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屍靈花竟如此厲害,連骨骼都能吸收?」楚南心道。

楚南一邊嘀咕一邊撥弄著這上古強者的屍骨,但卻有扒拉出這上古強者的命骨。

難道被這屍靈樹給吸收了嗎?楚南心想,上古強者的命骨凝聚了這強者最精華的能量,應該不是這麼好吸收的吧。

只是,任由楚南怎麼翻找,都沒有找到。

楚南看著手中的屍靈花,皺了皺眉,屍靈花吸收了上古強者的能量,的確是超品級的靈藥,但同樣,它也因為吸收屍體能量,它與其說是葯,不如說是毒,用來煉毒丹還差不多。

「也罷,有總比沒有好。」楚南自言道,準備離開這上古強者的墓藏。

楚南轉過身,但眼角的餘光在那屍靈樹的樹根中,瞥到了一個異物。

楚南又轉了回來,伸手一撥,自那茂盛的樹根里,拿出了一塊半月形的黑色金屬,金屬上有很精美的紋理,上面還有一個突起。

「咦,這應該是一半吧,這紋理分明是斷開的。」楚南仔細看著,輕咦一聲。

研究了半晌,楚南得出這可能是什麼證明身份的東西,或者說是信物之類的。

不管了,楚南將之扔入空間戒指里,然後出了這墓藏。

一出來,楚南就不禁悚然一驚。

外面陽光普照,身子在陽光下,投下長長的影子,光芒照射在身上,分明能感覺到灼熱的感覺。

可是,這是在地底啊,星辰可以晶鑽鑲嵌,那麼太陽呢?

楚南抬頭,赫然看到頭頂一輪金色艷陽正發出灼熱的光芒,籠罩了整片地下空間。

楚南身形一竄,電一般往上衝去,他倒要看看這太陽究竟是什麼東西。

但是,身形達到一定高度,突然就被一股恐怖的能量往下壓去。

楚南一聲悶哼,身形往下砸去,胸口一陣陣鈍痛,三根玄脈也在輕顫收縮著,引動得整個身體都在顫抖。

楚南心中驚駭,如果他不是有著堪稱恐怖的體魄,恐怕他當場就會上方的力量壓迫得五臟俱碎而亡。

玄力在體內運轉,將那鈍痛感驅散。

楚南站起身,朝四周望去,感覺有些驚嘆。

夜晚看還不覺得有什麼,但在這陽光下,這地底世界的森林,山丘,小溪,都明明白白的呈現在眼前,與外面的世界還真沒有多大的區別。

楚南意念掃了掃,朝著隱約人氣感覺比較濃的方向飛掠而去。

翻過一座山,楚南就看到了一條大河,河水湍急,不時有大魚從河水中躍起,逆流而上。

「這虛空之神構建了這麼一個虛空世界,怎麼還有空閑在這第一層又構建出一個有太陽星辰的地底世界呢?」楚南望著這大河想道,這河水,這青草,根本就不象是地下河。

就在這時,楚南突然目光一閃,身體本能的做出了防備的姿態。

下一秒,這湍急的河水之中,就有一個人影從河水中鑽出,一頭濕濕的長發風情萬種的甩出一片晶瑩的水珠。

一隻手臂伸出,撩了撩長發,這手臂雪白纖細,怕是要令很多女人羨慕了。

美人出浴?這個可以有。

楚南心中期待,這運氣還真是不錯。

就在這時,河水中的人轉過身,看了楚南一眼,惡聲惡氣道:「看什麼看,老子又不是女人。」

楚南目光一滯,河水中的人長得很秀氣,但卻是男生女相,他有喉結,最重要的是,他上身沒有穿衣,的確是一平到底。

「哦,我以為你是。」楚南笑眯眯道。

這秀氣少年冷哼一聲,身形從水裡竄起,的確是男兒身,只是一個男人,長得秀氣也就罷了,身上的肌膚卻如極品女人般晶瑩剔透,嫩得要掐出一窩水來。

要是被一些好男風的人看到,估計眼睛都要直了。

只是楚南卻並不好這口,反而有些不忍直視,你一個爺們長成這樣,真是夠了。

這少年穿起穿裳,一舉一動無不透露著陰柔的氣息,他身上的煞氣也很重,手上估計沾了不少人血了。

這少年穿戴好,卻並沒有離開,而是皺著眉看著這河水,心中似是十分鬱悶。

「喂,你哪個宗派的?」這少年問。

「你或許可以稱我為楚兄,你要叫大哥也成,你這種無禮的叫法,只有某些女人才會。」楚南淡淡道。

這少年目光一凌,但卻沒有發作,想了想,他耐著性子再度開口:「楚兄,你是哪個宗派的?」

「這還差不多,鄙人楚南,乃偉大的紫月書院學員。」楚南用很驕傲的語氣道。

「紫月書院……這一次竟然還有一個能混到這裡來,算不錯了。」少年聽到紫月學院,雖然語氣沒有不屑,但他說這話可不就是這意思嗎,意思是紫月書院的學員連這裡都進不來。

「這位老弟貴姓,又是來自何門何派。」 大聖傳 楚南不以為意的反問這少年。

「在下仇天躍,來自青月書院。」這少年道。

青月書院的?楚南笑了笑,道:「原來是仇老弟,咱們都是神月三院的,緣份啊。」

仇天躍嘿嘿一笑,沒有說什麼,或許他是認為楚南的話很好笑吧,神月三院,那是老黃曆了,現在世人只知神月二院,哪知還有紫月書院啊。

「仇老弟,不知你有沒有聽過一個叫都俊龍的新入學員?」楚南問。

「都俊龍!」仇天躍一聽到這個名字,臉色變了變,目光中竟是流露出幾分忌憚。

戀戀成癮:總裁的天價嬌妻 「看樣子你知道他,那你是不是知道左心蘭,丘澤天和令媛媛?」楚南接著問。

仇天躍每聽到一個名字,目光就會閃爍一下,顯然他十分清楚這幾人。

「楚兄,難道你也來自那個偏僻的地方?不過紫月書院可沒那個能力到那邊去收學員,事實上,紫月書院已經很久沒有新學員加入了吧。」仇天躍道。

「我的確和他們來自同一個地方,都俊龍那隻手就是我斷的。」楚南道。

卻不想,仇天躍聽到這話之後,神情反而放鬆了下來,他道:「你和都俊龍有大仇?」

楚南笑了笑,道:「現在早已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了。」

仇天躍點頭,道:「不瞞楚兄,我與都俊龍這廝也有些過節,告訴你,都俊龍現在就在這個地方,他現在應該在戰神殿爭戰神圖錄。」

楚南聞言心一緊,問:「都俊龍實力不退反進了?」

仇天躍抿著嘴,點頭道:「他的進步,你估計無法想像,他不知在哪裡有了奇遇,斷臂處接了一隻骨臂,還修鍊了不知名的功法,如今在我們青月書院的新進學員中排名前十,被譽為最具潛力的百名學員之一。」

楚南怔了怔,看來,那小子有大氣運,原本以為廢了他一臂,他的前途也就廢了,不想卻讓他因禍得福。

隨即,楚南深吸了一口氣,目光冷厲,不管你都俊龍有多大奇遇,我也將你踏在足下。

「那丘澤天,令媛媛和左心蘭怎麼樣了?」楚南問。

「他們也表現搶眼,與都俊龍被共稱為四匹黑馬,沒想到那個角落裡的小帝國竟然一下子出了四位天才,丘澤天和令媛媛也在這第一層,不過估計沒有進這裡,左心蘭……她比都俊龍的名氣還要大,因為她在新進學員中排名第一,在學院十天里連殺三位學長,她是帝境強者,現在在虛空世界第二層。」仇天躍道。

楚南微笑著,如此就好。

「戰神殿在哪?你為什麼不進去?」楚南問。

「你以為我不想進去啊,只是戰神殿前有戰神殘陣,我沖了十幾次,都被震飛了出來,所以想從這河底找找有沒有通道,但是沒有任何發現。」仇天躍有些懊惱道。

「那戰神殿殘陣如此厲害?」楚南問。

「當然厲害,要不然也不會才進去十來個人了,過戰神殿殘陣還需要點運氣的,我算是很倒霉的了,不過還有幾個人也很倒霉,這幾個人實力比我都強一些,竟然也沒有進。」仇天躍道。

「你現在還回戰神殿嗎?」楚南問。

「當然回,算一算時間,我回到戰神殿也應該可以進去了。」仇天躍道。

「那一起吧,本人對陣法也算有些研究。」楚南道。

「你是幾級玄陣師?」仇天躍問。

「七級。」楚南道。

「哦……」仇天躍有些心不在焉,但過了幾息,他猛地抬頭,灼熱的目光盯著楚南,加重聲音問道:「幾級?」

「七級。」楚南一揮手,一個玄陣赫然在半空形成,隨即,這玄陣開始快速的轉換和組合,簡直就是一種藝術。

「好。」仇天躍大叫一聲,過來拉住楚南的手,一臉的激動。

楚南不動聲色的掙脫仇天躍,被他拉著,感覺有點怪異,誰讓他長得這麼陰柔的。

楚南跟著仇天躍,往前飛掠而去。

終於,在一片地底平原上,楚南看到了一片片殘亘斷瓦,到處透露出古老滄桑的氣息。

就彷彿突然間闖入了另一個世界,讓人感覺到有些斷層的不適應感。

再往前,楚南的眼睛瞪大了,他看到了萬餘名王境巔峰的強者密密麻麻的圍在一座高大古老的暗紅色大殿外,一個個眼睛發紅的盯著裡面。

楚南的心中不知是什麼滋味,這地底世界至少有萬人在,但是誠如仇天躍所說,這其中除了他這麼一個紫月學院的外,竟然再也沒有其他人了。

或許,在第二層會好一些吧,因為紫月書院這些年來就沒招什麼新學員,根本就沒有什麼王境的學員,帝境的學員進入的都是虛空世界第二層。

兩人來到最前方,仇天躍正給楚南講這戰神殿殘陣遇到的問題。

「娘娘腔,怎麼?還找了一個姘頭來闖陣啊。」就在這時,一個刺耳的嘲笑聲音傳來。

楚南望了過去,就見得有幾個人挑釁的望著這一邊,開口的是一個三角眼,目中冒著陣陣凶光。

而且,楚南注意到,這幾個人的衣服領子上袖著的是銀月書院的標誌,這幾個人是銀月書院的學員。

一看到銀月書院的標誌,楚南心中那團火便不由自主的竄了起來,他忘不了那銀月書院叫凌安的傢伙給他的恥辱,連帶著,他對整個銀月書院都沒有好感。

「找死。」仇天躍厲聲道,手一揮,手中出現了一根巨大的暗金色棍子,朝著這幾個人掃去。

剎那間,周圍的人便散了開來,開始興緻勃勃的看熱鬧,不少人唯恐天下不亂的大聲起鬨。

仇天躍的攻擊如山崩海嘯一般,玄力即剛且猛,如同一隻瘋虎,這與他的外表十分不相襯。

「轟轟轟……」

恐怖的攻擊過後,仇天躍臉色發白的退了回來。

但是,對方几人有幾人飛退,而那三角眼卻是口噴鮮血的砸落在地,狼狽不堪。

楚南目光閃了閃,這仇天躍,不簡單,看著像是盡了全力,但是他察覺到他顯然還留有餘力。

這時,那三角眼站了起來,而人群中有數十人正朝這邊移動。

仇天躍冷哼一聲,道:「楚兄,我們進去。」

楚南點頭,與仇天躍沖入了戰神大殿外圍的戰神殘陣中。

而此時,有數十名青月書院的學員圍了上來,為首的是一個手持長槍的青年。

「祝大哥。」三角眼在內的幾人急忙行禮。

這手持銀色長槍的青年卻望向了戰神殘陣的方向,那是楚南和仇天躍消失的地方。

那個人,背影好熟悉。

如果楚南在這裡,一定會認出來,這個手持長槍的青年,赫然就是祝由天。

「怎麼回事?」祝由天問,臉上的橫肉抖了抖,顯然,他在銀月書院這一群新學員中,已經是領頭人物了。

三角眼將事情添油加醋的說了一遍,當然,錯的都是那死娘娘腔,並且將事情上升到了銀月書院與青月書院的層面上來。

「他旁邊的那個人是誰?」祝由天問道。

「不知道,很面生,從來沒有見過,他身上沒有青月書院的標誌,應該不是青月書院的人。」

「注意一下,如果他們出來,給他們一點顏色看看。」祝由天道。

此時,楚南與仇天躍位於戰神殘陣之中。

他們的氣息融合在一起,可以共同闖陣,但是,這樣一來,闖陣的難過也會增加一倍。

殘陣中,楚南與仇天躍翻身躲開那無窮無盡的能量箭雨。

兩人趴在一塊巨石后,他們所處殘陣場景是上古戰場。

「楚兄,可有辦法破解,如果沒有辦法,就要強行往前沖,前面有一條紅線,過了紅線就算是過了這一波的殘陣攻擊,後面的攻擊會越來越強烈。」仇天躍對楚南道,對於十幾次失敗的他來說,對這戰神殘陣的規則已經有所了解了,特別是前面幾關。

「如果我們一直躲在這裡呢?」楚南問。

「那可不行,每一關都有限定時間,時間一到,我們同樣要被反震回去。」仇天躍道。

「這戰神殘陣不死人的嗎?」楚南問。

「不會死人,一旦遭遇到致命攻擊就會被傳送出去,一個時辰後方可再度嘗試闖陣。」仇天躍道。

楚南點了點頭,閉上眼睛開始感知著。

不多時,楚南眉心光芒一閃,命陣線條衍伸出去,不知道他變動了哪裡,那無窮無盡的能量箭雨突然停止了。

「楚兄,要得。」仇天躍大喜,笑著沖楚南豎了一個大拇指。

「走。」楚南道。

兩人同時啟動,射向了遠處的紅線。

一過紅線,他們眼前的景象一轉,身邊全圍滿了高大的上古巨人士兵,手裡拿著巨大的狼牙棒,撲天蓋地的朝他們砸來。

楚南手中的破殺刀揮了一圈,刀光耀眼,將幾名巨人士兵攔腰斬成兩截,而與此同時,他眉心的命陣線條再度衍伸出去。

此時,又是幾個巨人擠了上來,猙獰的揮棒攻擊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