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樂欣翻着白眼。

行吧!

好心當成驢肝肺了!

我還是閉嘴好了,不過他說得也對,好像他身邊有沒有我都差不多……

她突然想到那個馬叔,說着:“老闆,你要不要也請個保鏢呀?你爸有馬叔這麼厲害的保鏢司機,我覺得你也應該找個保鏢司機跟着的。”

郝歡說道:“那我給你報名武術班好了,到時候你學有所成了,不就可以兼職保鏢跟司機了!”

“……”

我還是閉嘴吧!

王樂欣不說話了,今天的郝歡怪怪的,再說下去,他是真的會給我報名武術班學習武術啊!

在抵達機場之前,王樂欣果然都不說話了,而郝歡也不知道在想什麼,盯着車窗外也一直沒有說話,

“老闆,到了!”王樂欣停好車,提醒着。

“嗯。”

郝歡下了車,他回京城時是空手而歸的,所以這次離開京城,他也是空着手,身上只是帶着錢包跟手機這兩樣身外之物。

“路上開車注意點,認真安排好片場工作,道具設備別馬虎了,過兩天我回來檢查,要是不能讓我滿意的話,到時候就等着捱罵吧!”

郝歡嚴厲地叮囑了一句,王樂欣鄭重地點頭應了一聲,然後揮手告別,開車前往中戲。

郝歡走進機場,嘀咕着:“或許我真的需要一個保鏢,可惜馬叔沒有兒子,不然繼承馬叔衣鉢的小馬絕對是最佳人選啊!”

去取登機牌時,郝歡被旅客跟機場的工作人員給認了出來。

這時候他突然覺得王樂欣不在,確實有點麻煩……

但好在自己不是那種能讓人羣瘋狂的明星,機場裏的旅客也不是那種瘋狂的追星族,所以就算被認出來,他也沒有受到太大的影響,無非就是被偷拍,然後膽大的年輕人過來尋求合影留念跟簽名。

爲了不影響機場秩序,機場裏的保安主動給郝歡支開了那些想要合影簽名的旅客,然後提前讓他進VIP候機室等着。

這倒是省去了不少麻煩!

不過讓郝歡詫異的是機場工作人員給他安排的VIP候機室裏,竟然有一個真正的明星,不過也只是個二三線演員,要不是看過他拍的電影,郝歡都認不出來。

“郝歡!?”

只見這個年齡跟郝歡差不多,長得挺陽光帥氣的男明星認出了他。

郝歡點頭嗯了一聲,然後找個按摩椅坐下,沒什麼想說的。

如此一來,氣氛就有點尷尬了!

那男明星不由地皺了皺眉,不屑於搭理我嗎?呵,這算不算是狗眼看人低?

他心裏冷笑一聲,既然你不屑於理我,那我還不屑於跟你這種人認識呢!

……

過了會兒,郝歡有點無聊,開口問着:“你這是要飛哪裏啊?”

江辰一愣,急忙樂呵道:“我呀?我飛江省呢,要去橫店拍個新戲!您呢?您怎麼自己一個人啊?助理呢?”

“那我跟你一樣。”郝歡說道:“飛機不晚點還得半小時才能起飛,我想睡一會兒,到時候麻煩你喊我一下,謝謝。”

“行!好的!您先休息,等下我會喊你的!”

江辰那客氣禮貌的樣子,搞得郝歡莫名有種負罪感,就好像以後不給這傢伙安排一個電影角色的話,就對不起全世界一樣。

而江辰,此刻正在給女助理使個眼神,在手機上打了幾個關鍵詞:“爆料,蹭熱度,微博熱搜,要火!” 江辰感覺自己真是一個天才!

嘿,總裁別囂張! 郝歡,這傢伙可是一個熱搜體質的存在啊!

從《驚嚇時代》上映開始,到現在這四個多月來,微博熱搜幾乎都已經成爲了郝歡的地盤。

這傢伙就是一個熱搜體質!

動不動就上熱搜,那話題熱度跟人氣,都已經比那些一線明星還要牛逼了!

而他,雖然也是明星。

而且人氣也不算低,但跟郝歡比起來,跟一線明星比起來,他這人氣跟熱度,根本就不值一提!

所以,成功勾搭上郝歡的下一秒,他想到的就是爆料,對外曝光郝歡跟他的航班時間,讓那些閒得蛋疼的娛樂記者跟粉絲們到時候趕赴機場偷拍他們,採訪他們。

如此一來,他就可以名正言順地跟郝歡給捆綁成PY組合,一起登上熱搜,然後完美地蹭一波郝歡的熱度!

說不準到時候還會有謠言,說郝歡接下來拍的新電影裏,男主角人選就是他!

“完美!”

江辰心裏提前慶祝着,他看着隔了幾個位置,已經眯眼休息的郝歡,那熾熱的眼神,就好像在看着唾手可得的熱搜榜一樣。

他身旁有點小胖的女助理,推了推滑下來的眼鏡,有點無語地看着江辰,然後進行爆料,將這兩個傢伙的航班形成給曝光出去。

接下來到底能不能如江辰所願,就只能看郝歡以及媒體記者的了。

此時,郝歡正在系統訓練營裏訓練自編自導的能力。

這是訓練營裏最公平公正公開的一個訓練科目,只需要按照課題去自編自導就行,到時候哪怕自編自導得不好,系統也不會罰款,而是給予點評,然後提示要不要花100萬敗家值追加本次課題的訓練。

所以,自編自導這個科目訓練,是導演訓練營裏最划算,最省錢的。

很快,郝歡在訓練營裏自編自導了課題爲“懸念”的一部短片。

系統給出點評:

“本次【自編自導】訓練結束!”

綜合評分:88

編劇評分:82

導演評分:94

系統點評:導演全方位能力都很優秀,但編劇腦洞一般,劇情故事懸念不足……

“消費100萬敗家值,可追加本次科目訓練,是否追加?”

“是!”

郝歡再一次嘗試,導演評分好像已經沒什麼毛病了,再怎麼差,那也能有90分,而90分的導演水平,絕對超過了國內90%的導演。

哪怕是周忠才,在郝歡看來,這傢伙在系統眼裏,頂多也就是個85分的導演。

他繼續編寫着關於“懸念”的短片故事,然後花每日額度,在訓練營裏的橫店影視城找人過來拍攝短片。

這一次訓練結束後。

系統給出評分明顯比上一把高出了許多!

綜合評分:91

編劇評分:88

導演評分:94

“編劇評分88,看來我的腦洞跟編劇水平還是不怎麼樣,否則就能寫出更好的劇本了。”

系統再次提醒:“消費100萬敗家值,可追加本次科目訓練,是否追加?”

“否!”

郝歡退出了訓練營,自導自演兩次,他已經知道自己的問題出在了哪裏,所以得停下來好好消化經驗才行。

這時,有個男人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

“郝歡,郝導,要登機了!”

“嗯啊~”

郝歡醒了過來,江辰正站在旁邊輕聲提醒着,連動手推醒他的勇氣都沒有。

“好的,謝謝。”

郝歡伸了個懶腰,訓練營裏花半天的時間拍了兩部短片,結果現實裏卻只是眯眼休息了半個小時。

這種感覺真的太微妙了!

郝歡感覺自己就好像比別人多活了一輩子似的,等哪天老了,快要死了,他覺得自己可以在系統訓練營裏一直呆下去,不回來了。

也不知這到底行不行?

我必將加冕為王 不過距離老死,還差好幾十年啊!

說不準哪天英年早逝,就用不着等到老死了……

郝歡拿着登機牌,伸手示意江辰二人先走,然後跟在他們身後,前去登機。

只見同一個航班的旅客們發現江辰跟郝歡時,頓時引起了一陣小小的騷動。

那些登機前喜歡拍視頻發朋友圈炫耀一下的旅客們紛紛開始拍着郝歡跟江辰,沒想到運氣這麼好,一下子就遇到了兩個明星!

這一趟航班,值得他們發朋友圈吹好幾天牛逼了!

江辰靈機一動,在登機前退到一邊,伸手示意着讓郝歡先登機,營造出他跟郝歡很熟的樣子,如此就能欺騙這些認識他們的旅客,以及那些腦殘的娛樂媒體了。

郝歡也不知道江辰是出於禮貌還是尊重又或者是心機不純,反正他覺得這傢伙挺有意思的,無形中透露出一股舔狗的氣息。

頭等艙裏,郝歡跟江辰的位置沒有捱得太近。

郝歡左手邊坐着一個西裝革履的大叔,一看就是成功人士的那種,只不過郝歡沒有跟着他爸混跡商圈,所以就算對方是商圈裏比較有名的人物,他也認不出來。

但這個大叔卻好像認識他似的,時不時看他兩眼,最後突然開口問着:“聽說你是郝富的兒子?”

前面旅客們認出郝歡跟江辰,他本着好奇的心問了下別人,才知道這兩個年輕人是明星,其中一個還是郝富的兒子!

郝歡看了一眼對方,微笑地應了一句:“是的。”

大叔突然恍然大悟地說着:“難怪好運集團突然進軍影視行業,原來郝富的兒子竟然闖進了娛樂圈。”

他平時不玩微博,也很少關注網上的新聞,尤其是娛樂圈裏的新聞,所以除非有人刻意跟他聊起郝歡的事情,否則他都不知道好運集團突然進軍影視行業並非是看上了影視行業的利益,而是因爲郝富的兒子,竟然是個混娛樂圈的明星!

說來也是好笑……

他很不理解,因爲在他們這些商人的眼裏,普遍都是瞧不起那些明星的。 等來年風起時 按理說郝富這種國內赫赫有名的企業家、大富豪,應該不會允許自己的兒女拋頭露面,混這種污穢低等的圈子吧?

郝歡看着對方那怪異的眼神跟表情,通過對情緒表情的表演心得,他大概能猜到這個大叔心裏到底在想些什麼。

所以,他開口說着:“現在是百花爭鳴,行行都可以出狀元的時代。您可能比較反感娛樂圈或者是那些明星,認爲他們應該低人一等,而不是高人一等,被那麼多人追捧,還那麼賺錢。

其實我也一樣,不過我不會一棒子打死所有混跡娛樂圈的人。我只是比較反感鄙視那些沒有實力沒有演技沒有才華,還打扮得不倫不類、不男不女、丟盡國臉的明星。

所以那些有實力,有才華的明星,我就很欣賞,很敬佩他們。因爲他們給這個世界帶來了很多精彩的作品,讓人們在空閒之餘可以打發無聊的時光。

而這些年來,影視行業之所以發展得越來越好,明星的地位名氣之所以越來越高,恰恰是因爲人們的生活條件普遍變得越來越好了。

如果有一天影視行業,娛樂行業開始變得蕭條走向衰亡了,那麼只能說這個世界已經不再和平,人們已經沒有時間去消遣娛樂了。

所以,您是希望看到文體兩開花的太平場景?還是希望變回古代那樣?明星淪爲沒有名氣,沒有地位的戲子,人們都生活在水生火熱之中,只有權貴富商才能欣賞歌舞表演的不平亂世?”

聽郝歡這麼一說,那大叔忽然皺眉沉思了起來。

這小子,竟然憑藉我剛剛說的那一句話就能猜出了我的心聲?而且還給我說教起來了!

“不愧是郝富的兒子。”

他心裏誇讚一句,附和道:“你說的很有道理,但我還是比較反感現在的明星風氣,不像七八十年代,那時候明星都是值得人們追捧,值得人們愛戴的。但現在,阿貓阿狗都能當明星,年輕人都以可以成爲明星爲榮,這社會風氣都被他們給帶壞了!”

“確實,這個我也贊同。”

郝歡點頭道:“不過我改變不了,最起碼現在的我還改變不了娛樂圈帶來的病變風氣,不過以後我或許會改變的,因爲我也比較反感這種風氣。”

那大叔笑了笑:“那你加油吧!虎父無犬子,郝富的兒子,不管從事什麼行業,都得有這種志氣跟理想才行,否則你會丟了你爸的臉的。”

郝歡隨性地笑着:“我想我應該會讓他感到自豪吧,哪怕現在他其實還不是很理解我。”

那大叔幽幽地說着:“人生,就是互不理解,然後慢慢理解,最後彼此理解的一個過程。”

郝歡心裏反覆地回味着這一句話,微笑道:“受教了,大叔!”

那大叔頷首微笑,沒有再開口跟郝歡閒聊,免得打擾到其他旅客。

而後排,聽着二人對話的江辰,突然覺得郝歡跟這位大叔說的話有點針對他似的……

因爲他就是那種沒有什麼演技,沒有什麼才華,憑藉一張帥臉,參加個選秀節目就突然火了的明星啊!

所以,聽這倆人聊天的過程,他就感覺有一把把刀子突然插進他的心裏一樣!

難搞啊……

我也不想帶壞明星風氣的,那些粉絲觀衆們就喜歡沒有什麼演技,沒有什麼才華的我,我能有啥辦法?

其實,我也是受害者啊!

他心裏感慨着,不過他慶幸自己不是那種打扮得不倫不類,不男不女的娘炮明星,否則他就真的要被郝歡列入明星黑名單了!

不到兩小時。

飛機降落江省陽市,江辰跟在郝歡身後下了飛機。

也不知會不會有記者跟粉絲聞訊而來,堵在機場外面迎接他們的到來?

應該會有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