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廢話,聽我的命令,好好爲我做事。我保證,這斧頭幫的老大,只能是你一個人。好了,現在給我調查一下,人被抓到什麼地方去了。這個連勝敢動我的人,我必須要讓他付出代價。”

牛犇犇不敢違抗林凡的命令,林凡的實力,實在是太可怕了。要是他敢不聽話的話,那說不定先死的就是自己了。

“剛纔我們的人已經查到了,他們畢竟還在咱們松江的地盤,想要跑路也沒有那麼容易。現在人就被抓到你們村子東郊二十公里的廢棄工廠了。我估計,他們應該會聯繫你的。畢竟,你纔是這件事情的主角。”

“不用等他們邀請了,我現在就過去。”

“老大,需不需要我們的人幫忙?”

林凡搖搖頭,“暫時不用了,人太多也沒有什麼用處。你現在就回我家好了,保護好柳溪和老太太。要是她們出了什麼事情,那你就等死吧。”

“老大放心,就算是死,我也絕對不會讓他們傷害到老太太和夫人的。”

“嗯,謝謝了,犇犇。”

“老大這是哪裏的話,我牛犇犇這條命是老大給的,這輩子願爲老大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行了,好好活着,斧頭幫的老大,我給你留着!” 掛斷電話之後,林凡便發動起了自己的車子。沒有想到,自己的一念之差,居然會造成這麼嚴重的後果。但願自己的舅舅和舅媽能平安無事,要是那些膽敢傷害到他們,林凡是絕對不會放過他們的。

一路風馳電掣,林凡駕駛着自己的車子衝着郊外狂奔。本來,他是完全可以不用開車的。以林凡的墜星步,全速前進的狀態下,可比開車要快多了。之所以林凡還是選擇了開車,主要是有兩個方面的原因。

其中之一,就是爲了節省體力。天知道一會會有什麼樣的對手,在等待着自己。而另外一個方面的原因,那就更簡單了。自己要是走路去的話,那要怎麼回來?別忘了,林凡擁有墜星步無所謂,但是他這是去救人的。總不能,揹着兩個人走回來吧?

正如牛犇犇所說的那樣,林凡還沒有趕到郊外,對方便已經先打電話過來了。

“是林凡吧,你給我聽着,你的舅舅和舅媽都在我的手上。如果不想讓他們死的話,你就一個人帶錢來東郊的廢棄工廠。我想你應該會知道,這裏是什麼地方吧。”


“你們是什麼人?爲什麼要抓走我的舅舅和舅媽?”

林凡這麼問,明顯是有些明知故問了。不過,林凡這麼做也有好處,那就是可以起到迷惑對手的作用。

“哼,我們是什麼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是不來的話,他們可就沒命了。對了,順手加你個微信吧,也好讓你看看他們現在的狀態。”

正說着,林凡的手機便收到了一條微信好友請求。

林凡直接選擇了同意,然後便看到對方發來的視頻請求。

林凡打開了視頻,同時故意遮住了自己的攝像頭。他可不想讓對方知道,自己已經在路上了。

視頻畫面中,自己的舅舅秦安已經被他們的人給吊在了半空中,他的身上滿是鮮血,很顯然已經是遭到了一頓毒打。而徐帆同樣也遭遇到了同樣的情況,只是沒有被吊起來而已。

看着遍體鱗傷的舅舅和舅媽,林凡的內心正燃燒着熊熊怒火。這羣混蛋,居然對他們下這種毒手。

“怎麼樣,我們可是說到做到的。你要是再不來的話,我可不敢保證,他們還能活命哦。”

啪的一聲,林凡直接將手機丟在了地上,然後狠狠地踩了幾腳。

“這幫畜生,我要你們血債血償!”

林凡一腳油門踩到底,車子的時速表已經飆升到了極限。

東郊外的廢棄工廠,這裏也算是人跡罕至的地方了。當初這個工作之所以會被廢棄,就是因爲這裏發生了一場大火。大火將整個廠子都給焚燒殆盡,據說還有不少人死在了裏面。而後來,這裏便被封鎖了。

隨着時間的流逝,這裏的封鎖也漸漸地被解除了。但是,因爲這裏早就被燒燬了,位置又比較偏僻,久而久之還傳出了鬧鬼的傳聞。所以,這裏也就自然而然的無人問津了。

不得不說,他們將綁架的地方選擇這裏,的確是個不錯的選擇啊。

林凡隨便找了個地方,將自己的車子停好。他可不想就這麼大搖大擺的進去,天知道等待着自己的會是什麼。

別忘記了,林凡現在可是擁有變化神通的超人。任務獲得的那本八九玄功,簡直就是打開了林凡新世界的大門。搖身一變,林凡便化身成爲了一隻蒼蠅。

沒辦法啊,現在八九玄功的等級太低了,林凡也只能變身成爲蒼蠅啊蚊子啊之類的小東西。如果什麼時候,將八九玄功提升到了滿級。到時候,那可就真的是千變萬化晃瞎你的狗眼了。

嗡嗡嗡,蒼蠅林凡就這麼悄悄地飛到了廢棄工廠之中。

在飛行的過程中,林凡已經發現,在工廠外圍,至少存在十處暗哨。這些暗哨,應該就是負責等待林凡的。只要林凡一到,他們就會給廠子裏的人發信號。只可惜,他們怎麼想都不可能想的到,林凡居然變成了一隻蒼蠅。

“哼哼,你說你們得罪誰不好啊,偏偏得罪曹大頭那個傢伙。”

工廠裏,一個小頭目正拿着一根皮鞭,反覆的抽打着吊在空中的秦安。

“曹大頭是什麼人啊,那可是我們老大的小舅子。你們居然打了他,簡直是不知死活。”

秦安被吊在半空中,已經是出的氣多進的氣少了。再這麼下去,恐怕秦安也堅持不了多久,就會被打死了。

而這一切,剛好被飛進來的林凡看在了眼裏。可惡啊,這羣混蛋,到底還有沒有人性了。人家都被你吊在半空中了,你幹嘛還要打人。

看到這裏,林凡再也忍不住了,他直接從蒼蠅形態變成了原本的形態。

“混賬東西,給我死!”

怒吼的林凡,一腳將小頭目給踢飛了出去。那小頭目一直在等待外面人的消息,可一直沒有等到。閒着沒事,他就想虐個人來找點刺激。所以,他纔會肆無忌憚的在這裏抽打着秦安。

可是,他怎麼也沒有想到,林凡居然在這個時候出現了。天啊,他到底是從什麼地方冒出來的啊。

小頭目掙扎着站了起來,嘴巴因爲剛纔的撞擊,而被撞掉了兩顆牙齒。他現在說起話來,都是漏風的感覺。

“你,你是誰,居然敢打我。”

林凡冷笑道:“我是誰,真是搞笑。你剛纔不還在跟我打電話嗎,怎麼這麼快就忘記我了。”


“不可能!”對方含糊不清的說道:“從你們村子到這裏,至少需要一個小時的時間。你怎麼可能,會這麼快就過來。你到底是什麼人?”

林凡搖搖頭,無奈的說道:“這年頭到底是怎麼了,就連說真話,也沒有人相信了。真是的,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你們,都給我等死吧!”

“草,大家一起上,給我廢了他!”

小頭目也憤怒了,你丫就是一個人而已,拽什麼拽啊。要知道,自己手下可是足足上百號人呢。這一百號人,就算是打不死你,也累死你了。 然而,下一秒小頭目這腸子都悔青了。眼前的林凡根本就不是人,自己的手下還沒有靠近他,便已經撲街了。更誇張的是,從頭到尾自己都沒有捕捉到林凡準確的位置。如此迅速的移動速度,再加上強悍無比的力量,這特麼簡直就是超級賽亞人啊。


不到兩分鐘的時間,那羣剛剛還在叫囂的混混只剩下了倒地**的力氣。偌大的一個廠房,除了小頭目和林凡之外,就再也沒有人能夠站起來了。

對方咕咚嚥了一口唾沫,說話的聲音也開始結結巴巴了起來。

“你,你不要過來!”

“說,到底是什麼人讓你們這麼做的!”

小頭目很努力的讓自己鎮靜下來,然後衝着林凡喊道:“我警告你,你最好離我遠點。我可是……我可是斧頭幫的人。”

“斧頭幫?”林凡皺起了眉頭,“這麼說來,果然是曹大頭讓你們來的。”

“哼,怕了吧。”要知道,這斧頭幫可是夜龍省第一大幫會,就算是浙東省的幾個大型幫會也要看着斧頭幫的臉色。所以,這個小頭目纔會如此的自信。他覺得,林凡肯定不敢對自己怎麼樣了。“我告訴你,這件事情我們斧頭幫跟你沒完。小子,我勸你……”


小頭目的話還沒有說完,便驚恐的發現,自己已經沒有辦法張嘴說話了。甚至,他想要呼救,都沒有辦法。因爲就在剛纔的一瞬間,林凡以電光火石的速度,將小頭目的下巴直接給捏碎了。這種恐怖的力量,哪裏可能是人類所擁有的力量啊。

小頭目噗通一聲跪倒在了地上,他拼命的朝着林凡磕頭認罪。開玩笑,要是還不好好認錯的話,恐怕連命都沒了吧。

他很努力的想要說話,跟林凡求饒。可是,因爲自己的下巴已經被捏碎了,所以他根本就發不出任何的聲音。

林凡一腳踹在了他的胸口,呵斥道:“斧頭幫算什麼東西,老子根本就沒有把他看在眼裏。小子,你今天敢動我的人,我就讓你萬劫不復。”

說着,林凡將自己的腳移到了小頭目的下體。小頭目已經明白了林凡的意圖,這一腳要是踩下去的話,那小頭目的下半輩子,可就徹底的完蛋了。

“不……不要……”

小頭目含糊不清的發出呼救的聲音,可是,這種情況下,又有誰能夠救他呢?答案很簡單,當然是沒有人能夠救他!

“啊!”

一聲淒厲的慘叫,從此這小頭目就只能做太監了。

對此,林凡沒有感到絲毫的愧疚。誰讓他動了自己的舅舅,這個仇,林凡可不會輕易的忘記。

“小凡,快救你舅舅啊。”

躲在角落裏的舅媽徐帆看到林凡如此勇猛,她內心的恐懼也被一點點的驅逐開來。眼下,所有的混混都被林凡給打趴下了,她自然也就不用感到害怕了。

林凡點點頭,腳下踩着墜星步,直接瞬移到了半空之中。他憑空取出了自己的屠龍劍,將吊在半空之中的鋼索給硬生生的切斷了。之後,林凡迅速抱住了下墜的舅舅,重新回到了地面上。

“舅舅,您沒事吧?”

回到地面之後,林凡立馬開始給自己的舅舅檢查身體。一番檢查之後,林凡驚訝的發現,這羣混蛋居然擊穿了自己舅舅的五臟六腑。怪不得,怪不得自己舅舅只能痛苦的在半空中**。他的五臟六腑都遭到了嚴重的破壞,早已經成爲了必死之人。

只是,舅舅的意志一直在堅持着,他還不想就這麼輕易的死去。

“小……小凡……我……我……我還不想……死。小凡……救……救救我,好嗎?”

那一瞬間,林凡心如刀絞。眼前的可是從小看着自己長大的親人啊,而他此刻就在林凡的懷裏,林凡卻無力迴天。

系統的神祕商店還在維護,即便系統沒有維護,神祕商店裏也不存在能夠擁有起死回生的丹藥。

如果說,自己的舅舅是得了病,又或者其他什麼問題,林凡還能憑藉青囊冊救他性命。可是,這一次自己的舅舅卻是被人破壞了內臟。這種情況下,別說是林凡了,就是大羅神仙也無力迴天了。


“對不起,舅舅,我……我救不了了。”

“是嗎?”秦安也早就意識到了這個問題,但是他對生活的渴望,對家人的眷戀,始終支撐着他,沒有讓他這麼快就死去。可是,他終究還是不能活下去了。“替我……替我照顧好……照顧好你舅媽和……和弟弟。”

說完最後這句話之後,秦安便閉上了眼睛。林凡知道,這就是死亡。

那一瞬間,林凡的內心如同被刀絞一般,他恨自己沒有早點來到這裏,他恨自己沒有能夠救下自己的舅舅。

“老二啊,你別睡啊,你給我醒醒。你要是死了,我以後可怎麼活啊。老二,你這個沒良心的,你給我醒過來啊!”

林凡撥通了牛犇犇的電話號碼,讓他派人來這裏接自己的舅舅和舅媽回家。而他,還有其他的事情要去做。這一次,林凡打算那些人血債血償!

牛犇犇很快便帶人趕到了這裏,按照林凡的吩咐,在場的所有人,都要受到懲罰。他們之中,有的人被砍掉了手腳,有的人被挑斷了手筋腳筋。總之,他們都爲自己的行爲,付出了代價。

至於林凡,他已經做好了決定,潛入夜龍省斧頭幫,殺掉斧頭幫的老大連勝,還有那個什麼狗屁曹大頭。林凡要用他們的鮮血,來祭奠自己的舅舅。

事情發生了沒多久,林凡便接到了趙煒的電話。果然,這件事情鬧的還是太大了。那麼多人被搞成了殘廢,這件事情總要有人負責的。

“林凡老弟啊,今天的事情,你鬧得動靜可不小啊。”

林凡無奈的解釋,“很抱歉,趙老哥,其實我也不想的。但是,那些人殺了我的舅舅,這個仇我必須要報。”

“唉,你們這些年輕人啊,做事情就是容易感情用事。你是不是打算去夜龍省?” “是的,我打算潛入到斧頭幫,然後做掉連勝。”

聽到林凡的話,趙煒也是吃了一驚。本來他還想着,林凡最多也就是殺掉曹大頭,然後再在斧頭幫搞點事情就是了。沒有想到,這林凡居然打算直接搞死連勝。

“好小子,你這野心倒是不小啊。林凡,我問你一個問題,你必須要給我老實回答。你是不是想殺掉連勝,然而取而代之?”

林凡沒有絲毫的猶豫,直接回答道:“不,我可不想做什麼黑幫的老大。想要幹掉連勝,不過是因爲他殺了我的舅舅。至於斧頭幫的老大是誰,那跟我可就沒有關係了。”

“其實,”趙煒說道:“我倒是希望你能夠做這個老大的。我知道你這個人的個性,現如今冷魂幫在你的管理下,不是一樣欣欣向榮嘛。而且,冷魂幫也已經開始努力的轉型,成爲一個對社會有積極意義的社團了。這對於我們來說,可是一個好消息啊。”

“我倒是希望你能夠在除掉連勝之後,繼續管理斧頭幫。我猜,你一定會將斧頭幫變成第二個冷魂幫吧。這樣一來,也算是幫我們上級除掉了一顆毒瘤,何樂而不爲呢。”

林凡沉默了許久,也沒有回答趙煒這個問題。他相信,國家是不會眼睜睜的看着自己發展壯大的。所以,他現在也不確定,趙煒說這話到底是不是真心的。萬一他只是試探自己,而自己又答應了的話,那豈不是等於自己挖坑把自己給埋了?

“怎麼不說話了?”

“這個……”林凡猶豫再三,說道:“說真的,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沒有這個能力除掉連勝。畢竟這斧頭幫可是個龐然大物啊,想要除掉連勝,談何容易啊。”

“實際上,這也是我給你打這通電話的原因了。”趙煒的語氣變得嚴肅起來。“林凡,根據我們的調查。連勝似乎也跟米歇爾的伽羅集團有着密切的合作,換言之,在連勝的斧頭幫裏面,應該也有着數量不少的異能改造人。本來國安局還在爲這件事情發愁,既然你現在主動找上了斧頭幫,那不如就把這個任務交給你好了。”

“任務交給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