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柱射的越來越快,越來越頻繁。我一開始還可以快速的躲開,現在一連十幾個一起射來,想要躲都沒有辦法躲開。

既然不可以躲開,那我只有去面對。我猛地一躍,站在道血八卦圖之上。我右手舉起,紅色的光芒快速的在我手裏形成一把紅色的光劍。

我怒視着射來綠光的黑暗處,右手快速的落下道:“給我統統去死!”

怒喊聲響起,手裏的光劍也對着黑暗劈了下去。

“嘭!”

一聲巨響,黑暗中再也沒有綠光飛出了。周圍一片寂靜,靜的只可以聽到我的心跳聲。

看着面前的黑暗,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或者是剛纔發出綠光的東西現在怎麼樣了。

我站起身體,向着黑暗裏面走去,我要看是誰向我挑釁,現在爲什麼又沉默了。我來到這片黑暗,眼睛就被一條巨大的鐵鏈給吸引住了。這個鐵鏈不是

外面懸掛飛龍的鐵鏈嗎?怎麼會出現在這裏!

難道是?我順着鐵鏈往裏面走,竟然真的看到外面的那條飛龍。不過此時它十分的狼狽,整個身體倒在地面上,四根鐵鏈斷了三根,只有後面的一根還牽扯着飛龍後面的一條腿。

剛纔發出綠光的東西難道是這條飛龍,剛纔就是它對我喊話,現在卻變得如此的狼狽!

它怎麼會出現在我的身體裏面呢?它不應該在外面嗎!它現在來到這裏了,那我現在站在什麼地方呢?

一想到飛龍下面全部都是乾屍和骷髏,我瞬間恐懼起來。如果我現在站在他們中間的話,一會我還能離開嗎?

我嚇得連忙從體內退了出來,果然和我想象的一樣。我腳下的飛龍消失了,此時我正躺在地上呢。

我的四周全部都是棺材,棺材裏面都是乾屍,和骷髏。我驚恐的站了起來,看着筆直站在棺材裏的乾屍和骷髏們。

我知道只要我動一下,它們也會跟着動。只要我跑,它們就會集體飛起來撲向我。

這裏可是幾百只乾屍,幾百只骷髏啊。集體飛起來撲向我,那場面多麼壯觀,我瞬間就被埋在了乾屍山下了吧。

我看着一個個直立的乾屍,額頭上的冷汗不斷的涌出。我握緊手,對自己說:“拼了,總不能在這裏坐以待斃吧!”

我一咬牙,腳一跺,心一橫,就向着走了一步。我走的時候眼睛時刻觀察着面前乾屍的動靜,它竟然沒有動!我走了一步它們竟然都沒有動。

看到他們沒有動,我心裏特別的開心。我笑着又走了一步,它們竟然還沒有反應。

太好了,它們現在不會盯着我了,不會有幾百只乾屍飛起來撲向我的畫面了。看着它們都沒有動靜,我就大步的走着,甚至開始小跑。

剛纔站在飛龍上,我大體看了一下這個房間。這個房間有兩道門,一個在右手邊,一個在前面。

前面的這個門是剛纔進來的,我現在只能向着右手邊的這扇門走去。

這扇門不是鐵門了,而是一道石門。我在石門旁邊沒有找到任何的機關,不過這扇石門不大,旁邊還有移動過的痕跡。如果我猜測的沒有錯的話,它一定是向一邊移動的。

我推着石門的一邊開始用力,如果說是以前的我,打死也推不動這扇石門。可是現在的我不一樣了,擁有道血八卦圖的我,雖然力氣沒有蔡大力那麼變態。但是絕對要比一般人大出十幾倍。

我用力的推了一會,只聽“吱”的一聲,這扇石門還真的動了。

走出石門的那一刻,我完全被面前的一幕給震懾住了。我面前全部是屍體,有很久的乾屍,有新鮮的屍體。

我看了一眼這個新鮮的屍體,他們的穿着和那個嚇死的人差不多,應該是鬼州

七子的人。

看來鬼州七子他們的人在這裏和乾屍們大戰了一場,從地上的屍體來看,鬼州七子的人還不少。看來他們這次是勢在必得,真的不知道他們來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現在才管不了這麼多了,還是先找到瘦子他們,快點離開這裏要緊。

我順着鮮血逃離的方向退去,他們既然是向着這個方向走了,不管他們走的是對是錯。到時候總是可以看到人的不是,我一個人實在沒有安全感。

看着地上死了很多幹屍,可見這裏隨時都可以出現乾屍。如果在我一個人的時候,衝上來一羣乾屍把我圍住了怎麼辦。

路上的屍體開始變少,最後只剩下三三兩兩的乾屍躺在地上。血漬也沒有了,看來流血的人不是死了,就是已經包紮好了。

這個大方向是不會錯的,只是這一路上出現很多小路,每到一個三岔路口的時候,我都要在思考要走哪一條,走哪一條纔可以找到他們。

在我思考的時候,突然看到一隻狐狸,還是粉紅色的狐狸。

狐狸站在哪裏,兩隻嫵媚的眼睛看向我。然後就向着一個路口快速的跑了。

粉紅色的狐狸?世界真奇妙啊!我看過白狐,黃色狐狸,灰色狐狸。但是從來沒有看過粉色的狐狸。

粉色的狐狸跑了幾步見我沒有跟上,它就轉過頭看向我,尖尖的嘴巴動了一下,好像示意我跟上它。

這個粉色狐狸竟然要給我帶路?反正現在也不知道要往哪裏走,不如就聽它一回吧。

小狐狸見我跟上來,它再次向着前面跑去。小狐狸果然是幫我帶路,因爲前面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山洞,而且這個山洞裏面還可以聽到打鬥的聲音。

有打鬥的聲音就一定有人,就是不知道這些人是敵是友。小狐狸跑到這裏之後,停下來看我一下,然後快速的向着一旁跑去。

我聽到了打鬥的聲音,也就沒有去理會小狐狸。現在已經找到人了,我的目的也算是達到了。

我慢慢的靠近山洞,打鬥聲音也逐漸的清晰起來。聽着架勢不像是道士做法,倒是想又人在哪裏肉搏呢。

說道肉搏,我第一個就想到了蔡大力。他的力氣,卻對是肉搏高手。我終於是靠近了山洞,伸着頭仔細的看向山洞裏面。

山洞裏面十分的混亂,無數只乾屍圍着一個人攻擊。這個人揮動的手臂不停的揮打着衝上來的乾屍,地上早已經倒下一大片的屍體,這些乾屍還拼命的往上衝。再這樣下去的話這個人非的累死不可。

“嘭!”

一聲悶響,那個人一拳打飛了一隻乾屍。乾屍撞擊到了身後的乾屍,瞬間倒下一片的乾屍。

隨着乾屍的倒下,我終於看出去這個奮鬥的人,他就是我一直在找的蔡大力。

(本章完) 蔡大力?我二話沒說就衝了上去。蔡大力可是我的好兄弟,他被幹屍圍攻,我怎麼能袖手旁觀。

“你丫的怎麼這麼慘,竟然被這麼多幹屍圍攻。”我從地上撿起一根順手的木棍,用力的幹到一隻說道。

“小軒!我終於找到你了,你們去哪裏了,莊欣然呢!”蔡大力見我衝上來,他激動的喊道。

這些乾屍的戰鬥力其實很弱的,只是數量太多了。我揮動手裏的木棍像是打泥人一樣不停的揮打着這些脆弱的傢伙。

“我和莊欣然走丟了,現在還不知道她在哪裏呢!”我上前一步,快速的來到蔡大力的身邊說:“哪來這麼多幹屍,你搗了他們老家了啊!”

“哪裏是我搗了他們的老家啊,都是瘦子那個傢伙!”蔡大力一邊說話,手還不停的揮打着衝上來的乾屍。

“瘦子?你和瘦子一起啊,他現在在幹嘛呢!”我對着衝上來的乾屍的腦門猛地一敲,那腦袋瞬間四分五裂的裂開。

“他在裏面對付更厲害的乾屍,這些是被我引來的。”蔡大力一拳打死最後一隻乾屍說:“走,我們去幫瘦子!”

蔡大力顧都沒有顧上整理身上的殘骸,就快速的向着裏面跑去。

“裏面還有更厲害的東西?”我也快速的跟上,緊張的說道。

乾屍是我在這裏看到最厲害的東西了,蔡大力竟然說裏面還有更厲害的東西,會是什麼呢?難道是抓住我腳的那個東西!

我突然想到在那個奇怪的房間裏,那個抓住我雙腳的東西。雖然她最後離開了,但是她的戰鬥力絕對要比干屍厲害。

蔡大力沒有回答我,一臉緊張的向着裏面跑去。這條通道很寬,有十幾米。通道里面沒有光源,越往裏面越黑,最後我們不得不開啓手電筒。

“瘦子到底在哪裏啊!”我們走了一段時間,發現周圍十分的安靜,一點都不像有打鬥的痕跡,更沒有聽到打鬥的聲音。

“奇怪了,我記得我沒有跑這麼遠啊!”蔡大力摸了摸頭,看了一下四周說道。

“你會不會走錯路了!”我也看向四周,這裏沒有屍體,如果蔡大力是一路引着乾屍跑來的,他不可能一路上沒有殺死一隻吧。而我們走到現在,真的一隻乾屍都沒有看到,這隻能說明我們走錯了路。

“不可能,我們跑回來的時候,你還看到其他的路嗎?”蔡大力很認真的說:“一定是這裏發生了古怪,我一進來這個地方就感覺邪門,這裏太邪了。”

我們跑回來的時候,只有一條路,應該不會錯啊。這樣看來只能說是這裏的問題,這裏太邪門了。

瘦子現在還在和更厲害的東西交戰,雖然他實力不弱,但是雙拳難敵四手。當時一定是十分的危險,所以瘦子纔會讓蔡大力引開一批的。現在瘦子一定希望蔡大力快點回去支援,可是我們卻找不到回去的路。

“媽的,瘦子究竟在哪裏啊!”蔡大力用力的踹了一下牆壁,氣憤的喊道。

我心裏也十分的煩躁,但是現在必須要冷靜,我們要分析現在的情況。這裏爲什麼會出現這樣的變化,是山洞發生了移動?還是有人毀滅了證據。

山洞移動這個可能性不大,這麼大的一個山洞怎麼可能說移動就移動。有人毀滅證據的,還是有可能的。

蔡大力引開乾屍的時候,一定沒有注意周圍的環境,這個時候只要有人出來稍微的處理,我們就找到回去的路了。

如果有人的話,會是誰呢?誰這麼希望瘦子死掉!鬼州七子的人?難道鬼州七子的人也在這裏!

看來這裏危險重重,我們最大的敵人不是這個的鬼怪,而是比鬼怪更加可怕的鬼州七子他們。

我們還在繼續深入,還是沒有看到任何的打鬥痕跡。蔡大力越走心裏越是着急,他十分的自責,一路上都在責怪自己爲什麼沒有做記號。

爲了讓蔡大力不去自責,我開始說一些其他的話題。比如說當時躺在牀上之後,他們去了哪裏。

這個問題是我很好奇的,我躺在牀上兩次,兩次傳送的地方都不一樣。這樣說來蔡大力他們被傳送的地方也是不一樣的,那麼鬼州七子他們呢?他們這麼多人,一定也會傳送到更多的地方。

可是他們好像可以很快的聚集在一起,這裏是巧合,還是他們知道了什麼祕密呢。

蔡大力也對我的話題感興趣,就和我說出了當時的事情。他們躺在牀上之後,就被傳送到一個漆黑的山洞,他和瘦子被傳送到不同的地方。

他在黑洞裏面摸索了很久才找到出口走了出來,他剛走出來就看到瘦子站在外面,好像等他很久的樣子。

瘦子看他出來,就笑着拉着他說,他發現了一個好地方,他一個人一定搞定不了。他們兩個人一起去,應該沒有什麼問題。

蔡大力在黑暗中摸索了很久,終於看到瘦子,他十分的開心。當時也沒有多想就和瘦子一起去了,現在想起來還有點奇怪。瘦子怎麼知道他會從哪裏山洞裏面出來?是巧合,還是有意而爲之?

正常人應該都會知道是後者吧,因爲瘦子見到蔡大力出來二話沒說,就拉着蔡大力來到這裏。

他們進來,瘦子顯得很熟悉的樣子,一路想着裏面的一個房間跑去。他們鑽進去的時候,就看到裏面全部都是乾屍,還有一些比干屍厲害的東西。

瘦子看到這麼多幹屍,轉頭就跑。結果裏面竟然飛出來十幾只厲害的東西,快速的堵住了他們的出口。他們只要和那些厲害的傢伙纏鬥,此時乾屍們也全部涌了上來。

乾屍的數量太多了,他們根本就無法應付。實在沒有辦法,瘦子就讓蔡大力引開一些乾屍,他來應付那些厲害的東西。

“他媽的,我們一定被人陷害了,那些乾屍一定是被人放出來的。”蔡大力想到這裏更加氣憤的踢了一腳牆壁。

“你怎麼這麼肯定是被人陷害的呢。”我十分平靜的看了一眼蔡大力說道。

“這個還不明顯嗎?瘦子一開始去過那個房間,那裏面沒有任何東西。等我我們再次的時候,就出現了這麼多幹屍和骷髏,這不是人陷害的,還會是什麼!”蔡大力情緒激昂的說道。

我沒有反對蔡大力,因爲我不想說出我的想法,我不想破壞瘦子在我們心裏的形象。

也許莊欣然是對的,瘦子這個人十分的可疑。這次我們能來到這裏和是瘦子有很大的關係,我甚至開始想象這一切都是瘦子的計劃。

他來這裏有着某種目的,可是一個人沒有辦法完成,所以纔會讓拉上我們。那種牀有可能也是瘦子設計的,他當心我們四個人在一起會破壞他的計劃,所以纔會把我們分開。

這樣也可以說明鬼州七子他們爲什麼沒有分開,其實那張牀就是一個很簡單的傳送門,躺在上面只會被傳送到一個地方。我們卻會被傳送到不同的地方,就是瘦子所爲。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瘦子找蔡大力幫忙的事情應該就是引走乾屍吧。其實他早就知道這個房間裏面有很多的乾屍,他一個人沒有辦法對付那麼多幹屍的同時再去應付那些厲害的傢伙。所以纔會利用蔡大力引開那些乾屍,瘦子快速的解決那些厲害的東西,然後又清理了一下路上的屍體。

然後他就安心的做着他的事情,如果這一切都是真的話,我們都是被瘦子利用了。

“到了,就是這樣房間!”蔡大力用手電照了一下,快速的向着前面的房間跑去。

在房間的前面果然看到一些血漬,乾屍的身上是沒有血的。這些血不是瘦子身上的,就是哪些厲害傢伙身上的。

我們推開了門,這個房間很大,裏面什麼都沒有十分的空曠。房間裏面沒有打鬥的痕跡,更沒有血漬。看來瘦子沒有把厲害的東西引進來,這更加證實了我的想法。其實那些厲害的傢伙對瘦子來說根本不是問題,他顧忌的是這些乾屍。

蔡大力的神力對付這些戰鬥力很弱的乾屍,是最好的人選。瘦子收拾完那些厲害的東西,一定是進來這個房間。

我們在房間搜索着,這裏一定藏着什麼好東西,或者這裏一定有一個通道。是通往瘦子想要去的目的地。

“瘦子這麼消失了呢?他會不會受害了啊!”蔡大力找了一圈沒有發現瘦子,焦急的問道。

“放心吧,瘦子的實力一定比我們想象的厲害,他一定不會有事情的。這個房間裏面沒有他,說明這裏一定有通道。我們私下找一下,一定可以找到。”看着蔡大力如此擔心瘦子,我心裏有點不是滋味。我們這麼對瘦子,他竟然這樣刷我們。等我找到他的時候,一定要他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

“小軒,找到了,這裏真的有一個通道。”蔡大力對我的興奮的喊道。

果然是找到了通道,我多麼希望這裏沒有通道,多麼希望這一切都是我自己想的。可是這裏真的發現了通道,就說明瘦子真的有問題。

瘦子,你到底欺騙了我們什麼!

(本章完) 蔡大力激動的衝了進去,他十分擔心瘦子的安危。他認爲早點進去就可以早點救瘦子與危難。

我心裏十分的矛盾,我知道這一切是瘦子的計劃,但是又不希望是瘦子的計劃。我們雖然和瘦子認識的時間不久,但是在我們的心裏,他早已經是我們的好兄弟了。

我跟在蔡大力的身後,向通道的深處走去。我的心裏也擔心瘦子,希望這一切真的是我自己多想吧。

這條通道和外面的山洞格格不入,外面的是自然形成的天然巖洞。而這裏卻是人工挖出來的,有的地方還用磚塊砌的。

通道有兩米多塊,一米多高。牆壁上還有一些古老的燈座,燈座裏面竟然還有燈芯,不過已經沒有了油,看來是沒有辦法使用了。

繼續往裏面走,視野變得開闊起來。前面的通道明顯變寬,一個寬敞的房間隨之出現在我們的眼裏。

這個房間不是很大,我們用手電筒大致的照了一下,這個房間的東西也看的差不多了。最後我和蔡大力的手電全部落在房間後面的一口紅色的棺材上面。

一口紅色的棺材,這裏真的是埋死人的地方?我現在越來越感覺蔡大力之前說的是正確的,那些被門派視爲禁地的地方,百分之八十都是埋死人的地方,看來這裏也不會例外了。

對於棺材,我們還是有些忌諱的。這裏可是邪乎的很,乾屍骷髏滿地跑,誰知道這裏會出現什麼東西。

“小軒,你說這棺材裏面會不會出來一個很厲害的傢伙啊!”蔡大力雖然有神力在身,但是對於這裏鬼怪的東西他還是很害怕的。

“這個說不準,這個棺材和外面的不同,應該有些身份吧。”我有些緊張的看着這口紅色的棺材。

這口棺材被擺放在這裏,和那些擺放幾百口棺材的顯然不同。而且這口棺材看起來要大一些,棺材的前面好像還有一些特殊的東西,由於手電的光線不是很強,那個特殊的東西到底是什麼,我也沒有看清楚。

如果這口棺材裏面真的有東西的話,一定要比外邊那些乾屍厲害的多吧。

“咯吱!”

我們都看向面前這口紅色棺材的時候,突然我們的背後傳來像是推門的聲音。

我們蔡大力四目相對,快速的向着四周照了一邊,卻沒有發現任何東西。

咯吱,咯吱……

我們轉過身的時候,又聽到這樣的咯吱聲音。就像是有人想要推開老舊木門,怎麼推也推不開的感覺。門!這個房間根本就沒有門,更不要說是木門了。而且這個聲音聽起來就在我們的身後,我們的身後會有什麼呢!

我和蔡大力突然感覺背後發涼,難道我們的身後來了什麼東西不成。就在我們緊張的時候,突然一隻手放在了我的肩膀上。

突然出現的手,讓我緊張的心瞬間提到嗓子眼了。這裏一片漆黑,和一口紅色的棺材已經讓氣氛十分的詭異了,現在有出現一隻手搭在我的肩膀,

我怎麼能不害怕。

而且這隻手十分的冰冷,他慢慢的從我的肩膀向着我的脖子伸來,難道他要掐死我嗎?我想要大聲的喊蔡大力,又擔心我喊出來,這隻手會瞬間掐死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