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然緊盯著流掌,對於流掌他十分自信,可是趙廷施展的玄決也不簡單,在那雷電凝聚而成的長槍上,他能夠感覺到極致的危險。

足以說明此槍能夠威脅到他性命。

「給我破!」

長槍突然掠出,拖著長長的雷電之尾,速度之快,眨眼間便出現在數十丈高空之中,而此刻,銀色巨掌也落了下來!

砰!

兩者相撞在一起,以前從未失手的銀色巨掌突然頓住,似乎長槍上一股奇異力量將銀色巨掌抵擋。

見此一幕,傅然瞳孔一縮,直到這個時候,他才真正的知曉眼前趙廷是如何棘手。

若不小心,傅然很有可能葬身在此處。

「老頭!」

傅然心中低呼一聲,下一刻他的氣息出現變化,原本的宗玄境初期,一下子就到了宗玄境後期,同時火紅色玄力將他包裹。

「嗯?」

對於傅然的變化,趙廷自然感應到,不過此刻的他卻沒有太過在意,就算使用什麼特殊手段,使得實力暫時提升,也不是他對手。

真正讓他在意的是那落下的銀色巨掌竟然沒有消散,不斷下壓,雖然由於長槍阻擋,速度很慢,但是的確在落下。

這一發現,讓趙廷眉頭一挑,他並沒有小看流掌,因此直接動用了強大手段,但是即便如此,也並未在第一時間破解,可見其恐怖之處。

「這玄決我必得之!」

趙廷貪婪的舔了舔嘴唇,那模樣,與當初的趙游一模一樣。

「給我出來!」一聲低喝出自傅然之口。

旋即那蒼穹上並未消失的黑色窟窿再次擴散,又是一道銀色巨掌落下。

「第三道!」

趙廷一驚,僅僅兩道銀色巨掌,他抵擋起來都相當吃力,若是出現第三道,恐怕僅僅是一個玄決,好不足以抵擋。

「好玄決!」

趙廷反喜,雙手一推,一個數丈大小的掌影便是出現,逆天而上,而就在他想要再次推掌的時候,一道勁風突然掠來。

「找死!」

趙廷冷哼一聲,拂袖一甩,一道勁風便是掠出,直指衝來的傅然。

「哼!」

傅然也不甘示弱,若趙廷親手阻止他,還可以讓他忌憚不已,不過拂袖一甩而已,若僅僅如此他都還需要躲避的話,那麼如何面對趙廷?

得到焚老玄力相助的傅然,速度一增,不過僅僅在一絲一毫,按道理,他現在擁有宗玄境後期的實力,速度應該快上不少才對。

但是這畢竟並非他玄力,無法真正的發揮出宗玄境後期的實力,恐怕只能發揮出宗玄境中期之力。

轟!

傅然一拳轟出,將襲來的勁風摧毀,下一霎那,突然出現在趙廷身側,雙拳暴轟而出。

趙廷一掌探出,將傅然的攻擊抵擋,同時另一隻手緊握成拳,向傅然胸口轟去。

若是被擊中,即便是以傅然的肉身,也必定落得重傷下場。

傅然自然不敢大意,身體一扭,便是避開了趙廷的拳頭,踢腿橫掃而去。

嘩嘩!

勁風落在趙廷身上,令他衣衫嘩嘩作響。

「倒是不能小覷你!」

趙廷冷笑,動作卻不慢,單手下壓,便是按住了傅然腿上,巨大的力量湧出,壓制著傅然無法攻擊。

不但速度,就連力量,傅然都被趙廷壓制,使得他強悍肉身得不到完美髮揮。

「武烈斬!」

傅然單手成掌,猛然劃出,光華乍現,一道月牙劍芒出現,速度之快,令人措手不及。

但是趙廷畢竟不是普通人,對於傅然也沒有輕視之心,因此在劍芒出現的瞬間,他便有了準備,手中不知何時出現一把短劍,一劃之下,有著冷光出現。

叮!

短劍與月牙劍芒相撞在一起,激起金屬碰撞之聲。

唰!

傅然抓住趙廷抵擋的瞬間,身影一閃便退後,而此刻第三道銀色巨掌終於落下,與前兩道銀色巨掌融合在一起。

轟!

三道銀色巨掌融合在一起,可不是一加一那麼簡單,力量暴增,抵擋的長槍出現彎曲。

咔嚓!

破裂之聲出現,長槍之上出現一挑裂紋,令趙廷面色微變,雙手一招,旋即長槍之內爆發出無盡雷電,將其盡數隔絕。

趙廷豁然回頭,對於流掌,他雖然不是十分熟悉,但是據他所了解的,此玄決能夠吞噬生機,若是長槍無法抵擋的話,落在他身上,後果不堪設想。

若僅僅是吞噬生機就算了,他怕因為被生機的流失,使他無法壓制體內的另一魂,那麼麻煩就大了。

一念至此,趙廷雙手交錯,就欲出手的時候,傅然再次出現。

傅然很清楚,他不能給趙廷再出手的機會,必須想盡一切辦法拖住對方,若是趙廷的生機被吞噬,那麼必定會有短時間的機會下手。

傅然的再次攻擊,當趙廷不得不停下攻擊,雙掌連拍,一道道掌風呼嘯,沖向傅然。

轟轟轟!

傅然雙拳轟動,將襲來的掌影轟碎,單手握拳,將肉身提升到極致,一拳之下,即便是趙廷也不好受。

遠處,婁坤等人與趙夫人交手,不過在人數上卻沒有公平而言。

婁坤與李家老者聯手,再加上身旁數位靈玄境,想要拖住趙夫人也並非不可能。

而蔣賢萬等人則是阻擋陳彪。

低沉的爆炸聲不斷,整個趙府已經面目全非,引來不少人在遠處觀戰。

對於婁家兩家沖入趙府之事,但凡是武侯城人,都是知曉其中原因,因此倒沒有露出太多意外。

「那小子是什麼人?」

「那從天而降的玄決不會錯,他是凌然。」

「不是說他已經不在烈越帝國了么?怎麼會出現在武侯城?」

「誰知道呢,不過與他交手的乃是趙廷吧。」

「果然如同傳言那般,趙廷已經是魂玄境實力,但是此子在其手中而不敗,著實不凡。」

交頭接耳之聲傳來,其中不少人的目光都是落在與趙廷交手的傅然身上,眼中閃動好奇。

從天而降的玄決,立即將傅然的身份曝光。

可是此刻的他卻不能有絲毫分心,否者下場可不怎麼樣。

傅然不斷與趙廷轟擊,二人的速度快到極致,只能看到兩個身影在不斷閃動而已,但是周圍的地面和房屋,都是紛紛倒塌。

至於那口水井,早就消失,如同未曾出現一般,唯有地面一個大坑顯示出激烈程度。

轟!

銀色巨掌繼續落下,而且速度也快了幾分。

眼尖之人一定能夠發現,三道銀色巨掌融合在一起,原本猶如雷電般的銀色,此刻卻是暗淡下去。

「凌然,只要你將你的玄決交給我,新仇舊怨一筆勾銷,如何?」趙廷將傅然逼退,眼角的餘光看了一眼距離地面不過十餘丈的銀色巨掌,開口道。

聞言,傅然沒有回答,反而冷笑更甚,再次握拳衝出。(未完待續。) ?轟轟轟!

轟鳴聲不斷,婁坤等人只能看到傅然與趙廷的身影閃動,可見速度之快。

一道道殘影還不等消散,便有殘影再度出現。

長槍崩潰,銀色巨掌落下,見此,趙廷一拳震退傅然,雙手揮動,玄力聚集,連拍數掌。

轟!

在趙廷的轟擊下,銀色巨掌最終消散。

以往,流掌從未失效,但是這一次,最終被趙廷生生打散。

對此,傅然早有預料,因此也沒有露出驚色,身形再次衝出,直逼趙廷。

傅然明白,既然流掌都沒有取得多少作用,那麼其他玄決恐怕也不會有效果,唯有近身肉搏。

以他的力量,若是趙廷挨上幾拳,也不會好受。

一次次撞擊,每一次碰撞,傅然的氣血都是翻騰不已,好似要破體而出一般。

「上次…….」

傅然突然想到前不久與李保交手的時候,進入那奇異的狀態,對於近身肉搏有著巨大的幫助。

一念至此,傅然竟然雙眼緩緩閉上。

要知道傅然此舉有多危險,他的精神力本就消耗恐怖,此刻根本無法感應趙廷的一切,閉上雙眼,就等於成了瞎子。

趙廷也因為傅然的突然舉動一愣,有著疑惑,更是有著警惕。

「裝神弄鬼!」

當感應到傅然現在狀況的時候,趙廷冷哼一聲,認為傅然不過是虛張聲勢而已。

畢竟此刻傅然的狀況在趙廷眼中,沒有絲毫遮攔。

冷哼落下,趙廷一拳拳轟出,連轟數拳,道道殘影連接在一起,連空氣都震蕩不已,那等威勢,恐怖無比,將魂玄境的殺伐完全展現,一般魂玄境都難以達到這個程度。

拳影襲來,眼看就要到了傅然胸前的時候,趙廷已經露出嘲諷。

唰!

傅然突然側身,將趙廷的攻擊避開,不但如此,還弓步跨出,一掌探出。

「這是……」

趙廷眼神一凝,不過此刻卻容不得他想太多,當初連忙出手。

轟轟轟!

婁坤身形爆退,嘴角有著血跡,氣息萎靡了不少,體內玄力更是沉寂下去,他現在能夠發揮出的玄力不足十之一二。

這種情況還不止出現在他一人身上,無論蔣賢萬還是李家老者,此刻都與婁坤相差無幾。

不過所有人都在堅持,因為他們很清楚,在踏入趙府之時,他們便沒有了後退路。

今日不是趙家落,便是他們亡!

李煥已經身受重傷,他與十餘位靈玄境聯手與陳彪對抗,若是平時,十餘位靈玄境足以威脅到宗玄境,但是現在卻不一樣。

不過陳彪也不好受,身上傷痕纍纍,玄力消耗也十分恐怖。

其他兩位宗玄境也是如此,唯有趙夫人好一些。

當然,這所謂的好一些也僅僅是與陳彪等人比起來,其實趙夫人此刻也是叫苦不迭,婁坤等數位宗玄境聯手,就算無法威脅到她,但是想要抹殺婁坤等,也是十分艱難。

「只要有一處地方分出勝負,那麼便結束了!」

這個道理在場的所有人都明白,此刻處於天平,一旦有一處分出勝負,或者有外來力量,那麼足以決定勝負。

趙府之外,不少人立於房頂之上,神色各不相同。

自掌府會結束后,武侯城的人便知曉,沉寂多年的掌城爭奪會再次出現。

對於結果,無人知曉,婁蔣兩家聯合,再加上其他小家族,力量很是不俗。

不過趙家畢竟在武侯城章城多年,底蘊並不簡單,遠非婁蔣二家能夠比擬,就如同魂玄境,三家之中,唯有趙家擁有,而且還是兩位。

「凌然!」

趙廷一聲大喝,聲浪傳開,落在傅然身上,讓他身體出現細顫抖,不過那緊閉的雙目卻死沉,沒有做張開的跡象。

「這小子處於什麼狀態?」

此刻的趙廷心驚不已,在他的感覺中,眼前的傅然就如同消失一般,若是閉上雙眼,他甚至感應不到傅然的絲毫。

不但如此,傅然的每次出手,時機都把握得十分完美,看似毫無力氣的一拳,但是卻避開了死角,他躲無可躲,唯有出手相抗。

除了出手之外,面對他的攻擊,傅然也能夠輕鬆避過,似乎知曉他會如何攻擊,從何處下手。

「只要這般堅持下去,空明心手到擒來!」察覺到傅然的狀況,焚老欣慰。

在欣慰的同時,焚老心中也是有些震動,傅然居然自主進入空明心狀態。

若是傅然掌握了空明心,能夠做到這一步並不奇怪,但是傅然分明還是半步空明心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