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讓李燁想起了後世的博傻理論,簡單來說可以說成是傻瓜之間的博弈。成功的關鍵不是取決於對手是否強大,而是取決於隊友是否足夠聰明。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

其實在股票市場上最可以反映出博傻理論,股票市場參與者在明知股票或其它投資、投機產品價格已被高估的情況下還在買入,寄希望於接下來還會有更“傻”的人以更高的價格接手的市場心理和行爲,這種操作策略通常被股票市場稱之爲傻瓜贏傻瓜。

博傻理論無處不在,回到唐朝的問題上,晚唐最嚴重的問題是藩鎮割據,怎麼處理呢?簡單點說,如果李儇想肅清各地的藩鎮勢力,當然只是想想,李儇纔不會爲這些事情傷腦筋的。首先,李儇需要得到幾個藩鎮的兵馬支持,然後,利用這些藩鎮的兵馬去鎮壓另外一家藩鎮,接着是下一家藩鎮,就這樣一家一家的鎮壓下去,最後,誰也不敢與衆多的藩鎮相抗衡了,只能乖乖的聽從朝廷的安排,天下歸於一家。

明白了吧,成功並非是因爲你有多麼聰明,有多麼智慧,只是因爲別人的愚蠢成就了你的機會。

現在,在看看如果那些藩鎮沒有聽從李儇,抗拒愚蠢呢?

那李儇就沒有什麼咒可以唸了。其實上天對於李唐還是不錯的,一直在給李唐機會,無論是現在的李儇還是以後的唐昭宗李曄,都沒有能夠把握好這個機會,看着李唐一步步的走向了滅亡。

最後,再回過頭看看李燁現在的處境,不可謂不險,李燁現在至少處於兩方勢力的夾縫中,任何一方現在都可以輕易的將李燁至於死地。不過,現在雙方都沒有把李燁作爲重要目標,一方面是因爲李燁的實力太弱,另一方面是因爲雙方都不願意現在就挑起爭端。李燁現在唯一可以依賴的只有李儇的信賴,所以說李燁現在比較安全,暫時還沒有進入雙方的法眼。

——————————————

事實證明李燁的分析還是有道理的,就在李燁與田令孜和解不久,楊家便得到了消息。楊家知道只是早晚的事情,誰叫楊家、西門家都是晚唐內宮大鱷呢?李燁前腳離開兩儀殿,後腳就有人向楊家彙報。楊復恭與楊復光坐在客廳上,楊復恭臉色有些難看,氣憤的說道:“這個李燁,真不識擡舉,枉費當初把消息告訴他”,好像楊復恭忘記了,當時他們只是想把李燁當槍使,只是通風報信唯恐天下不亂,好坐收漁翁之利。

楊復光還是一付高深莫測的表情,聽完楊復恭的不滿,淡淡的一笑,說道:“楊兄,事情沒有那麼簡單,李燁向田令孜屈服,無非是害怕田令孜。難道李燁心中就沒有怨恨田令孜嗎?既然如此,李燁心不甘情不願,我們的目的不是已經達到了嗎?”,楊復光說完與楊復恭對視一眼,隨即哈哈大笑起來。

“那我們現在是不是給田令孜搞點事情,也好出一口胸中的悶氣”,楊復恭雖然覺得楊復光說的在理,還是不想讓田令孜過的太舒服。

“對付田令孜的事情不急,現在不是還有韓文約嗎?楊兄現在當務之急是控制住手中的禁軍,某近期就要到藩鎮上當監軍,正好彼此呼應,讓田令孜不敢小視楊家”,楊復光的方法是目前唯一行的通的計謀,乘着田令孜抓權的時候,趕緊培養自己的勢力。

————————————

李燁現在擔心的是,如何安排四名宮女,安娜表現的到很大度,反正也用不着安娜去操心,無非就是再增加四張吃飯的嘴。倒是,小翠顯得非常高興,原來四名宮女小翠全部認識,其中兩名宮女還在一起做過事情,算是好姐妹。至從小蘭去了半坡村庭院後,小翠感到有些寂寞,安娜經常外出有事情,府上的金氏姐妹太小和新羅婢的原因沒有多少共同語言,所以一直沒有人陪着說說話。

小翠沒有把四名宮女當外人,想着留兩個關係比較好的姐妹住在小樓上,但被李燁拒絕了,理由是現在四名宮女還不瞭解,先找一些小院落養着,以後再說。李燁的話得到了安娜的贊同,但是,小翠有些不高興,李燁無非是擔心四名宮女居心不良,小翠信誓旦旦的向李燁保證,四名宮女絕對不是田令孜安排監視李燁的人。

對於小翠的保證、解釋,讓李燁不好講什麼,真不知道小翠是單純還是幼稚。如果這四名宮女是李儇送給李燁的話,李燁會想多不想的接受下來,問題是田令孜已經對李燁不放心,偏偏這時候送四名宮女給李燁,讓李燁不多想纔怪呢?

這些事情,還真不好給小翠多解釋,免得小翠擔驚受怕。在小翠一再的要求,李燁最後同意將四名宮女留在身邊,但是絕對不能讓她們進李燁的書房,雖然書房裏沒有什麼重要的東西,但是還是小心爲上,爲此李燁還悄悄的讓金氏姐妹監視四名宮女的一舉一動。 從“一品茗軒”茶葉店開張到現在,李燁就是開張的時候去過一次,便再沒有時間去過。今天正好有時間,安娜邀請李燁到“一品茗軒”坐坐,現在的“一品茗軒”在東市中已經是小有名氣,不少赴京趕考的考生都慕名前來品嚐新茶,生意異常的火爆。經常是店還沒有開,外面就已經站着不少人,因爲品嚐新茶的人太多,房間裏面的位子也不多,每天都需要排隊,爲此引來不少抱怨的聲音。

李燁沒有想到“一品茗軒”的生意怎麼火爆,看來是時候擴大茶葉店的規模了,現在的問題是茶葉產量不高。閆家在東海縣的蒼梧山買下一片茶園,後來聽李燁講江南地區適合大面積種植茶葉,而且品質會比北方好,準備今年到江南地區購買幾片茶園擴大經營。

其實,即墨縣境內的嶗山就是一片優質的茶園,李燁準備把那裏建設成萬畝茶園。種茶即育茶,要生產出優質的茶葉需要優質的空氣、土壤、水分、周圍環境,缺一不可。沒有此基礎,就沒有優質的茶葉。而嶗山恰恰具備上述所有的特點,獨特的地理環境,肥沃的土地,優質的水源培育出的嶗山茶,色、香、味、形俱佳,從而造就了嶗山茶必然名揚海內外。

不過,現在想這些還爲時尚早,馬車慢慢的停在“一品茗軒”的門口,李燁挽着安娜的手走下馬車。這時候的“一品茗軒”門口已經有十幾個人在排隊,這些人看見李燁與安娜竟然直接走進“一品茗軒”,都表示強烈的不滿。在店小二王保家解釋後,知道是店老闆的主人才沒有再說什麼,都對李燁與安娜投來羨慕的目光。

李燁與安娜穿過大廳,走到“一品茗軒”後堂中,後堂左右兩遍各擺着十張座榻,可以坐下三四十位客人,中間是兩名新羅婢在表演改進後的宮廷茶禮,牆角處兩名歌姬一人撫琴、一人懷抱琵琶,演奏着漢代的樂曲《陌上桑》,音色優美、婉轉,與茶藝優雅、行雲流水般的表演相得益彰,不禁讓人拍案叫絕。

李燁與安娜找了一個角落坐下,婢女端上剛剛沏好的新茶,茶是蒼梧山的秋茶,水是終南山珍珠泉的泉水,茶具則是李燁燒製的素白骨瓷茶碗,當然這些都是未燒製好的次品,不過並不影響使用,正好免費提前給骨瓷做一個廣告。李燁端起茶碗抿了一口,果然茶水的味道在舌尖回味無窮、脣齒留香,配上賞心悅目的茶藝表演和輕柔舒展的樂曲,真是一處休閒放鬆的好去處,難怪有怎麼多人等在門外想進來品茶呢?

突然,有人擊打着几案,伴着《陌上桑》的樂曲,高聲的唱道:日出東南隅,照我秦氏樓。秦氏有好女,自名爲羅敷。羅敷喜蠶桑,採桑城南隅;青絲爲籠系,桂枝爲籠鉤。頭上倭墮髻,耳中明月珠;緗綺爲下裙,紫綺爲上襦。行者見羅敷,下擔捋髭鬚;少年見羅敷,脫帽著帩頭。耕者忘其犁,鋤者忘其鋤;來歸相怨怒,但坐觀羅敷。使君從南來,五馬立踟躕。使君遣吏往,問是誰家姝?“秦氏有好女,自名爲羅敷。”“羅敷年幾何?”“二十尚不足,十五頗有餘。”使君謝羅敷:“寧可共載不?”羅敷前致詞:“使君一何愚!使君自有婦,羅敷自有夫。”“東方千餘騎,夫婿居上頭。何用識夫婿?白馬從驪駒;青絲繫馬尾,黃金絡馬頭;腰中鹿盧劍,可值千萬餘。十五府小吏,二十朝大夫,三十侍中郎,四十專城居。爲人潔白皙,鬑鬑頗有須;盈盈公府步,冉冉府中趨。坐中數千人,皆言夫婿殊。”

《陌上桑》第一段描寫了羅敷的美貌,第二段描寫了使君覬覦羅敷的美色,向她提出無理要求,第三段描寫羅敷拒絕使君,並盛誇丈夫以壓倒對方。羅敷的伶牙俐齒使自以爲身份顯赫的使君只能自慚形穢,羅敷的不畏權勢、敢於與權勢鬥爭的精神充分體現出來了,表現了她的人格魅力。

一曲唱完,衆人交口稱讚,李燁循着聲音往過去,只見對面坐着四十歲上下的男子,身穿布衣,面相不佳,給人一看便是那種尖酸刻薄之像。雖然相貌不佳,但是人緣不錯,廳上好像有不少的人認識他,紛紛拱手問候:昭諫兄果然大才、昭諫兄唱的妙……。

那人向衆人微微點點頭,喝完杯中的茶水,起身準備離去。就在那人起身後,李燁想起了自己夢中見的那人,急忙起身追了出去。“先生請留步,先生可是寫《饞書》的江東生,羅隱羅昭諫”,李燁終於見到晚唐的大才子了,不與羅隱聊幾句不枉唐朝一行。

羅隱聽見有人說出自己的得意之作,停下腳步,回頭望過來,看見李燁站在自己的身後。“這位小郎君認識某”,羅隱拱了拱手,面前的李燁自己好像不認識,什麼要攔住自己的去路。

李燁向羅隱鞠了一躬,說道:“某早問先生的大名,不得一見,今日相見,可否與某到府上一敘”,李燁這樣做也不冒昧,唐人見到意氣相投的人,都喜歡邀請對方到府上交談,甚至是常住也是經常有的事情。

“偶”,羅隱看看李燁,覺得面前的小孩很奇怪,如果換成二十多歲的年輕人,羅隱估計會留下來,交談一陣看看是否是自己願意交往的類型。但是,李燁與羅隱差了三十多歲,羅隱難免有些輕視起來,笑笑轉身離去。

李燁看着羅隱準備離去的背影,急忙說道:“羅先生,某東海縣李燁,有空可隨時來親仁坊”,見羅隱並不理會自己,李燁急忙報上自己的大名,希望有朝一日羅隱能想起自己。大唐詩風深入人心,邀妓攜遊,輕歌曼舞吟上幾句,如何贏得美人心。才子名士更是青樓坐上嘉賓,名氣如同身上的衣服,沒有寸步難行。

羅隱聽見李燁自報姓名,也是一愣,“東海縣李燁好像在哪裏聽說”,羅隱恍然大悟,李燁不就是那個寫《三字經》的小神童嗎?聽說在海州救人無數。“可是寫《三字經》的李燁”,羅隱不敢確定,唐代冒名頂替的不多,同名同姓的到不少。

“正是某”,李燁還是很謙虛的回答。

羅隱也笑了,眼前的李燁倒是有趣,可以一談:“好,某近期有事外出,改日一定登門拜訪,告辭”,羅隱性格直率,遇見不平之事無所顧忌,時常讓人難堪,益爲統治階級所憎惡。

PS:羅隱(833—909),字昭諫,新城(今浙江富陽市新登鎮)人,唐代詩人。生於公元833年(太和七年),大中十三年(公元859年)底至京師,應進士試,歷七年不第。鹹通八年(公元867年)乃自編其文爲《讒書》,益爲統治階級所憎惡,所以羅袞贈詩說:“讒書雖勝一名休”。後來又斷斷續續考了幾年,總共考了十多次,自稱“十二三年就試期”,最終還是鎩羽而歸,史稱“十上不第”。黃巢起義後,避亂隱居九華山,光啓三年(公元887年),55歲時歸鄉依吳越王錢鏐,歷任錢塘令、司勳郎中、給事中等職。公元909年(五代後梁開平三年)去世,享年77歲。 鍾陵醉別十餘春,重見雲英掌上身。我未成名君未嫁,可能俱是不如人?

羅隱一生懷才不遇。少英敏,善屬文,詩筆尤俊就是羅隱的寫照,可惜卻屢次科場失意。此後轉徙依託於節鎮幕府,十分潦倒。羅隱當初以寒士身分赴舉,路過鍾陵縣,結識了當地樂營中一個頗有才思的歌妓雲英。約莫十二年光景他再度落第路過鍾陵,又與雲英不期而遇。見她仍隸名樂籍,未脫風塵,羅隱不勝感慨。更不料雲英一見面卻驚詫道:“怎麼羅秀才還是布衣!”羅隱便寫了這首詩贈她。

從詩風格看,此詩寓憤慨於調侃,化嚴肅爲幽默,亦諧亦莊,耐人尋味。

望着遠去的背影,李燁回到座位後,品茶也索然無味。便與安娜離開“一品茗軒”,剛準備上馬車回府,旁邊一輛馬車上窗簾一挑,露出一張俊眉修眼的臉龐,輕聲低喚安娜。安娜回望見馬車中閨麗認識,提裙上前步入馬車,與那女子交談起來,李燁只好在一旁等候。須臾,安娜走下馬車,來到李燁身旁小聲的詢問李燁,可否請這女子進府一敘,李燁當然沒有意見。

在回府的路上,安娜告訴李燁,這女子名叫劉娥,父親現任藍田縣縣令一職,因經常光顧美雅居女子服飾會所,與安娜相交甚密互稱姐妹。今日到美雅居女子服飾會所未見到安娜,不想在東市之中見面,安娜便邀請劉娥到李府一敘。

回到府中,安娜帶劉娥走進自己的閨中細談,李燁則回到書房研究自行車。李燁決定年後離開長安,到仁壽公主的封地即墨,隨行人員中有一部分是半坡村的孩子,讓他們都騎馬,李燁現在還沒有這個經濟條件,成年馬錢百緡,小馬錢六十緡,三十多名孩子,就需要錢二千緡。李燁便想設計一種代步的工具,打造唐版的自行車便成爲當務之急。

好在原始的自行車設計並不困難,因爲沒有設計鏈條傳動裝置(也沒有能力製造出來),騎車人通過連在前輪上的曲柄直接用力,木質的車輪雖然有些顛簸,但設計有車墊,騎行起來還是能夠接受。從第一輛自行車被李燁設計出來後,李燁幾乎每隔三四天就改進一些地方,讓騎行起來更加輕巧舒適。

設計出來的第一輛自行車,被李燁送給了李儇,因爲製作自行車三角支架需要優質的鋼材,李儇特許李燁可以使用宮中的工匠。在得到了李儇的許可後,李燁讓宮中的工匠打造了許多鐵管,開始工匠都覺得使用鐵棍製作三角支架就可以了,被李燁以鐵棍的重量太重爲理由否決了。因爲是給李儇打造自行車,打造出來的鐵管質量都是上乘的,李燁拿着這些鐵管安裝在火槍上,效果非常不錯,不愧是大唐頂級的工匠製作出來的產品。

半坡村的鐵匠穆俊豪也被李燁安排進皇宮,跟着宮中的鐵匠學習打造鐵管的技藝,雖然穆俊豪已經可以獨立完成打造鐵管的任務,但是因爲半坡村的設備、鐵料都沒有辦法與宮中相比,所以半坡村到現在也打造不出來合格的鐵管。好在閆素民馬上就要到萊州上任鹽鐵轉運使,通過閆素民手中控制的資源,材料與人員的問題可以得到較好的解決。

就在李燁擺弄怎麼設計傳動裝置的時候,安娜走進書房告訴李燁,劉娥想讓李燁給她設計新衣服,問問李燁是否願意。給劉娥設計新衣服,樹欲靜而風不止,李燁與劉娥也不熟,而且李燁早就沒有什麼興趣設計新衣服了。看着李燁有拒絕的意思,安娜趕緊躺在李燁的懷裏撒嬌,誰叫劉娥與安娜是好姐妹,如果李燁拒絕劉娥,讓安娜感到沒有面子,安娜怎麼就不考慮一下李燁的感受呢。

女子與小人難養也,古不欺人。李燁無奈的接受安娜佈置的任務,安娜領着劉娥走進了書房,只見劉娥身穿粉紅玫瑰香緊身上衣,下罩翠綠煙紗散花裙,腰間用金絲軟煙羅系成一個蝴蝶結,鬢髮低垂斜插碧玉瓚鳳釵,顯的體態修長妖妖豔豔勾人魂魄。在看臉上脣紅齒白、剪水雙瞳、顧盼流轉、舉步輕搖,美豔不可方物,一付天生尤物。

劉娥本是官宦人家之女,進府時羅莎遮體,李燁並沒有看見模樣,現在一見驚爲天人。劉娥見李燁癡迷的看着自己,微微的低下玉頸,心中不甚歡喜。安娜見李燁看見劉娥有些癡迷,心中有些吃醋便在李燁身後掐了一下,才讓李燁從驚愕中清醒過來,感覺到自己有些失態。連忙請劉娥坐下,詢問劉娥喜歡什麼樣式的衣服,好讓李燁有些參考。

“奴家見安娜姐的旗袍絢麗醒目,能否也給奴家設計一件”,劉娥巧笑倩兮,絲毫不掩飾自己的想法。

偶,原來劉娥看中了安娜的旗袍樣式,也難怪,古典氣質的女性穿上旗袍,更加能體現東方的韻味。李燁提筆在紙上給劉娥設計旗袍,李燁給安娜設計的旗袍是無領無袖高開叉長擺的樣式,符合胡女高挑的身形。但是,劉娥英身材勻稱,略微有些豐滿,正好可以設計高領無袖低叉短擺的樣式,布料選用真絲素雅面料,配上一串珍珠項鍊,一付水墨古典的畫卷躍然紙上。

須臾,李燁畫好,遞給安娜,讓兩女鑑賞李燁的大作。劉娥英甚爲喜歡,安娜見李燁給劉娥設計甚好,不由得有些嫉妒,便埋怨起李燁來,無奈李燁解釋到兩女身材氣質都不一樣,劉娥的旗袍樣式並不適合安娜。好在安娜只是說說而已,轉身上樓給劉娥尋找合適的布料,這時劉娥給李燁緩緩的下拜道謝:“奴家多謝李典軍厚愛”。

李燁見劉娥道謝,急忙上前用雙手攙扶,李燁的手剛想扶住劉娥,劉娥沒有想到李燁會來攙扶自己,驚慌的站了起來,向後退去。誰知劉娥的腳被長裙攀住,身體一下子控制不住重心,人便向後倒去。 老公太純良 說時遲那時快,李燁一伸手,抓住劉娥的手,把劉娥拽了回來,由於李燁情急之下,用力有些大,劉娥一下子撲到了李燁的懷中。

劉娥整個人一下子抱住了李燁,李燁也是嚇了一跳,劉娥受驚後撲到李燁的懷裏,胸脯盯着李燁,一上一下的喘氣。須臾,劉娥發現自己竟然抱着李燁,又是一驚,想推開李燁,可是剛一轉身,由於情急重心不穩,身體又往前倒,原來李燁的雙腳揣着劉娥的長裙上了,李燁伸手從身後抱住劉娥。

人被李燁及時的抱住,但李燁抱的位子卻讓劉娥害羞無比,劉娥拼命的從李燁手中掙脫出來,望着李燁,眼淚不知什麼時候就流了下來,口中喃喃道:“李典軍,難道想羞辱奴家嗎”。 李燁看着梨花帶淚的劉娥英,一時間也不知道如何處理,一人傻傻的站着、一人默默的垂淚。須臾,安娜從樓上捧着一匹佈下來,看見書房中兩人神情異常,不就得有些納悶,自己剛剛離開一會,劉娥怎麼好像剛剛哭過。

安娜詢問李燁剛纔發生了什麼,這叫李燁如果作答,還好李燁急中生智說道:“剛纔你走後,某與劉娘子閒來無事,便與劉娥講了一段故事,誰知劉娘子聽後便傷感之下黯然流淚”,李燁編造的謊話有理有據不由得安娜不信。

“偶,那李郎也給奴家說來聽聽”,安娜雖覺事有蹊蹺,但也不能明問,便看李燁如何自圓其說。

李燁微微一笑,如何不懂得安娜的心事,平時與張家三兄弟講起《三國演義》的時候,小樓上的女子都覺得打打殺殺的沒有意思,讓李燁說點其他的給衆女聽,李燁推脫要不就是沒有時間、或者就是沒有想好。李燁總是推三阻四,長時間了衆女以爲李燁不會也就不爲難李燁了,今天李燁自己撞上槍口,安娜當然不會放過逼李燁的機會。

李燁怎麼把這個茬忘記了呢?此口一開,後患無窮啊!換到平時,李燁早就耍賴了,今天不把謊言繼續下去還真的不行,硬着頭皮說吧,就說黛玉葬花的一段吧。

話說那一日正當三月中浣,早飯後,寶玉攜了一套《會真記》,走到沁芳閘橋邊桃花底下一塊石上坐着,展開《會真記》,從頭細玩。正看到“落紅成陣”,只見一陣風過,把樹頭上桃花吹下一大半來,落的滿身滿書滿地皆是。寶玉要抖將下來,恐怕腳步踐踏了,只得兜了那花瓣,來至池邊,抖在池內。那花瓣浮在水面,飄飄蕩蕩,竟流出沁芳閘去了。回來只見地下還有許多,寶玉正踟躕間,只聽背後有人說道:“你在這裏作什麼?”寶玉一回頭,卻是林黛玉來了,肩上擔着花鋤,鋤上掛着花囊,手內拿着花帚。寶玉笑道:“好,好,來把這個花掃起來,撂在那水裏。我才撂了好些在那裏呢。”林黛玉道:“撂在水裏不好。你看這裏的水乾淨,只一流出去,有人家的地方髒的臭的混倒,仍舊把花遭塌了。那畸角上我有一個花冢,如今把他掃了,裝在這絹袋裏,拿土埋上,日久不過隨土化了,豈不乾淨。”……

……

寶玉心下想道:“這不知是哪房裏的丫頭,受了委屈,跑到這個地方來哭。”一面想,一面煞住腳步,聽她哭道是:花謝花飛花滿天,紅消香斷有誰憐?遊絲軟系飄春榭,落絮輕沾撲繡簾。閨中女兒惜春暮,愁緒滿懷無着處;手把花鋤出繡簾,忍踏落花來複去?……等到有一天春天已盡,美麗的少女老去;那時花兒凋落、人兒逝去,都無從得知!

黛玉葬花是《紅樓夢》中最經典的一段,只要是看過《紅樓夢》的人都對這一段過目不忘。黛玉憐花就是憐自己,黛玉看到鮮花的凋零就彷彿看到了自己孤獨的將來,悲悲慼慼,如何不讓懷春少女產生共鳴。

李燁斷斷續續的把黛玉葬花的一段說完,安娜觸景生情,也隨着流下了眼淚。李燁偷眼瞧見劉娥,也在默默的流淚,心中不覺大安,一場虛驚被自己巧妙的掩飾過去。

想法很美好,現實很殘酷,情感上單純的像一張白紙的李燁那裏明白,女人的平靜只是在醞釀着更大的風暴。安娜擦拭了一下眼眶中的淚花,說道:“李郎,什麼故事不好說,非要說這麼傷感的故事給劉娘子聽,看看劉娘子又哭上了”,說完急忙安慰一旁小聲落淚的劉娥:“妹子,莫要聽李郎胡說,他那是編故事,騙我們姐妹的眼淚,快擦擦,姐姐帶妹子去‘美雅居’做衣服”,說完,安娜拉着劉娥便往門外走。

劉娥被安娜拉着走出了書房,回頭看了看李燁,噗嗤一聲向李燁笑了笑,天生尤物般的劉娥一笑千嬌百媚,看的李燁心頭像貓抓的似的。目送安娜與劉娥離開書房,李燁恍然是在做夢一般,許久才慢慢回過味來,自己這是怎麼了,好歹李燁也是見過後世人造美女的人,怎麼最後一點控制力都喪失了。

被兩女一鬧騰,李燁剛纔思考的自行車傳動裝置也被丟到一邊了,沒有傳動裝置的自行車行走效率不高,短時間內騎行尚可,如果騎行幾十公里非累趴下不可。雖然,現在還沒有南美的橡膠,但中原地區的橡膠代替品還是不少的,比如無花果樹、杜仲樹等的樹脂都可以,就是不知道耐磨性、產量怎麼樣,估計不會太好,不然後世根本就不會使用南美的橡膠樹了。

拿着設計好的傳動裝置圖紙,李燁來到宮中的造作間,造作間的大匠司馬旭可是十幾代宮廷御用鐵匠,技術一流,上次打造鐵管,根本沒有花多少時間,不知道這次司馬旭能不能讓李燁滿意。李燁鋪開圖紙,一邊講解一邊拿出製作的木質模型給司馬旭看。

李燁製作的木質模型很直觀,司馬旭一看就明白了,設計巧妙、巧奪天工,司馬旭不惜讚美之詞,沒辦法,這些設計都是經過多少人不斷設計、不斷淘汰後的成果,不精妙才怪呢?聽完李燁的解說,司馬旭告訴李燁,齒輪打造應該沒有什麼問題,但是鏈條就不行了,因爲一節節相同要求的金屬構件加工精度太高,根本就沒有辦法完成。

司馬旭一盆冷水澆在李燁的頭上,讓李燁無可奈何,司馬旭笑道:“李典軍,你說的鏈條某做不出來,但是用鋼條打上孔應該也可以吧”,司馬旭提出自己的改進意思。

對啊,怎麼就沒有想到啊!司馬旭的提醒給李燁打開了另一扇窗戶,雖然鋼條傳動效果沒有鏈條好,但也不失一個折中的辦法,就這麼做。李燁與司馬旭研究了一下鋼條傳動的可行性及安全性,畢竟使用鋼條做傳動裝置,萬一行駛中斷裂,飛出來傷人怎麼辦啊!

李燁臨走的時候,司馬旭交給李燁一支鑽頭,這是一根長五十釐米、直徑十三毫米的麻花鑽頭,用來給鐵管鑽孔最合適不過了,更長的鑽頭也在製造中,不過也就是八十釐米,一根鐵管從兩頭鑽剛好可以滿足燧發槍槍長一米五的要求。爲了這個鑽頭,李燁可沒少給工匠塞錢送禮,有了麻花鑽頭,鐵管的加工就不是什麼難事情了。

司馬旭在與李燁交往過程中,對李燁設計能力佩服的五體投地,如果不是李燁年紀太小,估計司馬旭會馬上拜李燁爲師了。 李燁與司馬旭告別後,回到府上,安娜與劉娥到‘美雅居’還沒有歸來。‘美雅居’出售的服侍都是按照客人的要求定做的,不僅有李燁設計的式樣,也有其他客人自己設計或改進的樣式。‘美雅居’裏面僱傭了不少精於女紅的女子,還有一些買來的婢女做女紅。一件衣服通常一天就可以完成,價格則高的嚇人,沒辦法,都是VIP高端客戶,價格低了都不好意思穿。

仁壽公主經常光顧‘美雅居’,開始的時候拉上一些十六王宅的公主、郡主來照顧生意,漸漸的‘美雅居’的名氣傳開了。不僅有公主、郡主,官宦家的小姐,一些條件好的富家小姐也經常光顧‘美雅居’。這些女子通常在‘美雅居’一呆就是一天,喝喝茶、聽聽曲、看看舞,不行,還可以在庭院裏漫步、聊天。累了,有按摩的地方可以放鬆筋骨,困了,到池子裏泡一個牛奶浴、鮮花浴什麼的,保管你神清氣爽。

餓了,中午就在‘美雅居’用餐,‘美雅居’提供的飯菜與其他地方不同,少有肉類,都是清爽淡雅的食材,什麼海帶、紫菜、海蔘、鮑魚、山珍……,雖然有些菜餚也吃過,但是就是沒有‘美雅居’燒的好吃。當然,最受這些女性客戶的食品還是各色糕點,每到有人過生日‘美雅居’還提供特製的奶油蛋糕給大家品賞。

漸漸的,女性顧客有事沒事都喜歡到‘美雅居’走走看看,圖的就是‘美雅居’裏面的氣氛好,誰讓‘美雅居’搞的像家一樣溫馨呢?平時有個小聚會什麼的,這些女性顧客都喜歡相約到‘美雅居’,把‘美雅居’當成了私下見面的場所,好不熱鬧。

李燁的姐姐李燕在府上無事可做,去了幾次‘美雅居’後,便長期留在‘美雅居’裏,幫忙管理一些女紅方面的事情,現在也算一個負責人了。金氏姐妹白天也呆在‘美雅居’幫忙,安娜雖然負責店裏的財務管理,但主要精力還是在‘美雅居’身上,現在李府的小樓上只有小翠一個人,所以上次宮中送的女子,小翠想留在自己的身邊,不然平時連一個說話的人都沒有。

李燁等了一晚也沒有看見安娜與劉娥回來,李燁當然不是擔心安娜的安全問題,而是想看看劉娥穿旗袍的樣子,也不知道李燁給劉娥設計的旗袍效果怎麼樣。

希望落空了,李燁一直沒有見到劉娥,聽安娜講劉娥穿旗袍的樣子很好看。 名門情鬥:首席的神祕新寵 也不知道安娜是不是發現了什麼,根本不跟李燁談劉娥的事情,李燁也不好跟安娜問起劉娥的事情。

時間很快便來到了乾符元年正月十三,大唐在這時候,都會有前後三天的假期,一共是七天,跟後世的黃金週一樣。

唐代官員在休假上是最幸福的,據《唐六典》所載,元旦、冬至各放假七日,寒食加清明共放假四日,八月十五日、夏至及臘日各放假三日,除此之外的節日,包括正月初七人日、正月十五元宵節、正月晦日送窮節、春秋二社日、三月三日上巳節、四月八日浴佛節、五月五日端午節、七月七日乞巧節、七月十五日中元節、九月九日重陽節、十月一日寒衣節以及三伏日、立春、春分、立秋、秋分、立夏、立冬幾個重要節氣,都放假一天,加起來一共有四十七天多,這裏面還沒有包括皇帝的生日“千秋節”和例行的旬假制度,這些全部加起來唐代的官員休假時間站到了全年的三分之一多。

總有人以爲休假制度是從西方穿過來的,其中早在漢代時期就已經在實行“五日一休沐”的制度,比後世七天休息兩天也不差吧。到了明清以後官吏休假日不像宋代那樣繁多,體現了假期比較集中的趨向。僅以歲首、元宵、端午、中秋、臘日等爲主要休假日。隨着皇權的逐步深入,皇權變得高高在上,神聖不可侵犯,人性被泯滅,從扼殺官員的休假日上就可見一斑。

休假中的李燁顯得十分忙碌,正月底李燁就要趕赴即墨,接手仁壽公主的封地,許多事情需要提前準備。李燁來到半坡村庭院,庭院裏的人會有一大半的人會跟着李燁離開,離開的人要忙着收拾行李。在古代出遠門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不僅要準備路上錢糧,而且要自備行走的工具,馬車就準備了八輛,十幾匹馬,自行車二十多輛。

沒有離開的人,李燁需要交代一下後事,好在李燁這次沒有把鐵匠、瓷器匠和製作火藥的胡女全部帶走,只帶走一半的人,並不影響以後的事情。鐵匠穆俊豪這次跟着李燁去即墨,到即墨祕密的生產鐵管。而瓷匠朱飛伯會留在長安,手下的兩個瓷匠跟着李燁去即墨,在即墨生產一些瓷器自己使用,古代的瓷器可不便宜,剩下來的錢可以做其他事情。

胡女愛倫本想跟着李燁去即墨,但被李燁留了下來,選了另外三名胡女跟着李燁離開。留下胡女愛倫主要是讓愛倫在小蘭走後,負責管理庭院裏面的事情,這些胡女至從進入庭院後,每天晚上都跟着小蘭學習,已經能夠管理庭院內部的事物了。

半坡村的劉木匠一家四口人,這次也會跟着李燁去即墨。庭院裏的孩子一共有三十五個,其中三個是店老闆的孩子。上次閆素民離開長安的時候帶走了兩個,這次準備留下六個孩子,剩下的二十七名孩子一起帶走,這些孩子將成爲管理即墨的基成骨幹。這樣算起來李燁要從半坡村一下子帶走三十八人,加上李燁這邊的八人,其中楊復恭送的四名侍妾李燁也準備帶走,算算這次去即墨的人數達到了四十六人之多。

這麼多人一起上路,多少事情需要準備,想想李燁都頭疼。好在有李景幫忙,路上需要準備的東西,馬車的安排都是李景負責的。這次帶上了李景一同去即墨,路上的事情基本上都交給了李景處理,不然真要把李燁累死。李景這次會在李燁之前提前出發,給李燁打前站,安排好沿路的事情,不然李燁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走出長安。 李燁在藍田縣半坡村安排出行的事項,一直忙到乾符元年正月十五中午才離開半坡村,往長安城趕。今天可是長安城元宵燈會的日子,也叫上元節,元宵節前後三天,長安城取消宵禁的限制,以方便百姓賞燈,稱爲“放夜”。在這難得的三夜內,上至王公貴族,下至販夫走卒,無不出外賞燈。以致於長安城裏車馬塞路,人潮洶涌,熱鬧非凡。有誇張的說法,元宵節的時候,長安城中的里巷街道,人流如梭,只能跟着人流往前擠,想轉一個彎或掉一個頭根本就不可能。

就連皇帝也抵擋不住元宵夜的歡慶氣氛,會在皇城的安福門外不惜巨資搭建燈輪、燈樹、燈樓等等各種新花樣、各種新型花燈的設計更是巧奪天工,精美絕倫。宮中再選出許多歌女,頭戴花冠、身披霞披,在燈樓上載歌載舞,好不熱鬧。這些歌女所穿衣服價值錢三百緡,整個元宵慶典的奢華程度就不難想像了。

盛唐詩人蘇味道有首《正月十五夜》的詩,被喻爲元宵節詩的“絕唱”:火樹銀花合,星橋鐵鎖開。暗塵隨馬去,明月逐人來。遊騎皆穠李,行歌盡落梅。金吾不禁夜,玉漏莫相催。

元宵節上的花燈不僅在製作上推陳出新,而且燈下的歌舞表演百戲也是讓人目不暇接。成千上萬的宮女及民間藝人在輝煌如晝的燈光下載歌載舞,這些歌舞叫“行歌”,有的稱“踏歌”,反正是歌舞喧天,熱鬧異常。

在這個盛大節日裏,有兩種活動是最受人們注目的,一是“王主之家,馬上作樂,以相誇競”。那些親王、公主之家成羣結隊的出遊,馬身上載着樂隊,一邊遊行,一邊彈拉歌唱,而且還互相攀比,競出新奇,極大地增加了節日的熱鬧氣氛;二是文士吟詩賦詠,數百人都參與了這次詩歌比賽,他們每人都賦詩一首,一爭高下,極大地提高了這個節日的文化品位。

民間在元宵盛行“牽鉤”之戲。牽鉤即拔河。有記載唐代拔河盛況:“兩鉤齊挽,大中立大旗爲界,震鼓叫噪,使相牽引,以卻者爲輸,名曰拔河”,也是現代拔河的古代翻版。

每年的元宵節也是一個浪漫的節日,未婚男女接着賞花燈的時候,可以給自己物色對象,所以元宵節期間,也是男男女女們、才子佳人相會的時刻。所以每年長安的科舉考試結束以後,不管是考中還是沒考中,都要等到元宵節以後才離開長安城,沒準科舉沒有考上,可以抱得美女歸。

李燁和李忠士、李勇士騎着馬,往回趕。一路趕來,越靠近長安城,路上的車馬人流漸漸的增多,行走的速度漸漸的慢了下來,快進入啓夏門的時候,根本已經沒有辦法騎行,只好牽着馬慢慢的隨着人流往前走。

這些人流都是從長安附近趕來的,晚上到長安城觀看燈火。李燁行進在人流中,眼睛向四下張望,不爲別的就覺得好奇,你說唐人怎麼就這麼喜歡元宵節呢?個個都是盛裝出行,還沒有到晚上看燈展就已經擠成這樣了,那到了晚上擠得還不像打包的金針菇一樣啊!

穿過啓夏門,走上朱雀東街,朱雀東街寬百步,走在上面沒有了剛纔的擁擠,但也只能騎馬慢步而行。前面一輛馬車擋在路上,車伕下車檢查車轅,好像是車轅被什麼卡住了,無法動彈。李燁提馬準備馬車邊上穿過,繼續前行。“前面可是李典軍”,馬車中傳來一個耳熟的女子聲音。

李燁扭頭往馬車裏看,這時馬車的窗簾被一支柔荑般的玉手掀開,露出一張顧盼流轉的臉龐,原來是劉娥。從上次一別已經多日未見,原以爲劉娥是生李燁的氣了,現在看來並非如此。

李燁停下馬,挽馬靠近馬車,說道:“原來是劉娘子,可是來看燈展的,爲何停住在此處”。

“奴家的馬車車轅卡住了,李典軍可願意幫忙”,劉娥說着用一雙明亮的杏眼看着李燁,有些懇求的味道挺不好意思的,畢竟才見了兩次面,就讓李燁幫忙有些難爲人。

李燁到沒有覺得什麼難爲人的,助人爲快樂之本,當然李燁也就動動嘴,李忠士、李勇士兩人動手,勞心者治人、勞力者治於人,與美女聊聊天看看風景,時間過的就是快。須臾,夜幕慢慢的降臨下來,劉娥的馬車還沒有修好了,李燁有些着急了,府上的人見自己這麼晚沒有回去會不會着急。總是在這裏等着也不是事情,與劉娥一商量還是帶劉娥先回府,馬車慢慢修,修好到李府匯合。

劉娥坐在馬上、李燁牽着馬,一起動身回李府。“你挑着擔,我牽着馬,迎來日出送走晚霞。……一番番春秋冬夏。一場場酸甜苦辣。敢問路在何方,路在腳下”,李燁一邊牽着馬,一邊哼着小曲,想想給美女牽馬墜蹬,不失一件美事。

“嗬、嗬、嗬”,劉娥聽着李燁哼的小曲,感覺挺有意思,捂着嘴笑出聲來:“李典軍,唱的真好聽,這是什麼曲子,奴怎麼沒有聽過啊”,劉娥當然沒有聽過,這是《西遊記》主題歌《敢問路在何方》,李燁也是情不自禁的就唱出來了。

李燁問劉娥喜歡聽嗎?劉娥點點頭,喜歡聽李燁就繼續給劉娥唱,劉娥就不停的笑,引起不少路人側目觀望。李燁唱的更起勁,劉娥笑的也越來越開心,不知不覺中,便回到了李府。

走進李府,發現李府上上下下冷冷清清的,除了看門人和趙管家,闔府的人都出去看燈了。回來的時間因爲被劉娥耽擱了,怎麼就沒有人留下來等李燁呢?做人真失敗啊。難道大家都沒有吃飯就上街看花燈了嗎?李燁的肚子現在已經餓的咕咕叫,想找一些吃的再上街看花燈,劉娥一聽,原來李燁回府是想找吃的,笑的前仰後合,搞的李燁莫名其妙。

原來,元宵節期間,長安城家家戶戶都提前去看花燈,餓了就在街上買一些吃的填一下肚子,一路走一路吃,根本就不在家中用膳。像李燁這個土老冒怎麼能懂這些道理,李燁感覺自己怎麼就像一個吃貨似的,連忙岔開話題免得讓自己尷尬。 李燁帶着劉娥回到府上,來到小樓書房,一進入書房劉娥可能是想起了上次的事情,變得有些拘束起來,李燁笑笑從書桌裏拿出一個粉盒遞給劉娥,說道:“劉娘子,上次都是某不好,多有冒犯,某給劉娘子賠罪了”,說着,把手中的粉盒遞給劉娥。

劉娥看見李燁遞過來的粉盒,心裏癢癢的,這個樣式的粉盒在‘美雅居’見過仁壽公主使用過,不僅精緻漂亮而且特別的清楚,有那個愛美的女孩不在意自己的面容啊!可是這個粉盒不僅價格奇高而且數量也不多,劉娥想買都沒有地方買,今天看見李燁送給自己,心中不甚歡喜。可是,自己怎麼能夠接受呢?難道是李燁喜歡自己了,要知道古代男子表達喜歡那個心愛的女子時,一般都是送粉盒、玉簪……,自己如果接受了李燁的粉盒,豈不是告訴李燁自己也喜歡李燁了嗎?劉娥的腦子裏一片迷茫,傻傻的站在李燁的面前,低着頭不知道想些什麼。

李燁以爲是劉娥不好意思接受自己的禮物,便把粉盒塞進了劉娥的手中,說道:“劉娘子,我們去看花燈去”,李燁也不管劉娥答不答應,拉着劉娥的手就往外走。劉娥被李燁牽着手,腦子裏一片空白,也不知道反抗,任憑李燁牽着自己的手,走出李府,往東市方向走去。

一路走來,夜幕初上,道路兩邊燈火輝煌,每家坊前掛滿了各式各樣的彩燈映入眼簾,讓人目不暇接。有帆船形的,象徵一帆風順;有以神話故事嫦娥奔月爲題材的旋轉宮燈;有九層寶塔燈;有魚形燈,象徵着年年有餘;有飛禽猛獸的大鵬展翅燈……而且五顏六色,流光溢彩。

每間坊內都有自己的節目,有的在進行舞獅表演,兩隻精心打扮的舞獅一滾、一躍,你追我讓,活潑可愛的表情讓人捧腹大笑。進行一段生動的表演後,兩隻舞獅,同時從嘴部垂下紅色的對聯:萬戶春燈報元夜;一天瑞雪兆豐年,寓意着來年豐收幸福美滿。

有的坊裏進行舞龍表演,十幾個壯漢舉着十幾米長的巨龍,忽左忽右、忽上忽下盤旋着,而最前面一個老人拿着一個大紅綵球左右上下襬動着,那條巨龍也跟着追逐。許多男女老少圍觀者,跟着震耳欲聾的鑼鼓聲笑啊、跳啊,熱鬧極了。

還有的坊內,進行揣高蹺表演,大多數人都揣着一米五左右的高橋,裝扮成文武狀元、歷史人物、神話人物……千奇百怪、五花八門,有甚至高蹺的高度達到了三米多,有的一個高蹺上站着幾個人……,高蹺上的人作着各種動作,引來周圍的人一陣陣叫好聲。

越往皇宮的方向走,人流擁擠,人挨人、人擠人,摩肩接踵、揮汗成雨不爲過。李燁拉着劉娥的玉手,不知道鬆開,生怕一鬆手,兩人便被人流衝散。劉娥被人羣擠的不敢動彈,緊挨着,靠在李燁的身旁,低頭垂目,任憑李燁牽拉,默不作聲。

行至平康坊的東側,坊內歌舞笙簫之聲,吸引了李燁的注意。李燁拉着劉娥便往坊內鑽,只見坊內一處空地上搭起高臺,高臺前人聲鼎沸,喝彩聲此起彼伏好不熱鬧。 在劫難逃:豪門第一少夫人 李燁與劉娥站在最後,根本看不見臺上是什麼情況,李燁便拉着劉娥在人羣中拼命的往前擠,好不容易纔擠到高臺前面。只見高臺四周懸掛五彩飄帶,臺子中間兩名壯漢捧着一隻巨碟,碟子上站着一位體態瘦削輕盈的二八女子,女子面戴絲巾不見真容,身穿青色荷花長彩裙,雙手纏繞着一根綵帶,雙腳纏足,腳形纖小屈曲,三寸金蓮柔弱無骨。

相傳隋煬帝東遊江都時,徵選百名美女爲其拉縴。一名叫吳月娘的女子被選中,因痛恨隋煬帝的暴虐,便藏刀在腳底,同時將腳裹小,然後在鞋底刻上一朵蓮花,行走時一步印出一朵漂亮的蓮花。隋煬帝見後龍心大悅,召吳月娘侍寢把玩小腳,吳月娘見機行刺隋煬帝,後不成投河自盡。但民間女子爲紀念月娘,便紛紛裹起腳來。至此,女子裹腳之風日盛,這當然只是一種說法罷了。

不過,李燁更加相信,古代裹腳之風開始於女子歌舞之說,漢代趙飛燕,身輕若燕,能作掌上舞。南唐李煜更是自編了一套金蓮舞,舞者裹足獻舞,舞態婀娜多姿,觀者無不稱讚,宮女紛紛效仿。可以相見,裹足對於舞者的舞態的影響還是很大的,總不會起舞時一雙天足比一雙玉足好看吧!

臺上舞女隨着樂曲在玉蝶上偏偏起舞,時而如鳳飛九天、時而如一朵蓮花慢慢盛開、時而如蝴蝶飛梭在花叢中……,臺上表演如夢如幻,臺下的觀者看得如癡如醉。曲終,臺下歡呼聲如潮雷動、久久不能平息。舞女謝幕好似手執花枝,輕微的顫動,似真似幻,讓人美不勝收,不免有伸手想涌入懷中的衝動。

這時,舞女口吐如蘭:“奴,請各位郎君、娘子獻詩,詩首以真容相見”,舞女的意思是邀請大家給自己作詩,誰作的好就可以看見自己絲巾下的面容。臺下才子紛紛獻詩以博得一見真容,可惜舞女聽罷,均不滿意的搖搖頭,不予評價首肯,急得才子情緒激動,臺下變得擁擠不堪。

“不要再擠了”,李燁已經人流被擠到了臺子根前,轉眼就要跟臺柱子進行親密接觸了。情急之下,李燁伸手去抓臺沿,以免被人流擠倒。

“這位小郎君是否有詩相贈於奴”,臺上舞女看見李燁伸手,以爲李燁有詩相贈,低頭輕聲詢問李燁。舞女的話引起臺下的人羣注意,紛紛駐足向李燁這邊看過來。

李燁伸着手抓着臺沿,瞧見人羣都看着自己,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這是什麼情況,李燁自己都沒有搞清楚是這麼回事。這時有人起鬨道:“小郎君,來一首”;“小郎君,快上臺”……,李燁蒙了,一點也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情。人羣起鬨聲一浪高過一浪,接着,李燁便被無數雙手給推到了臺上,這時,舞女從玉蝶上下來,走到李燁身邊,施禮道:“奴謝過小郎君,請小郎君獻詩一首”。

臺下見狀,接着起鬨:“小郎君,獻詩,抱得美人歸”。李燁那會作詩啊!這不是趕鴨子上架嗎?李燁轉身想下臺,臺下怎麼肯讓李燁下臺,舞女見李燁不願意給自己獻詩,一時羞愧氣急,眼淚便啪啦啪啦往下掉,臺下見是這般情景,起鬨聲越發帶勁起來。 李燁站在臺上是進退兩難,看看臺下不依不饒的人羣,再看看已經哭的像淚人似的舞女,李燁心一下子就軟了下來。李燁尋思片刻小聲的吟道:“宮中只數趙家妝,敗雨殘雲誤漢王。惟有知情一片月,曾窺飛燕入昭陽”。這首詩是遼國蕭觀音懷古翻案詩,前兩句寫漢宮中對趙飛燕的指責;後兩句則是對趙飛燕的同情。

李燁將這首詩送給舞女,是李燁對舞女身世的同情,讓人不由得連生憐惜之情。舞女見李燁給自己獻詩,不由得破涕爲笑,揭開面紗給李燁觀看,舞女卷珠簾,深坐蹙蛾眉,但見淚痕溼,不知心恨誰。舞女梨花帶淚,一張臉龐水靈秀氣,惹人憐愛,秀而不媚,好一付美人帶淚圖。

就在李燁準備轉身離去時,舞女說道:“奴樂夢嬌,多謝郎君垂愛,請問郎君姓氏,居住何處”,李燁急於離開,隨口回答,轉身下臺離去。

李燁在臺下找到劉娥,拉着劉娥消失在人羣中。李燁沒辦法不離開了,無數雙眼睛注視着李燁,好像是羨慕,還想是在問這是誰啊,剛纔到底在臺上吟了什麼詩,讓長安城舞都知樂娘子主動摘下面紗。要知道,樂娘子心比天高,平常人很難入樂娘子的法眼,長安城見過樂夢嬌容貌的人真不多,一隻手都沒有。

李燁可不是什麼煙花柳巷高手,自然不認識什麼長安城舞都知樂夢嬌,能夠感受到的只是背後無數雙火辣辣的眼睛盯着自己。劉娥被李燁拉着離開了平康坊,看着像做賊般逃跑的李燁,惹得劉娥呵呵的直笑,笑的花枝亂顫。

跑了一圈,李燁與劉娥都感覺有些餓,便往崇仁坊走,那裏不僅旅店多,飯店也多,各式各樣的風味小吃琳琅滿目。李燁拉着劉娥走進一家羊肉泡饃店,羊肉泡饃可是陝西的美食,走進小店李燁找了一張空桌子坐下來,點了兩碗羊肉泡饃,與劉娥一起分享。

不說,沒有污染的食材製作出來的羊肉泡饃味道就是地道,烹製手法精細,料也重味也醇,肉爛湯濃,肥而不膩,營養豐富,香氣四溢,誘人食慾,食後回味無窮,食指大動,百吃不厭,難怪杜甫食後讚不絕口。屋外雖然還是寒冬,但一碗熱騰騰的羊肉泡饃下肚,便感覺暖胃耐飢,寒氣一掃而光。

吃完羊肉泡饃,李燁與劉娥走出小店,沿着街道往興慶宮方向走。街道邊一位老人支着炭火站烤肉串,烤肉的油脂滴在炭火上,滋滋的作響,烤肉的香味瀰漫在街道中,不少行人駐足購買老人的肉串。李燁湊上前,也買了幾串肉串拿着手上,遞給劉娥吃,也許是劉娥覺得走在路上吃肉串有礙觀瞻,死活不願意接李燁手中的肉串。

李燁笑笑,獨自一個人品嚐美食,左一口右一口,甩開雙手左右開弓,吃的津津有味。劉娥見李燁吃的起勁,也食慾大動,眼睛巴巴的往李燁手中的肉串瞄,不免有些想嚐嚐了,看的李燁呵呵直笑。李燁拿着一串遞給劉娥,劉娥還是害羞的不肯拿着吃,李燁只好將肉串遞到劉娥的嘴邊,哄着劉娥嚐嚐。

肉串的味道果然美味,吃上一口真的不過癮,李燁接着喂第二口。李燁與劉娥一邊走一邊吃,李燁一口、劉娥一口,兩人吃得津津有味,都沒有覺得這樣有什麼不妥的。李燁吃的開心,喂的高興,就這樣一會功夫幾串肉串便消滅乾淨了。

這時皇宮方向的天空升起一道道煙火,五顏六色的煙花,有綠的,有紅的,有藍的,有橙色的,還有紫色的,煙花升上天空,有的像天女散花,有的像星星點燈,在天上一閃一閃的,有的像灑下一張大網,把整個天空照雪亮。聲音霹靂啪啦,震耳欲聾,所有的行人都駐足觀望,沉浸在節日的歡樂之中,爲節日的夜晚增添了一抹風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