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位朋友好。」暗黑九頭龍也是開口說道,說的也是很客氣,要知道,他現在身體沒有恢復,還要依靠這白烏鴉還有這頭金龍。

「你們可願意率領大軍去佔領這個世界,讓人類成為歷史。」隨即,那暗黑九頭龍繼續說道。

「沒問題。」那頭白烏鴉和金龍都是笑著答應道,對於此,龍在天已經給他們說了,他們自然也是已經了解了。這對於他們不算什麼事,而且,也是他們很喜歡做這樣的事情。

「那就有勞二位了。」聽到那頭白烏鴉還有那頭金龍答應了下來,暗黑九頭龍的臉上也全是笑容。

「陛下客氣。」那頭白烏鴉和那頭金龍也是連忙的說道。

「陛下,我這裡有一株神葯,我剩下了一部分,可以讓陛下迅速的恢復,到時候在陛下的帶領下,我們肯定能夠統治世界。」龍在天隨即說道。

「在天,你有心了。」暗黑九頭龍也是很不客氣的接受了,畢竟,這真的對他很有幫助。

「為陛下效勞,那是應該的。」龍在天也是笑著說道。

在這不久之後。

那頭白烏鴉和那頭金龍立刻的開始了行動。

他們的實力都是非常的強悍,根本就沒有人能夠擋住他們。

女武神也不行。

本來嘛,人類的五級城市就羅馬城陷落了,其他的都沒有被攻破,雙方實際上進入了相持的階段。但是,這頭白烏鴉和金龍的加入卻是讓這種平衡被徹底的給打破了。

這個世界本來就是強者的世界,雙方戰鬥力的強弱的對比,也是最強一批人強弱的對比,現在,這頭白烏鴉和金龍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敵人,他們攻城略地,根本就沒有費多大的力氣,尤其是他們還親自的出手。

人類類一座座五級城市還有四級城市陷落,無數的人族慘遭屠戮。

人類也到了最危險的邊緣。當然,人類的強者也是一直在努力想出辦法來應對這一切,但是,這實在是太困難了。實力是根本,他們關鍵就是高手不行,這個時候,拿什麼去對付敵人?他們出手的話,那就只有死亡。他們能做的就是撤到聖城,進行最後的一戰。至於其他的,他們都顧不上了。

這一切,楊風是不可能知道的,他現在正在努力的修鍊。當然,實力也在快速的增長。

小翠幾個依然在極北冰原,他們一直焦急的等著楊風幾個的歸來。

「小翠姐,你說,楊風大哥怎麼還不回來呢,會不會遇到什麼危險了呢?」凌小蝶開口說道,臉上也是寫滿了擔心。

「不可能,少爺一定沒事的,再等等,一定會等到的。」小翠立刻的說道,不過說話的時候,他的臉上也是寫滿了擔心。 ?畢竟,時間太久了。請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以前的時候,考驗是不需要這麼久的。

這次,卻是這麼久都沒有回來。這裡面絕對是有問題的。

「那個楊風,說去去就回。 地平線上的莊園主 怎麼還沒有回來?」司馬雄則是憤怒了起來。他的身體還等著復原呢,結果呢,楊風卻是將他撇在這裡了。而且,一下子就這麼久。這讓他憋屈了這麼久。

「你還敢這樣的說我家少爺,你活的不耐煩了吧。」聽了司馬雄的話,小翠立刻冷聲的說道。

司馬雄在他們這裡完全就是依靠他們而生存的,什麼也不會做。吃飯還得讓人送到嘴邊。如果不是看在司馬晴的面子上,他們才不會照顧這個傢伙的。下載這個傢伙竟然還敢埋怨,尤其是竟然敢埋怨楊風,這實在是可惡至極。

「我沒有。」司馬雄連忙的說道。

說實話,他也是見識過小翠的一些手段,再說,現在還要靠著人家活著呢,如果要是得罪他的話,那估計是沒有什麼好日子過的。

「哼,最好別有什麼想法,不然的話,我可不會對你客氣。」小翠沉聲的說道。

這個司馬雄,說其他的倒也罷了,但是,絕對不能說楊風,說楊風哪怕一句壞話,她都會爆發的。

「知道了。」司馬雄連忙的低頭,他也在想在司馬家族的日子,那是多麼的風光,現在他的實力也不差,可惜周圍的一群變態,這讓他是無能為力,他誰都打不過的。

「小翠。」就在這個時候,一道聲音出現了。

「少爺。」小翠的身體不由的一顫抖,剛才還念叨自己少爺怎麼還沒有出來呢,現在自己的少爺卻是回來了?自己是不是聽錯了?小翠想到這裡,連忙的看向了四周,要知道,她真的會夢到楊風的聲音,可是朝四周看的時候,卻根本沒有見過楊風。但是,以前的聲音都沒有這道聲音這麼的真實。

「小翠,看什麼呢,就在你面前呢,怎麼往後面看呢。」楊風看著小翠淡笑著說道。

「少爺,真的是你。」小翠看到楊風,顯得那也是有些激動,想要擁抱一下楊風,但是,當看到司馬晴的時候,立刻的就放棄了這樣的想法。

「當然是我了。怎麼樣?這段時間過的如何?」楊風輕笑道。

「這麼一個地方把人都凍死了。還能有什麼意思,再說,少爺你一離開就是那麼久。著急死我了。」小翠撅著嘴,如此的說道。

「是離開的久了點。」楊風輕輕的笑了笑。自己在那磨天洞修鍊了那麼久,在這外面也是有一年的。

「楊風,我的丹藥呢。」司馬雄立刻的說道,他都著急死了,現在看到楊風,那自然是連忙的開口。必須要抓住這樣的機會讓楊風連忙的煉製,不然的話,那可不知道到什麼時候了。

「早就給你練好了,本來就準備給你了。趕快服下吧。」楊風也是淡笑著說道。這個司馬雄果然是著急了。

在磨天洞裡面,楊風也不可能每天都修鍊的,有時間也會煉製丹藥,他現在也需要準備,等時機成熟就開始煉製十級丹藥。而且,楊風煉製丹藥也不怎麼影響修鍊,自然的,楊風也記得司馬雄這回事,自然也就順手煉製了。

「多謝。」司馬雄立刻的將丹藥接了過去,連忙的服用。他等這一天,等的太久了。

沒有多久,立刻的就有了反應。

「癢。」司馬雄連忙的說道,他的傷口處開始癢了起來。

「這是非常正常的反應。」楊風淡笑著說道:「癢,才說明起作用了,新的肢體要生出來了,要忍一會兒的,別給我說,忍一會兒你都做不到,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就太失望了。」

對於修鍊之人來說,那是要常常的忍受痛苦的,癢,那根本就是什麼也不算。

「我知道。」司馬雄立刻的說道,他怎麼能夠被楊風小視?那樣的話,就太丟人了。

「老大。」極北冰蟻皇這個時候也是回來了,看到楊風,自然是很高興。

「怎麼樣?這段時間,沒有小弟再出現以前的情況吧。」楊風對著極北冰蟻皇笑著問道。

「沒有了。」極北冰蟻皇立刻的回答道。

這麼長時間沒有出現問題,他知道,楊風真的是解決問題了。自然而然,對於楊風,他是更加的感激了,如果不是楊風,他們都還不知道怎麼回事呢。說不定莫名其妙的就死完了。

「那就好。對了,你要準備好了。我隨時需要你們的人馬出征。」楊風看著極北冰蟻皇淡笑著說道。

楊風在磨天洞的時候,總是感覺心裏面很不甘,然後聯想到龍在天帶走的金龍和白烏鴉,實力那麼的強。到時候,肯定會打破平衡的。人類現在的處境肯定不太好。因此,他必須得做好準備。

「老大,放心吧。隨時準備著,我再去通知一下。」極北冰蟻皇隨即答應道。

「那就好,我們短暫的分別,很快就會見到的,我希望,我們並肩作戰,你也不錯。實力再次的提升了。」楊風看著極北冰蟻皇很是滿意的回答道。因為楊風丹藥的作用,極北冰蟻皇實力自然也是再次的提升了。

司馬雄的肢體幾個小時就長好了,不過,他還有些不太適應。

但是,楊風也等不了那麼久了,直接的出發了,這次,他們都坐在了小帥的身上,小帥的速度非常的快,朝著內陸快速的出發了。沒有多久,他們就到了北方的一座五級城市,北方帝國的都城凌雲城。但是,當他們看到凌雲城的時候,都是驚呆了。城牆上掛滿了人頭,城牆上流的都是鮮血,那鮮血還沒有干。很明顯,凌雲城被血洗了。而且還是被剛剛血洗不久。到底是誰有能力血洗凌雲城?而且還這麼的殘忍,答案是很明顯的。那就只能是魂獸大軍了。

「真是可惡啊。」楊風看到這樣的情形,怒聲的說道。這些魂獸得殘忍到什麼程度啊,殺死還不算,還這樣的做,把人頭一顆顆的割下來,掛滿了城牆。

「這些魂獸,太殘忍了。」司馬晴也是忍不住的說道。

這樣的情形,讓他直接的就嘔吐了。

凌小蝶甚至直接的就暈了。

「哼,既然被我們碰上了,今天,也要大開殺戒。」楊風沉聲的說道。

憤怒,無邊的憤怒從楊風身上是散發了出來。

「看,有人類。」

「我去滅了他們,城牆上又要多幾顆人頭了。」

「我去。」楊風幾個根本就沒有隱藏自己的身形,自然的是被魂獸給發現了。

好些頭魂獸都是爭相對楊風幾個出手。

「死。」楊風看到這樣的情形,冷聲的說道。

楊風操控著火焰將那些魂獸都是包圍了,楊風沒有直接的將他們燒成灰燼,而是直接的將他們燒烤了起來。溫度剛剛的好,一點點的將他們給烤熟。

直接的燒死他們,那太便宜了他們。

那些魂獸連一點的反抗能力都沒有。

他們看起來真的是非常的強大。他們在這城市裡面根本就沒有敵手,所謂的高手在他們看來,那就好像是螻蟻一般。但是,他們碰到了楊風,他們卻就好像是螻蟻一般。

他們都是大聲的慘叫道,希望城裡面的其他高手出現,這樣的話,就能夠救他們了。

實際上,城裡的魂獸高手自然聽到了他們的慘叫聲,立刻的就成批成批的出現了,只有他們殺人類,哪有人類殺他們。一定要將敢於反抗的人類給殺光。

「哼。」看到那些魂獸,楊風也是立刻的發出了招數。

無盡的火焰立刻的將那些魂獸都包圍了。

隨即,他們也像開始的時候那些魂獸慘叫了起來。

「對城裡的魂獸,殺無赦。」楊風沉聲的說道。

隨即,小翠,司馬晴,小帥都是行動了起來。

他們都是施展了最強的手段,城裡面的魂獸都是被他們一大片一大片的給殺死了。

這一次,凌雲城流的鮮血那是更多了。不過,這一次,流的都是魂獸的血。

「凌雲城,還有一個活人嗎?」楊風對著小翠問道。

「沒有,我沒有看到哪怕一個活人。」小翠搖了搖頭,太慘了。

要知道,凌雲城可是五級城市的,裡面的人那是無窮無盡的,就這樣的都被殺光了。

人類和魂獸的戰爭起來的話,那真是血腥啊。

穿越之背靠系統好乘涼 「凌雲城都被攻破,說明很多五級城市都被攻破了。」楊風很是感慨的說道。

凌雲城是最靠北的一個五級城市。應該也是魂獸大軍進攻的最後一個五級城市,這說明了什麼?其他的五級城市都被攻破了,這魂獸大軍進攻的速度也太快了吧。

「恩,我真擔心啊。」司馬晴開口道,這樣的話,那他的家族呢?還能留下多少的人。會不會全軍覆沒啊。

司馬晴心裏面也是非常的著急。

「擔心也沒有用,我們得趕快了解情況啊。」楊風也是輕輕的搖了搖頭,這個時候,他心裏面也是擔心啊。他也有一些關心的人,他們還好嗎? ?五級城市都不安全了,根本就沒有安全的地方了?那他們呢?到底活的怎麼樣了?

「恩,我們必須得趕回去。[.cc更新快,網站頁面清爽,廣告少,無彈窗,最喜歡這種網站了,一定要好評]-.79xs.-請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司馬晴立刻的點頭,誰能夠想到,他們才出來,就碰到這樣的情形。

楊風也是讓小帥速度的趕路。

「老大,去哪?」小帥立刻的給楊風傳音。按照現在的情形,路線也是要改變了。

「去聖城。」楊風開口道。

本來,楊風是先回到『葯』城的,現在看來,還是先去聖城吧,然後在這一路上,如果要是有什麼變化的話,再改變路線也不遲。

本來嘛,還想著用傳送陣呢,結果,傳送陣都被毀了,很明顯,在人類強者撤退的時候,是將傳送陣毀了,不然的話,魂獸大軍進入傳送陣進攻到聖城,那就難辦了,聖城的強大之處就在於他的防禦。如果不經過防禦,直接進去,到時候人類真可能直接的滅亡。因此,採取這樣的措施也是正常。

『葯』城,一場『激』戰出現了。

本來嘛,魂獸大軍不覺得『葯』城會阻擊他們。實際上,他們開始的時候也是很順利的。但是,在『葯』城將要被攻破的時候,一個人出現了,改變了整個戰局。

實際上,戰爭最重要的就是高手,一個強者完全的改變局面。

就像那頭白烏鴉和那頭金龍加入戰鬥之後,立刻的就打破了人類和魂獸之間相對平衡的局面一樣。

回來的人,正是『葯』凌。

他通過了最後的考驗,而且在磨天塔裡面呆了一段時間,實力自然是大大的增強了,再加上得到的寶貝,還有『葯』城的防禦大陣,最後總算是抵抗住了那頭金龍的攻擊。最終,雙方在『葯』城相持了起來。

那頭白烏鴉帶魂獸大軍滅了凌雲城之後就帶著主力往『葯』城趕。支援那頭金龍,他們的目的自然是雙方聯手將『葯』城拔掉,然後最終滅了『葯』城,然後再和暗黑九頭龍聯合起來,攻破人類的聖城,徹底的滅了人類。他們攻擊,暗黑九頭龍的傷勢應該也快好了。

楊風在一路上也是不斷的打聽消息,當知道『葯』城還沒有被攻破,並且那頭白烏鴉帶著人去進攻『葯』城的時候,也是立刻的就調頭的趕往『葯』城。

『葯』城還沒有被攻破,這也讓楊風的心情總算是鬆了一口氣。

「應該是『葯』凌大哥回去了,所以,『葯』城保住了。」楊風開口說道。

「恩,肯定是如此。不過看樣子,『葯』城現在也應該是被圍困了。」小翠也是立刻的開口說道。

「對,所以,我們應該快點趕過去,希望能幫忙。小黑,還有小月,悠然魂帝幾個應該也在『葯』城,我們儘力早點去。」楊風沉聲的說道。

如果他們要是早點趕去的話,或許還能幫上忙。如果要是去的晚的話,那就有可能出現意外了。楊風不想看到這樣的意外產生。

『葯』城,人類大軍和魂獸大軍正處於對峙狀態當中。

實際上,那頭金龍是發動了幾次進攻的,奈何,吃了幾次虧,損失了不少手下,這讓他也是停止了進攻,對於他來說,出謀劃策絕對不是他的強項,他在等白烏鴉,如果要是白烏鴉來到這的話,那就一切都好了。

重生小地 一來他們的實力大大的增強了,二來,有白烏鴉在的話,可以更好的出謀劃策。

「白哥,您終於回來了。」終於,他等到了白烏鴉的到來,那也是非常的興奮。

「這『葯』城還沒有拿下嗎?」那頭白烏鴉隨即說道。

「沒有,那個人類很難纏,再加上,他們詭計多端,我總是中他們的計策,也是沒有辦法啊。」那頭金龍也是不由的立刻的說道,實際上,他也想獨自的攻下這『葯』城的,但是,他沒有做到。

「這『葯』城我們必須早點拿下,以免夜長夢多。」那頭白烏鴉沉聲的說道。

他們自從統帥魂獸大軍以來,那是攻無不克,戰無不勝,自然是不願意栽在這裡。

「是啊,現在有白哥您在這裡,我們的實力那是大大的增強。一定能夠快速的攻下這『葯』城,將所有的人類都殺光。」那頭金龍立刻的說道。

「你懂什麼。」那頭白烏鴉立刻的吼道。

「白哥,難道還有不對的地方嗎?」那頭金龍不由的問道,他想了半天,沒有感覺到任何不對的地方啊,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自己的白哥為什麼會猛然間的生氣了呢?這讓他根本就搞不清楚了。

「你知道這是人類的什麼地方嗎?」那頭白烏鴉隨即問道。

「這是人類的『葯』城。」那頭金龍立刻的回答道,他都將『葯』城圍困了這麼的久,怎麼也知道這『葯』城的名字的。

「那不就得了,這裡可是有『葯』尊的。」那頭白烏鴉隨即說道。

「這又怎麼了?」那頭金龍很是不明白的問道,自己的白哥到底是怎麼回事,實際上,他也是知道,人類的『葯』城有幾個『葯』尊,但是,這和他們扯上什麼關係了?這中間有任何的聯繫嗎?

「你怎麼那麼笨?那些『葯』尊我們可以留下,悄悄的給我們煉製丹『葯』,我們成神還得依靠他們呢,所以,他們不能殺,知道嗎?」那頭白烏鴉簡直是無語了。

不怕神一般的敵人,就怕豬一般的隊友,這個傢伙,什麼都聽不懂,還非得等他把什麼都說了,才會明白一些,不說清楚根本就聽不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