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道爆響之下,只見雙拳近乎無匹,血雲璀璨之下,將宛若星月閃爍的刀芒徹底磨滅。

同時,李瀟的肉身,不僅強大,更是無堅不摧。

雙拳凌然落下,星月長刀猶如紙糊的一般,應聲而碎,化作了一片粉末,消失於此。

雙拳趨勢不減,猶如雷霆,在那靈族少年驚駭的目光下,砸中了他的頭部。

砰!

然而,似無堅不摧的雙拳,此刻竟然無法震碎這少年的頭顱。

兩者相撞之下,竟然爆發出了一道悶響,宛若兩塊磐石相撞一般。

「噗!」

不過,這少年身軀還是震動了起來,一口心頭血噴洒而出,身上的氣息,更是變得頹靡。

雖然不死,但也重傷!

「這肉身,夠強!」李瀟也是心驚,他這一雙拳頭,曾幾何時,居然遇到了對手。

然而,李瀟並不在意,對方已經重傷,根本就逃不出他的手掌。

當即,只見李瀟一步踏出,縱身飛越,宛若一頭鯤鵬扶搖而起。

其一腳踏下,似擎天柱一般,將那靈族少年徹底踩在了腳下!

砰!

這一次,這靈族少年的肉身擋不住了,砰的一聲炸裂,但有一縷神魂逃離了出去。

「還想跑!?」李瀟大喝,指尖一點,修羅之力爆發,如一道血龍破空而出,頃刻間就將那一縷神魂絞碎。

而此刻,靈族這邊,看到自己這方最強的人被鎮殺后,明顯是軍心不穩。

有人開始退後,也有人還在殺敵。

但,氣勢上,便已經輸了。

直到最後,靈族的人撤走了,只留下了八十多具屍體。

鬼夫請你正經點 而四族這邊,看似打贏了,但實際上,死去的人,足足有一百多個!

「慘勝。」李瀟嘆息,讓人將四族的屍體帶回了輪迴古城,好生埋葬。

隨後,眾人回歸,回到了東城內。

這一刻,不少人沉默了,沒有勝利的喜悅,唯一有的,便是沉重的心。

勝了,卻也是敗了。

靈族雖然退走,但靈族的年青一代,太強了。

而四族這邊,很明顯不能與靈族年青一代抗衡。

「開啟百鍊門!」

就在此刻,沈破軍開口了,走到了一間石屋前,將大門打開后,裡面出現了一座祭壇。

祭壇上,布置了一個傳送陣,散發著蒼涼古樸的氣息。

「進去吧,能提升你們的實力,但能提升多少,就看你們自己了。」沈破軍說道。

輪迴古城,建立久遠,那些先輩又何曾不會想到雙方的實力差距。

因此,他們在這裡建立了試煉場所百鍊門,可在短時間內,快速的提升眾人的實力。

但,究竟能提升多少,這完全是取決個個人的天賦和資質。

有人進入百鍊門,經歷試煉后,可蛻變,強悍到能與靈族的天驕抗衡,甚至不弱於靈族的妖孽。

但也有人,進入后,哪怕是通過了試煉,也不會有多少提升。

甚至,絕大部分的人,都無法通過完整的試煉。

「你們幾個,暫時就別進去了,東城需要人鎮守。」沈破軍對著李瀟,酒徒等人說道。

這幾人,在這裡算是最強的幾個。

若是他們一起進入了百鍊門中,那麼接下來的戰鬥,該如何應付。

須知,靈族到了現在,可都是試探性的進攻,真正的大戰,還不曾開啟!

「我們要堅持多久?」李瀟問道。

竹馬在別家 按照這個情況下去,李瀟感覺,這裡的人,遲早都會戰死。

那麼,等人都戰死完了,這輪迴古城還怎麼守?

「短則十年,長則百年,等到末法時代結束,至尊出世,我們便可退了。」沈破軍說道。

這話一出,李瀟的臉色卻變得難看了起來。

十年,百年,放在平常,這對於修士來說,真的很短暫。

但,現在這種情況,莫說是堅持十年,一年能不能堅持住,都是個問題!

東城內的聖人,本就只有四百多人,而剛才那一戰,直接死了一百多。

那麼,再有幾個幾戰,豈不是要死完了。

「根本就不可能堅持到十年!」荒子沉聲道:「莫說一年,按照這個戰死速度,能堅持一個月就算不錯了。」

「是啊,所以……我們要主動進攻了。」沈破軍沉聲道:「派出幾個最強者主動進攻,給城內的其他人多一點時間磨練,若不然,靈族再進攻三次,我們這裡的人,基本都要死完。」

然而,主動進攻,談何容易。

連防守都如此艱難!

並且,主動進攻,那可是要到靈族的領地外,那裡可是有著諸多的靈族天驕。

哪怕是三五十個人過去,能活著回來的,恐怕也是只有一兩個。

主動進攻,完全就是送死!

可,現在除了這個辦法,確實是沒有其他辦法能延緩靈族的攻勢了。

「我去。」李瀟沉聲道:「我肉身還可以,也曾得到過九脈神葯的血,力,速三大力量,應該能自保。」

第四章,還有一章吃完飯繼續寫,很快的,各位稍等

(本章完) 李瀟的肉身本就強大,再加上得到了血,力,速三大力量,雖然還不曾融會貫通,但自保還是可以的。

當然,這是李瀟自己的想法,若真的主動進攻,能否活著回來,那還真的不一定。

「我陪你一起去。」荒子說道,又看向沈破軍,道:「你就留下來吧,這裡需要你來主持場面。」

「嗯。」沈破軍沒多說,畢竟這種時刻,需要果斷一點!

隨後,李瀟和荒子走出了東城,一路向前,朝著靈族的領地走去。

踏在海面之上,兩人都默不作聲,心裡都有些壓抑。

畢竟,他們兩人,如今看起來,就像是去送死的。

「這一去,萬一死了怎麼辦?」

過了很久,李瀟突然開口,面帶笑意,其眼中看不到任何恐懼之意。

畢竟,對於一個已經死過一次的人來說,再死一次,也沒什大不了。

「死了就死了唄。」荒子更是淡定,道:「至尊都逃不過一死,我們不過是多活一點和少活一點罷了。」

「有道理。」李瀟點頭道,眨巴著眼睛,盯著荒子,道:「那……都到了這種時候了,你能不能告訴你,你究竟是誰。」

其實,對於荒子的身份,李瀟一直在猜測。

但荒子從來不多說什麼,這讓李瀟很難猜測到荒子的身份,但有一點可以肯定,荒子與荒古有關!

「我誕生在荒古,但我父親推演到荒古有大劫,估計將我封存了,直到這一世我才醒過來。」荒子說道,笑了一下,道:「沒想到,這一世醒過來后,居然遇到了我父親的傳人。」

「你父親的傳人?」李瀟皺眉,深思了一會後,當即就反應過來。

「荒帝尊是你的父親!?」李瀟驚呼道,瞪著雙眼,無法想象一個誕生在荒古時代的人,居然活到了現在。

不過,這也很好理解。

以荒帝尊的手段,將荒子封存,其宛若沉睡長眠一般,不消耗任何一絲壽元。

甚至,荒子如今的年齡,準確的說,和李瀟差不多!

「嗯。」荒子淡然的點頭,隨即便沒多說。

但是,他卻盯著李瀟,似乎有些疑惑。

荒子的眼神,讓李瀟有些頭皮發麻,急忙正色道:「我對男的不感興趣……」

「你……你在想什麼呢。」荒子無語,都這種時刻了,沒想到李瀟還有心情開玩笑。

隨即,只見他盯著李瀟,皺眉道:「為何……你的身上,有著靈族的氣息。」

這話一出,李瀟當即懵逼了。

他乃人族,貨真價實的人族,怎麼可能有靈族的氣息!

思索了一番后,李瀟皺眉道:「應該是與靈族交戰後,沾染上了一點氣息吧。」

然而,荒子卻搖了搖頭,道:「是靈魂中,有靈族的氣息。」

「什麼!?你可別瞎說,我是人族!人皇!」李瀟的表情當即嚴肅了起來。

若他真的是靈族……

「我上一世,雖說是孤兒,但也敢肯定,自己確實是人族,若不然,我也進不去人皇廟。」李瀟皺眉道:「而這一世……我是黎族的人,也是人族……」

「你重生了?」荒子好奇的問道,但眼中的疑惑之意,卻更加濃郁。

隨後,他道出了一則驚人的真相!

按照荒子所說,這世間,只有六道輪迴之力,卻沒有真正的輪迴。

有強者,可以活出第二世,也可以藉助神葯,活出第二世!

但要知道,那是第二世,而不是輪迴重生!

兩者之間,有著本質上的區別!

並且,荒子強調,輪迴根本就不存在。

那麼,既然輪迴不存在,李瀟重生又是怎麼回事?

難道說,當初李瀟被神尊和魔尊偷襲后,並沒有死去?

「我有些迷糊。」 惹愛成癮:金主豪寵小逃妻 李瀟很凌亂,腦子裡一片混亂。

就連荒子都是疑惑不已。

他敢肯定,李瀟絕對不是輪迴重生,而是另有他說!

但,具體是怎麼回事,荒子也說不出個所以然。

「應該和你靈魂內的靈族氣息有關。」荒子說道:「或許,你能活過來,和靈族有關。」

「你覺得可能嗎?」李瀟沒好氣的說道,當即否決了荒子的這個想法。

靈族和四族,乃死敵,靈族憑什麼幫李瀟復活?

再者,靈族一直在輪迴海內,想要幫李瀟,除非是進入八荒大地。

但這幾萬年下來,輪迴古城不曾被攻破過,靈族就算想要幫李瀟復活,也無法進入八荒。

「真是奇怪,想不通。」荒子搖頭,想的頭疼。

「那就不去想了,反正我是人族。」李瀟說道。

隨後,兩人繼續前進,直到三天後,他們來到了一處奇怪的地方。

前方,海水突然斷層了,像是一條溝壑一般。

往下看去,甚至能看到海底深處的地面!

同時,這溝壑中,閃爍著神曦,蒸騰這光芒,更有一道屏障閃爍。

「這溝壑的另一端,應該就是靈族的領地了吧?」荒子輕語,看向前方,卻看不到任何建築。

「應該還在後面,但這裡已經算是靈族的領地了。」李瀟說道。

萌妻入懷:老公深深吻 而就在此刻,遠處幾道身影踏空而來,身上神曦點綴,宛若天神一般。

「人族?」

「不好好的待在輪迴古城內等死,來這裡作甚?送死嗎?!」

……

沒過多久,便看到兩個靈族少年降臨在了溝壑的另一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