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能力殺死怪物就是為了,將其吞噬。

雙眼猩紅的看著一個巨大的怪物,沒有管周圍詫異的驅魔師,張開已經長的吐出嘴巴的獠牙,撲在地上怪物屍體上面瘋狂的撕扯,漆黑的血液沾染在櫻滿集的臉上。

櫻滿集在撕咬其實不如說是在吞噬吸血,好像變成了蛇一樣,不斷的張大嘴巴,將怪物的身體往喉嚨塞,和蛇不同的是,他有著鋒利的獠牙,其中兩根犬牙特別長而鋒利。

血液和肉塊不斷的被櫻滿集吞噬,咽下。

吞噬掉了一個要比櫻滿集自己大上數十倍的怪物,櫻滿集轉頭一看就發現,所有驅魔師都離開了這一片區域,導致這一片區域全部都是死去怪物的屍體還有許多正在這一片區域吞噬地上屍體的怪物。

看著這一些撲在地上吞噬自己殺死的怪物的虛無界怪物,櫻滿集雙眼猙獰的宛如兩團邪意火焰,可怖至極的憤怒充斥在櫻滿集的內心。

這一些該死的東西,竟然敢搶自己的口糧!

憤怒的咆哮一聲,邪力化為一隻火紅的手臂,櫻滿集的手臂被這邪手包裹著,隨後狠狠一抓,巨大邪手飛出去,抓住了一個正在地上起伏,頭部起伏著一口又一口的黑色血肉被撕扯開吞入腹中,邪手抓住了這個怪物的頭顱就向著自己原本的軌道飛著。

邪手在抓著怪物的時候還不斷的用力,怪物發出慘叫,瘋狂的掙扎動彈著,只是邪手就如同是鋼筋鐵骨一樣,如同是什麼機械一樣,不斷的握緊,最後,那個怪物口吐血液,被握力給握死了!

櫻滿集憤怒的咆哮著,轉頭又是一個邪手,隨後是一個個的邪手飛出去。

並沒有使用邪手多久,櫻滿集右手抓住腰間的刀柄,另外一隻手抓住刀鞘,拔出刀刃,劍隨著筆直的手臂斜於身側,隨著櫻滿集的奔跑而隨時準備攻擊著。

本來拔出刀就是有怪物快速接近,所以將刀斜於身側幾乎是一會就開始揮舞。

隨著櫻滿集右手抬起長刀,櫻滿集一聲怒吼,渾身化為暗影,一陣加速,如同幻影一般,原本距離怪物還有一定位置,隨著這一陣加速,距離快速的拉近。

一個劈砍,怪物機敏的躲避,躲避后立刻進行攻擊。

櫻滿集泄力后立刻就是再度的劈砍。

怪物的攻擊這一次和櫻滿集對抗在了一起,隨後,嗯,被切開,一刀兩斷。

戰鬥對於非凡武器的磨損很大,櫻滿集的刀刃,嗯,現在還是很鋒利的,主要還是刀刃的材質不錯,非凡武器,如果是普通的刀刃,切割在非凡的怪物身上,是能夠產生傷害,但是卻會讓武器的堅固和韌性受到極為嚴峻的考驗。

非凡怪物,只要不是那一種專註攻擊的,不對,所有的非凡怪物的利爪和普通的金屬就已經能夠對抗了,普通武器砍上去就會發出金屬交鳴的聲音,其實對於非凡者們和怪物來說普通的武器,嗯,太過輕便。

當然,對於主線的櫻滿集來說,還是要以普通的武器為主。

怪物的屍體一定要第一時間收穫起來,用特殊的方法保存起來,那種保存能讓怪物殘餘的力量減緩流逝,煉金的材料都是特別去找的,沒什麼人殺什麼都保存起來。

即便沒有怪物搶奪櫻滿集所殺死的怪物屍體櫻滿集也沒辦法吞噬幾個怪物,那一些怪物就會化為沒有什麼用的普通肉塊,普通肉塊對於邪修的修鍊是沒有作用的。

櫻滿集也是第一次接觸邪修功法,雖然夢中經常的運轉功法,但是他並不是每天都會夢到邪修櫻滿集的情況。

回眸1991 修鍊這一種情況是看個人天賦和能力的,邪修櫻滿集的一些功法和能力,櫻滿集即便是知道也難以修鍊成功,跟何況邪修櫻滿集所修鍊的許多能力術法櫻滿集都不知道、

邪修功法也不過是一次邪修櫻滿集在學習的時候,也就是在入門的那段時間天天在看邪修功法,企圖入門,沒有多久就成功了,這是邪修功法的特性,入門和修鍊快速。

現在櫻滿集只能靠自己摸索。

不斷的咆哮著,櫻滿集和邪修櫻滿集也不太一樣,連路子都不同了,邪修櫻滿集承受的仇恨,櫻滿集承受的則是憤怒。

咆哮著,櫻滿集一隻手拿著刀,另外一隻手抓住自己剛殺死的怪物飛頭顱就是啃食。

你很難想象櫻滿集在那裡拿著巨大的生物的頭顱啃食的時候那一種黑色的血液噴濺的噁心場面。

絲絲血紅的力量繚繞在櫻滿集的全身,血液類的異能快速的強化著。

櫻滿集吞噬的怪物極為快速的被消化著,首先供應邪修功法的運轉,在全身瘋狂的繚繞,讓櫻滿集不斷的開始變強,然後開始供應櫻滿集從虛無界生物身上召喚過來的能力,就是那一些不屬於櫻滿集的力量。

說真的,櫻滿集的力量確實挺適合邪修的,別的邪修的瓶頸在櫻滿集這裡可能不存在,因為櫻滿集不斷的獲得虛無界的力量,而虛無界的怪物變強的方法就是吞噬同類和物質界的存在。 6神鵰俠侶

李莫愁感覺很奇怪,詫異道:“師妹,你竟然也要下山?”在她的印象中,這個小師妹從來都是清心寡慾的,一派淡然,此時突然說想下山,讓她如何不驚訝?

青藍淡笑:“是啊,山下多好玩兒啊,聽說最近武林大會快要召開了,我正好也去湊湊熱鬧,說不定還能見到東邪西毒南帝北丐呢。”

李莫愁道:“那你是要和我一起走還是一個人走?”

青藍道:“自然是師姐先走,你放心,我會在走之前佈下一個陣法。”

李莫愁放了心,第二日便走了。她心中的執念太深,這次勢必要將它完全解決纔好,不然以後做什麼都不會大成的。

在李莫愁走後,青藍也隨即出了古墓,而這時全真教的人卻無人知道古墓無人。尹志平自從聽過青藍的聲音後,從此便經常神情恍惚,更是有事無事都在古墓派門口轉悠,可惜卻再也無人出來。

此時正值兵荒馬亂的時候,青藍一路走來,見到了太多的慘狀,不由得爲時下的當權者投以鄙視的眼神。大宋已經從內部**了,哪裏還能扶得起來呢。青藍沒有遮擋自己的容貌,在這亂世中,敢露出自己傾國傾城容貌的女人一看就知道不是好惹的,因此所有人都她都是敬而遠之。

襄陽武林大會召開在即,許多受到郭靖夫婦影響的人匆匆往那裏而去。這些年來,郭靖的大俠風範早已深入人心。更別說此次召開武林大會的目的是爲了對抗蒙古,就是爲了大義也必須去!

青藍一路上晃晃悠悠,趕到的時候正好是武林大會開始的時候。兩世的積累,讓青藍自然而然有了一種氣場,再加上其高深的武功,不需要她做什麼,周圍人卻不敢接近她,於是就形成了一個奇景,周圍都是人山人海,卻只有她身邊五步內都無人。

如此一來,青藍無可奈何成了場上最引人注目的人。最先注意到她的是黃蓉,她一直在猜測這個女子究竟是何身份,爲何江湖上從來沒有聽說過有這樣的女子。

接着是郭靖,他疑惑地問道:“蓉兒,那位姑娘是何人?怎麼從來沒見過?”

黃蓉道:“我也不認識,不過這姑娘倒是和最近江湖上新近崛起的古墓派的人有些相似的地方。”

郭靖卻道:“那沒關係,我聽說古墓派和全真教交好,是自己人。”

青藍看來半天,實在提不起什麼興趣,便徑直走了。而她剛走,楊過便來了,於是硬生生地錯過了他心心念唸的人。

青藍在襄陽城內住了一天,而武林大會還在繼續。一個叫金輪法王的人帶着他的兩個弟子將武林人士打得片甲不留。

這金輪法王的兩個輪子確實厲害,他的兩個弟子雖然有些狠辣,但在戰場上,誰也不能說什麼。

第二日,青藍再次來到了武林大會的現場,她也想看看人們口中非常厲害的金輪法王到底厲害在什麼地方。

楊過站在郭靖黃蓉身後,幾乎是一眼地就看見了她。他滿心的激動澎湃,一下子叫道:“師叔!”說着不等郭靖等人詢問,徑直飛身而下,來到青藍面前。“師叔,你怎麼來了?”

青藍露出一個清雅的笑:“過兒,沒想你也在這裏。我只是覺得無聊,便下山來隨便走走,聽說這裏在開武林大會,我便來湊熱鬧了。”

楊過一陣失望,他私心裏希望青藍是來看他的,不過他很快又恢復了活力,只要見到她,他的心總是高興的。唉,陷入戀愛的少年啊!

這時本來因爲楊過的動作不高興的黃蓉發話了,這些年的郭夫人早就讓她坐到善於隱藏自己的心思,她溫柔地問道:“過兒,這位姑娘是?”

楊過忙對青藍道:“師叔,那兩位就是我跟你提起過的郭伯父郭伯母。”

青藍從善如流道:“既然是過兒的伯父伯母,我自然要去拜見的。”說着和楊過一起飛身上去。

楊過介紹道:“伯父伯母,這位是我的師叔。”

青藍微微頷首:“郭大俠郭夫人好,我是過兒的師叔,敝姓龍。”

黃蓉十分親切地道:“原來是龍姑娘,這些年多虧你對過兒的照顧了。”能將楊過教養成這樣一個出色的人,實在不可小覷。

青藍道:“郭夫人言重了,都是我師姐在照顧過兒。”

黃蓉對青藍極爲客氣:“龍姑娘請坐。”接着又與青藍閒聊幾句,見青藍不是很想說話,這才熄了心思。

一旁站着郭芙先是以爲是什麼大人物,結果發現不過是個女人,而且還是一個長得漂亮的女人,又看楊過對她的態度很是殷勤,不知爲何她的心裏就是不舒服。在看見青藍同黃蓉說話時愛理不理的樣子,心裏就生起一股無名大火,忍不住出聲道:“我娘在和你說話呢,你這是什麼態度?”黃蓉是誰,她可是東邪黃藥師的女兒,堂堂的丐幫幫主,和她說話她竟然還敢不理!

“芙兒,不得胡說!”黃蓉聞言大聲斥責道。

豪門養成之撩妻在上 郭芙撅起嘴不依道:“娘!”

青藍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楊過,又看了一眼郭芙,隨即對黃蓉道:“郭夫人,你和郭大俠的大名我也聽說過,不過你家的大小姐倒真不像是你們的女兒。”

黃蓉面容尷尬一下,她知道郭芙被她嬌慣壞了,但聽到青藍這樣的話她還是略有不滿。

“你以爲你是誰啊,竟然說我不像我爹孃的女兒!”郭芙面上一片憤怒的薄紅。

青藍道:“在見到大小姐之前,我一直以爲郭家大小姐就算不是大家閨秀,也應該是個巾幗英雄的,只是如今有些顛覆我的認識,想來是我想差了。”

郭芙平生還是第一次有人這樣說她呢,不由得氣得發抖,伸手就要抽出腰間的鞭子:“你混蛋!”

郭靖見狀,立刻呵斥道:“芙兒!還不快退下,像什麼樣子!”

郭芙聞言,眼眶一紅,跺跺腳道:“爹!”然後又看了一眼楊過,發現他一點反應都沒有,氣得她轉身就飛跑出去。

郭靖是個太過耿直的人,立馬對青藍道:“龍姑娘,還請不要和小孩子計較,芙兒被我們寵壞了。”

青藍點點頭:“自然不會,青藍只是覺得令嬡這樣的脾氣以後難免會吃虧,畢竟你們也不可能護着她一輩子。”尤其是她不分青紅皁白砍掉楊過的手臂一事,雖然現在沒有發生,但不代表以後不會有。楊過畢竟和她一起生活七八年,她素來是個護短的人,見不得有人欺負他。

楊過一心一意都放在青藍身上,對於郭芙對他的情意他是一點沒感覺,反而覺得郭芙就該被好好教訓一下。如今見郭芙被氣走了,他菜反應過來對郭靖夫婦道:“郭伯父,郭伯母,我師叔素來性情清冷,不喜多言,還請你們見諒。”

聽了他的解釋,場面倒是好了一點。卻在這時,下面的金輪法王叫囂道:“中原武林難道沒人了嗎?那老夫就當仁不讓做這武林盟主的寶座了。”

聽聞此話,武林人士無不憤怒,卻也心知不是他的對手,只能將希望寄託到郭靖身上。

黃蓉按住郭靖的手,讓他不要輕舉妄動。

這時青藍笑道:“過兒,你下去和他過過招,讓我看看你這段時間的進步。”

楊過滿心的高興,立刻答應下來,還大聲宣告道:“師叔,你等着,我一定將這個金輪打得滿地找牙!”楊過的武功在古墓派幾個人中是最高的。

見到楊過興沖沖地跑下場去,郭靖擔憂道:“龍姑娘,過兒能行嗎?”

青藍沒有多說,只是道:“不管贏還是輸,過兒都能在此戰中積累很多經驗,這豈不是比贏了他更可貴?”身爲江湖中人,需要的是有不斷挑戰的勇氣,只要有了勇氣,就可以立於不敗之地。

郭靖倒是沒有想那麼多,反而是黃蓉詫異地看了青藍一眼。她心中暗暗思量,這個女子是在不一般,只是不知道她的功力到了何種地步。

楊過拿着古墓派從全真教打劫來的寶劍,和金輪法王纏鬥在一起。

金輪法王對楊過本來存着輕視之心,卻發現這小子武功實在不錯,和他鬥了半天都不見落敗,這才認真起來。他兩手平舉,手心裏是兩個金輪,他們受到他功力的驅使,自動朝着楊過全方位攻過去。

楊過用玉女劍法迅速挑開一個金輪,卻又腹背受敵,不得不彎腰躲過。

周圍的武林人士見狀,心裏爲他捏了一把汗,郭靖則是欣慰道:“龍姑娘,過兒被你們教得很好。”

青藍淡淡道:“過兒生性聰慧,且天賦過人,當初也是我古墓派的一個婆婆見他在全真派被人欺負,這便將他帶到我古墓派,這些年來,過兒從不偷懶,將我古墓派的絕學學了個七八分,武功是所有弟子中最好的。”

聽青藍說起往事,郭靖一陣愧疚:“當初將過兒送到全真派,本以爲能讓他有一個好的師父教導,誰知道……說起來是我考慮不周。”說完便不再言語。

這時,卻聽一直關注着場下的黃蓉道:“不好,過兒危險!”

原來楊過一直在兩個金輪的纏鬥下無法脫身,漸漸的,開始力竭,眼看一個金輪就朝着他的腦袋飛奔而來,他卻因爲另一個金輪而無法抽身。

青藍搖頭道:“過兒,出左劍,用玉女素心劍法。”

楊過聞言,立刻從腰間抽出一把軟劍,迎向飛來的金輪,接着就出現了一個令人奇妙的場景,只見楊過一手使全真劍法,一手使玉女劍法,應付起來如魚得水,兩人一時間持平,誰也分不清高下。

卻有人早已按耐不住,只聽及其細微的聲音響起,一根飛鏢向着楊過而去。青藍素手輕彈,一根玉峯針將飛鏢擊飛,同時另一根玉峯針直直朝放暗器之人而去。只聽“啊”一聲,那名放暗器的蒙古人已經倒在地上。

這時楊過一下將金輪法王的金輪打飛:“金輪法王,你的弟子竟然敢暗箭傷人,你們還要不要臉!”

金輪法王已經察覺到自己的弟子中了毒,而自己現在如何也討不到便宜,於是只“哼”了一聲,對在場之人道:“各位後會有期!金輪改日再來拜訪!我們走!”

黃蓉對剛纔青藍那招很是疑惑,奇怪道:“龍姑娘,怎麼你剛纔那招和我桃花島的彈指神通如此相像?”

青藍理理頭髮:“是嘛,說不定我們古墓派和你桃花島還有什麼淵源呢。”這話青藍說的不假,她剛纔那招是在做周芷若的時候學的,也確實是桃花島的彈指神通。

今天楊過大放異彩,在這樣的情況下,武林豪傑都在一處慶祝,青藍自然也被郭靖夫婦邀請。席間,黃蓉默默地打量一眼依然滿臉憤憤不平,卻時不時看着楊過出神的郭芙,心裏有了計較。就在賓主盡歡的時候,黃蓉提議道:“龍姑娘,你看過兒年紀也不小了,他和我家芙兒又正好年齡相近,不知我們能否結爲親家?”

強烈推薦: 邪修瘋狂起來也會吞噬物質界的人,那一種是已經無可救藥了的邪修,從吞噬物質界的人類開始,邪修就不被兩界所容。

不對,邪修在虛無界倒是能夠有一席之地,因為虛無界就是這樣。

所有邪修都不想入虛無界,因為成為邪修是想要追求力量,但是追求力量把腦子給追求沒了是誰都不願意發生的事情。

櫻滿集瘋狂的咆哮著,憤怒之中的理智讓櫻滿集腦袋一片通紅,蒸汽在頭上不斷的噴湧出來,血管在頭上清晰可見。

其實不止是頭部,櫻滿集的全身血管都在凸起,全身皮膚都極其的紅艷。

血液在沸騰。

好在吞噬進入體內的那一些力量不斷的提供櫻滿集動力。

櫻滿集不斷的變強,心中的憤怒卻和櫻滿集的實力一樣瘋狂的變強,如同是火焰將紙灼燒,從四周向中間不斷的灼燒。

在瘋狂的揮舞著手中黑色的利刃斬殺了接近十個怪物之後,櫻滿集忍不住咆哮著抱著頭跪在地上。

神智有一些不太清醒。

在戰鬥著的聖光櫻滿集不斷的殺戮著怪物,同時掌握大局,這一個方位的驅魔師全部都處於他的保護之中,隨著戰鬥,聖光櫻滿集也開始瘋狂的消耗著自己的力量。

緩一緩聖光的消耗,聖光櫻滿集使用自己的非凡力量進行輔助。

一顆顆植物生長起來,不斷的吐露著木系的非凡力量,力量飛向一個個驅魔師的方向。

一聲聲槍響,一個渾身在漆黑的衣服中的人射擊出自己的子彈,不斷的使用自己的能力給槍械恢復子彈的數量,但是射擊的速度很明顯要比起恢復速度快很多。

射擊完剛剛恢復的子彈,漆黑衣服,漆黑禮帽,帶著黑色墨鏡的人快速的把槍插入自己的腰間,隨後伸出自己的雙手,一個個物體噴射出來。

那是一個個蜘蛛絲,能夠將打中的怪物的身體粘住。

因為現在所處的位置的主體區域是在美國,所以經過末日兩個月的磨合之後,在場的所有驅魔師都說的一口流利的英語。

本來非凡者學習能力就不弱,其中大部分的人都是強大無比,本來在末日前就學習過英語,即便無法做到美國人他們那樣的順溜和母語優勢也至少能交流,隨著這個末日,降臨的非凡者們紛紛快速的激活了英語功能。

沒辦法,在戰鬥的時候都需要互相幫助,加上周圍全部都在說英語,不學會也不行啊!

其實大部分的非凡者,只要用心點,基本上在末日前都是學霸(咳咳咳,有一些除外,不是說無腦強的那一種,而是說一些非凡者,可能確實不太適合學習,所以只要是學習,都學的不太好,還有很多各種各樣情況的,這個也沒有辦法,畢竟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說了這麼多,表明了這一個地方全部都是說英語的。

櫻滿集很絕望,周圍的人喊著英語,快速無比,沒辦法,一些人喊的是幫忙,一些人喊的是指揮,戰場上面瞬息萬變,指揮和請求幫忙又不是打王者榮耀,現在戰場上面一片亂鍋燉。

如果說是他們喊的速度快也就算了,但是很多人喊的是間隔都沒有的,末日前的櫻滿集,嗯,雖然說不是很笨,但是絕對不是很聰明。

覺醒,是天賦與運氣所左右的,覺醒成功,那便是非凡者,沒有覺醒成功,那就一直是凡人!

凡人學習,嗯,該怎麼樣就怎麼樣,沒辦法,蘊含的潛力全部都沉睡著,大部分的人類,終其一生的潛力都是出於沉睡的狀態。

一個個驅魔師戰鬥著,殺戮著,將沖入現在所在戰場的怪物斬殺。

無數各色各異的怪物撲向驅魔師們。

在數量眾多至極的怪物之中混雜著一些實力不弱,或者偏科過分的怪物們。

驅魔師們每一個都至少面對數個甚至十數個的強弱不一的怪物圍攻,時不時聯合抗敵,時不時分散抗敵。

物質界的非凡生物,合則強,分則弱。

櫻滿集憤怒的咆哮著,瘋狂奔跑,狠狠一拳,擊打在瘋狂圍攏過來的一個撲的最狠的怪物臉上,櫻滿集的身形與被櫻滿集拳頭打變形的怪物交錯而過,在櫻滿集和怪物交錯而過的瞬間,角力早已完成,怪物毫無絲毫抵抗,身子隨著櫻滿集的力道而倒飛著,因為頭部被櫻滿集所擊打中,導致它隨著櫻滿集的衝擊,頭部以下向沖的地方傾斜。

隨著交錯在怪物身邊,櫻滿集迎面和一個個怪物撞擊在一起,一個人,撞擊向著圍攏過來的數十個怪物,因為驅魔師們遠離櫻滿集,所以櫻滿集一個人便要對抗數量遠超其他驅魔師所需要對抗的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