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糟了!」沈浪趕緊將羅琳娜推開,身形一閃,擋在春香和夏荷的面前。

春香和夏荷的屁股被打傷了,速度很慢,「主人,我要去見夫人,你不要攔著我們。」

「你們的傷好一些了嗎?剛才的事你們看到的不是真的,我真的沒什麼。」沈浪辯解,這要是捅到夫人那裡去,又是天大的麻煩。

「我不管,為了你,為了小妖女,我們這三天所受的痛苦誰能了解。」春香說道。

「為了幫你們隱瞞,隱瞞小妖女的事情,我們打死也不說,就是相信主人跟她沒什麼,今天我們正好撞見,那就沒什麼好隱瞞的,我們何苦自己要遭罪。」夏荷也哭訴著,面如梨花帶雨。

沈浪將她們扯進房門,每個人擁抱了下,「你們為了我受苦了。」說完拿出兩顆亮晶晶的石頭,放在她們手中。

「這是鑽石,一顆就值五百金幣,只有這樣才能彌補你們。」

「我們不要!我們不要!,只求能在你身邊伺候你。」春香拒絕道。

「哼!不想死的就滾開!你們再看看我的樣子。」羅琳娜突然出聲道,探出頭,慢慢露出獠牙,她對兩個女奴打攪剛才美妙的感覺很是不滿。

聞聽羅琳娜陰冷的聲音,兩個女奴打了一個寒顫,她們不敢抬頭看,看了羅琳娜變身的樣子晚上會做噩夢,她倆已經多次從夢中驚醒,意識到羅琳娜要變身,趕緊打開門跑開。 被兩個女奴打攪后,羅琳娜還想撲進沈浪的懷裡,她很懷念那種溫馨的味道。

「娜娜,你還不嫌麻煩?以後跟我要保持一定的距離。」沈浪制止道。

「我不,為什麼?我很喜歡那樣。」羅琳娜很不願意。

「你不想被趕走吧,要是你繼續撲進我懷裡,被她們發現,你就會被趕走。」

「憑什麼她可以,而我不可以。」

「因為嬌嬌是我的女人。」沈浪回應。

「那我也要做你的女人。」羅琳娜都蹲下來,摟住沈浪的雙腳,眼巴巴楚楚可憐望著沈浪。

「你只是我的女奴,你不明白什麼是我的女人。」沈浪將她摟起來。

「我會學習的,我會明白的。」羅琳娜很認真地回答。

「很好,那在你明白之前,我們玩點別的遊戲,剛才我好像可以觸摸到一種魔力,難道我可以借用你的魔晶。」沈浪驚奇道。

「如果我對你有用,你儘管使喚,我也很高興為你所用呢。」羅琳娜清純的臉蛋一下子變得妖媚起來。

聽到羅琳娜這樣說話,還真是清純質樸,為我所用。

是怎麼來著,剛才那種觸電的感覺,我似乎能掌控那種魔力,對,是手掌觸摸到羅琳娜的肚子,她的魔晶就在心臟位置,也就是說,如果手貼得越近,越能掌控那種魔力嗎?要不要試一試?能掌控魔力的滋味非常奇特,很期待,這意味著不使用魔棒也能使用魔法,而且這種魔力可能是源源不斷的。

不管了,那就試一試,羅琳娜是自己的女奴,自己想怎麼地不就怎麼地,再說也不會把她怎麼地,只是藉助她的魔力。想到這裡,沈浪一把摟住羅琳娜,右手在她的肚子上慢慢上空撫動,體會魔力的強弱。

「嗯哼!」羅琳娜旖旎一聲,面色紅暈,貝齒輕咬著紅唇,主人還是想將我當做他的女人。

沈浪的手掌在移動著,往下移動,魔力在變小,只有往心口的位置越近,魔力越大,他的右手往上撫去。

羅琳娜的心在激烈的跳動,她的臉也越加紅潤,也期待主人的撫慰。

誰知這時,沈浪嘴中吟唱出一串串字元,那是魔法咒語,悠長神秘,騰!一個小火球出現在桌子上面。

沈浪大喜,果然有用,那意味著,不藉助魔棒,只要羅琳娜在自己身邊,就可以使用綿綿不斷的魔力?要是羅琳娜繼續晉級,那麼使用的魔力越來越強大?

想到這裡,沈浪也是一陣激動,不由下手重了點,羅琳娜嬌哼一聲,沈浪反應過來,趕緊撒手,這場景也太曖昧了,好在這時沒有人,要是看到,估計跳到黃河也洗不清。

「娜娜,我試過了,可以藉助你體內的魔晶使用魔法,我想問一下,你願意借我點魔力嗎?」沈浪鄭重地問道。

「主人,我是你的女奴,身體是你的,自然魔晶也是你的,甚至我的靈魂也是你的,你儘管用吧,我很高興呢。」羅琳娜的神色變得有點害羞。

「那就好,今晚我們就將所有的魔法練習一遍。」沈浪高興地說道。

羅琳娜現在很期待與沈浪相擁的味道,她期待著天色快點暗淡下來。

一整個下午,羅琳娜在焦灼的等待中度過,連沈浪教她寫字,也是經常出錯。

夜幕降臨,兩人匆匆吃完晚餐,等嬌嬌睏倦離去,就向著客房跑去。

這是什麼情況?那些侍女護衛都驚呆了,這麼饑渴?也不避嫌,這麼心急火燎地去房間,還能幹什麼好事?

島主府的下人們在猜測著,俊男靚女共處一室,還不好好珍惜春宵一刻值千金的滋味,眾人都有點我懂了的意思。

這邊沈浪和羅琳娜剛衝上客房,那邊的小紅則興沖衝出了嬌嬌的房門,蹬蹬走下樓梯,又蹬蹬走出島主府。

這到底是啥情況?上樑不正下樑歪?主人亂來,下人也瞎搞?

沈浪和羅琳娜回到客房,將門嚴嚴實實地關好,兩人都很興奮,很期待,因為要開始學習其他的魔法,而魔法的學習必須要藉助羅琳娜體內的魔晶,至於那根魔棒上的魔力,還沒有蓄積起來,估計也得半個月的,畢竟是根普通低級魔棒。

關上燈,屋子裡黑乎乎的,只聞到呼吸的聲音,不過這呼吸有點急促,尤其是羅琳娜,她的呼吸更是急促,心也跳個不停,她期待沈浪的撫慰。

沈浪覺得在客房裡念動咒語會影響到嬌嬌休息,還是去巨港的山頂練習會比較好,於是他又牽著羅琳娜跑到島主府的樓頂。

「變身吧,我的座駕。」沈浪站在樓頂上說道。

「好的,我的主人。」羅琳娜變身,長出雙翼,不過變身後的羅琳娜有點恐怖,獠牙暴起,身上沒有一縷衣服。

羅琳娜俯下身來,彎著腰,她的細腰就是一個很好的座位,沈浪跨坐上去,輕輕在她的臀部拍了一記。

羅琳娜三米長的肉翼展開,撲棱一下躥起,飛騰起來,兩人飛翔在巨港的高空,看到下面的建築越來越小,下面燈火通明。

夜色深沉,沒什麼人注意到空中飛翔的兩個人,就是看到了,他們也會以為是只很大的鳥。

飛行的感覺真好,迎著海風呼嘯,坐在羅琳娜的背腰部,沈浪覺得很拉風,找個時間要讓他的九位夫人看看,我沈浪是為了坐騎才和羅琳娜在一起,並不像她們所想的那樣。

、羅琳娜的速度很快,只撲閃了幾下翅膀,就已經飛到了巨港中央的高山上,山上雲霧瀰漫,隱隱還有閃電,山頂上風比較大,還有點冷。

找到幾塊巨石的地方,沈浪開始他的魔法課學習,現在具有源源不斷的魔力,那就可以將書本上所有的魔法使用一番。

雷電術,引動天地之力,形成一道閃電,對著敵人劈過去,只要擊中,斷無生存的道理。

兩人站在一塊巨石上,靠得很近,如果從某種角度看他們,就好像戀人相擁在一起,其實沈浪和羅琳娜保持一定的距離,大概有一米,羅琳娜靜靜地站著,由於中午有成功的經驗,她希望能幫到主人,那麼主人會更倚重她,離不開她。

沈浪端正自己的神色,在念動咒語的時候心態要正,要虔誠,否則會出紕漏,不過面對面看著羅琳娜,沈浪有點呼吸不過來,這是一個風華絕代的女子,堪稱小妖女,她清涼單純的藍眼睛如同山間的清泉,那麼明澈,微微一笑,又有點妖媚的味道,這種奇特的氣質讓沈浪有點心亂,加上靠得很近,呼吸著羅琳娜身上散發出來的芬芳,沈浪在念到最後一段咒語時,打了一個噴嚏。

這樣就出岔子了,一道閃電落下來,好在這道閃電是沈浪初次召喚的,比較細弱,但還是擊中了沈浪,沈浪只感覺頭皮一麻,差點暈過去,身體搖晃著撲進羅琳娜的懷中,鼻尖正好夾在羅琳娜的胸間。

迷糊了一會才醒過來,發現自己的處境,正摟著羅琳娜趴在她的懷中,趕緊鬆開。

「娜娜我不是故意的,剛才出了點紕漏,我們繼續。」 沈浪的一隻手掌離羅琳娜的胸前只有三厘米,便停住了,他端正自己的精神,感應著羅琳娜的魔力,念動咒語。

「修理法師呢干苦力——」咒語的發音有點類似這個。

頓時,天空烏雲籠罩,雲層中道道電芒閃耀,撕裂雲層,一道白光閃過,緊接著就是一陣驚天動地的巨響,雷電炸落在不遠處的一棵樹上,那棵樹從樹枝到樹根被雷電擊中,立即騰騰燃燒起來。

「厲害,果然是這樣的。」沈浪漸漸掌握了魔法的訣竅,在念動咒語時決不能思想開小差,哪怕面前站著一個絕代佳人也不能動歪思想。

「主人,你真的好棒!」羅琳娜也替沈浪高興,這樣一位天賦超強,實力強大的主人才能讓她臣服在腳底。

「僥倖,再試試。」沈浪調用羅琳娜的魔力,念動咒語。

又是一道雪亮的閃電擊落在不遠處的石頭上,那塊巨石炸裂了,粉塵飛舞。

我掌握了雷電術,接下來就是降雨術,剛打雷不下雨怎麼行。

天空的烏雲還沒有散,當沈浪念動降雨咒語時,烏雲不斷積聚,調取著羅琳娜體內的魔力,沈浪感覺自己可以掌控一切,就像是天地間的主宰。

沈浪念完咒語,將手臂一揮,天空果然淅淅瀝瀝下起了雨,一開始雨點不大,接著就是傾盆大雨澆落下來,將兩個人都打濕了。

羅琳娜被雨淋濕,黑色絲質斗篷緊緊貼在身上,將玲瓏剔透的絕佳身材襯托的無比誘惑。

沈浪看到了,這女人果然是人間妖孽,身材好的沒法說,要不是吸血鬼,說不定會跟她來一段。

不過這是不可能的,除非沈浪想變成吸血鬼,接下來就使用風刃術,召喚大風將身上的濕衣服吹乾,再來兩個火球將身體烘乾。

很快,在兩人周圍半里,一股狂風颳起,襲卷著周圍的枯枝落葉,兩人的衣服被狂風捲起,呼呼直響,他們站在最高的巨石上,如同兩個仙人一般。

接著又是兩個火球騰地升起來,沈浪憑著最靈敏的感知力操控著魔力,操控著火球,讓火球有生命力一般,繞著兩人的身體不斷旋轉。

火球帶來的熱力很快將他們的衣服烤乾,如果再烤下去,兩人可以變成烤乳豬。

一下子使用了四種魔法,調用了不少魔力,這比使用低級魔棒強多了,羅琳娜只是面色變得蒼白了些,但是還可以調用魔力。

沈浪繼續學習魔法,今晚就是魔法大課堂,是自學的,沒有人指導,如果西方的魔導師知道這樣一個天才,憑著自學就掌握了這麼多魔法,估計會搶著要他做學生。

召喚亡靈術,這個有點恐怖,要求比較高,需要強大的靈魂力才可以,否則有可能被亡靈所吞噬,成為一具行屍走肉,不過對於沈浪來說,這些都不是事。

召喚一個亡靈,可以是史書上出現的任何一個人,只要他還沒有往生極樂世界,投胎轉世,哪怕是個皇帝也可以,將軍也行,不過召喚的幾率相對來說要低些。

沈浪對這個比較感興趣,不如召喚一個始皇帝怎麼樣,中國歷史上第一個皇帝,帶著萬千陰兵幫自己掃平天下邪惡。

沈浪念動咒語,想象著史書上始皇帝的模樣,以及始皇帝的生平事迹。

沈浪對於召喚始皇帝的靈魂,他有點陰暗的心理,奴役一個皇帝為己所用,這自古以來也沒誰了,哪怕是皇帝的魂魄。

咒語念完,亡靈沒有出現,沈浪猜測,是不是始皇帝飛升天界,或是已投胎為人,眾生畢竟逃不過六道輪迴,只有其中佼佼者才有機會勘破三界外,不在五行中。

失敗,召喚亡靈失敗,有點好高騖遠,那就召喚近一點的皇帝,嘉禎皇帝,這個皇帝喜歡修道,煉丹吃藥,不知道有沒有得道成仙。

沈浪繼續念動咒語,調用羅琳娜的魔力,咒語念完,亡靈還是沒有出現,沒道理啊,嘉禎老皇帝得道升天了?

是不是自己的靈魂力不夠?不足以召喚這等等級的靈魂,沈浪對於能夠召喚亡靈,成為魔法師中的亡靈法師非常有興趣,你想想看,召喚死去的文臣武將為自己征戰,那是多拉風的事情,特別是史上的名將白起,樂毅,王翦,三國的英雄們,哪一個都不錯,要是隨時聽命於自己,到時候遇到最厲害的強敵也不懼怕。

沈浪不甘心失敗,在仔細閱讀魔法書和亡靈法書,原來召喚強大的亡靈並不是念動咒語那麼簡單,還得有儀式,就是招魂儀式,找幾樣物品,什麼黑豆,糯米,公雞,檀香之類。

不過要是召喚一般的亡靈就不需要這麼麻煩,那就召喚一個普通海盜的亡靈吧,反正海島上死去不少的海盜,最西邊的山坡就是一片墳地。

沈浪帶著羅琳娜去西山墳地,海盜的葬地,海盜死去后,一般海葬,也可以選擇土葬火葬,根據文化信仰的不同有各自的喪葬文化,海盜來自不同的文化圈,那麼擁有不同的喪葬方式也就正常了。

墳地的面積有四五畝的樣子,周圍是茂密的植被。

現在已經是凌晨三點左右,周圍很寂靜,可以聽到一些蟲子的叫聲,一靠近墳地,羅琳娜不由自主地扯住沈浪的手臂,她有點害怕,沈浪還奇怪了,你一個吸血鬼倒還怕鬼?

一個個饅頭一樣的墳墓擺在那裡,墳墓的上面還飄著一些鬼火,沈浪兩人來到附近,那些鬼火就涌了過來,數量很是壯觀,羅琳娜趕緊躲到沈浪的身後,雙腿打顫,兩人移動一下,鬼火也跟著移動。

「別怕,這些傷不了我們。」沈浪安慰道。

「我,我還是很怕。」羅琳娜摟住沈浪的腰,眼睛閉著,不敢看墳堆飄過來的鬼火。

寂靜的夜空突然響起怪鳥的叫聲,將沈浪都嚇了一跳,撲棱一下飛走了,體型很大,嘴裡還叼著什麼東西,這怪鳥不會吃腐屍吧?

這麼多的鬼火,這麼多的墳堆,那就意味著死去不少的海盜,沈浪了解道,陳嬌嬌的祖上是東南亞海域最強大的海盜,曾經擁有上萬的海盜幫眾,上百年過去,戰死的,得病死的那得多少?

先召喚一個亡靈玩玩,沈浪現在的意思就是玩玩,召喚亡靈玩玩,這種事也只有沈浪能幹了,因為他到現在為止,還沒想到召喚亡靈幫自己幹什麼,修鍊這個魔法的目的就是體會召喚亡靈過程的刺激。 亡靈咒語開啟,沈浪嘴裡吟唱著,就像一個真正的神棍。

「死去的亡靈們,我召喚你們。」沈浪的聲音拉得很長。

鬼魂沒有出現,哪裡出了岔子,鬼都到哪裡旅遊去了?這些海盜鬼魂不會是留戀大海,在茫茫大海之上飄蕩吧?

一次沒有成功,沈浪不甘心,繼續念動咒語。

見了鬼了,亡靈還是沒有出現,這麼大一片墳地,沒有鬼魂存在,這沒有天理啊。

持續不斷地使用羅琳娜的魔力,羅琳娜面色越加蒼白,雙腿都站不住了。

沈浪有點氣餒,加上羅琳娜一直懇求著要回去,只有放棄,他也搞不清哪裡出了紕漏。

下次吧,沈浪對羅琳娜說,「變身吧,我們回去。」

羅琳娜運轉魔力,想化身為吸血鬼,這次居然沒有成功,不僅沒成功,身形一閃,整個嬌軀無力地趴在沈浪身上暈了過去。

不會吧,娜娜,醒醒!沈浪輕輕拍著羅琳娜的臉頰,羅琳娜沒有醒過來。

也許是羅琳娜的魔力耗盡,一晚折騰,耗盡了羅琳娜的魔力。

沈浪有點懊悔,太急於成功了,導致無盡地抽調羅琳娜的魔力,這下好了,座駕沒有,還得自己將羅琳娜背回去。

身軀好沉,全身無力的羅琳娜被沈浪抗在肩頭,往島主府方向跑去。

好不容易回到島主府,被那些值夜班的侍女們看到,很是好奇,主人怎麼扛著小妖女回來了?

「主人,你們不是在樓上房間嗎?」一個侍女問道。

「出去逛了一下累了。」沈浪不理會她們,將羅琳娜扛到樓上的客房中。

身後的那些侍女看到沈浪上去以後,面上露出古怪的神色,暗中猜測,主人還真是強悍,把小妖女弄暈過去。

第二天中午,沈浪才懶洋洋起床,昨夜損耗太大,沒曾想睡到天亮。

就在這時,小紫急匆匆跑進來,「侯爺,不好了,小紅在胡言亂語,發神經了。」

「發神經了?怎麼回事?」沈浪正在洗漱。

「侯爺,是這樣的,昨夜小紅出門,回來后就變成這樣,夫人正著急呢,請了幾個大夫看來,也不頂事,派我來找你幾次,看到侯爺睡得很香,不敢打攪。」小紫解釋,眼神則留在羅琳娜的身上,不言而喻,不敢打擾你們的好事。

「好吧,我隨你去看看。」沈浪瞄了一下另一張船上的羅琳娜,還在酣睡。

小紅和小紫的卧房就在另一頭,沈浪在小紫的帶領下,匆匆來到房間。

小紅躲在牆角啃咬著什麼東西,頭髮蓬亂,衣服扯得破破爛爛,嘴中罵罵咧咧,跟平時的樣子完全不同,早上請幾個大夫看時,還被打了出去,這副模樣是中邪了。

床單被撕成一條條的,地上滿是雜物,打碎的碗盆瓷片,幾瓶喝乾了的酒瓶。

哪個邪靈竟敢騷擾我的屬下,那是找死,即使是個死鬼,我也會將你打得魂飛魄散,沈浪看到這個場景,不由動怒。

中邪就是鬼上身了,這種事以前沒怎麼出現,難道是昨晚召喚亡靈惹得禍?

沈浪冷笑一聲,正愁找不到亡靈,你自己送上門來的,那就別怪我。

小紅的長發覆面,突然站起,對著沈浪衝過來,大聲罵道,「你這個畜生,霸佔我的島,還佔了我的孫女,我要你死!」小紅的聲音粗魯,好像是另一個人的聲音。

鬼上了小紅的身,而且還是個男鬼,得把它弄出來,否則時間一久,小紅的身體會受到傷害。

不過從小紅髮出的聲音來看,這個鬼魂是來自於巨港的,什麼霸佔他的島,霸佔他的孫女,這鬼魂莫非是陳嬌嬌祖父的亡靈吧。

看在嬌嬌的面子上,我就先禮後兵,跟你理論理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