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羅格盯著那灰氣消失的地方,眉頭微微皺起,他感覺,在他看那裡的時候,好像有什麼東西也在看他。

寡人的王牌 …… 吳賴回首微微笑道:「軒轅長老,放心吧,我一定會為你將這個南方巡察使的位置搶回來的!」

吳賴說完,身形一縱,身子已經是冉冉地飛上了挑戰台之上,點塵不起!

而那矮冬瓜也是猛然一頓足,又矮又胖的身子宛若一個巨型的炮彈,直直地射向了挑戰台,落下的時候,竟然發出轟然一聲巨響,使得整個挑戰台都晃了一晃!

而那挑戰台上的光幕再次緩緩地合攏,那機械合成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180,179,178……」

那矮冬瓜獰笑著說道:「小子,你飛行的速度實在是不錯,比起應九命都要強上不好,可是你不知道的是,本巡察使擅長的是重力異能,正是你們以飛行速度見長的高手們的剋星,實話告訴你,你今天站上這個挑戰台,便再也沒有機會活著走下去了!」

吳賴卻是淡淡的笑道:「呵呵,剛才那應九命也是這樣認為的,可是他現在躺在那裡成了一具死屍,不過,你還真是他的好朋友,應九命黃泉路上實在是太寂寞,你正好要和他做個伴兒!」

矮冬瓜聞言,不由側首看了看自己的好友應九命,已然是氣息全無,一動也不動,沒來由地打了一個寒戰,突然感覺自己貿貿然上台挑戰這個吳賴,似乎是有些冒失了,俗話說知己知彼,百戰百勝,可問題是自己根本就不知道這個吳賴的底細,就這樣衝上台來,真的是有些欠考慮了!

不過,事到如今,矮冬瓜已經不可能反悔了,一則自己已經在曹副組長的面前誇下了海口,說是一定要拿下對方,二是自己就這樣下台的話,以後聲望就會一落千丈,當然,最關鍵的是,自己的南方巡察使玉佩已經交了出去,這樣下去的話,這個南方巡察使的職位就跟自己說拜拜了,自己豈能甘心!

想到這裡,矮冬瓜開始緩緩地蓄力,口中冷冷地喝道:「哼!小子,不要以為我似應九命那般好對付,一會兒送命的還不一定是誰呢?」

吳賴卻是微微一笑,並不答話,手掌輕舒,掌心中紫光一閃,紫青神劍再次出現在了手中,渾身靈力激蕩,氣勢也在緩緩地增加!

「……3,2,1」那機械合成的聲音終於報到了最後一個數字,就在那個「1」字的聲音剛剛落下的時候,那矮冬瓜便猛地一踩地面,以對方那隻踩地的腳為中心,空氣中竟然出現了一道道肉`眼可見的漣漪,迅速就將吳賴的身形包裹了進去!

吳賴頓時感覺有些不妙,身子竟然猛地一沉,感覺自己周圍的空氣竟然變得極為粘稠起來,而自己的身子好像是陷入了濃稠的瀝青之中,莫說飛行了,便是普通的邁步都感覺有些困難!

「呃?這就是重力異能,果然有些古怪!」吳賴微微掙扎了一下,竟然只是挪動分毫,心中不由微微有些吃驚!

「哈哈,曹組長,南方巡察使大人的重力異能施展到最為極致的時候,據說一般的普通人根本就當場便會匍匐在地上,成為一堆肉泥,端得是奇妙非常,這個小子雖然飛行速度不慢,但是想要逃出南方巡察使大人的重力漩渦,估計也不容易!」曹副組長身後一人諂笑著對曹副組長說道。

曹副組長心中本來還是有些擔心,可是看到吳賴掙扎了幾下,都沒有什麼作用的時候,不由放心地點了點頭,呵呵一笑道:「嗯,沒錯,不瞞諸位說,便是本組長對上這小子的重力異能,也只能憑藉強大的木系異能撕開那個重力漩渦,想要憑藉本身的肉體力量,也實在是有些不易啊,至於那些修者,更是肉體本來就比咱們異能者要孱弱不少,想要掙脫,那簡直就是異想天開啊!」

「哈哈,恭喜曹組長,北方巡察使的位置也終於落到了我們的手中!」周圍眾人頓時都是一片阿諛奉承之聲!

而挑戰台另一邊,唐耀光的眉頭又緊緊地皺在了一起,有些擔憂地問軒轅紀平道:「師傅,你看吳兄弟他能不能撐得下去啊!」

軒轅紀平面色凝重地搖了搖頭道:「這個老夫也不敢下定論,那重力異能是異能者中極其少見的一種,便是你對上,也難以掙脫,吳小友就更難說了!」

「啊?那吳兄弟豈不是危險了?師傅趕緊想辦法,救出吳兄弟,我們總不能眼睜睜地看著吳兄弟死在挑戰台上啊!」唐耀光聞言面色焦急地說道。

軒轅紀平卻是搖了搖頭道:「沒有什麼好辦法,那邊姓曹的肯定會千方百計地阻撓老夫上台搭救,你去了卻是作用不大,只能看吳小友自己的造化了,不過老夫隱隱覺得,吳小友應該還有什麼底牌沒有使出來,說不定一會兒就會反敗為勝了!」

唐耀光聞言,自然也是無可奈何,只能暗暗給吳賴加油打氣,希望吳賴能夠製造奇迹,一舉戰勝那矮冬瓜!

挑戰台上,吳賴掙扎了幾下,卻是感覺身子上彷彿增加了千斤重的擔子,根本是寸步難行,而那矮冬瓜卻是並不受那重力增加的影響,一步一步地朝著吳賴逼了過去,手中更是不知何時多了一柄巨斧,雙手執著巨斧,獰笑著超這吳賴逼了過去,每一步,都會踩得空氣一陣陣激蕩,無數的漣漪不斷地散開,使得吳賴一直處於漣漪激蕩之中。

「暈,莫非要逼我暴露出來結丹期圓滿境的修為不成?只是那樣一來,自己接下來繼續扮豬吃老虎的計劃就無法實行下去了!」吳賴心中暗暗思忖著,體內的靈氣似乎也變得凝滯起來,不似往日那般流暢自如了,看著對方漸漸逼至,除了爆發修為,一時之間想不起什麼好的辦法來應對!

那矮冬瓜很快就逼至了吳賴身前兩丈左右的地方,而那手中的巨斧便堪堪一丈長短,只要再往前半丈有餘,那巨大的斧頭就能劈中吳賴的腦袋了!

軒轅紀平見勢不妙,倏地站起身來,緊張地看著場內。

「哈哈,軒轅長老,小輩們爭鬥而已,我們兩個老傢伙還是一旁看著就行!」曹副組長那邊卻是也密切注意著軒轅紀平的動靜,一見軒轅紀平站起身來,頓時也跟著站起來,只是他個子低,便就站在了自己的椅子上,指著軒轅紀平哈哈大笑道,此時場內的情形很明顯與之前吳賴相鬥應九命的情形一般,只不過此時吳賴的境地要比之前兇險多了!

軒轅紀平知道自己一旦出手,曹副組長一定會阻攔,而對方的木系異能和水系異能想要防守自己,自然不會很難,自己絕對難以馳援吳賴,所以也只好悻悻地坐下,緊緊地盯著場內,生怕吳賴出現什麼閃失,那樣的話,青玄子那老小子一定會和自己拚老命的!

矮冬瓜一步一個腳印,很快就又往前逼了數尺,眼看那手中的巨斧就能夠夠得著吳賴了,而吳賴想要使出紫天星辰十二劍訣,可是體內靈力也受到了對方重力異能的影響,根本是無法流暢的使出,自己的紫青神劍不斷地身前劈砍,可是那一道道的漣漪根本就無法劈開,而吳賴這麼長時間的拚命掙扎,也不過是朝後挪動了兩三尺而已。

矮冬瓜見吳賴不斷地掙扎,卻是毫無作用,不由得意地哈哈大笑道:「小子,你若是現在立即跪下求饒,本人可以給你來個痛快,不然的話,本巡察使就會用著斧頭將你身上的肉一片一片地削下來,將你凌遲處死,讓你在死前享盡無盡的痛苦!」

「唉!矮冬瓜,你真的以為就憑藉你這點兒狗屁重力異能能夠奈何得了小爺我嗎?」吳賴幽幽一聲長嘆道,很明顯,這一聲長嘆有著一絲兒不甘,畢竟一旦暴露實力,明天的挑戰說不定就泡湯了,自己消減那位大長老實力的計劃也就沒用了!

那矮冬瓜再次向前踏出重重的一步,冷冷一笑道:「小子,你還敢嘴硬?還不給我跪下,讓我一斧頭削了你的腦袋!」

「矮冬瓜,你若是此時跪下求饒,自認奴才,我倒是可以饒你一命,不然的話,你肯定會追隨那位應九命而去!」吳賴淡淡地笑道,神色自若,根本就不像是被困住的樣子!

軒轅紀平聽到這裡,心中暗暗一松,吳賴此時能夠這樣鎮定的說話,那說明這個小子真的沒有什麼危險,自己看來是瞎擔心了!

而那矮冬瓜卻是怒不可遏,再次朝前踏出一步,身子距離吳賴已經只有一丈左右了,舉起斧頭大喝一聲道:「好小子,你死到臨頭了,竟然還敢如此嘴硬,既然如此的話,那就休怪我將你一斧一斧地剁成肉泥!」

矮冬瓜話音一落,那巨大的斧頭便揮舞著朝著吳賴的右臂狠狠地劈了下去,分明是要先廢掉吳賴一隻手臂!

吳賴暗暗嘆了一口氣,知道自己想要隱瞞修為已經不好辦了,看來只能暴露自己的真實修為才能打破這個重力漩渦了,正要收起雲遮霧罩訣,卻是感覺體內金丹猛然旋轉,金丹訣竟然自動運行起來,身上發出了淡淡的金光! 中宮有喜 夫人,你馬甲又掉了! 周圍的鼠人還是移動不動,保持著彷彿朝聖的姿態,羅格耳中『爆裂』的吼聲又逐漸變溫柔下來,不一會兒就恢復成了之前的那種耳語,沒一會兒,這種耳語聲也逐漸消失了。

這時,從哪些跪坐在下方的鼠人群中走出十多個身高一米四左右,身上肌肉結紮,毛髮稀疏,皮膚呈現暗灰色的鼠人。

相比於大部分只有零點五~的零點八米身高鼠人來說,這十多個鼠人就是真正的巨人,強壯的彷彿不是一個種族的。

這十幾隻鼠人提著黑色的樣式奇怪的砍刀,來到那隻已經死亡的『巨型蚯蚓』身邊。在這十幾隻巨型鼠人起身後,旁邊『朝聖』的其他鼠人也陸續起身,圍到那些巨型鼠人身邊,自發、有序的排起隊。

「嘶!」巨型鼠人直接一刀扎在『巨型蚯蚓』的屍體上,然後手中的刀絲毫不停頓的就在屍體上划拉起來,也不顧那些濺到自己身上黃色渾濁粘液,動作熟門熟路,肯定是已經經驗豐富了。

巨型鼠人快速切下一塊屍體上的肉,遞給排在隊伍第一個的鼠人。

鼠人默默的接過肉,同時對巨型鼠人微微點頭,似乎是在表示感謝,然後也不耽擱後面人的時間,拿上肉就直接走了。

看到這一幕的羅格眼中露出驚訝之色,這些鼠人,除了外貌之外,其餘的,一舉一動都很像人類。

在這個世界上,有很多除人類之外的智慧種族,但他們都跟人類不同,不只是因為外貌,還因為那些智慧種族的社會結構與人類不同,他們有自己的文化,有自己的『禮儀道德』。

而眼前的這些鼠人,他們太像人類了。

有很多鼠人已經發現了羅格,但他們除了用好奇,驚訝的眼神看著羅格,別的什麼都沒做。沒有說話、沒有呼喊,也沒有想要攻擊羅格的意圖。

拿到肉的鼠人從羅格身邊路過返回他們的『居住區』,他們會自發繞開羅格所站的區域,若不是因為這點和他們眼中的好奇之色,羅格都懷疑自己是不是隱身了。

現在,羅格對這裡越來越好奇了。

心中的那種感覺已經消失了,羅格斟酌片刻,然後就邁開腳步,朝前面走去。

先前主持祭祀的佝僂鼠人此時正坐在一處石階上休息,目光望向正在分肉的那些鼠人,雖面無表情,但羅格能感覺到他身上的高興、欣慰以及輕鬆。

什麼是人?有一身人的皮囊就是人嗎?

「你好。」此時,羅格對這些鼠人的態度,已經從『動物』上升到『人類』了。

「你好,異鄉人。」蒼老的鼠人轉過頭來,對著羅格說道。

「你知道我….還在這裡專門等我?」羅格聯想到剛才那些鼠人的太對,對著眼前的鼠人說道。

「我知道你有很多的疑問…但能讓我先休息一下嗎?人老了…」老鼠人說道。

羅格沉默,沒有回答,但也沒有再說話。

許久,鼠人那邊的分肉工作都已經完成了大半,大部分的鼠人都拿到了肉,這時,老鼠人才拄著拐杖站起身來。

「異鄉人。跟我來吧。」鼠人往更深處走去,並對羅格招呼道。

羅格頓了頓,然後才抬起腳步跟在鼠人後面,然而也是在這時他才發現,在鼠人的後面,那個怪異的『影子』,一團黑色的,彷彿只是空氣扭曲造成的變化的詭異『影子』。

羅格目光一凜,心中暗暗警惕起來,不管是這個鼠人『法師』之前召喚那頭『肉蟲』,還是它身後的那個詭異影子,都在告訴羅格,這個傢伙是有威脅的。

走了沒多久,黑暗中羅格已經隱隱能看到前面出現的一個龐大的建築輪廓,暫時還看不清是什麼樣子,但可以肯定那是一個建築。

再走近幾步,這個建築也在逐漸清晰起來。

這是一個類似神廟的宗教建築物,不過這個建築尺度較大,與鼠人中大部分人的體型不配,更像是人類建築出來的。

就在羅格踏足這個神廟的瞬間,一股詭異的感覺襲來,讓羅格本能的感覺到噁心、煩躁。

羅格皺了皺眉,才踏進去的一隻腳又退了出來,但他沒想到的是,在他身後突然出現一道巨大的推力,把他整個人直接推了進去。

羅格一個踉蹌,勉強沒有摔倒,再度站穩之後,臉色卻已經不太好。

「這就是你把我帶到這裡來的理由。」羅格寒聲說道。

而在他說話之前,一道『奴役術』就已經丟過去。然而他的精神力形成的奴役術卻一下像撞到了什麼屏障一般,直接定在了老鼠人身前,並且構成奴役術的精神力正快速消散著。

「不是我做的。」老鼠人微微的搖搖頭。

「我帶你來這裡也不是為了傷害你。」鼠人說道。

「那你想做什麼?」奴役術無效,鼠人也沒有立即反擊,羅格索性就先打聽點消息再說。

「還有…你為什麼會知道我?城市裡的那隻老鼠也是你派去的嗎?為了引我來?這個城市,這個世界又是怎麼回事?」

老鼠人平靜的聽著羅格拋出一連串問題,等羅格說完之後,老鼠人才緩緩說道。

「你的這些疑問都會得到解答….但不是由我來回答。」說著,老鼠人就從懷裡摸出一個黑色的,和羅格手指差不多大的瓶子。

「嘭」的一下,老鼠人拔掉了橡膠瓶塞。

一絲絲灰色的氣體從瓶子中冒出來,這些氣體,就和羅格在那隻『巨型蚯蚓』身上看到的差不多。

這些氣體緩緩上升,並不斷的扭曲變形,最後形成一個詭異的骷髏狀的臉龐。

儘管那只是兩個空洞洞的眼洞,但羅格卻能清楚的感覺到,那東西正在看著他。

灰色的氣體還在不斷往外冒著,隨著越來越多的灰色氣體冒出來,那張骷髏狀的臉也顯得越來越清晰,甚至它脖子以下的身體也在一點點凝聚。

最後,等這個東西的樣貌徹底成型后,羅格的眼中不由的露出驚訝之色,羅格的眼神中夾雜著驚訝、疑惑和警惕。

「你好!」灰氣凝成東西出聲說道。

「你是惡魔嗎?」

…… 「呃?這是怎麼回事?」吳賴沒有想到金丹訣竟然會自動運轉,不由微微一驚,可是接下來他就發現,自己身上的千斤重擔竟然好似突然間消失了一般,整個人頓時輕鬆了很多,頓時大喜,腳尖輕點,身子已然是倏地朝後飄忽而出,正好躲過了矮冬瓜那勢在必得的一斧!

在場眾人包括那矮冬瓜,都是大大地吃了一驚,不知道這是發生什麼事情,本來已經寸步難行的吳賴不知為何,竟然一下子行動自如起來,宛若游魚一般就躲過了矮冬瓜的那一斧頭,莫非這廝竟然從一開始就是裝的不成?

吳賴自己也是納悶,他沒有想到這金丹訣竟然會自動運轉起來,而且身上散發出來的淡淡金光,竟然能夠使得自己掙脫對方的重力範圍,這卻是意外之喜了,自己倒是不用再暴露自己的真實實力了!

「這是什麼法訣?竟然能夠逃脫重力漩渦?壞了!」曹副組長的臉色頓時大變,他可是明白,這重力漩渦是矮冬瓜的殺手鐧,一旦重力漩渦無法對付對方的話,那可是就離慘敗不遠了!

而軒轅紀平卻是要比曹副組長有見識多了,心中猛然一驚,暗暗忖道:「呃?吳小友是修者中人,可是怎麼竟然會煉體之術啊,而且很明顯是高級煉體之術,竟然能夠散發出來淡淡金光,還掙脫了對方的重力漩渦,難怪吳小友敢誇下海口,果然有些本領!」

軒轅紀平想著,卻是開始戒備起來曹副組長了,只不過打算卻是顛倒了,剛才是想著怎麼衝上台去救下吳賴,現在卻是防止曹副組長衝上去救出那個矮冬瓜!

那矮冬瓜大驚之下,卻是感覺有些匪夷所思,不由大吼一聲,抬起一腳,重重地朝著台上跺去,重力漩渦已經是全力使出,絲毫不敢保留!

吳賴頓時感覺身子一沉,這一次卻是學乖了,不等金丹訣自行運轉,自己便主動開始運行起來金丹訣,身周頓時發出淡淡的金光,那無形的壓力頓時消失得無影無蹤。

「哈哈,矮冬瓜,這次你還有何招數?」吳賴哈哈一笑,手中紫青神劍朝前急速揮出,一道紫光徑直划向了那矮冬瓜!

矮冬瓜頓時大驚失色,手中斧頭一揮,朝著那紫光擋了過去,卻是聽得「叮」的一聲,然後自己的雙手一輕,那巨大的斧頭已然是「噹啷」一聲墜地,自己的手中已然是只剩下了斧柄!

「不好!」矮冬瓜終於明白,自己根本就不知人家的對手,哪裡還敢戀戰,三十六計,走為上計,卻是再次一頓足,整個人頓時倏地朝著地下隱沒而去,竟然是土遁之術,這個矮冬瓜竟然也是雙系異能,除了那重力異能,還擅長土系異能。

吳賴哪裡容他逃走,紫天星辰十二劍訣中攻速最快的流星趕月已然是施展了出來,手中紫青神劍倏地化為一道紫光,朝著那矮冬瓜激射而出!

那矮冬瓜根本就沒有料到對方的出手竟然如此之快,自己的身子才進去挑戰台多半個,還剩下頭露在外面,沒等全部鑽進去,那紫光已然是划向了脖頸,意識頓時湮沒!

而這一幕在眾人眼中,卻是異常的血腥,可憐的矮冬瓜本來想要土遁而走,可是剛剛剩下了一個頭還在外面,便被齊脖子削了下去,那個不算小的腦袋頓時骨碌碌地朝著台下滾落而去,而那和地面平了的脖子處卻是倏地噴出了一蓬鮮血,衝天而起,竟然形成了一道紅色的噴泉!

曹副組長頓時大驚失色,他本來以為這個矮冬瓜戰勝這個吳賴沒有半點兒問題,所以才答應下了這個賭局,可是萬萬沒有想到,自己一向得力的手下,竟然就這樣殞命當場,他本來還以為這個矮冬瓜只會一種重力異能,可是沒有想到,自己一向信任的手下竟然還會土系異能,這實在是讓自己萬萬也沒有想到,他本來還以為,矮冬瓜已經施展出來土系異能,那就算是敗了,也一定會逃得命去,自己即便是失去了一個南方巡察使的位置,也不至於失去一個得力的手下,可是萬萬沒有想到,外面還剩下一個腦袋的時候,就被人家生生地削了去,這實在是太多的本來以為,最後沒有想到了!

而這太多的意外,讓曹副組長一時間都有些愣住了,不知道該怎麼處理眼前的狀況了!

軒轅紀平這邊卻是喜氣洋洋,軒轅紀平本來以為吳賴想要應付應九命那詭異的速度就十分的困難了,可是沒有想到,吳賴施展出霞光流轉訣之後,速度竟然生生地比那個應九命快出了一倍,讓那應九命陰狠當場,他本來還以為,吳賴想要勝過這個矮冬瓜,那就更不容易了,畢竟重力異能是異能者中最為難纏的異能之一,只是吳賴堅持,自己不好反對,這才默認了這場賭局,可是沒有想到,吳賴竟然能夠無視於那重力漩渦,然後一招削去了那矮冬瓜的腦袋,這實在是太,太讓人驚喜交加了!

唐耀光卻是很乾脆地承認道:「師傅,弟子算是服了吳兄弟了,吳兄弟這神出鬼沒的身手,便是弟子對上,那也是凶多吉少啊!」

「哼!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你知道就好!」軒轅紀平自然是乘機教訓教訓徒弟!

而吳賴卻是等那挑戰台的光罩一撤去,便輕輕地躍下挑戰台,正好停在了那名老者的身前。

那名老者卻依舊是面無表情,一伸手,將那象徵著南北兩方巡察使的兩枚玉佩都交給了吳賴,口中說道:「既然你已經取勝,那這兩枚玉佩自然就是你的了!」

吳賴接過玉佩,沖著那老者點了點頭稱謝道:「多謝老伯主持公道!」

愛情攻略 吳賴說完,轉身朝著軒轅紀平走去,走到了軒轅紀平的身前,將其中那枚象徵南方巡察使的玉佩遞向軒轅紀平道:「軒轅長老,幸不辱命,這枚南方巡察使的玉佩就交回軒轅長老,由誰來擔任,就請軒轅長老自己指定吧!」

軒轅紀平高興的白鬍子都一掀一掀的,將那枚南方巡察使的玉佩接過來,上下翻看了幾眼,便收進了袖裡乾坤之中,高興地說道:「哈哈,好啊,果然英雄出少年,現在老夫是愈加地嫉妒青玄子那個老傢伙了,竟然收你這麼一個弟子!」

吳賴謙遜地說道:「軒轅長老過獎了,唐大哥也是人中翹楚,一代英傑啊!」

唐耀光聞言,連忙擺了擺手道:「吳兄弟看別誇我了,愚兄我都無地自容了,比起吳兄弟你,愚兄可是連渣也不如了!」

這邊吳賴和唐耀光正在互相吹捧呢,那邊卻是發出「轟」的一聲巨響,眾人回頭看時,卻見曹副組長身周竟然是布滿了一層厚冰,周圍的那些凳子桌子都朝著兩旁摔了出去,摔成了稀巴爛!

「小子,將南方巡察使的玉佩交出來,本副組長可以不治你殺死本組長兩名手下之罪!」曹副組長嘶聲威脅道。

吳賴聞言,嘴角頓時浮現出一絲玩味的微笑,嘿嘿笑道:「嘿嘿,曹副組長,願賭服輸,這南方巡察使的玉佩可是我贏來的,怎麼會交出去呢?」

「好,好小子,你敢這樣和本副組長說話,行,本副組長記下了,本副組長就不信,軒轅長老能時時刻刻地在你身邊護著,你最好是小心一些,少年輕狂往往容易夭折,你這個天才可是不要半路夭折了啊!」曹副組長陰陰地說完,轉身帶著自己的一眾手下憤憤地離開了,今天實在是太丟人了,自己本來是雄心勃勃地想要弄到北方巡察使的玉佩,可現在呢?偷雞不成蝕把米,連南方巡察使的玉佩也弄丟了,而且還折損了自己兩名得力手下,自己這方的勢力頓時銳減,這卻是大大的糟糕!

「曹組長,就這樣算了嘛?咱們要不要通知大長老,和大長老聯手,對付二長老以及那個小子?」等到曹副組長帶著手下出了挑戰場之後,曹副組長身後一人,有些不服氣地朝著曹副組長請示道。

那曹副組長頓時一回頭,給了那廝一個耳光,口裡罵道:「你小子笨死了,這種事情能說嗎?說出去的話,本組長的臉面往什麼地方擱,記住,今天挑戰場的事情,任何人不準說出去,有人問起應九命他們的去向,你們就說是出去辦事去了,一時半會兒不會回來,至於大長老,哼哼,本組長折損了兩名手下,他豈能好過,還是讓他去頭疼那個小子去吧,相信那個小子明天午時的時候,也會送他一份厚禮的!」

「曹組長英明,這一招驅狼吞虎之計實在是高,到時候,我們坐山觀虎鬥就行了!」那名手下頓時恍然大悟,連忙捂著臉恭維道。

曹副組長這才冷冷地哼了一聲,帶一眾人等離開了挑戰場,回到了自己的住處! 「是的。」

羅格一愣,他卻也沒想到這個東西會承認的這麼爽快。

在他眼前,由灰氣凝聚的,是一個高四米多的,頭頂長著螺旋的犄角,背生蝠翼的龐大的生物。雖然因為是氣體投影的,看不清這東西身上到底是皮膚還是鱗甲,但這犄角、蝠翼的形象,就已經足夠羅格猜測他的身份了。

羅格注意到,引他過來的鼠人此時跪倒在這投影面前,臉上露出虔誠之色。

那麼剛才那些鼠人『朝聖』,朝的應該就是這個傢伙了。

「你有什麼想說的嗎?」羅格退後幾步說道,太近了,他仰頭看著這個傢伙,仰得難受。

話說完,羅格看著『惡魔』,感覺還有有些不舒服,然後就再退後幾步…再退後幾步,直到他感覺角度差不多了,然後才停下來。

灰氣惡魔也沒有阻止羅格的動作,在聽到羅格的話后,說道:「你沒有什麼想問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