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

眼見他如此,周啟當即分神一瞥戰鬥面板!不出所料!戰鬥提示表明馬超是中了痛苦詛咒!

周啟想都不想,瞬間開啟了生命通道,消耗自身一半的生命值將馬超的血線拉滿,同時驅除掉所有的負面狀態。

「主公!」

「有話以後說!」

傳念之際,周啟腳下連點,身形如電,將神龍步伐運轉到極致,眨眼越過了馬超!身形飛掠的同時,頭頂隱隱浮現出一頭冥鳳的虛影!

劍仙歌訣第六式——喜乘彩鳳逆風眠!

隨他手中長劍揮落!

皇后是朕的黑月光 「唳!」

清越的鳳鳴聲中,大片灰白的火光帶著融金消鐵的熾熱高溫幾乎席捲了整個大殿!

超高的AOE傷害不但將大群的鮮血祭祀直接吞沒、碳化,被動技能生效,同時將他失去的生命值補了回來!

片刻之後,待兩人好不容易穿越第二座大殿。來到門前抬眼一看,周啟不由頓時愣住!

眼前赫然還是一座大殿!與先前兩座如同一個模子里造出,完全一模一樣!

怎麼會這樣!

自己就如同走入了一個多米諾迷宮!周遭的環境不但往返重複,更是牽一髮而動全身。陷入了一個死循環之中!

不對!

如果眼前的是幻術,紋章面板上絕不會出現擊殺提示。換句話而言,眼前這一切都是真實存在的!

可是這怎麼可能! 御女戒指 維第恩又不是主宰,他怎麼可能擁有這樣近乎無中生有的創造神力?

「我們回去!」如果他沒記錯,第一座大殿的另外一面牆上還有一扇大門!

然而就在兩人折身返回之際!

抬眼望去,第二座大殿與第一座大殿的出口位置人頭涌動,已然被海量的敵人所佔據,已無退路可言!

「主公!且看地面!」

正當他滿腹驚疑之際,卻在這時,耳畔傳來了馬超的聲音。

周啟聞聲往地面一瞥。卻見堅硬的地板彷彿活過來一般,一具具焦黑的屍體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陷入其中!

嗯?地板將屍體吞噬掉是為了什麼?難不成?

周啟眼底精芒一閃!腦海中彷彿有一道閃電劃過,頓時得出了一個大膽的推論!

如果這連綿的大殿中也布置有類似永恆囚籠一般可令骸骨戰士無限循環復生的煉金法陣。那麼不但可以說明地板將屍體吞噬的現象,更可以解釋數量如此眾多的鮮血祭祀出現的根源!

周啟心念急轉,越想越是覺得自己的猜測沒錯!除此之外他想不到其他更合理的解釋!

好傢夥,還當真是六月債還得快!自己剛在卡爾蒂姆城用永恆囚牢坑了比列一把,沒想到時隔不久便被維第恩和那啥威塞留斯用相同的手段給擺了一道!

也虧得是馬超眼尖發現了蹊蹺,碰巧自己也見識過永恆囚牢的厲害。換個人如果不明究竟,只怕便會被這不知名的法陣給活活坑死!

既然想明白了原因就好辦多了!且看哥把你們的「畫皮」給扒下來!

「孟起為我護法,我需要一點時間!」

「諾!」馬超雙手執槍抱拳,端坐馬上深施一禮!回聲應諾的同時,眼底閃過一抹堅決!除非自己落命,絕不讓任何一個妖人踏進主公身前百步!

匆匆吩咐完畢,周啟不敢怠慢。

左手輕揚灑下一把符籙,隨心念催動,數百張飄舞的符籙頓時無火自燃!左手拇指壓在食指第一節掐動本師訣,右手劍花輕挽,隨即仗劍一引!

東乙木,西庚金,南離火,北癸水,中戊土!

頭頂腳下各分陰陽,按五行方位種下靈符!

「一分陰陽化作五,妙理參得顯靈真!鴻蒙妙術演紫垣,五帝華彩迸金闕!」

「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壇起!」

隨他口中作歇!劍光揮灑之際,一座純由符力凝就的法壇眨眼出現在了眼前!

周啟身形一展來至壇前,仗劍輕舞,分經緯,定子午,不斷將一道道靈符打入大殿的地面!

然而就在他做法之際!

大殿兩側喧囂動蕩!為數眾多的鮮血祭祀越來越近!眨眼已然突破了大門的界限,自前後圍了上來!

周啟對此不聞不問。專心施法!

所謂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既然已經將事情拜託給了馬超,便要信任他!

相比現實中許多口是心非之人,無需將胸膛拍紫,無需對天發誓!這員猛將簡簡單單的一句承諾無疑堪比萬金!比什麼賭咒發誓都來的有效!

鮮血祭祀來勢迅猛!須臾之間已然逼近了百米方圓!眼看即將踏入祭壇周邊百步!

「妖孽!與某家死來!」

下一秒!隨一聲清朗的大喝聲響起!高倨馬背上,有若雕像般一動不動的馬超突然動了!

隨身上鬥氣燃動!馬超雙手將龍騎尖高舉頭頂,手腕翻轉之際,狹長的搶身有若旋風盤繞!

下一秒,肉眼可見一道如同烈火般的鬥氣由上而下,順著他的雙腿傳入坐下靈魂戰馬的身體!

「唏律律」一聲長嘯!靈魂戰馬通體燃燒的靈魂火焰有如加入了一記猛烈的助燃劑!湛藍色的火光衝天而起,連帶後背上的馬超一起團團包裹!於此同時前蹄高抬,人立而起!

「奧義——躍馬定乾坤!」

就在馬超手中的龍騎尖停止舞動往前揮落的一瞬間!它一雙足有碗口大小的馬蹄猛然踏下!以踏岳平山之勢狠狠踩落在地面!

「轟!」一聲巨響,有若悶雷行空!整座大殿猛烈一顫,堅硬的地板上出現了數條深深的龜裂!

有如巨石落入水中盪起的波瀾,一圈肉眼可見的光波自馬蹄之下延伸向四面八方!

被這光波一衝,大群鮮血祭祀如遭電擊!彷彿一片片被狂風掃落的殘葉,以比來時更快的速度倒飛而出!法壇方圓2百步之內,地面清潔溜溜,空無一人!一擊之威竟至若斯!

周啟雙臂運轉如飛,手指幻起重重殘影。隨著一道道靈力如雪片般飛出。一股玄奧神秘的力量以法壇為中心,飛快地在大殿內生成!

「陰陽驚天地!五行亂乾坤!陰陽顛倒五行陣!起!」

「嗡嗡!」

一道道法力流轉的氤氳聲連綿不斷!整座大殿中的血色如同褪色的畫布,飛快的變淡!

成了!

周啟輕吁一口長氣!只要陰陽顛倒五行大陣持續作用,不停地擾亂周圍的元素。無論這座不知名的法陣是如何的逆天。無法調用元素的力量,就足以將他的威力減弱一半!

更何況自己打入地下的那些靈符可不是白給的!就如一根根楔子打入地下,足以將大殿內的魔法迴路掐斷!

收攏心念,周啟正打算招呼馬超一起將那些個煩人的鮮血祭祀滅殺。

誰知就在他回頭之際,卻看到高倨戰馬上的馬超一動不動,依舊保持著揮槍的姿勢!眼耳口鼻中中俱是血漬!

「孟起?」

周啟心頭一緊,飛身掠到近前,伸手往馬超口鼻間一探!

孰知這不探還好一探之下頓時大吃一驚!

馬超呼吸若有若無,氣若遊絲,似乎下一秒就會中斷!

「生命通道!」周啟一咬牙,再次釋放惡魔治癒技能!隨著大量生命值的湧入,馬超的面色稍緩。纏繞在身邊的魔氣也變得濃重了幾分。

然而也僅僅如此,往日足以令皮粗耐操,比恐龍還強壯幾分的尼克爾斯原地滿狀態加滿血的生命通道,僅僅是令他的氣色看起來好些。

一定是剛才釋放的那招技能的緣故!

周啟微一沉吟頓時想明白了究竟。武者一旦強行使用超出了自己能力太多的武技,很有可能傷及元氣。估計馬超便是如此。

「馬某慚愧,還好,幸不辱命。」

「以後再說,回去好生歇息,接下來交給我!」

不容馬超將話說完,周啟心念一動將他連人帶馬收回了獵魔印記。目光一掃兩側大門處不斷攢動的人頭,眼底隱隱泛起了一抹猩紅!與此同時,他將絕命交於左手,右手橙黃色的寶光一閃,無雙天龍戟已然滑落掌中!

有了陰陽顛倒五行大陣的輔佐,周啟瞬間反客為主。戟掃,劍挑!沒過多久便將大殿內殘留的鮮血祭祀清理得一乾二淨!

隨著鮮血祭祀數量不斷減少。當大殿內的血色終於褪去之際,周期突感眼前一花!

遠方連綿的殿堂一間間逐一的消失!

取而代之的是一條筆直而幽邃的通道!

位於通道的盡頭,一扇猩紅的能量光門正不停地跳躍著血色幽光!

周啟翻手將長戟收起,自紋章內取出了嫉妒之刃。隨著意識與扭曲的劍刃接觸。他冰冷的眼神中頓時被一股驚天的殺意所充斥!與此同時,更有一陣陣源自靈魂深處的吞噬渴望如同病毒一般飛速的滋長!

維第恩就在那裡!

他能夠深深的感受到,一股濃郁如同實質的原罪力量正自那彷彿漩渦般的光門中逸散而出!

終於到了見面的時候!

維第恩?你準備好了嗎?! 狹長的走道中,鞋底摩擦地面的聲音在孤獨回蕩。因戰鬥而起的喧囂宛如夢境,隨噩夢醒來而悄然消散!

馬超傷及了本源不得不返回獵魔印記,他能夠動用的底牌又少了一張。

維第恩正如同抽絲剝繭,利用各種手段迫使他一點點顯露出實力,不論缺點和有點,不惜餘力從各方面了解他的一切!

明知如此,注視著前方猩紅的傳送門,周啟的目光卻如同他的腳步一樣堅定,沒有任何退縮!

維第恩在不斷了解自己的同時,安知自己又何嘗不在藉機了解它?

他強任他強,清風拂山崗!他橫任他橫,明月照大江!無論這門后隱藏有怎樣的兇險,事已至此,與其瞻前顧後,不如放手一搏!

只要是路,便有終點。

隨著距離的不斷接近,傳送門躍動的光芒將周啟瘦削的臉龐映照得一片猩紅!就連他身後拖曳的長長身影,也在這一刻沾滿了濃重的血色。

眼見距離傳送門僅有數步之遙,周啟指間靈光閃爍,抬手給自己加持上了所有目前能使用的增益法術。隨即深吸一口氣,腳步不停,踏入了門中!

「嗡!」

法力的低鳴聲隨著驟然變亮的傳送門沉沉響起!他整個人如同踏入的是一個位於血海中心的漩渦,轉眼被吞噬的無影無蹤!

一陣刺眼的紅光過後,伴隨著腦海中因空間轉移而產生的些微暈眩。在右臂獵魔印記熾熱異常的刺痛中,周啟猛然睜開了雙眼!

身後的傳送門業已不見!出乎他的預料,宛如身處幽冥,入眼是一片深沉的黑暗!即便擁有固化在雙眼之上的夜視能力,他依舊如同失去了所有的視覺感官,睜眼如盲!

這一刻,從嫉妒之刃上感受到的氣息是如此的濃烈,就彷彿傳送門鏈接的是維第恩的身軀,四面八方皆是!令他渾身汗毛不由一緊!

「呵呵……!你終於來到了這裡!除去我所期待的驚喜,也帶來了我所憎恨的驚訝!」

低沉而冰冷的聲影從各個角落響起。磔磔的怪笑,令人聞之有如暗夜最深沉的夢魘,散布著無盡的恐懼和焦慮。

周啟一緊掌中劍柄。沒有出聲作答,暗自凝神將戒備提升到了極致。

「我能感受到你內心的不安!表面上的故作鎮定,只是為了掩飾你隨慾望而涌動的緊張!」

夢魘般的聲音時遠時近,飄飄蕩蕩令人捉摸不定。彷彿不用經過耳鼓的共鳴和傳遞,直接進入他的腦海。

周啟身軀微微一顫,心中不由自主湧起一陣焦躁。方察覺到有異,他急忙暗自催動觀心種蓮心法,自左側胸腔中生出一股清氣護住心神。

「在你的身上我感受到了不屬於這個世界的力量,這股滋生於黑暗的力量是如此的純凈如此的強大!讓我無法抑制對它的渴望!罪孽之心為何出現在你的身上?作為凡人,你根本無法觸碰到這原本屬於魔神的領域!如果你選擇說出來,或許我會讓你活下去!」

我信你個鬼!糟老頭子壞得很!活下來?像那些鮮血祭祀一樣活著?真當哥是個雛兒?看不出來,這讓人心生僥倖,從而消磨銳氣的套路玩得蠻熟練的嘛!

「收起你膚淺的把戲維第恩!我來這裡是為了什麼你應該比誰都清楚!」

「哇哦,這麼說你選擇拒絕!我……」

在那裡!

維第恩聲音再度響起之際,周啟目光猛然一凝,落在了位於右側的黑暗深處!

「滾出來!」

所謂不在沉默中死去,便在沉默中爆發!

未等維第恩講話說完,周啟暗中運轉惡虎咆,猛然一聲咆哮!於此同時左掌一揚!一把符籙已然離手而出。呼吸間化作數十枚呼嘯的火球向著前方飆飛而去!

轟隆一陣火光炸裂!火球爆炸之後,除了嗶嗶剝剝的火苗竄動之聲外,四周死一般的安靜!

電光火石之間,周啟分神一瞥戰鬥面板,其上空空如也,沒有任何記錄信息。這一把使用《玄符錄》獨特手法擲出的符籙全數走空!

牆壁上尚在跳動的火光照耀下,隱隱泛著金屬質感幽光的牆壁和立柱!位於殿堂中央,手盆石盆全身赤裸的血母雕像!一具具陰森擺放在牆角的鐵娘子清晰可見!出現在眼前的赫然又是一座殿堂!

此情此景不由讓他突然有種感覺,或許眼前這座漆黑幽邃的大殿才是真正的先民神殿,而之前所經歷的一切不過是自己的幻覺!

既然已經開打,周啟索性抬手一揚,一道照明符飄然落在半空凝成一團白光將四周點亮。隨即目光銳若鷹隼往左右一掃。

「嗯?」

當他的目光落在位於大殿正中的雕像上是,頓時停了下來!

只見雕像底座正對自己的一面,斜倚著一具人類乾癟的屍體。儘管只是一具屍體,不過卻是他自進入先民神殿後所見到的唯一一個人類的身影。

皮肉消盡,幾乎只剩骸骨的臉上,一雙深邃的眼洞以45度角凝望著地面。然而從他的視角觀看,卻又彷彿正低頭斜眼凝望著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