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我明白了,你是怕了,所以故意睜眼說瞎話,說她是假的。」郭景奇恍然大悟的說著。

「怕,本王妃有什麼好怕的。」華芯故作鎮定的冷笑一聲,「更何況她現在已是將死之人,是真是假對我沒有任何威脅。」

「那為什麼不讓她進去?」

「因為這是修羅王,沒有修羅王的允許任何人不得入內。」

「任何人?她是任何人嗎?」郭景奇突然覺得好笑,「修羅王對老大的寵愛,整個蒼茫大陸誰人不知誰人不曉。修影,修影呢?」

「來人,將這幾個試圖潛入修羅王府的人,給我抓起來。」

「住手,誰敢。」一道囂張清亮的聲音,急急忙忙的從遠處跑了過來。

「逍遙馨蘭,不要以為有逍遙家主寵著,就可以為所欲為。」

逍遙馨蘭急切的朝林泉懷中望去:沒錯,是她,是綰兒。

「華芯,這就是綰兒,你為什麼不讓她進府?」逍遙馨蘭得意的說著,「等修羅王回來,你就不怕他直接一把將你捏碎?」

看著逍遙馨蘭嘴角挑釁的笑容,華芯竟然有些害怕的擔心起來:如果讓他知道了,的確會一把將自己掐死。

「如果能證明她就是真的碧綰,我就讓她進府。」

「她本來就是真的,為什麼要證明?」逍遙馨蘭和郭景奇同時異口同聲的質問道。

「因為只有真的才能入府。」華芯語氣堅決的說著,「現在請你們速速離開,不然直接就將你們抓起來。」

逍遙馨蘭和郭景奇頓時皺起了眉頭:他們知道,不管現在自己怎麼說,這個可惡的女人都會否認。

在碧落空間的碧綰,無奈的一笑,在這裡竟然也有證明自己就是自己的事情。

「她明明就是碧府的小姐,明明就是修羅王府的王妃,卻被你們踢來踢去,諸多借口。」逍遙馨蘭氣惱的爭辯著,「你們都不收留她,我收留。」

「呵呵,那最好。」說著華芯得意一笑,轉身走了進去,「關門,不要讓這些人冒充進來,不然王爺怪罪下來,沒人能保得了你們。」

「是,王妃。」守門侍衛立刻恭敬的行禮應聲,將門重重的關了起來。

「郭景奇,將綰兒送到逍遙府去。」逍遙馨蘭對著郭景奇吩咐道。

接過林泉手中的碧綰,郭景奇隨著逍遙馨蘭去了逍遙府。

才剛進門,逍遙馨蘭就遇到了剛剛回來的逍遙卓易。

「馨蘭,這位是?」

「爺爺,你不認識了嗎?她是綰兒啊。」

「綰兒?她怎麼了,怎麼成這樣了?」看著氣息遊離的人兒,逍遙卓易吃驚的問著。

「不知道,她到皇室煉藥師公會的時候,就已經是這個樣子了。」

「誰送去的?」

逍遙卓易的話,讓郭景奇努力的回憶著,可是怎麼都想不起來碧綰是怎麼出現的。

「恩?怎麼不說?」見兩人都沉默不語,逍遙卓易靠近碧綰認真的審視道,「這人不能留在逍遙府。」 逍遙卓易的話讓逍遙馨蘭吃驚的張大了嘴巴:「爺爺,她可是綰兒。」

「她不是。」逍遙卓易語氣確定的說著,「她手上沒有神器,所以不是真的。」

「逍遙家主,可是熊藥師和百里會長都沒說是假的。」郭景奇反駁著,他相信眼前的這個人是真的。

「馨蘭,快送回去。」說著逍遙卓易眼神警告的看了看逍遙馨蘭,轉身走了進去。

看著逍遙卓易的背影,逍遙馨蘭疑惑的看向郭景奇:「怎麼回事,怎麼都……」

「不知道。」郭景奇也是無奈的搖著頭,「現在怎麼辦。」

「她明明是綰兒,怎麼都說她是假的。」說著逍遙馨蘭竟然擔心的濕潤了眼眶。

「馨蘭,你先不要急,這件事的確讓人費解。」將整件事情細細想了一遍后,郭景奇突然凝重的看向逍遙馨蘭,「她可是憑空出現在皇室煉藥師公會的,老大的實力你也是見識過的,雖然不算很厲害,但是她手上的神器、魔獸、植寵加在一起,怎麼著也不可能傷的這麼重。」

「你說的沒錯,不是親眼看到我根本不相信,有人能夠將她傷成這樣。」

「所以,我覺得大家不是懷疑她的身份,而是害怕。」郭景奇冷靜的分析著,「還有,修羅王,修影……」

「對了,之前不是有消息,說綰兒和修羅王一起去南召了,現在看來這消息是假的。可之前我問我哥,他並未否認。」

突然郭景奇好像找到什麼希望似得:「你哥呢,找你哥。」

「對,我哥……我怎麼把他忘了。」說著逍遙馨蘭匆匆的跑了進去。

「什麼?銷魂樓?」當逍遙馨蘭聽到逍遙御風去了銷魂樓,頓時氣惱的冷哼一聲。

見逍遙馨蘭氣呼呼的走出來,郭景奇頓時心中咯噔一下:難道逍遙御風也撒手不管了?

「走,跟我來。」逍遙馨蘭隨手一擺,臉色陰鬱的朝銷魂樓走去。

當來到銷魂樓門口的時候,郭景奇臉色一黑:「馨蘭,你帶我來這幹什麼?」

「隨我來。」說著逍遙馨蘭鼓足勇氣,朝銷魂樓走了進去。

「逍遙御風,你給我滾出來。」一進門,逍遙馨蘭就扯著嗓子大聲呼喊著,「逍遙御風……」

逍遙馨蘭尖銳的聲音在銷魂樓內回蕩,可是半天沒有出來半個人。

看著空蕩蕩的大廳,郭景奇抱著碧綰掂了掂:「沒人。」

「逍遙御風,你……」

從樓上探出頭的逍遙御風,看著逍遙馨蘭:「逍遙馨蘭,你堂堂逍遙家小姐來銷魂樓幹什麼?」

「快點下來……」逍遙馨蘭一邊說一邊指了指郭景奇懷中的人兒。

順著逍遙馨蘭所指的方向,逍遙御風隨意一瞥,頓時吃驚的直接從樓上飛躍了下來。

「怎麼回事,誰送來的?」逍遙御風一把抱過郭景奇懷中的人兒,「快上來。」

逍遙馨蘭、郭景奇隨著逍遙御風到了樓上,直接一腳將門踹開:「修影,修影……」

聞聲匆匆趕來的修影,看到逍遙御風懷中的人兒,頓時詫異的問:「怎麼到這來了?」 「是啊,這是怎麼回事?」逍遙御風不解看向逍遙馨蘭和郭景奇,剛才修影不是說在皇室煉藥師公會。

「熊藥師將老大送回碧府,可是碧府以嫁出去為由,將我們趕了出來,而修羅王的王妃一口咬定說這個是假的,堅決不讓進府。」郭景奇眼神微怒的看著修影,「我們是來找逍遙少爺的,不是來找你的。」

郭景奇的話讓修影一愣,隨即立馬明白過來:「因為王爺這出了點事,所以才匆匆離開的。」

「修影修影……」這邊正說著,就聽到隔壁傳來一陣溫柔酥軟的聲音。

聽到女子的聲音,修影立刻歉意的看了看郭景奇,往隔壁跑去。

隨著修影的身影,逍遙御風也匆匆的跟了出去。

看著匆匆跑出去的兩人,逍遙馨蘭和郭景奇相互對視一眼,也好奇的跟了過去。

「聯繫上了?」

「不是。」

「那你叫我幹什麼,王妃這也……」

魅姐微蹙眉頭,擔憂的看向修影:「你不是說有熊藥師?」

「熊藥師要煉製築體丹。」 情人不做,總裁拜拜 郭景奇立刻接話解釋道。

「築體丹?你是說王妃的身體全廢了?」修影吃驚凝神的看著郭景奇,想試圖從郭景奇的臉上找到一絲虛假,可是失敗了。

「恩。」郭景奇點頭確認著。

「修影,你快看……」突然修魅手中的傳音銘有了一條信息。

激動的修影,一把奪過修魅手上的傳音銘:「是王爺,是王爺……」

「可是,王爺那是什麼意思?」

看著傳音銘上的字,修影緊緊的皺起了眉頭:「廢救?」

「這意思不是很簡單。」逍遙御風得意一笑,「是讓師傅去救修羅王。」

可是逍遙御風才說完,逍遙馨蘭頓時忍不住的輕笑一聲:「修羅王那麼厲害,怎麼讓綰兒去救。」

「以王爺對王妃的寵溺,絕對不會讓王妃冒險,所以這條信息肯定有問題。」修影冷靜分析著,「可是,王爺的傳音銘只有他能控制,是誰發的這條信息?」

「沒錯,王爺根本不會發這種信息,不會將王妃至於險境。」修魅贊同的說著,同時一臉擔心的看著修影,「那王爺……」

「先想辦法救王妃。」最後修影深呼一口氣,「王妃醒了或許會有辦法。」

「沒錯,師傅肯定有辦法。」逍遙御風得意的說著。

見大家臉上頓時有了希望,郭景奇還是不忍心的打擊道:「築體丹要高級藥王才能煉製,所以熊藥師煉製成功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怎麼會這樣。」說著修影自責的一拳砸向自己的胸口。

見大家都垂頭喪氣著,逍遙御風頓時爽朗一笑:「放心,師傅能從百老秘境出來,肯定會沒事的,或許不用築體丹,她自己就能修復。」

「對,沒錯,綰兒最厲害了。」逍遙馨蘭也崇拜的說著。

「恩,肯定。」

看著三人對碧綰的盲目崇拜,修影和修魅也在心中默默祈禱著。

一晃半個月過去了,修影、逍遙馨蘭、郭景奇幾人一直呆在銷魂樓照顧著碧綰。

而碧綰一直氣息微弱的躺著,沒有任何好轉的徵兆。 而熊藥師在這半個月內一直不斷煉製著築體丹。

可是每次煉製不是藥物無法融合,就是意念不足,在這半個月的時間裡沒有任何實質性的進步。

看著熊柏青廢寢忘食的煉製,百里洋實在看不去,對著熊柏青勸說道:「熊老,去看看綰兒,回來再煉,都半個月了你該去看看她了。」

熊柏青蓬頭垢面的看著百里洋:「半個月了?這麼快?」

「是,半個月了。」

「那是要去看看丫頭,不知道她怎樣了。」熊柏青自語著,同時手上還在不斷整理著藥物。

看著煉藥室內高高的一堆藥渣,百里洋無奈的搖了搖頭:「熊老,幽魔藍珠也不多了。」

「還有多少?」

「你手上的是最後一顆。」百里洋無奈的說著,「皇室煉藥師公會內的幽魔藍珠已經全部給你了,現在發任務也沒那麼快。」

「怎麼會……我竟然浪費了這麼多。」熊柏青自責著,看著手中最後一顆幽魔藍珠,「這些幽魔藍珠可是皇室煉藥師公會收集了近百年,是為晉級高級藥王而準備的,沒想到就這麼給我浪費了,真是……」

「熊老,這是我唯一能夠幫你的,不能留她在公會,也就……」

「我明白。」熊柏青將最後一顆幽魔藍珠握在手心,「我去看看丫頭。」

「景奇給你留了話,說她在銷魂樓。」

熊柏青瞪眼不解的看著百里洋:「銷魂樓?怎麼在那?」

「你自己去問問,他也沒多解釋。」

「好。」說著熊柏青匆匆的趕往銷魂樓。

來到銷魂樓的熊柏青,進門直接就大叫著:「郭景奇,郭景奇,你給我出來,到底怎麼回事……」

聽到熊柏青的聲音,郭景奇匆匆的下樓:「熊老,你總算出來了,是不是成功了?」

「為什麼會在這,你怎麼將綰兒帶到這來了?」熊柏青一臉憤怒的看著郭景奇,沒想到眼前這個男子辦事也如此不牢靠。

「熊藥師,是這樣的。」郭景奇一邊解釋一邊將他帶到了碧綰的房間,「熊藥師,你看看,老大有沒有好些。」

「還是那樣。」對碧綰檢查一遍后,熊柏青有些失落的說著,「丫頭,熊老能力有限,浪費了那麼多藥物不算,這麼長時間一點收穫都沒有。」

聽著熊柏青的話,大家就知道熊柏青沒有成功。

而在碧落空間的碧綰,此時正修鍊完畢,靠在水晶琉璃果樹旁休息著,一聽熊柏青的話,頓時愧疚不已扯著喉嚨道:「是我給你們添麻煩了。」

「在這裡說,他又聽不到,笨。」

「如果能出去,我還會在這裡吼。」

小娃白眼鄙視道:「不是你出不去,是你出去了也沒用,因為你的肉體已經廢了。」

「那不是一樣。」

「如果是這樣,那就好辦了。」墨竹筍嘿嘿一笑,「將你要說的話,通過你的意念傳送出去,他們就能知道。」

「用意念傳送?」碧綰眼睛一眨,「意念怎麼傳送?」

狂妻來襲:九爺,早安! 「笨,怎麼會有你這麼笨的人。」小娃氣呼呼的教訓道,「你將要說的話寫在紙上,然後用意念扔出去,這麼簡單都想不到。」 小娃的話讓碧綰眼睛一亮,但是很快又暗淡下來:「不行,這樣不是暴露了我有生命空間的秘密了。」

碧綰的話讓小娃不屑的輕視一眼:「你們以為個個都知道生命空間的事情?再說你只是傳達信息,他們根本就想不到。」

「是嗎?」

「是的,蒼茫大陸的人對生命空間並不了解,所以他們肯定不會發現。」藤姬確定的說著,同時藤條一甩,「就算有人起疑,你大可以說是因為百老秘境的緣故。」

「恩,沒錯,就算他們想求證,也是沒轍的。」碧綰點頭一笑,但是想著自己面對的敵人並不簡單,於是再次謹慎的詢問道,「那如果了解生命空間的人,會不會發現?」

「或許會,或許不會。」藤姬不確定的回答著。

看著小娃和墨竹筍都陷入了安靜,碧綰低頭抿唇想著後路。

突然碧綰眼眉一抬,嘴角一笑:「有辦法了,就說這個是讓環戒寫的。」

「讓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