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一切準備完畢,追魂者站起身來。

幾年都沒有親自上陣的他,卻依舊猶如一把利刃。

作爲狙擊手排名第五的高手,他的槍下死過太多太多名宿。

各國都曾經有人,被他一槍狙殺,追魂者這個名號,更是讓人望而生畏。

“您這是準備親自上陣嗎?”

胖司令就這樣站着等了足足一個小時,此時正值中午,太陽暴曬。

房間裏連空調都沒有打開過,這傢伙就好似從水裏撈出來一樣。

可是他卻一言不發,直到老狐狸追魂者站起身來向外走的時候,他這才急忙跟了出來。

“難道你看不出來嗎?”

追魂者連頭都沒有回過,因爲他的靈魂已經融入了他的子彈。

現在他就是利刃出鞘一般,那恐怖的眼神,足以讓人驚恐不安。

“可是裏面的情況太危險了,不如我們再等等吧!”

胖司令之前一直很期盼他出手,畢竟他的背景之強,胖司令可是非常清楚。

但是,他的手下現在全部打完了,就憑他一個人,又怎麼可能有機會呢。

“等什麼?你認爲他們會出動出來讓你殺嗎?”

被閉上絕路的追魂者知道,他這一次是躲不過了。

沒想到竟然是天龍大隊到來,怪不得會如此的兇猛。

同時他也清楚,天龍大隊絕對不是爲了錢。

他們現在遲遲沒有動手毀了主機,恐怕其背後還有另一件事情。

前段時間,被末日機甲傷害過的天龍大隊損失慘重。

這一次到來恐怕就是爲了復仇,原來是老朋友見面,追魂者面色淡然,但是內心卻翻滾着。

一流的傭兵和一流的戰士,這之間到底會是誰勝誰死猶未可知。

“但是如果裏面發生了什麼事情,我怎麼辦啊?”

胖司令雖然沒有說,如果追魂者戰死怎麼辦,但是這畫外之音,已經很清楚了。

“如果我死了,你就聯絡總部,告訴他們是天龍大隊做的,其他的他們自然會解決的!”

追魂者一轉身,向着樓梯下走去,胖司令急忙想要跟隨,可就在這時,安靜已久的車間內,突然被爆炸聲佔據。

那恐怖的爆炸聲,讓外圍的士兵汗毛倒豎。

“發生了什麼事情!”

胖司令急忙扶着欄杆,向着那邊望去。

但是堅固的車間廠房,將一切打破的爆炸聲,完全被遮擋了。

“他們要想衝出來!”

原本信不遊街的追魂者,立刻邁開步子,向着車間的位置飛馳而去。

胖司令也急忙跟着屁股,向着那車間的位置跑了過去。

外圍警戒的士兵們嚴陣以待,這中午的炙熱讓他們汗流浹背。

但是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那唯一的出口處。

雖說那足有二三十米寬的大門早就千瘡百孔的倒在兩旁。

但是那十幾挺重機槍再加上坦克大炮,卻死死的將一切都封堵住。

沙袋落起來足有一米多高,數百把自動步槍,更是隨時都會射出子彈來。

眼睜睜的看着車間裏依舊是槍聲不斷,他們的心也都懸着。

難道說對方現在準備向外衝嗎。

但是衝出來,那也絕對只有死路一條。

“怎麼樣了?”

來到近前的追魂者臉色嚴肅,看着那負責的隊長,開口問道。

“不知道里面的情況,我們準備好了一切!”

隊長不敢怠慢,急忙開口對着追魂者說道。

這批外來的士兵,可是以追魂者的命令馬首是瞻。

“好,立刻給我準備五十名經驗豐富的士兵!”

追魂者當然不會這樣傻傻的衝進去,反正裏面的人,和他又沒有什麼關係。

槍炮聲此起彼伏,裏面的戰鬥依舊是那麼的慘烈。

但是追魂者卻並沒有立刻進去,而是站在門口。

他的身後,五十名經驗豐富的士兵已經集合到位。

或許他們不如之前虎子率領的傭兵小隊,但是比起胖司令那些手下,可是強上許多。

槍聲漸漸變得越來越少,外邊的包圍依舊是水泄不通。

幾個渾身是血的士兵,倉皇的向外跑來,踉踉蹌蹌的他們,此時已經嚇瘋了。

對方的攻擊猶如雷霆,瞬間就打破了他們的防禦。

雖然他們已經是使勁渾身解數,卻依舊無法守住。

尤其是那從天而降的恐怖手雷,讓躲在掩體之中的他們無處可藏。

震耳欲聾的爆炸聲,硬生生的將他們的防禦扯開。

到最後,幾個士兵徹底被這槍炮聲嚇破了膽子。

本能的向外就跑的他們,卻忘記了外邊還有十餘挺重機槍呢。

剛剛露頭,等待依舊的機槍手們就毫不猶豫的扣動了扳機。

已經下了死命令,凡是出來的只有死路一條。

沉重的重機槍聲呼嘯着打了過來,幾個人連慘叫都沒有發出,就變成了肉泥。

鮮血淋淋的大門外,追魂者就站在那裏,眯着眼睛的他並沒有說話。

可就在這時,身後跑來了傳令兵,拿着電話的他快步來到了胖司令的面前。

“司令,裏面的電話!”

裏面的電話一直都被切斷,除非雲天主動聯絡他們。

胖司令看着那電話,又看了看站在不遠處的追魂者。

追魂者轉過身來,一臉冷笑的走了過來,一伸手拿起了電話。

“你終於打電話來了!”

追魂者冷笑着,此時他說話的語氣,讓另一邊的雲天一愣。

“是啊,我是想看看我的錢怎麼樣了?”

雲天心中暗道不好,但是卻又不動聲色的說道。

“錢不是問題,既然是老朋友來了,爲什麼不讓天龍親自給我打個招呼呢!”

追魂者冷笑的聲音,帶着一種譏諷。

識破了雲天他們身份之後,他說起話來,可就不在那麼客氣了。

“天龍是誰?”

果然,他還是找到了蛛絲馬跡,但是雲天當然不會承認了。

“堂堂天龍大隊,又怎麼和縮頭烏龜的躲起來,讓無名鼠輩前來說話,真是辱沒了天龍的名頭!”

追魂者依舊是自信滿滿,視頻上的那張臉,他絕對不會忘記。

“我不管你以爲我是誰,我只是想告訴你,別逼我做一些對大家都不好的事情,否則的話,我可就不客氣了!”

雲天當然不會承認,反正對方又看不到。

如果承認,可是天龍不在,免不了這老狐狸又會想到其他的。

“哦?你就這麼闖進來,又什麼時候客氣過,我到想聽聽,天龍大隊是怎麼個不客氣。”

追魂者拿着電話,看着那車間之中,現在的安靜很快就會被打破。

“你很清楚,如果我對主機做點什麼不好的事情,恐怕你也無法交代!”

看樣子,這追魂者並不在乎自己是否承認,他是已經認定了自己就是天龍大隊。

“哈哈哈哈哈,你當我是三歲孩子嗎,如果計算機主機毀掉,我頃刻間就會夷平這裏,算起來那不過是你保命的東西而已,如果你想毀掉的話,那就毀了好了,你看我的大炮,會不會對你們留情!”

追魂者冷笑着說道,他相信這些人不敢隨便毀掉那主機,否則他們也只有死路一條了。

“你說的沒錯,我是不敢一下子全部毀掉,但是我可以一點點的毀掉,現在我就讓你的機甲資料付之一炬,接下來就是永動機、黑暗粒子、超級激光!”

雲天對着潘瑤使了個眼色,伴隨着潘瑤輕輕的敲擊着鍵盤,一個個資料開始慢慢消失。

這可是無法複製的資料,反正這電腦裏,最好還有一百多個科研項目,隨便毀掉幾個還並不算什麼。

電話被掛斷,但是追魂者知道,這天龍言出必行。

緊咬牙關的他暗叫不好,但是卻根本無法阻止。

“傳我命令,立刻進攻!”

刻不容緩,追魂者知道這一次恐怕是難辭其咎了。

如果下令讓火炮覆蓋的話,恐怕那胖司令是絕對不肯的。

現在還不是鬧內部矛盾的時候,若是能夠保住一些資料,或許還有迴旋餘地。

最起碼到時候自己可以拿着那主機,和天堂集團換取自己的治癌藥物。

想到這裏,追魂者已經下達了強攻的命令。

“是!”

軍令如山,準備好的五十人,立刻抱着槍,向着車間之中發動了攻擊。

一場爭奪戰立刻打響,雙方這一次可是卯足的幹勁,不死不休的戰鬥伴隨着時間的流逝,開始變得一場白熱化。(。) 子彈橫飛的車間裏,到處都是傾覆的車廂。

厚重的鐵皮給與了保護的同時,也讓流彈變得更加的恐怖。

和太子爺的傾城歲月 追魂者這邊發動的強攻,一波接着一波。

雖然送葬者傭兵團佔據地形的優勢。

但是在剛一開始,他們就陣亡了幾個人。

隨着戰鬥的持續,減員也越來越嚴重。

原本的四十多人,現在能夠戰鬥的也就一半了。

冷魅總裁,難拒絕 很多人都是帶傷上陣按照他們的話是早就夠本了。

可雲天當然不會看着這些熱血男兒們就這樣的死在這裏。

黃泉小隊現在全部壓上,除了潘瑤依舊鎮守指揮中心外,其他五人也都是各展所長。

雲天手抱奪命,精準的射擊加上精妙的走位,絕對是讓人感覺到異常恐怖。

潘瑤這邊則儘量的使用無聲無息的無聲弩箭,偷偷的將敵人一個個的摸去。

李清揚、牛博宇和紅龍,則組成三人小隊,擋在中間的他們依託地形給予對方迎頭痛擊。

“差不多了!撤退!”

雖然他們佔據上風,但對方僅憑着人多勢衆就足以讓他們消耗巨大。

打了大概半個多小時之後,雲天一聲令下,兩側的送葬者們,在瘋子的帶領下先行撤退。

緊跟着黃泉小隊也立刻向着第二車間退離,將這一片狼藉的第一車間,留給了他們。

“小心詭雷!”

得到消息之後,追魂者立刻走了進來。

在拼進去七十多人之後,他們又一次奪回了這第一車間。

對於雲天他們的撤退,老狐狸可沒有掉以輕心,急忙開口提醒士兵,自己則迅速的開始偵察起地形來。

第一車間通往第二車間的通道有限,無法形成扇面攻擊

幾個通道被對方死守,想要衝破也沒有那麼容易。

不想再浪費人手,追魂者急忙一聲令下,這些涌進來的士兵們,再一次佔據了有利地形,大家分庭抗禮。

狙擊手被稱之爲詭兵,追魂者更是精於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