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門山很大,你們隨便找地方住下,我先去研究一下這護山大陣,把禁制改了。」

既然這裡是自己的地盤了,第一要務,就是不能讓人隨便再進來了。

如果不改掉禁制,任何前道門山的弟子都能進來,對他們的安全沒有保障。

「阿雄,我跟你去。」路瑤說道。

葉雄點了點頭,兩人朝禁制的陣眼而去。

一路上,路瑤時不時看著葉雄,欲言又止。

「有什麼想說的,直接說吧!」葉雄淡淡地說道。

「我感覺,你有些變了。」路瑤猶豫了一下,這才說道。

「變好還是變壞了?」

「談不上好壞吧,就是感覺,跟以前不一樣了!」路瑤道。

「哪裡不一樣?」

「怎麼說呢……換在以前,你絕對不會到一個新地方,就搶別人的地盤,占別人的地方,更不會像現在這麼高傲,讓人人都怕你。」

路瑤回想著先前葉雄侵佔道門山的霸氣,還有說的那一番話,跟以前低調內斂的性格不一樣了。

「那你呢,有沒有改變?」葉雄反問。

路瑤內心一驚,不敢正視她的目光,低下頭去。

她腦海之中,不由得想起師尊的話。

師尊說,他開啟了慧眼,擁有了讀心的能力,難道是真的?

那麼,他豈不是知道自己心裡在想什麼,知道自己的身份。

想到這裡,路瑤當下就不談定了,喬裝鎮定道:「我還不是跟以前一樣。」

「如果你跟以前一樣,那我也跟以前一樣,只是站在不同的角落,對著不同的人,用不同的態度而已。世道險惡,擁有一顆佛心,是遠遠不夠的。」葉雄話中有話。

說話之間,兩人已經來到了禁制的中心。

「這禁制,不是一般人能靠近的,你還是先回去吧,免得一會傷了你。」

明明是關心的話,但是路瑤卻聽出了一種冰冷的味道,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心境變了,變得敏感了。

「好吧,那你小心一點。」路瑤點了點頭,無奈地離開了。

……

接下來一個多月,葉雄一直都在潛心破解禁制,把大陣的禁制,換成自己的金梵銘文。

這樣,他就可以控制大陣了。

這禁制很是厲害,如果不是他實力強,還會金梵銘文,一般的人,根本就破解不了。

他甚至懷疑,整個飛升台,能破解這禁制的,不會超過三個人。

在道門山一戰成名之後,葉雄之名,名揚飛升台。

很多人都知道,神帝重生,一部份散修冒名前來加入麾下,甚至連一些已經加入勢力的,逃離了自己所在的勢力,加入他們。一些被各大勢力通輯的人物,也過來請求庇護。

葉雄沒空理會這些,全都交給路瑤去處理。

我能看見狀態欄 兩個月之後,葉雄終於將護山禁制改好了。

這天,葉雄正完工,路瑤就出現在他面前。

「我已經按照你的要求,將一千多名希望加入咱們勢力的修士,明天在廣場聚集,準備考核,對了,你準備將們咱們的勢力,起什麼名字?」路瑤以前也問過,但是葉雄一直都沒說。

葉雄心裡現在在想著什麼,她一點都不清楚,自從她知道葉雄佛門慧眼開啟之後,她總覺得兩人之間的關係怪怪的,沒有以前那種親密感。

從起名字,她能從側面,揣摩一下他的心境。

「就叫六道山,咱們這裡,不分佛道魔鬼妖靈,反正有能力,咱們都能招。」葉雄回道。

「六道山,這個名字不錯。」路瑤點了點頭,對這個名字也挺滿意的。「那我下去安排了。」

葉雄點了點頭。

……

轉眼之間,就到了第二天。

數千修士聚集在禁制外面等侯,這些弟子,雖然有一部份是想加入六道山的,但是有很大一部份,是過來看戲的,甚至有一部份,根本就是原來六道山的,不甘心地回來,打探消息。

「師兄,這禁制怎麼咱們進不去了?」

「肯定是對方將禁制的入門法則給改了。」

「咱們現在怎麼辦?」

「先等等,看看他怎麼招收弟子,一會大隊人馬回來,看他怎麼辦。」

周圍的人,全都在竊竊私語,靜觀其變。

禁制之內的廣場之上,葉雄站在那邊,背手而立。

他左邊站著路瑤,火炎兩位美女,右邊站著北虛,金伊兩大高手,後面站著二十幾名已經是六道門的弟子。

「時間到了,咱們開始吧!」路瑤提醒。

葉雄點了點頭,目光掃過禁制外面的修士,說道:「今天,我六道山招收弟子,承蒙各位前來,我知道你們之中,有人來這裡是帶著其他目的的,我現在來區分一下,真正想參加考核的修士站這邊,過來看熱鬧站那邊。」。

周圍的修士,面面相覷,最後分成兩組,各站一邊。

(PS:回來了。) 葉雄數了數人數,數量各佔一半。

參加弟子考核的,只有五百多人。

葉雄眼睛之中,乳白色光芒一閃而逝,在場所有修士的元氣底蘊都被看了個通透,他們修鍊的是什麼類型的功法,屬於六道之中的哪一個,全都逃不過他的慧眼。他們的元氣底蘊,全都赤裸裸地暴露在他的目光之下。

「你,你,你,還有你,出來。」葉雄挑中參加選撥之中的四個人。

四人分別是一名道修,一名鬼修,兩名魔修。

被點名的四個人,全都站了出來,來到他面前。

「其他人,可以走了。」葉雄道。

此刻一出,周圍嘩聲一片,個個都議論紛紛,非常不解。

「葉問天,我們不明白。」

「我們不服,憑什麼一眼就將我們淘汰。」

「我們來參加弟子考核,是想跟著你修鍊的,不是被你當猴子耍的。」

剩下的弟子,氣急敗壞,個個都出聲討要說法。

他們千里迢迢來到這裡,誰知道,連考核的資格都沒有。

「我已經說過,六道山不是阿三阿四,阿貓阿狗就能進來了,如果你們不服的話,可以挑戰他們,如果你們挑戰贏了,我就給你們資格。」葉雄朗聲說道。

「我來。」

人群之中,一名長得牛高馬大,身上塊塊股肉隆起的男修士站了出來。

從外型來看,這修士顯然不單修鍊道門功法,還有煉體術,看元氣的洪厚程度,也不弱。

「西湘霸尊趙魁,你一定要幫我們討個說法。」

「咱們這裡就屬你實力最強了,狠狠揍他們。」

「都不知道他是怎麼選擇修士的,連你也不選。」

從周圍的人的吆喝聲音,可以聽得出來,這個叫西湘霸尊的傢伙,一定不是一個簡單的人物。

西湘霸尊趙魁目光在四人臉上掃了一遍,最後落到那名沒有肉身的鬼修身上,說道:「就你了。」

鬼修由於沒有肉身,實力比起一般修士是打了折扣的,為了安全起見,趙魁選擇了他。

那名鬼修站了出來,朝趙魁拱了拱手,淡淡地說道:「我單名一個影子,請指教。」

「西湘霸尊趙魁,領教道友的神通。」

兩人客氣之後,就開始動起手來。

趙魁是肉身跟道門功法並存的,一出手就是非常厲害的殺招。

開始影只有挨打的份,一直都沒有反抗。

但是後來,趙魁漸漸看出來了,對方不是挨打,這是對方的作戰風格。他用了十幾招,居然都沒有打中一招,對別人一點傷害都沒有,反而讓自己元氣大傷。

「趙魁,小心,他施展的是影遁術。」場外有弟子喊道。

影遁術是鬼道的無上神通,施展起來,快如閃電,無蹤無跡,找不到任何蹤跡,如果不破掉對方的身影,根本就沒辦法打贏對方。

單是這神通,就能讓對方立於不敗之地。

「你一直躲嗎,我不動手,咱們有種打上一年。」趙魁最後實在沒辦法,只好跟對方耗了。

影那長長的嘴角,露出陰悚的笑容,下一刻身上突然分離起無數鬼影,跟自己一模一樣,鋪天蓋地,瞬間就有幾百具之多,朝趙魁殺去。

鬼修身體本質上跟化身沒什麼區別,如果不是目光非常毒辣,根本就看不出來。

面對鋪天蓋地的攻擊,趙魁沒有絲毫反抗之力,最後落敗。

敗得有點不明不白。

「現在服了吧?」葉雄問。

趙魁雖然很不甘心,但是輸了就是輸了,他不得不承認。

「下面,還有誰要挑戰?」葉雄目光掃過周圍詢問。

當下,繼續有人出來挑戰剩下的三人。

他們分別是兩名魔修羅淵,杜臧,道修羅平。

此三人,實力比起影還有厲害,很輕易就將挑戰者打敗。

這一下,周圍的人是徹底服了,看向葉雄的目光,很不解。

他們不明白,他是如何從數百名修士之中,看出這四人是最強實力的?

難道,他們認識?

「你們都回去吧,該玩的玩,該享受的享受,別再修鍊了,以你們的資質,這輩子都不可能有機會飛升神界的,倒不如及時行樂。」葉雄毫不留情面地說道。

這話再次引起了軒轅大波,個個看著葉雄,目光之中,都帶著憤怒。

「神界是修士的最高殿堂,千軍萬馬過獨木橋,別說你們,就連他們四個,這輩子最多也就有兩萬機率飛升神界,就連我,現在也就有六成左右,你們看看自己的骨齡,再看看自己的底蘊,自己現再想想。」葉雄毫不在乎那些憤怒地眼神,繼續說道。

忠言逆耳,良藥苦口。

「都散了吧,那些懷著某些目的的弟子,也全都散了吧!」

葉雄揮了揮手,讓他們離開。

但是,他們都不願意離開,依然有大部份上,逗留在禁制外面。

葉雄也懶得管他們,朝那四人說道:「你們四個,到我身邊,每個人看著我,回答我三個問題,對視線三秒鐘,如果通過,就是我六道山的弟子了。」葉雄吩咐。

四人面面相覷,不知道葉雄這樣做,有什麼目的。

對視三秒鐘,能看出什麼東西?

路瑤在旁邊聽著,渾身一震,不由得又想起了佛門慧眼的事情。

「速度快點,我時間寶貴。」葉雄然後指著影,說道:「你先來。」

影來到他面前,抬頭看著他。

「回答三個問題,第一個,你叫什麼名字?」

婚契蝕骨:前妻帶球跑 「影。」

「骨齡多少?」

「九千三百歲。」

「你加入我麾下,目的是什麼?」

影頓了一下,這才回道:「為了提高自己的實力,希望有一朝能飛升神界。」

「飛升神界,目的是什麼?」

「這是第四個問題。」影道。

「這算入第三個問題,本質一樣。」

「神界哪個人不希望去,我當然是想當人上人了。」影目光閃爍道。

「你可以走了。」葉雄揮了揮手:「這裡不適合你。」

影臉色大變,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頓時非常焦急。

「葉雄,你這是什麼意思,我不明白。」

「你能將鬼道修鍊至今,實屬天資過人,只可惜你懷著一顆仇恨之心,如若不放下執念,在飛升過程之中,會死得很慘,像你這種心境,能通過飛升時的心劫嗎?」葉雄冷冷道。 我沒有仇恨之心,沒有。」

「你騙不了我,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