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浩愣住:“怎麼了龍哥?”

龍大師道:“感覺心……不死,身體累,我想找個酒吧喝一杯,解解乏。” 龍大師終究是走了,走的陳浩有點莫名其妙,這說得好好的,怎麼一下子心情又低落了?難道自己勸解無效,還是對有關部門的行爲耿耿於懷?

不過走之前,陳浩詢問了龍大師家的地址,等待有時間上門拜訪。

也是這一問,陳浩終於知道了龍大師的名字。

嗯,有點吊,叫龍傲。

幸好差個天,否則就要頂禮膜拜了。

等龍大師離開,陳浩也沒有着急踏上路程,而是去楊和旭家裏看了看。

楊家豪宅上空的那種紅色氣息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而楊和旭也安好完整,看起來很正常。

只不過,陳浩上門拜訪,楊夫人一家似乎對他沒有了印象,就好像記憶中並沒有他的存在一樣。

不僅如此,就連那個給楊和旭懷了孩子的楊麗,他們都忘記了,只記得楊和旭登山觀日後受傷,一直養傷至今。

對此,陳浩也沒有多問,只是心中對於鬼婆婆的手段多了一些警惕。

很可怕的一個老鬼婆啊!

之後,陳浩再次購買了諸多禮物,去鬼蜮看望了一羣孩子們,同時詢問了剩下的鬼物們的心願,除了一些無法完成的,還有幾個自己放棄了的,陳浩又做了六七個任務,送幾個鬼物入輪迴,得到了一個多月的道行法力。

至此,東陽再無駐留的必要,陳浩這心無牽掛的離開,踏上了去東北的路。

此去東北數千裏,陳浩也沒打算一路狂奔,而是慢慢開車,一路悠然前行。

白日行車,夜晚住宿,兩日後,陳浩進入了東省。

這一天下午,陳浩駕車,小黑,小黃,小白,小蝶,黃上五小坐在後座,各自忙碌。

黑貓翻看着讓陳浩新買的蒙面超人,看的津津有味。

小黃湊在一邊偷看。

小白和黃鼠狼閒聊,不對,是小白聽黃鼠狼吹牛逼,那吱吱有聲,肢體動作豐富,生動無比。而小白,只是靜靜的看着它吹牛逼。

藍蝴蝶最美滋滋,趴在陳浩給她買的一罐蜂蜜上,一口一口的舔,一隻大翅膀和一個剛剛冒出一個小鼓包的小翅膀,歡快的舞動,似乎對自己目前的生活表示非常的滿意和開森。

眼看驕陽西斜,馬上就要到傍晚了,陳浩打算到了一個城鎮,就停下來休息。

正看着導航開車呢,突然陳浩一愣,目光錯愕的看着一輛快速超過自己的小車。

倒不是突然被超車嚇住了,而是這車,居然陰氣瀰漫,死氣沉沉!

我擦,第一次看到陰氣這麼重的車啊!這是什麼情況?

陳浩好奇關注那車,發現它開的很快,連忙加速跟上。

一路尾隨,還不到一刻鐘,陳浩突然色變。

只見那車速度越來越快,突然一個拐彎,從道路上衝出,飛向路邊的一個山溝。

小車衝出五六米遠,然後跌落山溝,砰砰砰的翻滾,直至溝底。

陳浩連忙減速,停車靠邊。

還不等他有所動作,山溝之中砰的一聲爆裂,火焰燃燒。

陳浩站在路邊,面色古怪。

因爲隨着小車爆炸,那車上瀰漫的陰氣和死氣也消失的無影無蹤。讓陳浩有種自己是不是眼花了的錯覺。

轉身看向跟隨下來的幾小,陳浩問道:“你們剛纔感知到那車上的陰氣沒有?”

黑貓和公雞點頭。

白露開口道:“妾身也感覺到了,那死氣似乎很邪性。”

陳浩面色一沉:“這麼說,又是妖邪害人了?”

看了看山溝里正在熊熊燃燒的小車,陳浩一邊走下去,一邊掏出手機報了警,把自己發現的車禍情況說了一邊。

等掛斷電話,陳浩走到了山溝底部,近距離的看到了火焰包裹的小車。

小車外殼已經扭曲變型,看起來很悽慘,小車內部火焰很大,濃煙滾滾。

隱約能夠看到,兩個坐在小車前座的人被火焰包裹。

陳浩皺眉,看向藍蝴蝶道:“小藍,你的冰法神通能不能把這火焰熄滅?”

藍蝴蝶道:“可以呀,很簡單的。”

說着,藍蝴蝶身上冒起了一股藍光,就在它要驅滅火焰的時候,陳浩又開口道:“小藍等等。這火不要熄滅了。”

藍蝴蝶:“……”

陳浩嘆息道:“裏面的人已經死了,現在熄滅火焰也來不及了,警察馬上也會到,到時候看到車上的火這麼快,我也不好解釋。”

藍蝴蝶多簡單的妖啊,既然不讓,那就快速收起了神通,繼續趴在黑貓身上,美滋滋的回味口中蜜蜂的甜味。

不多時,一輛警車就來到,停下後,走下來一胖一瘦兩個警察。

“先生,就是你報的警嗎?”

警察走下山溝,來到陳浩身邊,開口問道。

陳浩點頭:“是我,之前我開車的時候,這輛車超過我,然後突然加速,直接衝了下來。”

兩個警察相互看看,然後瘦警察調查了一下現場,胖警察繼續詢問了一些細節情況,又看了陳浩的身份證,留了電話,最後兩個警察交流一下,這才點頭道:“好了,先生可以走了,如果有問題,我們會繼續聯繫你的。”

陳浩一愣。

這麼簡單?這可是車禍啊,而且還死了倆人,四周也沒有其他證人,居然就這麼簡單過程?就沒有懷疑我?

似乎看出陳浩的疑惑,胖警察解釋道:“先生,這已經是這兩個月的第十五場車禍了,和現在這個一模一樣,我們也在調查這個情況,現在讓你離開,之後說不定有什麼需要會再聯繫你的。”

陳浩怔住。

居然發生了十五場車禍!而且還是一模一樣,難道真的有妖邪害人?

心中思索,陳浩臉上不動聲色,點頭道:“行,那我先走了,接下來幾天我會留在本地,如果有什麼需要,可以儘管聯繫我。”

之後,陳浩毫不猶豫的上路,駕車離去。

突遇車禍,如果是一般情況,那也就算了,屬於人命盡了,該死了。

但是這種陰氣,死氣,一看就不簡單。

陳浩既然遇到了,沒理由不管不顧。

繼續前行,不到半個小時,陳浩就看到了一個縣城。

老規矩,要停留的地方,陳浩都要轉悠一圈,看看本地的陽氣陰氣的狀態。

不過這一看,陳浩愕然發現,這縣城,陰氣很重啊! 整個縣城,好多角落都能發現陰氣的存在,這些陰氣,和之前車禍的那輛車上的,有幾分相似,卻又不盡相同。

陳浩轉悠了一圈,發現這陰氣散亂,似乎是殘留狀態,而陰氣的主人,卻無法尋找。

略一思索,陳浩先帶着幾小祭了五臟廟後,再次駕車來到了縣城一條人少的路邊,然後就這麼慢慢等着。

既然陰氣殘留着,那就說明陰氣的主人經常出現在縣城的,說不定今天晚上就能見到。

時間悄然流逝,慢慢的,華燈初上,燈火通明。

就在陳浩懷疑,自己是不是估算錯了的時候,黑貓突然喵嗚一聲,趴到了車窗上。

陳浩回神,連忙順勢看去,隨後目光一滯。

在車窗外的路邊,他看到了一輛紙紮車慢慢的開過去。

這紙紮車很小,只有正常車的三分之一大,看起來還挺漂亮,像是寶馬牌子。

而紙紮車中,一個七八歲大的小孩子正在認真的開車,隱隱約約,能夠聽到車裏傳來一陣嬰兒的哭聲。

而紙紮車上,散發的正是和瀰漫整個縣城角落的陰氣同源的氣息。

陳浩看的目瞪口呆。

我勒個去,這什麼情況?一個小鬼開車亂逛,想幹啥?而且車內的嬰兒哭聲是怎麼回事?

陳浩目睹紙紮車遠去,連忙啓動,然後跟隨在後。

一路七轉八轉,很快,小鬼就駕車進入了一個小區。

陳浩試探着開進去,小區警衛居然放行了,陳浩鬆了一口氣,這要是盤查,只怕還有點麻煩呢。

目光一轉,陳浩尋找紙紮車的氣息跟了過去,然後,他就看到紙紮車停在一棟樓下。

陳浩默默觀察。

這時候,小男孩從紙紮車上下來,然後從後座抱出一個嬰兒,走到了一輛私家車邊。

旋即,讓陳浩瞠目結舌的事出現了。

小男孩拿出了一個不知道什麼東西,在嬰兒身上一拍,那嬰兒頓時就化作了一團光,然後籠罩在私家車上。

頃刻之間,原本普通的私家車,就變得陰氣濃郁,死氣沉沉,和陳浩所見出車禍的那輛車,一模一樣。

見到這一幕,陳浩的眼睛眯起來。

還真是妖邪作祟啊!

雖然下手的只是一個小鬼,但是敢做出這種事,即便是小鬼,也不能放過了。

陳浩不再觀察,直接下車走了過去。

小男孩看着私家車的轉變,露出一個滿意的微笑,然後就好像做了一個普通的事一樣,轉身向紙紮車走去。

就在這時,陳浩擋在了它的前面,停下了腳步。

小男孩一愣,看了看陳浩,轉向走。

但是它一動,陳浩也動了,繼續擋。

小男孩又轉向,陳浩再繼續擋。

這下小男孩傻眼了,擡頭看向陳浩:“你看得見我?”

陳浩咧嘴一笑:“小朋友,這麼晚了怎麼還不回家,還在這裏晃盪?”

居然真的看得見!小男孩嚇得退後幾步,隨後反應過來,露出一個微笑:“叔叔,我就住在這裏的,家裏在忙,我下來玩玩。”

“是嗎?爲什麼我在小區沒見過你呢?你是誰家的孩子?”陳浩似笑非笑的問道。

小男孩語塞,眼珠子轉動,似乎在想辦法。

這時,陳浩轉身看向紙紮車,鼓作氣惱道:“這是哪家不幹人事,居然弄這種東西在小區,太過分了。”

說着,陳浩走到紙紮車前,伸手對着紙紮車就是一拍。

啪的一聲,紙紮車的車頂破了一個大洞。

小男孩看的面色大變,急忙道:“叔叔,這是我的車。”

陳浩驚訝道:“你的車?不是吧,這是燒給死人的車,你怎麼玩這種東西?你家大人呢,怎麼不管管。”

嘴裏說着,陳浩又是狠狠一拍,啪的一聲,紙紮車上半身徹底殘廢。

小男孩:“……”

不對,我這是已經燒了的車,活人別說碰到,連看都看不到好吧,這個人怎麼可能碰得到,而且還能破壞了!

有問題,快跑。

小男孩反應過來,面色大變,身影一轉就想跑。

但是這一轉身,小男孩身體僵住,眼神驚恐。

在它的前面,出現了一隻黑貓。

黑貓蹲坐在地上,正在玩弄貓掌,在小男孩看過來的時候,黑貓眼睛一撇它,貓掌中唰的彈出來四道血線鋼爪,散發出凌厲的殺氣。

小男孩:“……”

這會兒,黃鼠狼看着小男孩,目光憐憫,心中嘆息。

小朋友,你不是第一個啊!

“怎麼要跑呢?叔叔和你還沒說完呢。”陳浩嘴裏說着,手掌覆蓋在紙紮車上,一道電光閃過,紙紮車頓時破滅,散開無影。

小男孩看的更加驚恐了,顫顫巍巍的道:“你,你是法師。”

陳浩咧嘴一笑:“小小年紀,知道的不少嘛,來,我們繼續聊。”

小男孩瞥了一眼黑貓,又看了看緩緩散開,把它退路堵死的另外幾隻散發出恐懼氣息的動物,心中絕望,怯怯的道:“聊什麼?”

陳浩悠然道:“聊聊你是什麼鬼啊,怎麼死的啊,還有,這車是怎麼回事?”

小男孩沉默下來,居然不回答。

陳浩眉頭一揚,道:“你不說話,我就當你默認自己心思歹毒,做鬼害人了。”

“我纔沒有心思歹毒,是你們大人歹毒纔對。”小男孩憤憤的反駁了一句。

陳浩目光微動。

聽這話,有故事啊。

“好,既然你不承認,那你給我說說,這是怎麼回事?要知道我可是聽說了十幾起車禍事故了,那些人的死,可都是你乾的呢。”陳浩幽幽開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