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什麼意思!?」穆真眉頭皺起。

黃青沒有回答,而是對韓猛道:「韓猛,你去幫他們。」

「是!」韓猛興奮地答道,打架他是從來不會拒絕的。

令風雪目光一亮,明白了黃青的意思,轉而看著陸尊,嘴角微微抿起,露出一絲冷笑。

「令風雪,你想幹什麼!?」陸尊色厲內荏地說道。

「給我打!」令風雪一步踏出,攻向陸尊。

風雪會的人面帶興奮之色,跟在令風雪身後,真元的波動,法術的靈光,驟如雨發。

「穆師兄!」陸尊一邊抵擋令風雪,一邊大叫救援。

「你不要太過份了!」穆真面色陰沉,踏前一步,真元流轉之下氣勢上升。

「想動手?」黃青收回法令,從紫光戒中拿出了一條長鞭法器,鞭體隱隱有雷霆霹靂流動,柄部鑲嵌了一塊白色靈晶。

「奔雷鞭!」穆真見到黃青手中的長鞭,氣勢一塌,目光閃爍。

奔雷鞭,上品法器,但讓穆真如此顧忌的,並不是這件法器的品階,而是法器背後的意義。

當一個執法堂弟子拿出奔雷鞭,代表他準備以執法堂的名義辦事。

黃青是執法堂青綬級的弟子,代表他有權利抓捕任何內門弟子級別的人回執法堂受審,除非有峰主級別的人在場阻止,否則不跟執法堂弟子回去的,當作拒捕論,拒捕的罪名,比起與同門私鬥,還要嚴重。

穆真雖然身份特別,是戰堂弟子,但同樣在此列之中。

更加重要的是奔雷鞭柄部上的那塊白色靈晶,是一塊有虛象紀錄功能的元鏡靈晶,能夠錄下奔雷鞭周圍發生的事,栩栩如生,是執法堂弟子執法時,搜集證據的一種手段。

簡單點來說,若有人敢在執法堂弟子手持奔雷鞭時對他動手,就會被拍下來,之後到了執法堂就是犯罪證據。

黃青沒有真元可以摧動奔雷鞭,根本發揮不出它上品法器的威力,但他也不需要,因為只要他拿出奔雷鞭的一刻,穆真絕對不敢動手。

「你身為執法堂的弟子,濫用權力,口口聲聲說要阻止我私鬥同門,這邊風雪會的人毆鬥同門,你為何不理!?」穆真一指黃青身後如火如荼的混戰,厲聲道。

「什麼毆鬥?我沒看見。」黃青冷笑一聲,說道:「我只見你想對我這個執法堂弟子動手,莫不是想嘗一下執法堂的鞭笞之刑?」

「你!」穆真顯得有點氣急敗壞,「我要去執法堂狀告你濫用權力!」

「隨便。」

黃青撇了撇嘴,刑元秋理你這種小事算你贏。

半晌之後,陸尊等人全數臉青鼻腫,躺在地上翻滾呻吟,不得不說令風雪戰力驚人,迅速打翻陸尊之後,再狂風掃落葉般幫忙將其他人放倒。

當然,韓猛也出力不少,陸尊帶來的人中,兩個築基期二層,一個築基期一層,都是被他放倒的。

「帶著你的人滾!」令風雪滿意地拍了拍手上的灰塵,說道:「並讓你的人以後在息陽湖見到風雪會的人,記得繞路走。」

陸尊帶著他的人連滾帶爬般離開。

穆真只覺今次顏面盡失,臨走之前,狠狠盯著黃青,說道:「很好,我記住你了。

這種敗走時候放的嘴炮黃青一向是冷笑而對的。

韓猛走到黃青身邊,眼帶祟拜之色。

「哇黃師兄,你什麼時候入了執法堂的,你看我有機會入嗎,你能不能也推薦我?」韓猛一連串問題如連珠炮發。

黃青很遺憾地告訴韓猛,他現在可沒有資格推薦別人加入執法堂。

令風雪來到黃青面前,神色複雜,有感激,更多的是震撼和疑惑。

「這次多謝你幫助了我們風雪會。」令風雪由衷感激道,若沒有黃青出面,她短時間內還真的沖不開穆真的阻攔。

「畢竟那個陸尊都說了要連我和韓猛一起打了。」黃青微微搖頭。

令風雪點了點頭,心底還是有一絲失落,有一刻她還以為黃青對加入風雪會的態度改變了,才會出手。

現在想來還是她天真了,黃青出手不過是因為陸尊不識好歹惹上了他而已。

令風雪還有一點不知道的是,黃青幫忙攔住穆真,讓令風雪可以狠狠教訓陸尊的另一個原因,是因為她的老爸令東來。

令東來人挺好的,帶他進內門后還送了天幽草給他,所以黃青現在順手幫一下他的女兒。

確認陸尊等人已經遠離息陽湖后,令風雪讓其他人先回去,她自己卻留了了下來。

黃青讓韓猛繼續打碧空蜥獸的內丹,令風雪走了過來。

「請你再考慮一下加入風雪會。」令風雪這次的邀請,比起第一次邀請,少了盛氣凌人的感覺。

「只要你一答應,你就是風雪會的副首領。」

令風雪這次給出的條件很高,風雪會從未沒有副首領這個說法,令風雪卻願意為黃青設立,不過她沒有覺得不妥,反而是理所當然的。

因為黃青是一個築基期境界就加入了執法堂的弟子,而且遠比穆真誇張,今天還只是他初進內門的第二天。

「如果有一天你的實力能夠超過我,我讓出首領之位也是理所當然的,不過這一天不會發生。」

「你現在知道了我初入內門就成為了執法堂弟子,也這麼有自信?」黃青饒有興趣地問道。

「你也許是絕世天才,但我會比你努力兩倍、五倍、十倍地修練,因為我一定要成為第一真傳弟子,神霄峰下一任峰主。」令風雪認真地說道,眼神堅定,一點也不像開玩笑。

「是因為你父親也是峰主嗎?」

「不是這個原因,我有我的堅持原因,這個目標我是不會放棄的。」

「既然如此,顧好自己,努力修行就好,為何如此執著於風雪會的強大?」黃青有點不理解令風雪對這種組織的看重。

「現在新一代的築基期弟子之中,天神峰勢大,七峰暗弱,特別是神霄峰,因為選擇體修的修士愈來愈少,所以我組織了風雪會,將神霄峰的弟子團結在一起,透過互相幫助,合成一股不斷強大的力量,目標是讓神霄峰成為內門第一峰!」

「你錯了。」黃青搖搖頭,說道:「集合一群比你弱的人一起,並不會讓你更加強。」

「修士,說到最後還是要自身實力強,就好像今天,因為你的實力不夠強,不但保護不了他們,還會因此連累他們,因為這些人是被你召集過來的。」 令風雪身軀一顫,沉默半晌,然後道:「我同意今天是因為我不夠強,所以保護不了他們,但是我不認為風雪會是無用之功,我會證明給你看,風雪會的存在,令到神霄峰更加強大,到時希望你能再考慮加入風雪會這事。」

黃青在令風雪那秋水分明的美眸之中,看到了毫不退讓的堅決。

令風雪沒等黃青回答,轉身離去。

黃青看著令風雪離去的背影,心中不由升起一絲好奇,像令東來這樣一副厭世頹廢樣子的中年大叔,為什麼生的女兒志向奇高。

莫非……不是親生的?

這時「嘶」的一聲獸嗚聲傳來。

「來了!」旁邊一直在等碧空蜥獸出現的韓猛雙眼一亮,沖了上去。

黃青與韓猛在息陽湖又留多了半天,到了後半段,黃青嫌韓猛打得太慢,上去幫忙,一拳一個,最後總結全天,一共收穫了十八個凶獸內丹,平分下來,一人九個。

黃青覺得差不多了,加上天色已晚,就叫停了韓猛,二人回去神霄峰。

……

神霄峰最高的頂端,令東來如同往常一般地在對著雲海發獃,一個灰袍老者走到了他的身後。

灰袍老者名為王通,是神霄峰的大長老,二號實權人物,這些年令東來長年不理事,一直全都交給王通來處理。

「峰主。」

「王叔,怎麼了?」

「風雪她從清微域回來后,直接去了關閉,據說是要衝擊『青木龍魂訣』第四層。」

令東來聞言,古寂無波的雙眼閃過一絲異色。

「這麼急?她才到了第三層沒多久吧,莫不是在清微域吃了虧?」

「我調查了一下,好像是帶著風雪會的人與天神峰的人起了衝突,最後有一個叫黃青的新弟子出手幫忙了一下。」王通說道。

「那個黃青,聽說還是執法堂的弟子。」王通說到這裡,面色也是有點怪異。

王通他能理解將築基後期,如八、九層的弟子招入戰堂和執法堂,這是在提拔有潛力的天才弟子。

但將築基期一層,初入內門的弟子招進執法堂……執法堂的人莫不是瘋了?刑堂主也不管一下嗎。

哦對了,聽說刑堂主因為與呂宗的打賭,現在整天閉練習陣法,估計沒空理會執法堂。

「黃青……」令東來點了點頭,說道:「這事我知了,勞煩王叔去看一下風雪,我怕她強行突破會受傷。」

「沒問題。」王通答應一聲,轉身離去。

……

青龍殿,黃青和韓猛將這次收穫的內丹上交兌換貢獻點。

黃青留下了當中屬於他的六個凶獸內丹,用作下個月支付給馬晨的上品火晶石。

之後韓猛興奮地表示這次與黃青出行,又再有所領悟,準備回去閉關鞏固一下,先行離去。

黃青沒有回去,而是再去找在青龍殿當值的外務管事陳天康。

「怎麼了,黃師弟?」陳天康見到黃青,熱情地笑著問道。

「陳師兄,我想向你打探一物,看看是不是在青龍殿的兌換清單上。」

「當然可以,那東西叫什麼名字?」陳天康拿出了玉符,青龍殿可兌換的物品千萬件,不列在玉符上的話,他們這些管事可記不清。

「它的名稱是地龍氣脈。」

「看來是比較冷門之物,我未聽說過,我查一查。」

陳天康很快就在玉符搜了一遍,然後搖頭道:「不好意思,師弟所說之物青龍殿並沒有,用不用我幫你留意一下,以後如果出現的話我通知你一聲?」

「這樣可以嗎,麻煩師兄了。」

「小事一件。」陳天康揮揮手。

黃青離開青龍殿之後,決定去執法堂一趟,之前刑元秋就說過,很多內門沒有的珍貴之物,都能在執法堂兌換到。

執法堂的總部在主峰之上,離刑元秋住的地方不遠。

作為青綬級的執法堂弟子,黃青只能進第一層的外殿,不能再上。

在執法堂的兌換區,黃青向一個當值的管事查探地龍氣脈,結果卻是與青龍殿一樣,沒有這樣東西,他聞言有點失望。

離開兌換區后,黃青卻遇到了上次帶他去見刑元秋的朱長老。

「黃青,你怎麼來了?我正準備派人去找你呢。」朱長老雙眼一亮。

「朱長老。」黃青抱拳行禮后,說道:「我去兌換區想找一件物品,不過很可惜這裡沒有。」

黃青順便問了一下朱長老有沒有聽過地龍氣脈。

「我也沒聽過,不過可以幫你查一下,有消息的話派人通知你吧。」朱長老想了一下,搖頭說道。

對於刑元秋親自招進執法堂的弟子,他自然樂於交好一下。

「這樣就多謝朱長老了。」黃青多謝一聲,沒有拒絕,然後問道:「朱長老你說剛好想派人來找我?」

「對,不過不是我想找你,而是堂主他要找你,你去見一見他吧。」朱長老一邊說,一邊暗自感嘆著,他身為執法堂的外務管事,都沒有像黃青一樣,被刑元秋召見得這麼頻密。

黃青回到上次見刑元秋的地方,一走進去,就聽見轟的一聲,熱浪湧出,殿里一片火海。

火海中間的刑元秋面色很難看,一揮衣袖,火陷熄滅,不過大殿已即一片焦土的樣子。

「堂主。」黃青打了聲招呼,「弟子打擾到你練習陣法嗎?」

「哦你來了,我剛在建構三品陣法『九龍離火陣』,陣紋結構中有一處弄錯,所以陣法失控了,不關你事。」

黃青聽到後有點意外,兩天前見刑元秋時,他還連基本的一品陣法聚靈陣都布不出,現在已經在研究三品陣法了,看來他的陣法天賦並不弱啊。

「恭喜堂主漸入佳境,這麼快已經掌握了一、二品陣法,進展到三品陣法。」

「還好吧。」刑元秋輕咳一聲,目光有點閃爍,說道:「我只是覺得那個《入門陣法註解》寫得很有問題,通篇不合常理之處太多,所以決定跳過這個,直接讀《中階陣道真解》,從三品陣法開始入手。」 黃青直接就震驚了,感情刑元秋是學不會一、二品陣法,卻跳過這兩個階級,直接試起三品陣法師才能布置的三品陣法。

刑元秋見到黃青的表情,眼中閃過一絲尷尬之色,解釋道:「其實一、二品陣法的理論我一早就弄清,所以開始研究三品陣法也是可行的。」

黃青看到刑元秋愈說愈自信的樣子,只好點了點頭,你老人家高興就好。

「這次叫你來,是因為執法堂有任務給你了。」刑元秋轉入正題。

黃青讀過執法堂派發的玉符,大致了解執法堂的結構和任務運作方式。

更高級別的不提,就青綬級而言,執法堂的弟子都會被分配到五至六人的小隊,當中會有一個經驗豐富的小隊隊長。

任務會由上級管事,例如朱長老指派給各個小隊的隊長,小隊隊長再根據任務難度決定怎樣處理。

不過黃青的情況有點奇怪,刑元秋直接招他進執法堂后,並沒有告訴他被分到了哪個小隊,連現在任務都是由刑元秋直接給。

「堂主,不知我是在哪個小隊?」

「小隊?」刑元秋想了想,然後道:「好像現在的小隊都滿員了,單獨幫你開一隊吧,暫時沒有隊長和隊員,就你一個人,現在應該去到了六十八隊,你算是六十九隊吧。」

黃青點了點頭,表示明白。

「這次的任務,我考慮了一下,雖然你的資歷較淺,卻是最適合的人選。」

「堂主請講。」黃青心中升起一絲好奇。

「你是西涼侯府黃家的人吧,這次你可以順便回家一趟了。」刑元秋說道。

「回家?」黃青一臉疑惑,然後一些塵封在腦海深處的記憶碎片慢慢浮現。

他穿越而來的時間點,是身體原主人在宗天宗魚龍峰的第一年,而在那之前,身體原主人正是來自大周國燕州西涼侯府,不過卻是逃到來玄天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