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古大聖至尊,不可能,上古年間諸聖並起曾經創出璀璨盛世,百花齊放,曾有域外來客將要入侵天荒,全被諸聖完爆,如天荒大陸的幾座禁區就是上古諸聖大戰的幾個主要戰場,那是一片染血的魔土。”有人道出了事情,所有人駭然,他們都對上古諸聖事情瞭解太少,必定有一段歷史被隔斷,沒有人可以探查事情。

寒風吹落樹上的黃葉,轉眼秋季到來,萬物凋零,秋風吹過如一柄刀斬落了太多的無奈,寒意絲絲,讓人感到微涼。

“難以置信,豐都趕屍派聽說蓋世屍王將要出世,邀請天下羣雄前去挑戰,勝得人可以進入屍界多得奇緣,敗的人將要獻上一絲心頭血”一條重要的消息如一陣風傳播整個天荒大陸。

所有人驚訝,殭屍那是修煉者死後通靈的一種奇異生物,他們不屬於人,也不屬於鬼,是一種跳出三界,不在五行中的一種奇異生靈,尤其是能夠修煉成屍王,都是殭屍中奇才,而且,殭屍這種生靈不同一般的生靈,他們天生肉體強悍。

如果說一個和他同階級的練氣士是很難敵得過殭屍的,他們的肉身太堅固,一般法寶難以穿透,更何況是殭屍中的屍王,那更加的了得。

有人分析了這件事件好壞,殭屍以嗜血爲主,若是得到這些人的心頭血洗禮,絕對能夠修煉出一尊蓋世屍皇,屍皇那可是與大能者匹敵的存在,屍皇一出,整個天荒大陸都要驚動,曾經千年前一頭準屍皇出世就將整個天荒大陸的風雲攪得動盪,若非一位古國的老祖出手,倆和數位大能纔將此截殺。

看來豐都趕屍派圖謀不小,欲要培育出蓋世屍皇,與天下俊傑一爭

沒辦法,這是一個黃金大世,各族各派天才妖孽將會出世,必將引起一場巨大的風暴,整個天荒都要變天了哦!

шωш ttka n C○


有些人嘆氣,也有些人希望這個黃金大世能夠快點來臨,他們期待看見羣雄爭霸的場景,那必然很精彩,嘆氣的人都認爲世間將要迎來新的風雨,又要血流成河,屍骨遍野。

一座巨大的山峯上,雲霧繚繞,一個黑衣少年渾身散發着強盛的能量波動,周圍漆黑色的鬼氣環繞,看不太清他的真容,但可以知道他頭上一頂漆黑色的帽子上一個金色的鬼字,閃閃發光,他忽然擡起頭來,雙眸中強盛的光芒射出,看着遠處的天地,嘴中喃喃說道,

“不知道你還活着沒有,你要是活着,我必將斬殺你洗盡我的屈辱,你若死了,那就讓全天下才俊爲你陪葬!”少年說完,擡眼看着前方,化作一道流光而去。


漆黑的世界中,到處都是空間亂流,任何一絲能量波動都能夠撕裂一位強大的練氣士,這裏沒有日月星,也沒有生命綠葉,到處都是一片荒蕪,突然一道璀璨的流光劃過,宛如一顆流星將劃過,那是一塊漆黑色的石碑,它周圍散發着朦朧的混沌之氣,石碑穿越虛空,消失在這片漆黑的空間中。

第一章送上,希望大家收藏一下! 世人紛紛議論,天荒大陸上一個又一個天才崛起,一道又一道驚豔的身影出現,他們萬衆矚目,照亮了整片蒼穹,羣雄涿鹿共同爭霸,這片天地變得熱鬧非凡,各族精英全部出世,會在一起進行歷練。

這是一個輝煌的時代,這將是天荒大陸繼上古諸聖並起之後最絢爛的盛世,在這個時代的人們將有幸見證他們的輝煌,見證真正的天荒霸主的出現。

秋葉隨風飄落,林間一片凋零,枯黃的落葉飛舞猶如漫天的灑下的葉雨,帶着些憂傷,空中一隻巨大的雀鳥橫空而過,他五彩鮮豔的翅膀宛如琉璃鑄成,璀璨生輝,一聲鳴叫,無盡大山都在抖動。

然而巨鳥的身上站着一道蒼老的身影,那人一身白衣顯得有些翩然,手中拿着一杆書尺長的木杖,木杖上掛着一個葫蘆,他站立在雀鳥的背部,舉頭四望這片山林。山地中所有出行的兇獸感受到這股強大氣息,全部紛紛渾身顫抖跪地扶倒。

“咦••••怎麼有個人!”老者驚咦了一聲,眸光閃動,看着前方懸崖處的一棵青松上躺着一道殘破的身影,他輕輕拍了拍雀鳥的頭部,示意讓它過去,雀鳥仰天一聲嘶鳴,震動整片森林,萬獸全都平靜,林間只剩下落葉的颯颯聲。

陸厲林初夏 ,渾身都被鮮血染紅,體內白森森的骨頭露出,顯得有些猙獰。

“居然還活着,看來這小子真是命大!”老者雖然面色蒼老,生命氣息枯敗,但他畢竟境界之高,聽覺敏銳,輕易地感受到少年身上一絲微弱的生命氣息波動。

老者凌空而去,走到青松之上,蹲下來仔細檢查那道身影,面色顯得有些怪異,他發現雖然少年身體殘破幾乎已經臨近死亡的邊緣,可使體內有一股奇特的能量在修復着他殘破的軀體。


他輕輕地蹙眉,雙手划動一股奇異的能量打入少年的體內,不過瞬間這股能量全部被反彈了回來,震得老者在空中錚錚的倒退了數步,他驚奇的打量着青松上的少年,嘴角喃喃說道,“小子,有意思,碰上老傢伙我算你走運。”

老者右手伸出朝着青松上的少年一抓,凌空攝入手中,他將少牛平放在雀鳥的身上,然而,這頭巨大的雀鳥對着老者一聲嘶鳴。

“好了,小雀,你不要不願意了”老頭輕輕地撫摸了一下雀鳥碩大頭顱,語氣溫和的說道,面色顯得非常的慈祥,雀鳥有些不情願的嘶鳴了幾聲,帶着老者和少年展翅高飛而去。

雀鳥背上老者將少年平放在彩色的羽毛上,仔細打量着少年渾身傷口,過了許久他從口袋中拿出一粒金色的丹藥,頓時一股醉人的芬芳散開,老者將金色的丹藥放入少年的嘴中,頓時金色的丹藥化作一股清純的能量,不過片刻,少年身上的傷口慢慢地癒合,最後全部變的完好如初。

“我這是在哪裏?”風嘯天感到自己的意識有些迷迷糊糊,他身在一片無盡的黑暗空間中,周圍沒有任何的生命波動。

“你現在在石碑內!”這片黑色的空間內一道明亮的聲音響起,風嘯天的面前一道璀璨的光芒亮起,刺得他的眼睛有些微微的睜不開,他用自己的手慢慢擋住光源,看到那是一隻巨大的白兔子站在自己面前。

“小子,在大爆炸的最後時刻,我將你的身體收入到了石碑中,現在你的身體正在外界,而你的靈魂在這塊石碑中”白色大兔子面色顯得有些勞累,他雙眸盯着風嘯天,身形不停的圍繞着他旋轉。

“難道我死了,靈魂出體。”風嘯天臉色劇變,他雙眼盯着白色兔子緊張的問道。

“死倒是沒有,只是你這次傷的非常重,全身經脈骨頭幾乎全部破碎,肉體更是殘破不堪,多虧了一個老頭幫你修復好了外傷,”石碑之靈大白兔說道,它全身散發着淡淡的白光,將它映的有些神聖無比。

“老頭,這是怎麼回事?”風嘯天鬆了一口氣,他疑惑的問道關於老頭的事情,石碑之靈慢慢的將外界的一切都告訴了他。

風嘯天微微的周圍,他試着返回自己的身體,可是已與身體接觸,頓時源自靈魂的疼痛傳來,讓他忍不住只能躲在石碑中。

“那有沒有什麼辦法?”風嘯天抓着石碑之靈問道,現在他是想早日靈魂迴歸自己的身體,這樣在老是讓自己呆在石碑內也不是辦法。

“當然有了!”石碑之靈得意洋洋的說道,他又戴起他那個黑色的墨鏡,顯得有些酷酷的,它的話讓風嘯天眼神一亮,“快說,快說。”

“這次你小子運氣太好了,居然藉助最後的力量多得了大地龍脈一半的天地之血,”石碑之靈說道,他說的話讓風嘯天面色一驚,回想着當時的場景,最後他將蓋世祕術的雛形完善,施展出自己的祕術,形成一個巨大的黑洞將大地龍脈的龍氣吞噬了大半。

“這次正好利用這些多來的大地龍脈的天地之血爲你淬鍊筋骨,重新鑄造你的全身骨頭,讓你的全身的筋骨更上一層樓,形成傳說中的至尊骨”石碑之靈說道,讓風嘯天眼神變得熾盛,至尊骨,一旦形成這樣的筋骨,日後能成爲聖賢至尊的概率將會更大些。

“那快開始吧!”風嘯天有些迫不及待的說道,他一臉興奮。說實話,這次奪取大地龍脈全都是爲了淬鍊至尊骨,若是別的,打死他也不會這樣做,大地龍脈這種東西曆來非常的神祕,其內蘊含天地的祕辛。

曾經上古時期有強大的練氣士就爲了探索龍脈的祕辛,深入地脈深處,看見一些不乾淨的東西,最後下場非常的慘,不是死就是消失不見了,反正關於龍脈的傳聞非常的奇特,這些風嘯天也是從石碑之靈那裏知道的。

第二章送上,希望大家收藏一下! 大地龍脈裏邊蘊含着天地祕辛,曾有上古強大的練氣士爲了探索其中的祕密,深入地下尋找大地龍脈,所有的人追尋的人全都一去不復返,就算是強大的聖賢至尊也都下落不明,有些從大地龍脈中逃出來的強者,他們晚年時全都發生了不祥。

石碑之靈告訴風嘯天關於龍脈的事情,他並沒有隱瞞,因爲也許會在不久的將來會有什麼不知人情的東西找上他們。

“這次咱們進去怎麼會有發現什麼不乾淨的東西!”風嘯天疑惑的問道,他對於這些事情也算有些瞭解,早在他要奪取龍脈之前就已經知道,龍脈非常的奇特,乃是大地精氣形成的龍氣所化,蘊含着天地的玄祕。

“也許這次咱們運氣好吧~~~~也許,在不久的將來會有些東西找上你”石碑之靈懸面色沉重,他擡起頭看天,好像在思考者什麼。

“你可別嚇我~~~~修煉者怎麼會在乎那些鬼魅之物!”風嘯天聽到石碑之靈面色有些微變,嘴角咧着回答道。

“我不是騙你的,大地龍脈卻是有妙用,能夠讓你脫胎換骨,淬鍊出傳說中的至尊骨,但同時,凡是使用龍氣的人最後都會不得好死,不是慘死,就是消失,這世間有太多的祕密我們無法探查,就連我這個活了數個輪迴的碑靈都感到難以置信,我曾經親眼見到上古一位蓋世聖賢進入一片龍脈當中,最後渾身染血的殺了出來”石碑之靈誇誇說道,他說出一些上古的祕辛。

風嘯天面色立刻變了,臉色發紫,一臉的陰沉盯着石碑之靈說道,“那怎麼辦?”

“涼拌唄,反正奪都奪來了,難道你還有送回去,先利用龍氣打好基礎,淬鍊出至尊骨,只有實力更強了才能更好的面對將來的事情。”

風嘯天聽完石碑之靈的話感到有些道理,管他什麼東西,先把自己的實力變得強大才能夠更好的面對將來的不測,就然龍脈之氣得到手了,豈有送回去的道理,風嘯天眼珠子轉動看着石碑之靈,這傢伙從上古一直活到現在,知道的東西肯定很多。

“我說兔子,我在進去虛影中看到的那場大戰是什麼情況?”風嘯天問道,他不在因爲大地龍脈的事情而不高興,反正現在自己還沒死,活着就有希望。

“小子,我告訴你,那些事情你還不要知道,就算是我也不知道”石碑之靈再次回答道。

“喂,你不想說就算了,還說不知道,切,騙誰那?”風嘯天撇了撇嘴說道,他雙手抱胸,一臉無奈的看着石碑之靈。

“滾,小子,兔爺曾經在上古那場大戰中受了重傷,要不怎麼需要地脈龍氣的天地之血來參悟”石碑之靈發怒,猛地撲倒風嘯天的身上。

幸虧風嘯天躲的快,要不然就被這隻兔子抓到了,他摸了摸額頭的汗水,急速閃躲,喃喃的說道,“這世間,兔子最難惹了”

外界站在巨大雀鳥背上的老者打量着風嘯天,看着他體表恢復,微微的一笑,只是體內的傷勢確實傷的厲害,若不是他發現風嘯天的體內有一股奇特的能量修復着破碎的筋骨,他根本無法幫助,除非得到多天造化的聖藥,要不然就等於廢了。

老者帶着風嘯天來到一片靈氣旺盛的地方,這裏背靠大海,四面環山,青山綠水簡直就是人間仙境,可惜風嘯天依然昏迷,他根本就不知道外界發生些什麼,他的靈魂呆在石碑當中,而石碑深藏於丹田當中,根本就沒有人能夠發現,除非是上古聖人在世,可是如今聖人不現,大能者稱霸世間,可是大能者又怎會管風嘯天的死活,雖然老者境界很高,可是畢竟沒有達到那些能耐。

“師傅回山門了!”這時仙島上一名人員呼叫,頓時仙島上數名人員衝向天空前來拜見老者。

老者雙手伸出將他們全都扶起,對於一些人簡單的吩咐了幾句,便帶着風嘯天朝着一座高大的仙島衝去,他的速度之快,簡直就是瞬移,瞬間消失在空中,老者來到一座漂亮的亭臺樓閣前,這時一個年輕的女子走出,她恭敬地對着老者施禮,聲音溫和的說道,“師叔,師傅讓你過去一下”

老者面色慈祥,他對着少女輕聲的說道,“清雪,你先回去告訴你師傅,我回頭就到”說完老頭扛着風嘯天朝着一件樓閣走出,他沒有走樓梯,而是踏空而行的,一眨眼就進入那間屋內。老者將風嘯天小心翼翼的放在一張巨大的木牀上,然後轉身,瞬間從屋中消失。

石碑中石碑之靈利用一個形成一道光亮的屏障直接看到外界發生了什麼事情,他對於老者出手相救自己感到非常的感激,風嘯天回過頭來看着白色兔子說道,“我們開始吧!”

“好吧!不過重組骨頭這一關非常的疼痛,絕對不是一般人能夠堅持下來的,你確定?”石碑之靈看着風嘯天,臉色鄭重的說道。

“來吧!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要想得到更強的能量不經歷些疼痛怎會得到,如今我已殘廢,你就儘管來吧!”風嘯天臉色顯得決然,他語氣中充滿了自信。

“好,那我們開始吧!,先將靈魂附體”兔子說道,他開始變換手印,將石碑打開,形成一道黑色的門戶,門的另一端就是自己的身體。

風嘯天頭也沒回,直接一步邁出,靈魂在此返回到自己的屍體,他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渾身萬般疼痛,如萬蟻嗜之,可是他根本就無法發出聲音,因爲他身軀早已殘廢,雖然靈魂迴歸,可是體內幾乎全廢,根本無法動彈。

“轟!”

石碑中一縷縷紫金色的龍氣衝出,這些紫金色的小龍首先進入丹海中,然後慢慢地朝着風嘯天的四肢百骸擴散。

“快點,運轉你自己悟出的那套絕學,將這些龍脈之氣淬鍊到你的骨骸中”突然靈魂深處,兔子的聲音傳出,風嘯天趕忙運轉自己創出的蓋世祕術雛形。

第一章送上,希望大家收藏一下。 絕世祕術雛形在風嘯天的體內慢慢的運轉起來,紫色的龍脈之氣從被封印的石碑中衝了出來,龍脈之氣光芒燦爛,一條條紫金色的小龍衝入他的丹田中。

頓時風嘯天捕捉到一絲玄奧的氣息,他趕忙運轉玄功將紫色的龍氣按照石碑之靈之前說的方法開始淬鍊自己全身的骨骸。

咔咔咔

原本他的身軀就殘破不已,只是體表被老者用祕法恢復,而他體內的骨骼必須要全部打碎,重新淬鍊這些骨頭中的精華,然後重新組裝,這是一個非常痛苦的過程,若沒有大毅力,大決心的認識不敢這麼弄。

即使在上古諸聖並起的年代,也沒有人敢這樣來淬鍊自己的骨骼,聖人也是感悟天地法則之後形成的符文,重新煉入骨頭中,從而形成傳說中的聖谷。

可是風嘯天已經管不了那麼多,既然自己的身體已經殘廢,要想恢復以前得需要傳說中的聖藥,可是聖藥一個時代能有幾株,是自己這般小人物能夠得到的嗎?

既然大地龍脈之氣都得到手了,不用白不用,這可是世人都想得到一種天地之精華,紫色的龍脈之氣從他的身體內散出環繞周身,成一個紫色的大繭將他全部包裹進去,大繭樸實無華,並沒有什麼特殊,只是隔絕了外界的一切信息。

紫色繭中的風嘯天感到渾身非常的疼痛,骨頭咔咔咔的碎裂,形成骨粉,紫色的龍氣進入和骨粉混合在一起,將骨粉不停地淬鍊,這些骨粉末就如炒豆子一般咔啪咔啪的作響,嫣紅的鮮血流出將他全身染紅。

紫色的龍脈之氣形成一條條紫龍不停地淬鍊,將他全身的骨頭淬鍊的燦爛,散着淡淡的紫光,過了許久,他全身的骨末開始從組慢慢的形成一根根新的骨頭,打碎骨頭重新組合這個過程是非常艱辛的,不過這也是淬鍊骨頭的第一步。

若想真正的淬鍊出至尊骨哪有那般簡單,就連大能者都不一定淬鍊出這等絕世寶骨,風嘯天死死咬緊了牙,其實,他的牙齒都全部破碎,化成粉末,他根本沒有東西咬,口中的鮮血大口大口的流出。

此時,他已經全身疼的要命,完全陷入一種昏死的狀態,不過他的精神一直堅持,他不想讓自己半途而廢,他要憑着強大的意志力堅持過去,不經歷風雨,怎會見彩虹,不經歷真火的淬鍊,怎麼能夠淬鍊出絕世天地的至尊骨。

傳說至尊骨乃是上古至尊形成的骨頭,這樣的骨頭可以淬鍊出蓋世神兵利器,即使聖器都不一定能夠毀滅它,而且上古至尊戰力都是非常恐怖,就連大聖都不一定能夠敵過。至尊稱霸這片天地,每個時代都只會出現一位至尊,諸聖羣爭,萬族爭霸,自古以來天地間誕生的至尊了了幾數,全都是逆天的存在,他們每位都將九天之上的神靈,諸仙攪得風雲變化。

在遙遠的荒古時代有一位驚彩絕倫至尊,他一路大戰,橫掃諸天,最後成爲蓋世至尊,他存在的年代萬靈蟄伏,羣仙退讓,不敢與其爭其鋒芒。

他的光輝璀璨如天上的驕陽,照亮整片大地,他帶領着人類進入一片真正的黃金盛世,他開創萬古以來最璀璨的盛世,他被人類尊稱爲人皇。

沒有人知道他的過去,也沒有人知道未來,歲月斬天驕,時間是世間最可怕的東西,最後據說人皇老死,他將自己葬於崤山,傳說那裏是一片最大的龍脈之地,萬龍羣集之地,後來世人垂涎人皇的傳承,闖入崤山,可是全都沒有出來,後世有些強大的至尊曾經進入那片區域,可是全都在一段時間內消失。

沒有人知道他們究竟去了何處,也沒有人知道那片山中到底又怎樣的存在,就連九天之上的神靈,真仙都不敢侵入崤山,崤山層次成爲神靈的禁地。

這些都是風嘯天從石碑之靈哪裏知道的,此時風嘯天全身心的調動衝出的龍脈之氣,將這些龍氣淬鍊剛剛成形的骨頭,其上散着璀璨的光芒,彷彿每一塊石頭都如一條真龍一般活了過來。

他全身骨骸發光,眉心處宛如驕陽,光芒照破虛無,無盡的奧義被他從虛空中攝來,他要以此來繼續演化自己祕術,隨着骨頭的淬鍊,他的靈魂之力慢慢的變得強盛,周身一顆顆璀璨的神紋凝練進入他的骨頭中,他要將自己的祕術刻到自己的骨頭中,這是效仿上古大聖成聖的方法。

對於自己創出的祕術,他根本就不知道如何進行下去,他本來想將血佛祕術和混元一氣訣融合,可是沒想到讓他感應到一絲不同,一門逆天的蓋世神術,可煉化世間一切,一門是可吸收天地間一切氣,也正因爲有這兩門絕世祕術,他才能夠肆無憚忌的煉化大地龍脈之氣。

本來,大地龍脈這種東西只要能夠得到就比較溫和,便於人們的吸收,可是這些並不是氣,而是天地間龍脈之血,他不停的淬鍊成形的筋骨。

最後,他渾身發光,鮮血早已不在流動,已經完全的凝固形成一層黑色的物質粘在他的體表,紫色的龍氣不僅淬鍊着他的骨骸,還淬鍊着他渾身的血肉,絲絲縷縷的光芒流轉,將黑色的物質全部煉化成虛無。

他靈魂穿越無盡虛空,彷彿來到九天之上,他又看到那道偉岸的身影,那道身影如一尊天尊,體表散着恐怖的光芒,金色的能量漩渦將這片天地間的能量全部吸收,他太恐怖,太強大,金色的能量光芒照破天地,天地都顫慄,日月變得無光。

“你怎麼還活着?”風嘯天駭然,滿臉的不敢相信,上次他好不容易九死一生,連自己的兩柄戰劍之靈都破碎纔將這傢伙破滅,可是他怎麼有活了過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那道,風嘯天想到了一個可怕的想法。


“是的,就是神靈的詛咒,你修煉了血佛祕術,將血佛祕術融合創造出自己的蓋世祕術,死去的神靈本來就對血佛祕術下了極強的詛咒,你又融合更加觸動神靈詛咒的發動”

這時,風嘯天腦海中行響起石碑之靈的聲音。

第二章,希望大家收藏一下! 血佛太強,曾經斬殺過強大的神靈,真仙級別的存在,他存在的年代,諸強全都被壓制,就連聖人都不行,強大的神靈以自身的鮮血爲引,下出神靈詛咒,將血佛的祕術希望永存封存,就是希望不要讓後人得到這逆天的祕術。

血佛祕術太恐怖,就連上蒼都不願意它的出現,傳說真正的血佛祕術一旦完善可比肩至尊祕術,至尊傳說世間最強大的存在,每一個時代都有一位至尊,至尊天地的霸主,萬千神靈諸聖都要敬之,至尊祕術更是大千世界最強大的絕學,這等祕術已經超脫於凡世,可於萬古以來最強大的神靈之術匹敵。

如今風嘯天藉此機會繼續完善自己的祕術,他想將自己的祕術刻畫到自己的骨頭中,他要以此創造出蓋世寶骨,欲要與上古至尊大聖年少時比拼,他要走出一條與衆不同的,他要打破這世間的桎梏。

“轟!”

九天之上的神靈咆哮,渾身金色的神光上動九霄,下擊九幽,萬千諸神顫立,這是神靈的一道虛影,是他留下不可磨滅的意志,它跨越萬古時空的長河來到現在,欲要將風嘯天滅殺在搖籃中。

每當風嘯天觸動血佛祕術來一次演化自己的絕世祕術時,神靈總會出現,起初他還以爲這等祕術受到上天的反對,漸漸地他明白原來是存在於血佛祕書中的神靈詛咒在作怪,難怪自古以來沒有人能夠將血佛祕術完全的練成。

曾經歷史上數位身懷血佛祕書的傳人全都驚豔一時,如璀璨的驕陽照亮那個時代,就當他們將要成就無上至尊的道路上,神祕的銷聲匿跡,沒有任何遺蹟可尋,風嘯天已經知道其中的原因,所有修煉血佛祕術的人全都被神靈的血咒滅殺。

“小子, 直播外星文明 ,雖然我不知道血佛此人,在我沉睡的歲月中,既然出現這樣一尊蓋世的人物,他非常強大,甚至可以聖中稱王,稱之爲真正的聖王。”石碑之靈的聲音再次傳來,它雖然不知道血佛這般人物,可是石碑之靈能夠從風嘯天修煉的祕書中感受到那股不同於世間氣息。

現在風嘯天沒有那麼多時間關心這些,他雖然心中驚駭,可是九天之上的那尊神靈給他的壓力太大,完全超越了他現在境界,達到比他更強一個層次,那就是傳奇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