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雄實施梵聖功,用金元氣護住自己的腦子,讓自己一直都保持著理智,不被魔化。

經過幾個小時的煉化,那魔氣完全進入的他身體,被他的身體給吸收了。

第一天的修鍊,有驚無險地渡過了。

看著自己的身體,葉雄有點哭笑不得,這烏黑漆漆的模樣,不會一直都是這樣的吧,如果真的這樣的話,那自己怎麼出去見人?

好在到了晚上的時候,那些黑色皮膚漸漸地消失了,恢復了人類的皮膚。

葉雄這才知道,這惡魔果實擁有快速恢復的能力,下午煅體的皮膚,晚上已經恢復得差不多了。

接下來,葉雄跟火靈在芥子空間之中,不停地修鍊著,過著非人的生活。

轉眼之間,三個月時間就過去了。

(本章完) 第2037章各方雲集(3)

三個月之後。

修羅界,水國某城。

正是午時,此時小城唯一一座酒樓之內,坐滿了人群,全都在侃著天下事。

「老三,你們聽說沒有,修真界江南城舉行落城大典。」一名留著鬍子的男子說道。

「落城大典又怎麼樣,這年頭每個地方都有新城建成,每天都有落城大典,有什麼好奇怪的?」被稱為老三的男子回道。

「這你就不知道了,這江南城可是跟一般的城不一樣。」

「有什麼不一樣?」

「這江南城可是江南王所建,這一次參加落城大典的,幾乎遍布整個三界,如果這次沒有接受到江南城的邀請,都不好意思說自己是大勢力,有名氣的人。」鬍子男子說道。

「這位道友說得是,此次江南城的落城大典,可是整個三界一次十分盛大的喜事,現在很多沒接受邀請的勢力,都主動前去巴結,哪怕認識一下人,結交一下人也好。」旁邊一名男插嘴。

「不知道此次前去,有什麼人去?」老三好奇怪地問。

「去的人多了,就我所知,修真界五大國的國王都會去?」

「土國不是早就被江南王滅了嗎?」

「這你就不知道了,現在的岩石已經取代的土國,成為五大國之一了,這個岩國國王岩明珠,也是個很厲害的人物,是個很強的女人……」

「看來咱們此次也要去湊湊熱鬧,增加一下見識。」

……

水月站在角落之中,耳邊全都是關於江南王的事迹。

她不想去聽,偏偏那些聲音就魔咒一樣,一個個字都衝擊著她的心。

讓她心裡生起一陣陣想去修真界的衝動。

水國在冰一峰殞落之後,已經分崩離析,冰雪一族不再保護水國了。

她就像一份浮萍一樣,不知道應該去何方。

潛意識裡,她很想去修真界找自己的師傅,但是她就是拉不下這個面子,不知道到時候遇到他,應該用什麼樣的態度去見他。

但是不去的話,她心裡又有些不甘心。

她都不知道自己應該何去何從了。

……

魔界,白骨魔殿。

蒙莎正在裡面修鍊著,正在這時候,一名屬下從外面走了進來。

「二魔尊殿下,離江南城新城大典,只剩下三天時間了。」那屬下彙報。

蒙莎睜開眼睛,眼神之中露出一道寒芒。

等了三個月時間,時間終於到了,她等這一天已經很久了。

這三個月來,她無時無刻都在盼望著時間快點過去,好報一箭之仇。

現在的她,已經把一切都壓在這一次的,如果這一次她還是不能成功,那她只有以死謝罪了。

這三個月來,她在白骨魔殿之中,足不出戶,不停地鞏固天魔功第四層,就是為了這一天。

「我知道了,你出去吧!」蒙莎冷冷地說道。

「是,祝二魔尊殿下旗開得勝。」屬下說完,退了出去。

蒙莎站了起來,身體突然爆發出強大的威勢,一個巨大的虛影在她身體釋放出去,化成數百米的的巨大圖騰。

霸道至尊:女人你是我的 赫然是天魔功第四層的地獄死神,那氣勢讓十公里之內,所有的魔修都嚇得瑟瑟發抖。

「江南王,你的死期到了。」

蒙莎哈哈大笑,身體化成一道流光,閃電般消失在天際,朝個修真界的傳送口而去。

……

修真界,北域下界,一個不起眼的星球。

這個星球叫做火岩星,整個火山之上,幾乎大部份都是岩石,故以火岩星命名。

這個星球面積很小,不足地球的三分之一,人口非常少,只有區區幾千萬。

某一座死火山的洞口,被一個大型禁制封住,沒有人知道這裡面是什麼人,因為沒有人能靠近這裡十公里之內。

這火山洞附近,足足落了一個月的天雷,把整個大地都劈得焦黑起來。

此時的洞內,幽靈盤坐在地上,身上釋放出一鼓強大的氣勢。

「歷時三個月,終於突破金丹中期了。」她喃喃道。

「在魔界潛伏了足足一年,還是沒辦法得到魔元果,只能先進階到金丹中期,把身上的神通修鍊一遍,以我現在的實力,輾殺金丹後期完全不成問題了。」

「不知道現在修真界,是什麼情況了。」

幽冥站起來,身體化成一道流光,來到下界的入口,回到修真界。

回到修真界之後,她打聽到一個非常盛大的消息,江南城要舉行新城大典。

現在整個修真界,都是江南王的傳聞。

「沒想到,他居然比我還早進入金丹中期,看來他越來越強大了。」

「兩年沒見,是時候去見他一見,此次落城大典,魔界肯定不會就手旁觀的,看來又有一場硬戰要打了。」

「此次過去,可以跟他商量一下,怎麼弄到魔元果,以我的一個人的實力,根本就沒辦法得到魔元果。」

幽冥沉思片刻,馬上就化成一道流光,朝江南城的方向遁去。

……

江南城,此時一副熱火朝天的樣子。

離最後的落城大典,只剩下兩天時間,現在的一些遠來的客人,已經提早過來了。

這可就忙壞了何夢姬,他要安排人去給這些人住的地方,招呼這些人。

要知道,這些人很多都是赫赫有名的人物,一方的霸主,冷落一個都不適合。

好在有鳳凰,如音,伊依幫忙,幾個人以前都配合過,做這樣的事情也不少,倒是也安排的很是條理,把所有的人全都招呼到位了。

「夢姬,阿雄怎麼還不出來,他不會當這甩手掌柜當上癮了吧,有這樣用咱們的嗎?」鳳凰沒好氣地罵道。

這幾天,她們幾個女孩子恨不得把身體分成三截去用,他倒好,眼見就要開始落城大典,他鬼影都不見。

「你們先忙一下,我再去催催他。」

何夢姬走到后廂房,來到葉雄的房間門口,不斷地扯著那條線。

哪知道扯了很久,都沒有反應。

何夢姬一氣之後,將門踹開,走進去,然後走到床頭邊,將那個芥子石頭拿下來,拚命地搖晃著。

「我知道了,你們繼續忙,時間到我出現的。」

芥子石頭裂縫裡面,傳出葉雄的聲音。

「抓緊時間,別忘記了。」何夢姬提醒完之後,就離開了。

她倒不是真的在意他當甩手掌柜,只是害怕他修鍊忘記了時間,所以特地提醒一下。

芥子空間之內,如果有人看到,肯定會大吃一驚。

因為,此時的空間之中,矗立著一隻一百多米高的黑色山嶽巨猿。

山嶽巨猿手中握著一隻巨大的鐵鎚,氣勢洶洶,霸絕天下。

那氣勢就像蠻古凶獸一樣,散發著讓人膽戰心驚的氣息,讓人不寒而悚。

(本章完) 火靈站在千米之外,看著面前這個黑色的龐然大物,震驚得說不出話來。

主人變身金身巨猿的時候,他都覺得無比的霸氣,現在這個大塊頭,比起以前的金身巨猿,大了幾十倍,活脫脫就是一座小山,難怪被稱之為山嶽巨猿。

此刻的山嶽巨猿,手裡緊緊握著一根幾百米長,鎚頭像是一幢三十層大廈那麼大的錘,這幅氣勢,別跟他戰鬥,嚇都嚇死了。

就在這時候,山嶽巨猿動了,只見他握著手上的巨大鐵鎚,不停地在半空之中砸著。

整個空間不停地動蕩著,在他的巨錘之下,不停地開拓,芥子空間被開拓得越來越大。

開始山嶽巨猿不敢太過用力,怕這個芥子空間太小,承受不住這麼強大的攻擊,但是很快他就發現自己的擔心的是多餘的,這芥子空間比想象之中穩定得多,根本就無懼那強大的攻擊。

山嶽巨猿一下下砸出,全都砸在那混沌之處,在肉眼所見的速度之下,芥子空間被擴張起來,一點點地擴大。

此時給火靈的感覺,山嶽巨猿有種盤古開天的感覺。

空間一陣陣震蕩,半空都幾乎要龜裂起來,可見這一錘下去,力度恐怖到了何種地步。

看著主人現在實力強到這種地步,火靈不由得暗暗激動。

功夫不負苦心人。

只有他知道,這一百天來,主人過的是什麼樣的日子。

每天經受一次烈火鍛體,一次比一次重。

每天都經受一次魔元入體,無數次幾乎被魔化,如果不是主人毅力超強,早就被魔化了。

真猿變越到後面,越難修鍊,承受的痛苦呈數倍增加。

火靈覺得自己換在主人的立場的話,絕對不能扛過去的。

這根本就不是人類能做到的。

但是主人做到了,成功了。

很多人只看到別人榮耀,誰又知道人家在背後默默付出了多少!

突然,山嶽巨猿拿起錘柄,狠狠地刺在自己的身上,刺出一個大洞,血液洶湧而出。

火靈嚇一跳,不知道主人在幹什麼,正在這時候,驚人的一幕出現了。

只見那受傷之處,以肉眼能見的速度,快速生長,片刻就恢復了,傷痕不見了。

「這是……自愈之體嗎?」火靈震驚得無以倫比。

「這不是自愈之體,只是惡魔果實的能力,讓肌肉收縮,把傷口收藏起來,不讓血再流而已。」

山嶽巨猿快速變小,很快就恢復正常大小,來到火靈身邊說道。

「這跟自愈之體有什麼區別嗎?」

「當然有區別了,自愈之體不會感到疼體,但是我會,比起真正的自愈之體,山嶽巨猿差遠了,不過好在,也是不錯的技能。」葉雄回道。

美女的貼身醫聖 開始的時候,葉雄嘗試將真猿三變的不破金身加持到山嶽巨猿身上,不知道是不是體積太大,真猿二變跟三變能同時使用,但是真猿三變跟真猿四變,根本就沒辦法同時使用,所以他沒有辦法使用金身山嶽巨猿。

好在,像自愈之體一樣的技能,能讓他的防禦力大增。

「這技能很厲害了,只要以後不是受到巨大重創,就能自愈了,疼痛一點算什麼,這一百天,你不都是這麼熬過來的嗎?」火靈笑道。

「這倒是。」葉雄呵呵一笑,道:「咱們可以出去了,再不出去,何夢姬要發飆了。」

「你這樣當甩手掌柜,換誰都發飆。」火靈笑道。

不知道是不是跟自己久了,葉雄發覺火靈的性格越來越像自己了。

兩離開芥子空間,回到房間之中,推出房間門出去。

「阿雄,你出來了?」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

慕容如音剛好經過,見他出來,連忙走了過來。

「火兒,這段時間辛苦你了,你先出去看看,需不需幫什麼忙?」葉雄道。

「主人,我先出去了。」火靈回道。

囧神養成記 「如音,你進一下房間,我有事情找你商量一下。」葉雄說完,走進房間之中。

慕容如音見他臉色嚴肅,以為他要跟自己商量什麼重要的事情,哪知道剛走進房間,就被他緊緊地抱住。

「想死我了,來,讓我親了一下。」

葉雄抱著她,親著她的臉蛋。

慕容如音無語加羞澀,連忙推搡著他,急道:「現在外面忙得熱火朝天,我還有事情要忙呢,你別亂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