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小強MM的弓箭助陣,巨蚺BOSS的血線終於開始下降。

一直下降到20%出頭巨蚺都沒有變換過攻擊手段,畢竟還只是18級的boss,黎明世界總歸會給玩家留些活路的。

歐陽凡正在心底感謝遊戲設計師的不殺之恩,巨蚺盤起的身軀卻在此時忽然一扭。

不好!歐陽凡心中頓時警鈴大響,是boss的第二個技能——蛇尾橫掃。

看那蛇尾的長度,絕對能夠掃到十米外輸出的小強,原來這個boss的殺招在這裡,一個群攻技能掃死玩家隊伍的所有遠程和治療,看玩家怎麼還能推倒它。

遊戲設計師果然沒一個好人!不過歐陽凡此時還哪有心思去慰問設計師的婆娘,腳底抹油趕在蛇尾掃出前向後踏出三步。

咻,巨蚺的蛇尾帶著可怖的勁風掃向它身前十餘米寬的範圍,歐陽凡卻在此時身形一閃,三段斬+突刺兩個技能接連施放瞬間向後位移八米。

而此時,巨蚺蛇尾帶起的勁風已是吹的他臉頰生疼,小強MM的新手裙也被勁風掀起半邊,露出不可描述的畫面在歐陽凡眼前。

考驗手速的時候到了。

這一刻,歐陽凡拿出單身22年每晚鍛煉的手速,快到極致的把小強踢出隊伍,而後在小強MM滿是不解的目光中,一發劍斬劈中她的酥胸。

劍斬的擊退效果將小強斬退兩米有餘,恰好躲過了隨即掃來的巨蚺蛇尾。

歐陽凡卻被蛇尾掃飛了七八米,血量頓時見底。

明白歐陽凡用意后的小強眸中微微露出一絲感動,可惜這只是在遊戲里的救命之恩,若是在現實中說不定已經以身相許了。

「-168」

歐陽凡咳出一坨血塊,嘿嘿,居然還給他剩了兩點血量,系統待他不薄。

巨蚺底牌暴露完讓歐陽凡對推倒這個boss更有信心,當下灌下血瓶重新陪巨蚺的蛇信一起尬舞。

接下來的時間,巨蚺每隔半分鐘就會再度施放冷卻好的蛇尾橫掃,而歐陽凡靠著故技重施和血瓶的補給有驚無險的度過難關。

終於,嘶嘶的哀嚎聲響中,巨蚺頹然倒地,噴井般爆出藍天白雲,其中依稀還夾雜著紫色的光芒。

一道金光灑下,歐陽凡已是來到14級。

而小強MM因為等級與boss相差太遠並未分到經驗,饒是如此,小強的俏臉上仍是洋溢著笑容更添芳華,讓哈喇子流了一地的歐陽凡頓時覺得剛才的一切辛苦都是值得的。

「萬劍一大哥,沒什麼事我就先走了。」小強對歐陽凡淺淺一笑,言罷就要轉身離去。

歐陽凡哪能看不出她是覺得自己沒有功勞,不想分走boss的掉落。

歐陽凡頓時心中大有感觸,這樣的女孩已不多見,若是能夠娶妻如此,就不需要用左右兩手了。

雖然情商250,但歐陽凡的智商可不是250,他會放過這種獻殷勤的機會? 「小強姑娘且慢。」

從boss掉落中挑出兩件裝備的歐陽凡出聲叫住小強。

「這件紫裝皮甲,你穿上肯定好看。」歐陽凡遞出一件上衣模樣裝備滿臉憐惜之色的說道,可憐小強妹子身上穿的還是系統贈送的新手防具。

「我什麼忙都沒幫上,這麼貴重的東西我不能拿。」小強目光堅定的回道。

歐陽凡聞言臉色漸漸難看起來,忽地把手中的裝備拋進沼澤深處的水潭。

小強見狀急的跺腳道:「你這人怎麼這樣,那可是一件紫裝。」

歐陽凡忽地咧嘴一笑,背在身後的另一隻手遞到小強眼前,原來剛才扔掉的不過是一件普通白裝,真正的紫裝皮甲在他這隻手裡。

「你再不收下我可就真扔掉了哦。」歐陽凡賤賤的說道。

小強MM眸中閃過一絲慌亂,只好將這件皮甲收進背包,並在心底打定主意以後爆到劍士的裝備就還給歐陽凡。這件紫色皮甲是15級的裝備,現階段大概可以賣到一千塊左右,也難怪小強一開始堅決不收。

得逞后的歐陽凡朝小強咧嘴一笑后便回身繼續拾取boss掉落,除了藍天白雲外,巨蚺的蛇皮下還躺著一柄造型古怪的長劍。

歐陽凡當即狂喜著點開屬性查看:

蛇信劍(紫色稀有)

裝備等級:LV15

物攻:30-35

敏捷:+8

攻速:+10%

附帶技能——劍出如蛇:施放後下一次普攻速度+100%。、

卧槽,劍士極品武器!歐陽凡握劍的手差點顫抖起來,自己到現在都還是裝備的5級老手劍。

但要是旁人見了這屬性台詞就應該是:日了狗,還不如一件藍裝攻擊力加的多。

這把蛇信劍確實不注重攻擊,而是專攻敏捷和攻速,並且還附帶一個主動增加出劍速度的技能,只能說符合歐陽凡這種一味追求速度的玩家胃口。

想著還差一級就能裝備這把屌到不行的武器,歐陽凡差點把臉笑爛,卻聽身後忽然傳來小強MM的一聲慘叫。

歐陽凡連忙望向身後,只見小強MM朝他歉意一笑身形已是化作白光消失,而一個身穿重甲的高大騎士正從地上撿起小強MM掉落的紫裝皮甲。

黎明世界中剛剛入手的裝備在玩家被擊殺後會有更大的幾率爆出,歐陽凡沒想到自己好不容易才說服小強收下的裝備居然被眼前這個騎士給爆了出來,最難以容忍的是,他居然把老子說好要保護的妹子給砍了。

「笑紅塵,有什麼事就沖我來,欺負一個女玩家算什麼本事。」歐陽凡咬牙切齒。

來人正是歐陽凡幾次三番得罪過的笑傲江湖第十七分會會長笑紅塵,跟在他身後的足足還有二十幾個笑傲江湖幫眾。

非是笑紅塵想以多欺少,只是因為不來多點人堵路的話,還真會讓歐陽凡仗著移動速度給跑了。

當下笑紅塵一幫人殺完小強后,把歐陽凡堵在了沼澤邊上,後方便是玩家無法穿行的沼澤地帶,歐陽凡已無路可逃。

一個眼熟的玩家從笑紅塵身後走出,正是先前被歐陽凡砍翻的爺屌炸天。看到他,歐陽凡頓時明白了為何笑紅塵會知道自己的行蹤。

「要不是這個人跟蹤那個小騷貨,老子的人還真找不到你個渣渣。」笑紅塵嚼著虛擬檳榔玩味地看著歐陽凡。

歐陽凡臉上不住抽搐,也給自己點上一根虛擬煙,什麼都能輸,唯獨不能輸了氣勢。

笑紅塵被歐陽凡抽煙的騷包姿勢氣的臉色一僵,吩咐旁邊一個小弟打開錄像功能便吐掉檳榔渣滓朝歐陽凡走了過來。

歐陽凡頓時握緊了手中的老手劍,昨天笑紅塵虐殺他的場景彷彿還歷歷在目,不得不承認笑紅塵已經給他造成了一定的心理陰影,這個人,很強。

「來啊,你不是很囂張嗎。」笑紅塵臉上又出現了那天嘲笑他是垃圾時的醜陋嘴臉。

歐陽凡眼中殺意逐漸瀰漫,忽地朝前踏出三步,手中老手劍已是綻出一連串光華。

三段斬!歐陽凡打算用當初秒掉笑傲江湖八人小隊中騎士的方法來對付笑紅塵。

他的三段斬如今已被他壓縮到了一秒之內,出其不意秒掉笑紅塵並非沒有機會。

三道清冷的劍光連成一片在笑紅塵高大的身軀上不斷交織,叮,除了第一斬被笑紅塵發動騎士10級技能「盾牌格擋」抵擋掉傷害外,其餘兩斬皆是精準的斬中了笑紅塵的脖頸打出雙倍傷害。

然而笑紅塵的氣血掉了僅僅不到三分之一,可想而知他身上的裝備豪華到了什麼程度。

暗道不妙的歐陽凡斬完第三斬后便一個突刺位移兩米與笑紅塵拉開距離,防止後者用盾擊將他拍暈秒掉。

而只要和笑紅塵拉開距離,後者是絕對無法追上自己纏打的。

若是單對單此刻歐陽凡早已抓住機會跑路了,無奈笑傲江湖的幫眾把他的逃生之路圍了個水泄不通。

當下歐陽凡便站在笑紅塵的幾米開外等待技能CD,而笑紅塵也不來追他,只是一臉玩味地看著歐陽凡如同在欣賞小丑。

技能冷卻完畢后的歐陽凡再度咬牙沖向笑紅塵,三段斬施放地比上一次還要快上幾分,依然是和上一次一樣的結局,第一段斬被擋,其餘兩段砍中笑紅塵脖頸,而此時笑紅塵的血量堪堪只掉了過半。

野蠻勾勾纏 砍完三段斬的歐陽凡再次使用突刺技能與笑紅塵拉開距離,未曾想一直未動的笑紅塵居然在此時身形化作一道殘影,如同一頭金屬怪物一般筆直地沖向了他突刺技能的位移終點。

騎士15級技能——衝鋒!

砰,一聲沉悶的撞擊聲中,歐陽凡單薄的劍士身形被笑紅塵預判施放的衝鋒撞的一陣趔趄,陷入一秒的短暫僵直狀態。

而笑紅塵的盾牌也在他的獰笑聲中朝著歐陽凡的腦袋拍了下來。

盾擊!擊暈兩秒便是宣告了歐陽凡的角色死亡。

歐陽凡甚至連眩暈效果都沒有等到,脆皮的他直接便被笑紅塵當頭砸下的盾擊秒掉。

白光中,笑紅塵的一聲「垃圾」比上一次殺他時還要刺耳三分。

啪嗒,手指上套著的猛毒花王戒也被爆出,那是歐陽凡身上最好的一件裝備。

、 第二十八章還有王法嗎?

新手村內,小強在復活點內一臉委屈,好不容易玩到9級頃刻間便掉了一級,這都是她自己一個人一箭一箭射出來的經驗。

歐陽凡用力撓著頭皮愧疚難當:「怪我,這下把你也扯了進來,不過我會保護你的,明天我就帶你把等級刷上來。」

貌似小強現在也只能坐上歐陽凡的船一條道走到黑,笑紅塵已經認定她和歐陽凡是一夥的,說不定野外見著了就會報復一番。

當下小強只是淡淡點頭答應,俏臉上也看不出是喜是悲,和歐陽凡道了一聲晚安便下了線。

小強剛一下線,歐陽凡的笑臉便頓時止住,轉而變成一臉陰沉之色,眸中還夾雜著几絲戾氣。

老子的極品戒指!我靠,我靠,我靠啊、、、、

笑傲江湖,從今以後老子這隻螞蟻要和你這頭大象干到底!

歐陽凡45度角指著天空發了一陣毒誓,論壇里卻忽然爆出一個視頻,而且瞬間便被置頂。

視頻名稱——「犯我笑傲江湖者,這便是下場。」

視頻內容正是笑紅塵戲耍歐陽凡的一幕,由於拍攝者的角度問題,根本就沒有拍到其他笑傲江湖幫眾堵路的畫面,這樣一來,視頻看上去便像是歐陽凡在主動挑釁笑紅塵一般。

視頻下方玩家評論瞬間過萬。

江湖百曉生:笑傲江湖第一騎士,果然名不虛傳。

鬼劍七:這個劍士貌似也不賴,三段斬怎麼會這麼快,全敏加點的吧?

美女總裁的神龍兵王 狂刀張三:嗯,然後頭就被捶爆了。

瀟瀟雨歇:精神值得學習,但不建議模仿。

尋人暖床:……

找個嫂子:樓上是我哥,征個女友,ID襲……唔唔

……

歐陽凡逛完論壇更是火冒三丈,打定主意從明天開始,他便要讓蜉蝣撼樹、螳臂當車、以卵擊石等等成為褒義詞。

真實世界的時間已是來到凌晨3點,歐陽凡瘋狂在線8小時,也是有點撐不住了,當下便懷著美好的願景下線休息。

抽完一根煙正打算睡覺,樓下卻忽然傳來一陣打砸聲響。

歐陽凡住在八樓,七樓正是房東兄妹所住。

歐陽凡困意難當,本不想出門去查看情況,無奈樓下的響聲越來越大,隱隱還能聽到房東妹妹的哭聲。

這他嗎還得了,歐陽凡穿著個褲衩就衝下樓去大吼一句:

「還他嗎讓不讓人睡覺了?」

這一嗓子吼完歐陽凡就後悔了,只見七樓的房門已被砸開,一群社會人正圍著地上一名男子拳打腳踢,而房東萌妹只能在一旁無力垂淚。

幾個社會人聽到歐陽凡大吼紛紛回頭狠瞪著歐陽凡,而萌妹也淚眼婆娑的望著他,眼神中似在求助。

「咳咳,你們繼續。」歐陽凡悻悻地說完一句便一溜煙的跑回八樓。

萌妹的眼神也再度如同死灰。

帶頭的光頭男吐了一口唾沫在倒地男子臉上道:「兩百萬你打算什麼時候還?」

倒地男子正是萌妹的哥哥尋人暖床,此刻再也不復遊戲中的赫赫威風,只能盡量保護著自己的雙手,他還停留在以往靠手速謀生的網游思維中。

光頭男子又對著他的頭部猛踢了一腳,忽地轉身走向一旁的萌妹目露淫光道:「喲呵,你這妹妹挺水靈的,要不讓咱哥幾個爽爽便再給你寬限幾天?」

先前還在地上一動不動的尋人暖床聞言頭上青筋立刻爆起,當即便要撐起身形,卻被旁邊一人死死地踩住臉龐不得動彈。

光頭男子只是受人所託前來催債,雖說不敢做出強姦這種事,但是猥褻女性家屬一番的事便如同家常便飯。

當下光頭男子便大步跨向萌妹想要揪住她頭髮把她拖過來。

卻在這時,只聽門外又傳來一道似曾相識的公鴨子般嗓音:

「還有王法嗎!還有天理嗎!」

一群社會人被突然其來的吼聲嚇了一跳,旋即惡狠狠地瞪向身後。

卻見發聲那人正是先前的褲衩男,只是此時褲衩男的手裡竟提了一把半人多高的長劍。

卧槽,這哪裡來的愣頭青?

他們這些社會人出門一般都只帶鋼管啥的,這人倒好,直接提了一把這麼長的真傢伙,看那刃口,八成是開過鋒的,警察叔叔,說好的嚴禁管制刀具呢?

褲衩男正是歐陽凡,這把劍是他幾年前花了三百多塊從網上買的錳鋼劍,特意讓賣家開過鋒,有三斤多重,別人老爺爺老太太公園裡練太極劍都用很輕的鐵皮劍,他就用這個。

「都給我滾!」 總裁攻略:腹黑小萌妻 歐陽凡咆哮了一聲一劍刺進鋁合金防盜門,堅固的防盜門竟直接被扎了個空。

要做到這點光劍鋒利還不行,還必須得手頭上有勁。

真不知道眼前這個瘦胳膊細腿的褲衩男是怎麼刺進去的,光頭男幾人好歹也混社會這麼久,一方面看出這個褲衩男不太好惹,另一方面也不想鬧出見血的事。

當下便道:「陳老闆說了,最後給你一個月,相信你也知道陳老闆這人的手段。」

說完便帶著一夥子人走出房門,經過歐陽凡身前時還狠狠瞪了歐陽凡一眼,而歐陽凡亦是全然不懼的回瞪了過去,與之前的懦弱模樣判若兩人。

光頭男帶人走後,歐陽凡便幫萌妹撥打了120,並向萌妹詢問了一下情況。

問一下情況是他的情份,萌妹回不回答他都不會介意。

或許是萌妹被嚇壞了,正想找一個人哭訴,當下便向歐陽凡倒豆子一般說出實情。

原來萌妹的哥哥竟是前幾年火遍一片天的網游職業玩家——襲人暖。

不過後來好像聽說此人因為打假賽被封殺了,當時歐陽凡還好生抱憾了一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