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蒼狼王前輩。」葉星辰神色興奮,抱了抱拳道。

「還叫前輩嗎?」蒼狼王目光露出笑意。

「是,伯父!」葉星辰會意,立馬叫道。

一旁,小狼女見到葉星辰英姿勃發的模樣,也是忍不住嬌羞一笑。

而這個時候,大婚開始,兩對新人,開始參拜祭祀先祖。

人群中,林寒就要出手,解救謝解語,他不可能眼睜睜看著謝解語被人逼迫大婚。

「小寒子,等等。」但就在這時候,小雀的聲音突然在腦海中響起。

「小雀,你醒了?」林寒神色一動,聽到了腦海中小雀的聲音,帶著一份虛弱。

「是啊,雀爺我終於醒了,要是再不醒,你小子恐怕就錯失了一次能夠讓你蛻變的機緣造化。」小雀立馬說道。

「讓我蛻變的機緣造化?」林寒止住就要邁出的腳步,在腦海中道:「在何處?」

「在這蒼狼王府的祖地之中。」小雀在腦海中顯出身形,嘴角劃過一絲神秘的笑意道。

「好,我等他們開啟祖地。」林寒點點頭。

高台之上,蒼狼王看著身前的四個年輕人,分別是小狼王、謝解語、小狼女和葉星辰,神色露出滿意,道:「現在,我將開啟祖地,你們進入祖地中,開始雙修。」

雙修?

謝解語聽到這話語,身軀顫了顫,死死咬著紅唇。

站在身前的蒼狼王自然是看到了謝解語的反應,不由冷哼一聲,就算此時謝解語反抗,也沒有任何逃走的機會,她的修為,已經被自己全部封印住。

「先祖之靈,佑我蒼狼!」

驀地,蒼狼王雙手高舉,對著蒼狼山最深處的地方仰天長嘯。

轟隆隆!

轟隆隆!

幾乎就在蒼狼王話音落下的一瞬間,眾人頓時感到大地震動起來,他們駭然發現,蒼狼山最遠處的一座插天巨峰,竟然緩緩從中間分成兩半,顯現出深處的一座石門。

「祖地石門已經顯現,你們四人進去吧。」蒼狼王出聲了。

「是!」

「是!」

「是!」

小狼王、小狼女和葉星辰都是神色激動,紛紛抱拳道。

但這個時候,謝解語突然出聲了:「我心中早有所屬,不會和他們一起進入祖地的。」

一語落下,周圍眾多賓客都是紛紛色變。

這新娘,似乎根本不願意服從蒼狼王的安排。

這一幕,讓小狼王神色一沉。

至於蒼狼王,則是目光陡然生出一絲厲色,他緩緩道:「你要忤逆本座的意思?」

「就算死,我也不會和他們一起進去的!」

謝解語喃喃出聲,將頭冠、身上的珠寶彩飾都是全部取下,扔在了地上。

夜夜強寵:惡魔,輕點愛 一頭烏黑秀髮披散在肩,失去了珠寶、彩冠的裝飾,謝解語的美愈加動人心魄,有一種出塵的絕美之意。

「你難道真的想死嗎?」蒼狼王出聲,語氣帶著一份威脅。

「呵呵,死?」

謝解語慘然一笑,驚心動魄的絕美臉龐上,留下一行清淚,道:「我心中早有所屬,我就算死,也不會讓你兒子得到!」

話音落下,蒼狼王還沒有動手,謝解語手中已經出現了一柄寒光爍爍的匕首。

這一幕,讓周圍無數賓客大驚失色。

什麼?

這位有著絕代風華的絕美佳人,竟然要自殺來維護自己的冰清玉潔?

「到底是什麼奇男子,竟然能夠讓這種絕世佳人如此痴情,甚至是以死殉情?」周圍,不少人都是神色震撼,久久無法平靜。

「這麼美的女子,還擁有那麼高貴的身份和武道天賦,她心有所屬的那個男子,到底是誰?」此時,就連沈慧靈這位不過十四五歲的少女,都是心中閃過一絲震撼。

「你要以死明志?」

不遠處,蒼狼王和小狼王都是神色大驚。

他們之所以逼迫謝解語與小狼王大婚,就是知曉了謝解語的身份,乃是天劍門這種龐大勢力的真傳弟子。

若是讓謝解語和小狼王結婚,生米煮成熟飯,那到時候就算謝解語心有恨意,也只能認命。

到時候,藉助謝解語這層關係,說不定能夠讓蒼狼王府的權勢得到無限擴張。

但這父子二人沒想到,謝解語看似清冷,但內心卻是如此剛烈。

竟然要自殺,為心上人殉情!

這是蒼狼王父子沒有想到的,他們以為掌控了一切,但最後卻是功虧一簣。

若是謝解語死了,那他們的計劃就泡湯了。

因此,此時謝解語手中握著匕首,他們身軀僵硬在原地,不敢言語,怕謝解語真的想不開殺了她自己。

「臨死之前,我還有一些話想說,雖然你可能聽不見了,但我還是要說…」謝解語將匕首橫在自己脖頸邊緣,慘笑一聲,美眸迷茫,似乎是自言自語,呢喃道:「林寒,來不及跟你說告別,希望,你能夠記住我……」

「林寒,來不及說告別!」

話落,謝解語眼神迷濛,她似乎看到了,遠處,心中那熟悉的青衫身影站在那裡,正靜靜看著她。 「林寒,來不說告別!」

「林寒!」

「林寒?原來,這絕世佳人心中所屬的那個人,叫做林寒。」周圍,無數人聽到了謝解語口中的呢喃聲,都是神色露出震動。

這林寒,到底是誰?竟然能夠讓此等佳人為其自殺殉情,只為守身如玉,保留清潔之軀。

「林寒,她念叨的人,叫做林寒。」

人群中,沈慧靈小臉微微一僵,她突然想到了某種可能。

一旁,沈秀珍顯然也是聽到了謝解語口中念叨的名字,但她猛地搖頭,神色帶著一份驚駭,不可能,不可能的,這謝解語口中的林寒,絕對不可能是自己認識的那個林寒。

沈秀珍不願意相信這個事實,她神色慘白一片。

而這個時候,人群另一處,站在那裡的林寒,看著謝解語那美眸中涌動的情緒,也是身軀微微一顫。

自己本來救謝解語,只是因為謝解語與自己的關係非同尋常。

但此時,當謝解語顯露自己心中的愛戀后,林寒突然發現,自己,或許心中早就有了謝解語的一席之地。

這,或許在當年千山島自己救下謝解語的那一刻,就已經存在了。

不然,自己為何那麼急切進入總門,為何沒有絲毫猶豫,替謝解語,尋找先祖傳承。

原來,自己心中,早就有她。

「解語,你不會死的。」

林寒出聲了,一步從人群中踏出,瞬間飛射到了高台之上。

唰!唰!唰!

一瞬間,無數道目光,頓時集中到了他的身上,一襲青衫,身軀看似瘦削,但卻是挺拔,如劍如槍,臉若刀削,劍眉凌厲,俊秀無比。

而這個時候,謝解語的美眸,也是猛地投射到了那青衫身影之上,瞬間神色一凝,但隨即,便是露出一種喜悅,或者說是如釋重負。

是他!

自己剛才看到的青衫身影,不是幻覺!

是他來了。

蜜寵成殤:三少的萌情小寵物 而這個時候,人群中,沈慧靈和沈秀珍姐妹二人,看到了踏步到高台之上的林寒,看著那熟悉的身影,都是神色狠狠一顫。

什麼?

這位有著絕世風華的新娘,口中之人,真的是他們認識的那個林寒!

「秀珍姐,林寒,他……」沈慧靈呢喃出聲,小臉上滿是震撼。

而此時沈秀珍看著那青衫身影,傲立高台之上,與那絕世佳人深情對視,一瞬間身軀顫了顫,呢喃道:「怎麼會,怎麼會是他,不可能,不可能的……」

「是他!」

高台另一處,葉星辰看到了林寒踏步上了高台,目光微閃。

他一瞬間認出來了,這小子,不正是昨日在破廟中自己譏諷的那個懦弱武者么,而且,最後還叫蒼狼四惡滅口,現在看來,是失敗了。

「解語,受苦了。」

林寒嘴角劃過一絲溫和笑意,緩緩出聲。

「不,我知道,你一定會來,一定會來的……」當真真切切看到心中的那個人出現在了自己眼前,謝解語喜極而泣,她沒有任何包袱,沒有任何壓力,身軀一動,直接撲到了林寒的懷中。

「好溫暖…」埋在林寒懷中,謝解語將柔軟的身軀緊緊貼著,只覺得整個世界,都是變得溫暖起來,她不用再擔心任何事情。

因為,她知道,林寒來了,一切,都不需要她繼續承擔。

此時謝解語絕美的容顏埋在林寒懷中,帶著一份安詳,美得愈加驚心動魄,讓周圍人看著林寒,都是心中感慨。

這等天之驕女,傾心之人,肯定不凡。

而這個時候,人群中,沈慧靈和沈秀珍縱然之前再怎麼不相信,但如今也得相信,讓謝解語這種絕世佳人甘願殉情的男子,真的是他們認識的那個「廢物」林寒。

尤其是沈秀珍,她一直心中對林寒,都是極端鄙視,充滿不屑。

但現在,她發現,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多麼可笑,林寒,竟然有著如此美的天之驕女愛著他,她們在他眼中,或許根本不算什麼。

虧她之前還以為林寒要通過她們姐妹二人,攀龍附鳳,成為沈家之人。

而這個時候,神色最為難看的,自然是蒼狼王府之人。

「好一個英雄救美的故事,不過,要想救美,還看你有沒有那個資格。」看著高台之上相擁的兩人,小狼王目光陰沉,冷冷出聲道。

今日這裡的主角,本應該是他小狼王,迎娶天之驕女,得到祖地傳承,甚至是獲得天劍門這種龐然大物的支持。

但現在,一切的一切,都是被林寒一人搶去,讓小狼王心中,殺意沸騰到極點。

「謝解語,你太放肆了,我蒼狼王府雖然囚禁了你,但我信守諾言,一直沒有碰你,今日大婚,你如此任性,我不想再多說什麼,今日我要將你身旁之人擊殺,再將你掠奪過來,你註定屬於我!」小狼王出聲,冷幽幽的眸子,變得如同蒼狼一般,顯得無比冰冷。

「蒼狼王府是什麼東西,也敢在我面前放肆。」

小狼王話語霸道,林寒的話語,更加霸道。

他冷冷吐出一句,將謝解語拉到自己背後,猛地踏前一步,冷眸盯著小狼王,帶著一份譏諷,道:「小狼王,你太看得起你自己了。」

「不得不說,林寒,你孤身一人,闖入我蒼狼王府,膽大包天,還想著救謝解語,未免也太天真了,今日,根本不需要任何人出手,我一招,便可殺你,讓你死無葬身之地。」小狼王乃是蒼狼王府地域的青年才俊,他有著自己的傲意和自信。

「一招殺我?你很自負。」

林寒站在高台之上,孤身一人,背負長劍,眸光淡漠,看著小狼王,平靜吐聲,無波、無瀾,無懼、無畏。

大風起兮,青衫獵獵,此刻的林寒,一身內斂全部散去,霸道的氣息釋放出來,充滿了鋒芒,讓無數人看到了他的絕世英姿。

人群中,沈慧靈和沈秀珍看著那突然像是變了一個人的林寒,光芒萬丈,沒有絲毫之前的沉斂、懦弱,有的,只是那狂放霸道,傲骨錚錚,有著絕世強者的風采,獨對蒼狼王府所有人。

戰意沖霄!

無畏無懼!

「或許,我們姐妹二人,從來沒有被他放在眼中,因為,他不屑。」想起了一直以來林寒面對自己的漠然,沈秀珍突然明白過來,那漠然,不是忍受和懦弱,而是一種對自己的不屑和藐視。

突然,她知曉了,為何自己父親讓她們姐妹二人與林寒多親近,原來,父親慧眼識人,早就知曉林寒不凡,但這一切,都是被自己親手葬送,再也無法挽回。

此時,看著那擁有絕世姿態的林寒,傲骨錚錚,光華萬丈,光憑這份氣勢,就根本不是葉星辰之流,能夠媲美。

這,才是真正的青年才俊,絕世天驕。

可笑她,一直認為林寒只是一個平庸廢物,太過愚昧。 姑蘇北望點了點頭,心中不知道為何,卻期盼著他們兩個人的關係能沒有矛盾的地方。沒有是以一個人全新的人生為代價就好……

他要是能和今世的陸寒徹合二為一就好了……

「對了,那個扳指……真的是可以改變陸氏家族風水嗎?」

陸浩辰大笑著搖了搖頭。

「沒有,它只是一枚對我來說很重要的扳指。」

姑蘇北望茫然的看著陸浩辰,「那厲千陽怎麼要費盡心思的得到那枚扳指?」

陸浩辰深邃的眼眸直直的看著姑蘇北望,嗓音柔柔的說到,「那是你送我的。」

「我?」

「就是你說的,前世的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