木輕輕抬腳邁出一步。

不出意外,原本應該是很緩慢的動作,頓時被加快了三倍,而他的腳已經極速落地了。

「這要是在裡面一通亂打,豈不是如橡皮球一樣彈來彈去。」

古木苦笑著說道:「重力空間是來擠壓肉身從而提高靈魂意念,動作加快則是在鍛煉身體協調性,想要短時間適應,都是不容易的事情。」

為了不讓自己倒霉的在二層亂撞,他最終還是脫離,回到現實中。

但剛剛睜開眼睛,就看到陽娃坐在椅子上,目不轉睛的盯著自己。

「你怎麼來了!」古木嚇了一跳,然後無語說道:「太沒禮貌了,連門都不敲!」

陽娃眨著眼睛說道:「我敲了,你沒聽到。」

古木從榻上走下來,看了看天色,道:「現在只是晌午,還不到講故事的時間,你來找我幹什麼?」

陽娃撅著嘴,說道:「喂,是你昨天說的,今天要請教我有關古文字的事情,難道忘了?」

古木這才想起來,的確有這麼一回事。

看來剛才在二層訓練的太猛,把這事都給忘記了。

「你認得古文字多嗎?」

陽娃挺著小胸脯道:「當然了。」

小妮子還挺自信的。

古木笑了笑,然後取出筆墨,刷刷在桌上寫出一個奇怪的字,問道:「這是什麼字。」

陽娃貼過來掃了一眼,道:「武。」

古木然後又寫出一個怪字,問道:「這是什麼字。」

「天!」

「這個呢。」

「神!」

「這個呢。」

「乾!」

讀到這裡,陽娃『嘿嘿』笑道:「四個字合起來,應該是武神乾天,喂,你是不是有一本古文書,然後故意將四個字拆開讓我讀?」

古木瞪圓了眼睛。

太妖孽了,她竟然這麼快就猜出來!

不錯,這四個字,出自『乾天內經』第一頁面的左下角。

他按照筆畫錯亂的寫出來,考驗陽娃是否真的懂。

「武神乾天……」

陽娃微微皺眉,道:「這個人我在古文書見到過,好像是上古時代最強的四個人。」

古木聞言一怔,然後問道:「你好像對上古時代懂得很多?」

陽娃挑著眉,道:「不錯,本姑娘平日里就喜歡研究上古趣聞,這天底下敢自問是第一!」

古木好奇心泛濫,說道:「那你和我說說,上古時代最強的四個人唄。」

陽娃看著他,笑道:「作為交換條件,你必須每天多給我講一個時辰的故事!」

「沒問題!」

古木爽快的答應下來。

陽娃很滿意,然後開始說道:「在上古時代的末期,也就是商皇征服太武大陸的幾百年前,大陸上出現四個最強者,他們分別是乾天、坤地、太玄、岐黃,被稱為天地玄黃四神。」

古木聞言,頓然恍悟。

他在葬龍山的上古洞府中內,發現的那四本書正是這四個人名字為首的古書籍。

「幾百年後商皇出世,武道修為高深莫測,聚集九個當世天才,向著四神發起衝擊,最終將其擊敗,創造了新的紀元!」

這段歷史古木聽說過。

但並不知道,商皇曾經還有四個對手。

「後來呢?」

古木頗為好奇的問道:「四神被商皇殺了?」

陽娃眨著眼睛,道:「沒有,古書並沒有記載,但據說,這四個人的弟子最後被商皇誅殺於劍下。」

「他們四個人的弟子?」古木愕然不已。

「是啊,四神共同收了一個弟子,並加以指導,希望可以和商皇對抗,但最終兵敗被殺。」

「這人叫什麼?」

古木頓時頗為好奇,他在洞府發現的四本秘籍,或許和四神有關,也許會和這個弟子也有關聯呢。

很可能,這個洞府,就是四神弟子開闢出來的!

陽娃搖搖頭道:「他的名字沒有記載,因為這個世界,大家只會記住強者,不會記住失敗者。」

古木聞言,愕然的看著這個小女孩。

講的還挺有道理。

……

陽娃最終離開了,當然,古木給她講了兩個時辰的故事。

而在她離開后,後者陷入沉思中。

因為他得到了有關上古時代的一些事情。

知道了在那個動亂的時代,商皇崛起,率領九大武神征伐大陸,以四神為代表的保守派培養出一個弟子與其對抗,最終的結果是,那名代表太武大陸最高身份的弟子被殺,商皇統一了太武大陸。

古木曾經進入的上古洞府,或許就和四神弟子有關。

「很複雜,但好像和自己沒什麼關係吧。」、

古木回過神來,苦笑道:「看來需要好好想想,怎麼才能將那四本書的內容給翻譯過來。」

上古往事對他沒什麼作用,權當趣聞。

但四本書的價值絕對很大!

古木已經隱隱判斷出,這四本內經很可能是四神的武道精髓。

如果能夠明白其中的意思,習練之,必然受益匪淺!

上古距今有多少年,沒人能夠正確判斷出來,但可以肯定至少在萬年以上。

時間流逝,滄海桑田。

至寶的材質特殊可以保存下來,但多數武功秘籍卻逐漸流逝,除非是封存極好的上古洞府,很難得以保存下來。

三千大道在上古時代成型。

歷代學者沒有人去質疑那個時期武者的強悍,所以,一本上古武功的問世,絕對會讓人為之瘋狂。而此刻。古木擁有的四本上古武功,或許出自四神之手,如果傳出去,肯定會轟動尚武大陸! 病房裡,剛喝完湯的老太太,看到司徒雲舒一個人回來,朝她身後張望了片刻,也沒看到慕靖南。

「雲舒,怎麼就你一個人回來了?」

「他走了。」

司徒雲舒淡淡的說,來到床畔坐下。

老太太看到她唇角的血跡,擔憂的挑起她的下巴,「怎麼了這是?怎麼流血了?」

司徒雲舒懊惱的皺了皺眉,剛才沒把血跡擦乾淨么?

抬手,輕撫著唇瓣,她搖了搖頭,「沒事,上火而已。」

「上火會流血?」

很顯然,老太太並不相信。

身為過來人,她怎麼會看不出來,那根本就不是什麼上火引起的流血,而是被人咬的?

慕靖南沒有跟著一起回來,這就說明,他們談得不是很愉快。

甚至鬧翻了。

老太太嘆息一聲,「雲舒啊,你別瞞著奶奶了。你們剛才,是不是又吵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