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邊除了林軒之外,還有不少人,第九小組的人還有二代們都不在,他們都在努力的想要突破天境,就連張明也在默默的研究陣法和預言法,希望可以找到突破之路,現在大家都在關鍵的時刻,所以現在李馨渡劫他們都沒出來。

倒是有一些軒轅部落的成員圍在周邊,那些在軒轅空間冒險尋找機緣的修鍊者也圍了不少,之前林軒渡劫很突然,他們這些人只是感覺到了林軒在渡劫,但是他們平時都活動在外森林,所以觀看的人並不多。

但是這次李馨渡劫的地方選在了外森林,也就是內森林和外森林交界的那一片,不遠處還有軒轅部落的據點,那個大型的據點現在是很多修鍊者過來冒險的落腳處,在李馨引動了雷劫之後,那個據點的人就跑過來很多,不過好在大家都知道這個時候不能靠近,都是遠遠的望著在那裡渡劫的李馨。

李馨身著一襲紅衣,安靜的盤坐在一片平原上,這片平原很大,一眼望不到邊際,平原的周圍圍繞著高大的樹木,這些修鍊者們幾乎都在這些樹木上站著,軒轅空間比地球上的空間要穩固許多,能夠飛在天上的也就是天境了,這些物境的修鍊者們還飛不上去,而現在這片平原上幾乎沒有什麼妖獸了,感受到這麼龐大的壓力,早就跑乾淨了。

林軒帶著龍牙和龍鱗出現在天空上,李馨第一時間就感應到了,李馨朝著林軒的方向笑了笑,目光柔和而堅定,這麼長時間的修鍊也讓李馨的性格改變了許多,變得更加成熟穩重了,也變得比以前堅韌。

「轟轟轟……」天上的烏雲慢慢的匯聚過來,也讓周圍觀看的人精神一振,之前他們感覺到了李馨散發出來的強大氣勢而過來,現如今這烏雲終於開始匯聚了,這裡面大部分都是第一次看到有人進階天境渡劫,所以一個兩個還都挺興奮的。

不過很快他們就興奮不起來了,因為這次的雷雲似乎太浩大了一些,甚至將整個平原全都籠罩在內,一些靠著比較近的修鍊者差點就被籠罩在雷雲之中,而在雷劫降臨之前,這一片天地充滿了狂暴的雷元素,所以很多人都感覺到身體上有一些麻痹的感覺,實力稍微弱一點的直接就趴在地上起不來了……

「怎麼會……這麼強……」林軒的眼睛一下子就瞪起來了,這雷雲比他之前的雷雲還要大兩倍……自己之前的雷雲就已經是非常大的了,比其他人的雷雲要大很多,但是李馨這雷劫就大的有些誇張了吧……

其實林軒的雷劫本應更大一些,不過因為林軒是道聖者這一脈,所以雷劫有所減弱,當然了,即便是沒有減弱的那一部分,林軒的雷劫也是沒有李馨大的。

林軒目光一凝,帶著龍鱗和龍牙瞬移到了雷雲的包圍範圍之外,自己的實力太高,要是被判定成為幫助李馨渡劫的話,恐怕這個雷劫還得再恐怖一些……而且林軒一念將周圍的人再次向外圍挪移了一陣,這次李馨的雷劫有點超出自己的預料,還是把這些人往外撤一撤的好。

其實林軒這麼做還真是解救了不少人,很多實力比較差的還湊上來看的之前都被麻痹的不能動彈,要是等雷劫降下來,那麼估計基本上就被雷劫給劈的魂飛魄散了。

「轟隆隆……」雷雲開始醞釀了起來,在林軒的感應下,這雷雲之中蘊含的雷霆天道已經非常的恐怖了,以前林軒並沒有感受到,但是這次林軒的感受確實非常的真實,畢竟林軒現在已經領悟了雷霆天道,已經可以感悟這道雷雲中蘊含的天道,只不過在林軒的感覺之中,這雷雲之中的雷霆天道似乎和他的雷霆天道還是有所不同的。

天地間暗了下來,一道道雷霆蘊含著狂暴的能量,不時的劈落,而現在這每一道雷霆都足以劈死一個物境巔峰的存在,李馨現在就盤坐在這些雷霆的下方,一道金紅色的氣勢在李馨的身上升騰而起,直接連接到了天上的雷劫之中。

「轟……」忽然一道巨大的雷霆從雷雲之中劈了下來,直指金紅色氣勢中的李馨,就在此時,李馨的身上忽然爆發出一道金紅色的火焰,火焰煌煌直通天際形成一道火焰通天柱,直接轟擊在了正在落下的雷霆之上。

「轟……」劇烈的轟鳴聲在天地之間響起,這金紅色的火焰和那雷劫之雷都是天地間最狂暴的能量,雙方撞擊在一起,一道空氣波攜裹著滾滾濃煙橫掃開來。

「這……」林軒頓時長大了嘴巴,李馨什麼時候這麼強了,這都直接和雷劫對轟了?而且這火焰……不知道的還以為李馨才是他老爸的親女兒呢,自己這個火神的兒子一點都不擅長火焰,但是李馨那個水神的女兒結果把火焰玩的出神入化……果然李馨已經把朱雀的傳承修鍊到爐火純青的地步了,這火焰和小鳳妍的火焰幾乎如出一轍。 小鳳妍是林軒在遠古鳳宮的那座山上偶然碰到的一顆鳳卵所生,一生出來就是現在的小蘿莉的形態,不過實力確實很強大,特別是那一手鳳凰真火,好幾次幫了林軒的大忙,不過後來林軒戰鬥的時候想要磨礪自身,所以更多的就是用自己的實力戰鬥,而不是借用別人的力量,所以後來小鳳妍出手的就很少了。

不過平常在修鍊的時候林軒還是經常和小鳳妍切磋的,修鍊之餘和會和小鳳妍一起玩遊戲,這麼可愛的一個小蘿莉……咳咳,林軒才不是蘿莉控。

李馨在遠古鳳宮接受了朱雀的傳承,這麼長時間以來一直鑽研朱雀傳承,那一手鳳凰真火已經已經和鳳妍的鳳凰真火沒什麼區別了,至少林軒現在看來,李馨釋放的鳳凰真火已經比他老爹的火焰要高級不少了。

雷劫初始便如此狂暴,這點林軒是經歷過的,但是林軒倒是沒想到李馨會如此狂暴的對轟回去,不過似乎度過雷劫也沒有什麼更好的辦法,大多都是直接硬扛過去的,而只靠自身硬抗過去對於自身的磨鍊也是有好處的,畢竟雷劫淬鍊身體的機會並不多,接受的越多,那麼天道化的程度就會越多,之後的神力就會越豐厚,施展的技能威力就會越大。

林軒現在能夠力拚天境二品有很大的原因就是他的身體天道化的程度很高,神力的等級雖然只是天境一品中期,但是其神力的豐厚程度已經不輸一般的天境二品,而且林軒施展領域和天劍九殺的時候威力巨大,而當林軒使用出最後的手段直接增幅九倍的時候,天境三品的強者也能拼一拼。

所以即便是有能夠抗住雷劫的寶物,林軒也不建議他們使用,當然了,還是要量力而行,如果感覺自身實力較差的話,有寶物還是要用的,如果實力實在是太差的話……那還是多修鍊修鍊吧,閑的沒事就別去渡劫了,雖然雷劫失敗很多都是退步一兩品的實力,但是還是實力太差死亡的也是有的,畢竟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

雷劫很壯觀,李馨的應對也很壯觀,總而言之,這一場雷劫非常的華麗,就連那些實力比較低的也都看的非常的迷醉,平時哪能看到力量達到天境級別的戰鬥?李馨這次渡劫所施展的威力絕對已經達到了天境級別,就算是林軒也承認這碰撞早就已經超過了物境的能量。

這一場渡劫讓很多人燃起了鬥志,想要努力拚搏突破天境,也讓一些人喪失了信心,畢竟這種級別的雷劫一般人都是過不去的,面對這種級別的雷劫,有勇氣像李馨那樣直接對轟的還真是少數。

當雷雲漸漸散去的時候,這一整片平原幾乎化為了焦土,李馨所釋放的鳳凰真火威力很大,那雷劫威力也很大,原本一大片一米多高的草原基本上都被燒乾凈了……不過或許很快就會長出來更加茂盛的野草,草這東西的生命力很頑強,特別是在這源氣充沛的地方,這些草長得很快。

烏雲散去,李馨身上逐漸爆發出來一股極為強盛的氣勢,隔著老遠,那些個妖獸一個個跑的飛快,其他的修鍊者們也都逐漸的散去了,龍鱗和龍牙也和林軒告辭了,倆人在這次天劫之中收穫不少,都想著回去趕緊突破天境,不然的話林軒這小子……咳咳,他們才不是怕林軒老想著揍他們呢,他們就是想著不打擾林軒和李馨倆人了……

大家走的走散的散,不多時這片天地就安靜了下來,這次渡劫的時間也不短,原本林軒他們進來的時候就是傍晚了,現在已經是第二天的中午了,送走了龍鱗和龍牙之後,林軒就從天上飄了下來,李馨這個時候還沒睜開眼睛,不過衣衫稍微有些破碎,漏出了裡面的內甲,看樣子雷劫的破壞力還是非常大的,這個衣衫是龍組特製的,有一定的防禦功效,又經過張明的鍛造,至少在物境的防禦力是非常可觀的,但是現在這件衣服幾乎報廢了。

好在,現在一切都已經過去了,晉入天境之後,這衣服也就可有可無了,報廢了也沒關係,等張明晉入天境或者等林軒自己研究打造出來防禦類法器的時候就可以給大家都穿上了。

林軒從空中落了下來,之前因為有雷雲的阻擋感受的還並不真切,真的走下來之後,林軒感覺到了這地面上還布置了一個龐大的法陣,看樣子是用來吸收雷劫的力量,增幅自身的力量用的,看來李馨為了這次渡劫也是做了不少的準備。

林軒盤坐在了李馨的對面,拄著下巴看著李馨略顯蒼白的臉龐有些心疼,不過卻也明白這是畢竟經歷的過程,天道鍛體的疼痛林軒經歷過好幾次,確實非常的疼痛,不少人渡過了前兩重雷劫,但是卻無法忍受最後一重雷劫所帶來的巨大痛苦,無法天道化自然無法達到天境,也無法長生。

天劫之後身體部分天道化,靈魂氣息也更加契合天道,領悟天道的速度也會大大增加,比如林軒最近的修鍊速度就很快,天道的領悟程度也越來越深,現在林軒的戰鬥力可比之前在物境巔峰的時候要強大太多了。

不多時,李馨的睫毛輕輕的眨了眨,然後緩緩的睜開了眼睛,剛剛睜開眼睛的時候,李馨的神色還有些迷茫,不過很快李馨看到了眼前的林軒頓時的癟了癟嘴,一下子撲到了林軒的懷裡,輕輕的啜泣了起來。

「李馨……你怎麼了?」林軒有些手足無措的抱著李馨,輕輕的拍著李馨的後背問道。

「嗚嗚……我剛剛渡劫的時候……嗚嗚……我夢到你死了……嗚嗚嗚……」李馨一邊哭著一邊說道:「還有老爸也死了……老媽也死了……嗚嗚……」

林軒的手一僵,這個心魔雷的幻境可是非常的真實的,自己所經歷的心魔雷就是讓自己沉淪在過去之中,讓自己無法自拔,而李馨這個就刺激多了,直接把自己這一群人都給弄死了,讓李馨陷入恐懼之中。

「好了好了,那都是假的,那都是幻覺。」林軒撫摸著李馨身後的頭髮說道。

「嗯……嗯……」李馨使勁的點了點頭,然後一把推開林軒流露出了開心的笑容道:「嘿,林小軒,我現在可也是天境了哦,我才不會讓你丟下我呢。」說著李馨右手捏著小拳頭,在林軒的眼前比了比,昂著頭一臉傲嬌的模樣。 林軒看著李馨開心的笑容頓時心情也變得更加明媚,不過李馨眼角未乾的眼淚讓林軒有些心疼,她之前懼怕的不是什麼疼痛,而是林軒他們的死亡,雖然知道那是幻境,但是李馨依舊很害怕,哪怕有一絲的可能是真實的,李馨都充滿了萬分的恐懼。

這一段時間林軒很少看到李馨,但是林軒知道,這並不是說李馨討厭自己,而是李馨想要追上自己,自己進階了天境之後如果沒有意外將會與天地同壽,對於大多數修鍊者來說是一輩子都沒辦法跨越的門檻,如果李馨不能突破天境的話,就算有林軒的生命泉水支撐,在數百年後李馨也會死亡……

這一點林軒知道,但是林軒並不擔心,因為在林軒的意識里突破天境並不難,之前走血晶之路也突破過了天境,所以林軒一點也沒想過李馨突破不了天境這個問題……

但是李馨並不這樣想,在那麼多次的冒險之中,都是林軒沖在前面,李馨也想要用她的力量幫助林軒,但是李馨的力量並不夠強大……至少是在她看來就是如此,即便是當初在維也納李馨展現出了優秀的戰鬥能力,但是李馨依舊並不滿足。

在學生時期為什麼李馨和林軒被稱為金童玉女?為什麼大家都知道李馨和林軒應該是有些什麼事情,但是老師卻從來沒有管過?其實就是因為林軒和李馨兩個人太優秀,林軒腦袋裡面有個道元,承受了道聖者的傳承,雖然那個時候道元並沒有蘇醒,但是林軒大腦的開發依舊比普通人要多很多,可以說,林軒在別人眼裡就是一個天才,對於李馨也是一樣。

李馨雖然靈魂非常特殊,但是比道聖者的傳承還是差一些的,特別是之前李馨並沒有修鍊,她自身的能力並沒有被激發出來,所以雖然李馨也是非常優秀,但是和林軒比起來還是差很多,但是李馨就是一直想要追上林軒,其實李馨一直以來付出的努力都要超過林軒很多很多,她總是會把自己的努力掩蓋在大大咧咧的性子下面,林軒是天才,太耀眼,想要追上他的腳步,太難太難……

但是她依舊做到了,她並不比林軒差,兩個人的成績無比的耀眼,甚至當時國外很多名牌大學都送來了錄取通知書,林軒因為林頓的原因選擇了華清大學,李馨因為林軒的原因也跟了來,當時李楠氣的都直跳腳,但是沒辦法,李馨從小就很有主意,決定了的事情根本不會改變……

或許曾經林軒並沒有徹底的愛上李馨,但是李馨並不在乎,李馨誠摯的愛著林軒,這一點從未改變過,終於林軒和李馨雙雙踏入了修鍊者之路,也終於林軒和李馨相愛相守,但是林軒在修鍊一道上面的天賦太過耀眼,實際修鍊的時間只是三四年便跨入了大多數人想都不敢想的天境。

這個時候李馨擔心了,她怕有一天自己會老死,有一天自己已經滿臉皺紋,而林軒那時依舊年輕,她怕那個時候林軒會在她的床邊看著她哭泣,她怕有一天她陪不了林軒,只能帶著遺憾離開。

所以李馨拼了命也要追上林軒,為了不給林軒留遺憾,也為了不給自己留遺憾,天地解封雖然會帶來很多感悟,但是這些感悟會隨著時間慢慢衰減,等到感悟完全衰減,那麼再想晉入天境會難上加難,所以趁著感悟還在的這一段時間李馨瘋狂的戰鬥,甚至不讓李楠和何伊知道,因為她怕他們倆會阻止她,這段時間留了多少血和淚,只有李馨自己知道。

還好,一切的努力都是值得的,還好她終於進階了天境,還好她追上了他……雖然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的天劫會變得那麼巨大,但是這麼算起來,自己也終於超過他一回不是么,雖然經歷了一些苦難,但是結局是好的。

李馨此時趴在林軒的懷裡非常的幸福,好久……好久……好久都沒有趴在林軒的懷裡了呢,在對戰空間里,李馨瘋狂的修鍊,幾乎忘記了時間的流逝,只是記得似乎過去了很長很長的時間……這麼長的時間都沒有林軒的陪伴,李馨貪婪的嗅著林軒身上的味道,眯著眼睛用腦袋在林軒的懷裡不斷的蹭著……

林軒緊緊的擁著李馨,林軒本就是這個空間的主人,李馨的付出,他又怎麼會不知道呢,只是林軒並不會說出來,有些事情,放在心裡就好,有些感動,並不一定要語言來表達,心與心的交流,此刻林軒和李馨安靜的體會著這一刻的美好。

不多時,林軒感覺到李馨的氣息變得均勻了下來,渾身也變得更加放鬆,林軒低頭一看,李馨此時已經睡著了,嘴角還帶著微笑,李馨這一段時間太累了,如今終於成功了,一下子鬆懈了下來也就睡了過去。

林軒笑著搖了搖頭,四處看了看,這裡已經被燒成了一片焦土,在這裡睡著了還真是不挑地方,林軒心念一動,直接挪移到了自己和李馨的房間里,李馨依舊在林軒的懷裡酣睡,不過兩個人已經身在房間里的大床上。

「終於追上你了……嘿嘿……」林軒低頭看向李馨,李馨正傻笑的說著夢話。

「你……可不要……丟下我哦……」李馨嘟著嘴唇,雙手緊緊的抱著林軒,似乎生怕林軒一下子就跑掉不見了。

林軒忽然感覺到一陣揪心,鼻子一酸,眼眶中盈起了淚水。

「呼……」林軒輕輕的呼出了一口氣,微笑著咬了一下自己的下唇輕聲說道:「不會的。」

「那我……怎麼都……追不上你呢……」李馨沉沉的睡著,不知道做著什麼樣的夢。

林軒慢慢的抬起了頭,眼中的淚水悄悄從臉頰滑落,林軒用手沾了沾臉龐的淚水,放在了自己的舌尖,淡淡咸澀的味道在林軒的口中綻開。

曾經林軒有很多次都像阻止李馨瘋狂的修鍊,因為在林軒看來李馨沒必要這麼瘋狂的修鍊,她早晚可以晉入天境的……但是林軒多少次還是沒有說出來,同樣的,林軒知道李馨有她自己的堅持和驕傲,他知道,就算自己說出來李馨也不會停止,其實那段時間,兩個人都在默默的承受著。

她通過她的努力走到了今天,成為了他們這些人中第一個進階天境的,她很開心,真的很開心……

「傻瓜……我……」林軒哽咽了一下,再次深吸了一口氣,看著懷中的李馨笑著說道:「我才不會丟下你呢。」

「我怎麼捨得丟下你呢……」 李馨這一覺一直睡到第二天清晨,也就是修鍊者的精神比較堅韌,一般都是很少需要睡覺的,基本上沉睡的時間很久的都是受了重傷,需要沉睡恢復傷勢的,當然了,還是有那種活了很久很久的老傢伙,覺得每天清醒著沒什麼意思,就一直沉睡,偶爾才會醒過來,那樣的人有不少,但是總體來說也並不太多,也就是像林軒這樣原本是普通人,還有睡覺的習慣,大多數天境都很少睡覺,畢竟就算是在天境之中,競爭還是挺激烈的。

不過這沉睡對精神力,對身體的調節都是很有好處的,生物的本能在經受很大的刺激以至於精神力無法承受的時候,就會陷入沉睡當中,然後慢慢的調節自身,李馨這次不算受傷嚴重,只是這一段時間有些疲勞過度而已,所以她昏睡了過去也就是成就天境之後見到林軒心情放鬆之下的正常反應,從這一天中午直接睡到了第二天早上也算是休息了很長時間了。

清醒過來之後,李馨看到自己趴在林軒的懷裡俏臉一紅,緊張的朝自己身上望了望,然後略微嘟了嘟嘴,偷偷的擰了擰林軒的胳膊白了林軒一眼,之後又輕輕的貼在了林軒的胸膛上,聽著林軒撲通撲通跳著的心臟,輕輕的閉上了眼睛,微微的蹭了蹭……

「轟……」忽然一道劇烈的爆炸聲一下子驚醒了林軒,昨天晚上林軒也是很晚才睡,雖然李馨在懷裡,不過林軒這一下午到晚上也沒有做什麼,而是一直在回想李馨和自己過去的種種,想了很多後來看著李馨睡得真的特別響,也就慢慢的睡過去了。

但是這一響卻是讓林軒一下子醒了過來,這聲爆炸雖然不在林軒的內空間里,但是距離並不太遠,而且其中蘊含的能量也已經隱隱的超過了物境的極限,已經隱隱的達到了天境的級別……

「這是……」林軒一下子直起身來,李馨也揪著嘴爬了起來,這麼長時間沒見林軒,本來想著多和林軒一起呆一會,但是沒想到這麼快就被打斷了,她現在已經是天境了,所以輕易的感受到了之前的那一場爆炸聲是誰搞出來的……或者說是那兩個人搞出來的。

「我老爸和你老爸。」李馨也坐了起來。

「沒想到驚喜來的這麼快,在你突破了之後,老爸他們也要突破了。」林軒心中一喜,也是稍微的鬆了一口氣,林頓和李楠要突破了,那麼第九小組的成員們幾乎都要開始發力了。

其實之前林軒的壓力一直很大,天地解封林軒是並不太願意看到的,畢竟地球上憋了千年,物境巔峰還是有一些的,那些天才在物境巔峰被擋住了,那麼他們的戰鬥力在物境巔峰就會提的很高,所以地球上這一群物境巔峰的實力還是很可觀的。

但是天地解封了,可以突破到天境了,那麼地球上能夠有多少人突破到天境?這些林軒心裡根本沒底,之前天境全加在一起,攏一攏也就林軒、龍王、鳳妍以及三位族老,總共六個天境戰力確實太少了一些,而且龍王還有三位族老雖然都是天境,但是龍王的戰鬥力也就一般,三位族老因為是走的血晶之路,即便是現在已經是達到了天境成就了黑晶,戰鬥力也是不如正常的天境的。

所以這幾個月林軒一直都很焦灼,他可不認為以那幾個強大的古老文明會拿不出幾個天境一品的強者,也不認為那些進來的天境一品強者會是一些弱者,所以天地解封對於地球修鍊者來說是不太友好的,最好的時機其實應該是在地球的修鍊者們擊退了來犯的敵人之後,天地再解封……

然後林軒和眾人一舉突破到天境,然後林軒帶著大家一起進入道域,接下來就在道域之中征戰,那些人也會將目光投放在道域之中,再也不會為難地球上的普通人。其實林軒在突破了天境之後就有想過要進入道域來吸引他們的注意力,讓地球躲過這一劫。

但是道元直接打消了他的想法,地球上有界心的保護,原本那幾個修鍊者文明根本進入不了地球,但是根據道元的推算,接下來一兩個月內會出現一次萬年不遇的日蝕,這次日蝕覆蓋的面積非常大,而在地球一面日蝕的時候,另一面則是正在經歷月蝕,整個地球將會陷入界心掌握最薄弱的時期,在這個時期那些文明的老祖可以趁機偷偷的送進來一些人……

以那些文明老祖對界心的仇恨程度來講,他們根本不會放過這個時機,就算林軒不在也會派人下來,那個時候林軒就要背負逃兵的名頭看著地球上的人類被大面積的屠殺了,以道元跟那個神魔老祖糾纏了數千年所形成的了解,這個人一旦瘋起來,誰都不知道他會做什麼,再加上他的實力又是最強,根本沒有人能夠制止他。

所以最終林軒也是打消了現在就進入道域的想法,畢竟道域還有個大BOSS在虎視眈眈的等著自己,到時候就必須隱姓埋名,不能讓道尊發現了,要是林軒高調進入道域的話,到時候不但是那些文明老祖知道了,道尊恐怕也知道了,到時候沒有天道的壓制,道尊一個天境巔峰想要殺自己一個天境一品太容易了,甚至道徒那種級別在道域都可以輕易的碾壓林軒,浩劫降臨,林軒還有抵抗之力,如果這個時候直接高調進入道域吸引那些人的注意力,林軒基本上就是十死無生了。

林軒他們如果準備的充分,還是可以抵擋這次攻擊的,這次界心掌控力降低的時間還是很短的,短到普通人可能都無法發現會有如此天文奇觀,所以那些老祖在送進來一些強者之後就沒機會再影響地球了。

在聽到英雄聯盟那邊的BOSS突破了,林軒還是挺高興的,沒白費林軒將突破之法和諸多渡劫的知識公開,李馨的突破讓林軒非常的驚喜,而現在林頓和李楠的突破則是讓林軒感覺到一點心安和放鬆了。

林軒最怕的是老爸他們那些第九小組的成員們突破不了天境,雖然知道他們進階的幾率非常的大,但是所謂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林軒害怕他們突破不了,畢竟第九小組還有陸然他們是林軒最大的指望了。

現在林頓和李楠突破了,確實讓林軒感到安心,相信槍王琴魔他們應該很快也要突破了吧,自己為了他們能突破可是在對戰世界給他們開了時間加速,要是在不突破的話,可是對不住林軒付出的那麼多能量啊。 實話說,其實林頓和李楠他們這些第九小組的成員們突破其實是有些慢了,要知道英雄聯盟那邊的BOSS並沒有他們這麼好的修鍊條件,在對戰世界可以隨意的挑選戰鬥對手,可以時間加速,天道空間又可以研究天道,而整個軒轅空間的源氣密度是要比地球上要高的。

就算是英雄聯盟那邊佔據的平行空間裡面源氣密度高,也有一些類似於可以時間加速的修鍊之地也是比不上林軒的空間里的,所以讓人家搶了先,還是真是有些丟人,不過進階天境就是這麼回事,不是說你物境的時候是個天才,進階天境就一定很快,也不是說你先一步進階天境,就比后一步的戰鬥力要強。

這東西悟了也就突破了,悟不了也就突破不了,那個英雄聯盟的BOSS靈光一閃就突破了,可以說是非常的天才了,其實林頓和李楠現在突破已經算是天才了,不知道有多少耀眼一時的物境天才都無法突破天境,卡在這裡直到最終隕落,這樣的修鍊者太多太多了。

林頓他們其實是佔了天地解封的便宜,要不然這一群人想要突破天境還不知道要多少年呢,將一條天道悟到至少三成領悟一種真意才能進階天境,像林軒領悟了劍意,將其刻在了自己的源核之上,還有玄武天道的玄武真意……當然了,能夠領悟玄武真意主要還是接受了玄武傳承的緣故,像李馨接受了傳承之後摒棄其他所有,專精朱雀一道,很快就突破了天境,陸然和楊晨原本有自己的手段,後來接受了傳承強化自身,但是其實並沒有專精,所以到現在也沒有領悟青龍和白虎的真意,反而是讓李馨這個專精朱雀真意的搶了先。

也不能說誰就是對的,誰是錯的,畢竟陸然之前專精的槍,楊晨之前專精的空間和刀,他們的實力也都很強,陸然和楊晨也在努力將青龍和白虎的傳承融入到自身之中,這樣一來速度也就慢了下來。

林頓和李楠的渡劫也很順利,雖然是第一次渡劫,但是畢竟之前林軒他們渡劫的過程也都散播了出去,大家基本都了解了,也有了相對應的準備,所以沒有確定的把握大家都是不會去進階的。

事實也如龍牙和龍鱗所預料的那樣,接下來的幾天,第九小組的成員們都接連突破了,槍王、琴魔、醫生、書生、胖子、還有兩位老媽,第九小組一躍成為地球上的修鍊者超級天團,直接鎮壓了全世界,讓原本因為BOSS突破而有些沾沾自喜的英雄聯盟一下子低調了下來,畢竟這一下子多出了九個天境。

明面上龍組這一方已經有十一個天境了,簡直不能忍……好吧,還是得忍,當年第九小組橫空出世就幫助龍組力挽狂瀾,現在又是第九小組……其他的修鍊者組織對於第九小組是又愛又恨,感情實在是複雜的很。

那一次讓第九小組的出世讓龍組佔有了蓬萊島,獲取了大量的修鍊資源,不論是珍貴的妖獸材料還是珍貴的藥材都進入了龍組的寶庫,當然了,後來和龍組展開合作的圓桌騎士也獲得了一部分的材料。

在接下來雖然第九小組逐漸脫離了龍組,而且還逐漸的分散到了世界各地,開始在世界各地尋找平行空間,搜集各種材料,各種物資,也逐漸的插手一些弱國的修鍊者勢力,他們的實力很強,而且非常抱團,又有胖子那樣的預言家,所以這麼多年下來不是沒有別的勢力想要針對他們,但是都沒有成功。

現在這九個人都成為了天境,簡直就是讓全世界其他的修鍊者組織感覺到絕望,其實林頓李楠他們的天賦其實就連道元都曾經肯定過,能在地球這麼艱苦的修鍊條件下那麼年輕就成就物境巔峰,如果是在道域的話,應該早早的就能突破到天境……

至於天境之後,那就不好說了,天境是一個逐漸蛻變的過程,有很多天才在天境依舊勢如破竹,也有一些天才在天境折戟沉沙,還有一些原本不抬起眼的,甚至進入天境都很僥倖的,在逐漸蛻變的過程中一飛衝天,成為天境中極為可怕的存在。

所以對於第九小組這幾個人能突破天境道元倒是沒什麼意外,在他看來在地球上最有希望突破的就是這幾個人了,龍王的突破都是在他的意料之外,畢竟之前沒怎麼接觸過,龍王最出乎道元意料之外的是龍王在天地解封之前突破了……

龍王修鍊的時間比林頓李楠他們都要長一些,龍王今年都一百多歲了,道元之前看到龍王的年紀就沒什麼興趣了,不過龍王在那個時候突破了天境,那就是確實驚才絕艷了,這點道元也承認。

如果是在道域,龍王一百多歲突破天境在道元看來確實普普通通,畢竟當初道元是一個文明的老祖,手下的天境很多,各種天才也見過很多,一百多年才突破在別的地方可能算不錯了,但是在道元面前就不算什麼了,不過如果在地球就不一樣了,畢竟地球的天道可是壓制天境的存在。

所以說地球上其實是壓制了一大批物境巔峰的,而如今這些物境巔峰已經開始爆發了,第九小組的爆發只是一個開始,相信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裡,地球上其他的修鍊者也會逐漸的出現突破天境的情況,別的不說,幾大修鍊者組織應該都會陸續有天境出現。

等到這九個人全部渡完劫,時間也差不多過去半個月了,這一段時間李馨出來和林軒溫存了一段時間之後就回去鞏固自己的實力了,在天境之後李馨也繼續繼承了新的傳承,李馨也還需要繼續加強自己的攻擊手段,龍王現在就在對戰世界裡面用時間加速在加強自身的實力,龍王沒有接受什麼傳承,現在龍王所學基本上都是他自己領悟的,還有一些是從地下那個空間裡面得到的,軒轅部落也給龍王一些指引。

半個多月過去了,雖然第九小組的二代們都還沒有突破,但是華夏的傳統節日除夕卻是快要到來了,這個節日對於外國人來說沒什麼感覺,但是對於華夏人來說卻是非常重要的了,不過由於大家都還沒有突破天境,所以註定這次春節並不會像往年那麼熱鬧了……

很多時候,有很多人為了更大的責任,他們都會犧牲很多東西,犧牲春節已經不算什麼了,在接下來的浩劫中大家可都是要玩命的……得好好看看論文了……

《界心之劍掌天下》今天不更新 「要過年了。」林軒和李馨兩人在大街上走著,街道上的商家們已經開始陸續的掛上了紅燈籠,貼上了紅福字,普通人們不知道浩劫即將降臨,國家也不會把這麼未知的事情公布下來,圖增普通人們的恐慌。

大多數人都在準備過年,當然了,肯定還有一些人沒有辦法回家過年,他們有的人是要趁著過年大賺一筆,大家都放假休息,才是他們施展拳腳的時候;有些人是因為崗位特殊,越是在過年的時候越是要堅守;有些人是因為過得失意,裝作忙碌的樣子並不願意回家過年;還有一些人並沒有家……

這世間的人生百態,或者紛繁複雜,或者簡單至極,卻總是充滿了狂熱與無奈,有些人慾求而不得,有些人得到卻不想要,看著來來往往的行人,追求的是什麼?想要的是什麼?或許大多數人都不太清楚,只是隨著這社會被推著前行罷了……

「是啊,要過年了……」李馨點了點頭,對於林軒陪她出來逛街這件事情非常的滿意,進階天境之後,李馨在林軒的建議下也開始勞逸集合了,在對戰世界裡面修行了一段時間之後,林軒也帶著李馨出來走走散散心。

「不過這次過年恐怕大家都要忙碌了。」林軒輕輕的搖了搖頭說道:「我也要開始忙碌了,我得給咱們的城市布置一些陣法,能布置多少算多少,如果真的有那一步,也算給我們華夏留下一些安全的地方。」

最近一段時間林軒一直在問道元那些文明的戰鬥特點,畢竟知己知彼才能百戰百勝,林軒總得知道敵人擅長什麼,弱點是什麼才好做出針對手段。

根據道元的猜測,神魔文明來的應該是魔,神魔文明是個很特殊的文明,在這個修行體系中,魔代表著殺戮、慾望等種種邪惡,而神則是代表了博愛、仁慈等種種正義,所以這就很矛盾,所以在神魔文明的世界里,神修和魔修其實就是對立的,他們互相爭鬥甚至互相征戰理念不同導致了他們彼此憎恨,但是他們有一個共同的老祖就是神魔老祖。

神魔老祖將兩者合一,成為了一個傳奇的存在,神修供奉神魔老祖的神性,魔修供奉神魔老祖的魔性……這次既然是為了殺戮,那麼肯定不會派來神修,雖然神修的實力會強一些,但是神修肯定會手下留情,以神魔老祖對於道聖者的仇恨來看,肯定會派出魔修。

魔修的手段很多,也很喜歡殺戮,甚至有些魔修通過殺戮和吞噬生靈來修鍊,像這樣的人在修真文明裡面也有,不過修真老祖不太喜歡那些人,雖然平時沒有對那樣的邪修趕緊殺絕,但是也絕對不會把那一類人當做親信,所以修真文明進來的人雖然也會對付林軒,但是至少不會對無辜的人下手。

神魔文明的魔修弱點是靈魂,因為他們所修鍊的功法問題,很多魔修的靈魂非常的駁雜,針對靈魂攻擊可以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而修真文明的優勢和弱點也很明顯,修真文明擅長煉器,他們手中總會有一些強大的寶物,但是也是過於依賴於外物,他們肉身是弱點。

同樣和修真文明一樣,存在著肉身弱點的就是魔法文明,魔法文明主要是一群魔法師,他們的手段很詭異,威力很強大,不過肉身相對就很脆弱了,他們的攻擊手段主要是元素攻擊,威力比較大的魔法準備的時間也會很長,所以魔法師的有點和缺點都很明顯。

不過魔法文明的老祖和鬥氣文明的老祖關係非常不錯,所以這兩家經常是聯合在一起出動的,在那場大戰之前,兩個文明就是鄰居,兩塊大陸幾乎都連在一起,而現在兩個文明所在的星球也被魔法老祖用龐大的陣法連在一起了,平時他們就經常在一起。

鬥氣文明雖然也有一些有遠攻,但是他們更加擅長近戰,肉身強大,而魔法文明則是更加擅長遠戰,近戰基本沒什麼能力,所以兩者在一起算得上是互補,魔法文明的老祖和鬥氣文明的老祖也是老搭檔了。

另外還有一個最魯莽的,最沒腦子的就是洪荒巨獸文明了,但是這個文明確實很強大,他們的成員在同級的時候幾乎都要比其他文明修鍊者要強大一些,不過因為他們身上的寶物太多,所以總是會被別的文明捕捉,魔法文明和修真文明都很喜歡捕捉洪荒文明的神獸聖獸們,所以洪荒文明一直和這兩個文明的關係並不是那麼好。

說起來那些妖獸們都有洪荒文明的血脈,就像是普通人對於修鍊者一樣,只不過這些洪荒文明的神聖聖獸們並不願意承認那些低級的妖獸們也是他們的成員,他們生來強大,血脈高貴,所以很看不起那些血脈以及實力低下的妖獸們。

總的來說,神魔文明的神修不會來,魔修靈魂差,修真文明依靠煉器肉身差,魔法文明和鬥氣文明雖然之前在地球上的時候斗的死去活來,但是其實人家倆基本上穿一條褲子,相互補充,比較難纏,但是如果分開還是比較好突破的,而那個洪荒巨獸文明……這個文明就是一群驕傲的小傻子。

其實也不能怪他們,畢竟他們的老祖就那個樣,要不是這個洪荒巨獸的老祖比較傻的話,這個洪荒的實力還在神魔之上……他的肉體太強大了,血脈能力也太強大了,導致其他的文明老祖都很嫉妒洪荒,畢竟人家大多是慢慢修鍊上來的,就這個洪荒老祖是人家是天生的,完全憑藉天賦就這麼強大,又活了不知道多少歲月……

道元告誡林軒,洪荒巨獸文明他們的性格比較獨特,而且這幾家文明互相之間也有間隙,所以洪荒巨獸文明應該不會和其他文明一起行動,以道元對他們的了解,說不定進來的幾個巨獸就會沖著林軒直接過來了,而且他們肯定不會在乎普通人的死活,到時候如果沒有準備的話,恐怕就會死傷慘重了。

幾個巨獸不要臉的在華夏的土地上肆虐的話,恐怕會波及太大,所以林軒準備在全國範圍內布置陣法,至少能夠擋住一些攻擊,而且林軒之後就不準備呆在華夏了,其他的文明修鍊者可能會審時度勢,慢慢的策劃攻擊,但是洪荒巨獸肯定不會,他們肯定會直接沖著林軒就去了……

不過道元還是給林軒稍稍的安了一下心,在那些域外文明中,除了這五個明顯和林軒對著乾的文明之外,還有兩個文明對林軒來說是可以團結的力量。今天再弄一天論文,要是抽空寫了就發,沒寫完就不發了。

《界心之劍掌天下》今天再弄一天論文 武者文明和科技文明,這兩個文明也非常強大,不過這兩個文明和其他的五個文明不同,他們在曾經的那一戰中並沒有出手爭奪界心,反而是在一定程度上對初代道聖者出手相助,當然了,那一戰太過混亂,他們也並沒有太過明顯的出手,但是好歹他們的態度是傾向於道聖者一脈的。

而在接下來的漫長歲月中,武者文明和科技文明也是多次暗中幫助道元,不然的話,憑藉著道元一人抵抗七大文明早就被滅掉了,正因為武者文明和科技文明的傾向,所以原本一打七的形勢變成了三打五,雖然武者文明和科技文明並沒有明著和那五個文明宣戰,但是確實給了道元很多幫助。

經過道元的講解之後,林軒對即將面對的敵人有了一個大致的了解,同時林軒也知道了當初跟道徒對戰的時候,後來出來的那幾個強的離譜的傀儡就是域外文明的強者,看起來那幾個應該都是物境二十九品的,也就是說,之前林軒感覺到他們的力量和自己的力量相反也是正確的,他們的力量來源本就不同。

林軒本來想著等張明出關,然後和張明一起布置陣法,畢竟張明擅長這個,大家一起的話,對張明的陣法進步也是有好處的。

不過張明現在也在閉關,根本不出來,林軒叫都叫不出來,和之前李馨一樣,現在知道李馨還有第九小組的父輩們全都進階了天境,這些人一個兩個更拚命了,之前他們看到李馨那麼拚命還沒覺得什麼,現在李馨竟然第一個進階天境了,把他們可刺激的不行。

要知道之前李馨和林軒兩個人可都比他們弱的多,在林軒和李馨開始修鍊之前,他們可是這個世界上最耀眼的天才修鍊者,圓桌騎士裡面的格菱·亞瑟也是天才,也不過和他們一個級別的而已。

英雄聯盟雖然也很強大,但是他們的歷史太短,沒有什麼傳承流傳,更多的是靠普通人強大的實力吸引全世界的普通人前來,之後若是覺醒了就自然而然的留在了美利堅,英雄聯盟裡面人數眾多,很多人就不是美利堅本土的人,不過要說修行天才倒是沒有多少,因為他們基本上是一群自主覺醒的修鍊者,他們的實力成長的很快,也就是進入物境二十品之後會慢下來。

所以美利堅才如此強大,因為他們之中覺醒者太多了,覺醒者多意味著他們的實力短時間內提升的會很快,那個英雄聯盟的BOSS算是比林頓李楠他們年輕一些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