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字在下,扭曲不堪,乍一看來讓人決定正字岌岌可危,隨時會有被邪字壓垮的危險。

有人猜測這是一座邪觀,是一些歪門邪道的道徒所建,至於爲什麼會突然的出現在這裏,沒有人會解釋清楚怎麼回事。

天刑紀 此時,一名青年左肩斜跨一個黑色單包,正自打量着那塊奇石,對於突然冒出的那座道觀絲毫的不感興趣。

“嗯,屁老,你說我該如何將此丹爐取走呢?”

這名青年不是別人,正是從東和村趕來的大虎,此時他正與屁老商量如何取走丹爐,也就是那塊奇石。

“呵呵,這個簡單,只要你運用靈力將石頭打碎,那丹爐自會出現。”

重生之再嫁 屁老聞言笑呵呵的回道。。

“嗯,這個辦法可以,不過嗎……”

大虎摸着下吧看着周圍的人羣考慮道。

“不過什麼?別說你你打不碎這塊石頭,要是那樣的話你以後也別說認識我……”

屁老聞言調侃道。

“呵呵,這個倒是不會,我擔心的是如果我打碎了這塊石頭,會不會引起周圍的恐慌呢?”

大虎再次摸着下吧看了眼周圍的人羣道。

“這個擔心是有可能的,不過你可以等到晚上在弄嗎!不一定非要現在弄嘛?”

屁老說道。

大虎聞言看了看天色,見太陽已經西斜,在有兩個小時就會下山,於是點了點頭,說道;“好,那我就等到晚上在來……”

大虎與屁老說完,而後獨自一人找了一處人煙稀少之處,開始盤膝而坐靜等晚上。

夜幕來臨,參觀旅遊的人開始稀少起來,等到深夜子時以後,奇石旁已經無有一人。

大虎在睜開眼的那一刻現已是午夜時分,沒有猶豫直接來到奇石前,接着微弱的月光掃了眼周圍,現沒有任何的人跡,這才運氣靈力一掌印在奇石之上。

“砰……”

一聲悶響過後,奇石周圍的石頭開始龜裂,轉瞬無數的石頭碎屑紛紛落下,不一會一塊飯碗大小的丹爐出現在了大虎的視線裏。

“小李啊,你還等什麼呢?趕緊的拿這東西走人啊?你以爲傻站在這裏那東西就會飛到你的身邊嗎?”

屁老見到大虎有些失失神的站在原地,有些生氣的提醒道。

“哦……,我知道了……”

大虎聞言連忙跑上前去,將那塊碗口大小的丹爐收入懷內,看了看周圍現並沒有被人現,連忙朝着下山之路跑了回去。

時間不久,大虎來到山腳之下,找了處偏僻的之地,而後取出懷裏的小丹爐。

“屁老,屁老,你看這玩意怎麼能啊?”

大虎手裏拿着丹爐研究了半天也不知道如何使用,於是就向屁老請教道。

“這個嗎……簡單,你先將你的手指咬破,而後將你的鮮血滴在上面幾滴,之後你就開始在這裏將這玩意煉化,完事以後你就可以回家了。”

屁老聞言很是簡單的說道。

大虎聞言開始按照屁老所說那樣,將那迷你丹爐煉化起來。

一個時辰過後,大虎臉上滿是笑容的看着那丹爐,因爲這個丹爐真的與屁老之前所說的那樣,這丹爐的名字還真是叫做八足丹爐。

“怎麼樣?老夫我說的不錯吧?”

屁老見到大虎那副表情後,在他的腦海有些吹噓的說道。

“呵呵……”

大虎聞言笑而不語。

“誒,我說,小李子啊!你別在那傻笑啊?你倒是說說我說的對不對?”

屁老見大虎不理會與他,於是有些氣惱道。

“呵呵,那是當然了,屁老是誰啊?那可是活了不知多少年老精華了,這點小事豈能瞞得過的屁老的神通呢?”

大虎聞言連忙拍馬道。

大虎說完不等屁老說話直接起身返回了老家東和村。

……

“慧慧姐,爲什麼大虎給我的這套‘玄玉心決’,我修煉起來也沒有感覺到任何的變化啊?你說我是不是體質不好的原因呢?”

谷寧自從大虎給了她那本‘玄玉心法’後,她無時無刻不在按照上面所說的修煉,但是無論她怎麼修煉就是不見絲毫的起色。

“呵呵,這個大虎不是說了嗎!修煉這東西並非那麼簡單,只要水到纔會渠成。所以我們不管有沒有起色,我們一定要堅持的修煉下去。”

周慧聞言說道。

“是這樣啊?那好我在繼續修煉幾天看看情況怎麼樣吧。”

定製婚寵:少帥,請矜持! 谷寧說道。

……

三日後,大虎回到了家,衆人喜慶的看着大虎回來,只有小無名有些疑惑不解的看着那些人,心裏想到自己的父親到底是什麼樣的一個人物,怎麼回來一次竟然連他自己的父親,也要出門元迎呢?

疑惑歸疑惑,不過小無名卻是始終沒有問出來,因爲他知道不管是誰都有自己的小祕密,所以他纔會不去問大虎。

進了自己房間,大虎將門關上而後開始取出那個迷你版的八足丹爐研究起來。 “屁老,你說這玩意怎麼煉丹啊?這麼小別說煉丹了,就是存放丹藥也存不了幾顆啊?”

離婚男神狠狠愛 大虎把玩着那個小丹爐問道。

“嘿嘿……小李子啊,看起來你挺聰明的,沒想到你真是愚蠢之極,這麼簡單的事情就搞不明白。”屁老回答道。

“呵呵,屁老,我知道你老神通廣大,本事通天,一個屁能崩十萬八千里,但是我豈能與你相比,你看這小丹爐到底如何用?”

大虎說話,一邊拍馬,一邊暗貶,聽的屁老是無言以對,只好說道:“你嘴裏的小丹爐,可是個大寶貝,不過以你現在的能力想要使用它有些困難,如果是我親自使用的話那倒是可以煉製一些簡單的丹藥……”

“我不能用?你可以?”

大虎聞言有失落有激動。

“我當然可以,只要你將身體的控制權借給我的話,我一定煉出幾顆不錯的丹藥來。”

屁老說道。

“什麼?將我的身體借給你?”

大虎聞言有些猶豫,雖然他與屁老在一起的時間不短,但是大虎對屁老的防禦之心可是未曾消減過,畢竟這老傢伙是個魂魄,知魂知魄不知心啊!誰知道這老傢伙心裏怎麼想的,萬一有什麼歹念自己可就萬劫不復啊!

“嗯,對,要是覺得勉強那就算啦!”

屁老聞言看出的大虎的憂慮,所以也不再催促。

大虎聽到屁老的話後開始躊躇不決,過了半晌,大虎咬牙做出決定,說道:“那好,我就將身體交給你控制,不過你要小心點用,千萬別弄壞了,尤其是那個地方,我還有結婚呢!”

“哈哈,好我知道的,你放心好了,保證不會傷到一根毛髮……”

屁老哈哈一笑意有所指的說道。

“那我們就開始吧……”

既然已經決定大虎不再廢話。

“等等,這事不吃飯睡覺那樣簡單的,想什麼時候就什麼時候,再說你這的地方也不行,我需要清淨之地,無人打擾纔可以的……”

屁老說道。

“清淨之地?”

大虎聞言開始思索起來,過了片刻大虎好像想到什麼似得說道:“我知道一個地方,不如我現在就過去吧?”

“嗯,好……”

屁老同意道。

半小時後,大虎出現在距離東和存南二十公里外,這裏是一片荒地,周圍有許多大樹,還有一個媲美小山似得土丘,說是土丘不如說是土山來的好聽。

大虎走進土山,那土山有上有幾個土洞,土洞很大,三五個進去不成問題,大虎隨意的挑選了土洞走了進去。

洞內很黑,不過這並不影響大虎的視覺,看着這個土洞,大虎略有些傷感,這是他小時候經常來的地方,可以說他的童年幾乎是在這裏度過的。

整理一下情緒後,大虎問道腦海裏的屁老,“屁老,你看這地方夠不夠清淨?前不着村,後不着地……”

“嗯,就這裏了,你找個地兒盤膝坐好,然後退出主控區就可以了……”

屁老用靈識掃了眼周圍,發現這地方卻實是清淨無比,方圓十里內毫無人跡,絕對是一處絕佳的清淨之地。

大虎聞言按照屁老所說,找了個地方坐了下去,而後將主魂退出主控區域,完全將自己的軀體交與了屁老。

屁老見狀二話不說,直接‘嗖’的一下進入到大虎的腦海主控區域,完全的掌控了大虎的軀體。

“嗯,不錯……”

屁老活動了下手腳,重新感覺到了有軀體的感覺,輕讚了幾句。

“喂,屁老,你輕點,當心弄壞了……”

大虎見屁老左右動慌自己的軀體,心下有些擔心的說道。

“放心好了,我自有分寸……”

屁老聞言不屑一句。

大虎聽之只能心下擔憂,卻不敢再說些什麼。

屁老說完直接控制大虎身體取出八足丹爐,而後咬破手指在上面滴入幾滴,頓時八足丹爐周體光霞大亮,緊接着懸浮起來。

屁老控制的大虎軀體見狀,臉色微笑,旋即盤膝而坐,雙手快速打出幾道法訣,同時嘴裏念着一些聽不懂的咒語。

“大……”

突然間屁老控制的大虎軀體一聲大喝,只見懸浮的八足丹爐光霞斂去,開始慢慢變大起來。

大虎雖然失去了對身體的控制權,但是這並不影響他的感官,外面的情況他是歷歷在目,見到這裏他是欣喜不已。

“哐啷……”

一聲巨響,只見八足丹爐變得與鼎般大,在懸浮的空中落下,砸的地面震顫不已。

“哈哈……”

屁老見狀哈哈大笑,站起身來,上前走近幾步,圍着八足丹爐轉了一圈,而後手一揮,爐蓋飛起,落在一旁,濺起無數灰塵。

“嗯,不錯,是個中品煉丹爐……”

屁老看了看八足丹爐內部一眼,自語了幾句,而後靈識掃入大虎手指的那枚儲物戒,面露微笑,手輕輕一揚,無數草藥飛入丹爐之內。

“靠,老屁,你省着點,這些都是我拼了命才弄到的……”

大虎見狀心疼的說道。

屁老彷彿沒聽到一般,繼續往丹爐內扔草藥。

片刻,不知是屁老爲大虎節省草藥,還是儲物戒的草藥沒有了,總之屁老是停了下來。

“唉……我的多年積蓄啊……”

大虎見狀痛惜道。

屁老沒有理會大虎,繼續忙着,草藥入爐後,屁老手輕輕一揮,那一旁的八足丹爐蓋就‘咣噹’一聲的蓋在丹爐上。

屁老此時面色嚴謹,稍有鄭重,因爲他要開始煉丹了,雖然丹藥他隨便的就可以煉出來,但是這品級說不準,所以他必須要盡全力,否則事後大虎找他後賬他還真的不好說。

“起……”

屁老默唸幾句口訣後,單手一指八足丹爐,頓時八足丹爐再次懸浮起來。

“開……八方之火,煉爐中丹……”

屁老輕喝道。

此時,八足丹爐的八個腳足開始噴火,按理說這煉丹應該是以火烘烤丹爐纔對,但是這屁老不知運用的是何方法,竟然讓丹爐往外噴火,不知他會不會練出丹來。 此時,八足丹爐的八個腳足開始噴火,按理說這煉丹應該是以火烘烤丹爐纔對,但是這屁老不知運用的是何方法,竟然讓丹爐往外噴火,不知他會不會練出丹來。

丹爐開始旋轉,速度很快,腳足間的噴火沒有停,反而隨着選轉的速度在加大,並且顏色由赤色變爲了藍色。

最後,丹爐停止旋轉,依然懸浮於空中,不過那八個腳足的方位卻是按照東、南、西、北、東南、東北、西南、西北八個方位形成了八卦方位。

此時,這八足火的顏色有了變化,分別呈現爲;赤、黑、綠、白、灰、青、紫、棕等八種顏色。

屁老見狀不敢怠慢,連續打出數道法決,將體內靈氣輸入到丹爐之中,以來維持丹爐的正常運轉以及丹爐之火的旺盛。

過了片刻,屁老額頭滲出汗珠,雙目凝視着八足丹爐,此時丹爐頂蓋依然冒出大量的白色霧氣,並且有絲絲的丹香之氣傳來,此況,不難分辨已經到了成丹之時,所以屁老不敢大意,以免功消勞損。

“啊……”

突然間屁老一聲厲喝,用盡體內所有的靈力,輸入到丹爐之上,只見丹爐白霧大盛,籠罩了整個丹爐,丹爐的八個腳足,也是火色陡然一振,顏色更濃。

“開……”

屁老見狀離開大喝,瞬間頂蓋‘砰’的一聲飛起,無數米粒大小的彈丸飛出。

屁老見狀哪裏還來的急管其它的事,立刻從儲物戒內取出數個小瓷瓶,將手一揮,拋向空中,那些飛舞的彈丸猶如長了眼似得,一顆顆的飛到了小瓷瓶內。

“收……”

屁老見狀再次輕喝,小瓷瓶飛回,被屁老收回儲物戒,而那丹爐卻是沒有變回原樣,直接以現在的巨大形狀‘咣噹’一聲砸落在地。

“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