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度款款的向黎瑾伸出自己的手,那雙漆黑色的眼眸里滿是期待和不可抗拒的霸道,宛若一位從遙遠中世紀城堡里走出來的騎士,在那麼一瞬間,居然吸引了周圍所有人的目光……

「清余……」黎瑾喃喃的喚了一句,艷光四射的顧清余著實讓他移不開視線。

「一起跳一支舞?」顧清余盈盈著笑臉,笑容恰好好處。

黎瑾沒有絲毫的猶豫,將自己的手放到了顧清余的手心裡。

跟以前一樣的手掌,寬厚溫熱,帶著薄薄一層的繭子,摩擦在手上痒痒的,如同羽毛掃過手心,帶起一陣顫慄。

「嗯。」兩個人如同一對璧人般,手挽著手,漫步進了舞池裡,徒留下一臉懵逼又笑的詭異的所白。

華爾茲,輕快、優美,傳說是屬於戀人的舞步,兩個人無比默契的翩翩舞蹈在一起,身體貼近得幾乎可以聽得見雙方的呼吸聲……

感受著顧清余身上陣陣傳來的氣息,黎瑾的臉頰不由得緋紅成了一片,只能借用言語來打破這份曖昧,「沒想到……你的華爾茲倒是跳得不錯,還真是讓我大開眼界。」

顧清余唇角勾勒出一抹淡淡的的弧度,鼻息故意拍打在她的臉上,帶著一股前所未有的侵略性,「你的華爾茲倒是跳得不怎麼樣。」

被顧清余這麼評價了一句,黎瑾不爭氣的紅了臉,嬌俏的翻了翻白眼,「怎麼滴,我的華爾茲就是跳得這麼差了……」

似乎在報復顧清餘一般,黎瑾狠狠地踩了一腳顧清余,在他的黑色皮鞋上留下一道任性的印子。

也幸虧今天穿的是平跟鞋,否則的話………顧清余有些佩服自己的未卜先知。

望著她難得這麼嬌俏的模樣,顧清余想著,似乎就快要水到渠成了,「黎瑾,你願不願意………」

話沒說出口,只聽得室內廣場上砰的一聲巨響,廣場上陷入一片完全的黑暗之中,尖叫聲在瞬間響起! 「糟了!!!!!」

顧清余將還沒說出口的話又咽了回去,瞳孔猛然放大,一把抓住黎瑾的手臂。

「走,我們快點離開這個位置!如果不出意料的話,上次是演習,而這次……是真的要出大事了!」

似乎在印證著顧清余的猜測一般,廣場的上方傳來一聲槍響,再次讓廣場徹底炸了鍋!

黎瑾也被這突如其來的槍聲嚇了一大跳,慌亂中剛想向出口的方向逃去,顧清余的手卻死死地抓住了她,黑暗中,顧清余牢牢地摟住了唐瀟瀟,優美而低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來。

「不能往外面跑!門肯定已經被他們鎖死了,我們能先找個位置躲起來,到時候看我信號!」

饒是一貫冷靜的黎瑾,也在這個時候不禁慌了神,

「清、清余……」黎瑾有些慌亂的說道。

「放心,一切有我。」

黑暗裡,顧清余的聲音,異常的好聽而安心,彷彿給予了全世界的力量。

「這次……誰也別想從我身邊……帶走你。」

黎瑾微微的愣在那裡,似乎……這一刻的顧清余,比任何人都要可靠而堅強。

恰在這時,一個帶著清冷語調的聲音突然在大廳中的黑乎乎的上空響起,如同惡魔降臨人間般。

「嘿,親愛的先生們、女士們,很榮幸的告訴你們一件事情,這座神仙島,已經被我們劫持了,而你們在場的各位,——都是我們這一次被劫持的人質!

目前神仙島所有的通訊系統都被我們關閉,已經無法正常使用……除了某位美麗的小姐以外,你們在場的各位,都可以讓家人用贖金換回人質!」

聽見這話,黎瑾如遭雷擊!

「所以,綜上所述,各位親愛的女士們、先生們,——你們被綁架劫持了!嘎嘎……」

置地鏗鏘的男銀回蕩在大廳里,帶著幾分恣意和猖狂。

聲音回蕩在漆黑的大廳里,有著難以言語的陰森和猙獰,如同從地獄里爬出來的惡魔。

瞬間讓這件巨大的室內廣場里陷入了一片恐慌的沸騰中!

這些富太太、名媛們此起彼伏的尖叫聲在這麼一剎那間充斥在這處封閉的空間中,尖銳高亢的嗓音猶如俄羅斯男高音維塔斯的海豚音一般。

歇斯底里的狀況幾乎讓人頭皮發麻!

在場的眾人們出身豪門、亦或是手握權柄,也大多見慣了大場面,一向冷靜慣了,可是在面對者死亡。

他們一樣也是個普通人,一樣會驚慌失措,一樣會用尖叫聲來宣洩著恐懼和害怕。

甚至比普通人都有所不及,——因為他們更怕死!!!

就像是古代的皇帝想追求長生不老那樣,在場的這些人們手上掌握著權力和富貴,享受著站在頂端的無限風光和美好,享受著這個美妙的花花世界。

這些人擁有著更加優渥奢侈的生活,他們會用大量的奢侈稀奇食材調養身體。

花高價聘用保鏢保護自己的人身安全,用最優秀精湛的醫生給他們治療身體上的疾病。

因為他們比普通人更加害怕死亡! 生?抑或死?沒有人知道。

室內廣場上幾盞巨大的水晶燈在瞬間亮了起來,片刻就將原本漆黑一片的廣場照亮得如同白晝一般,先前舞台樂隊們的樂手們全都全都倒在了血泊之中,原來剛才在黑暗中的那幾槍居然是把這些舞台上的樂手們幹掉………

這可是愛維樂家從國內請來的最好一支樂隊,最在業界聞名遐邇,沒想到這一次竟然遭了無妄之災!

看見那一堆屍體,現場再次爆發出一陣刺耳的尖叫,看見有人被殺了,在場的眾人們再次陷入慌亂之中,如同一群無頭的蒼蠅到處亂撞……

剛想有人衝出門口的時候,只聽得門口砰地一聲巨響,瞬間讓在場的眾人們陷入了一片短暫的愣神中。

幾個無辜的富太太直接躺在了血泊中,幾條性命就在這麼一眨眼的功夫里消失殆盡。

而站在門口的是兩個端著黑色衝鋒槍的亞洲面孔的男人,一臉無辜的望著眾人們。其中的一個男人哈哈大笑道。

「嘿,親愛的先生們、女士們,不得不告訴你們一個不太好的消息,門已經被我們封鎖住了,如果不想吃槍子的話,我建議你們現在立刻回到原地。

然後蹲下身子,抱住頭部,不要輕舉妄動,否則的話……我們可不是認識您是哪位。」

「快點,別TMD磨磨蹭蹭,都趕緊給我蹲下,雙手抱頭,否則的話,我會讓你們嘗嘗我這把新買的衝鋒槍味道如何!」

另外一個男人可不管這麼多,抬槍沖著一個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掃射了過去,砰砰的兩槍過後,那個男人腦漿迸裂、鮮血流淌了一地……

驚恐的尖叫聲再次響起,但是兩秒鐘的時間沒到,砰砰的兩聲槍響讓這些尖叫聲突然戛然而止。。。

「嘿,親愛的女士們,請把你們那張狗屎嘴巴閉上,否則的話,我不介意用槍口堵上你們的嘴巴!一群狗屎!」

有了這一番話,場面瞬間安靜了下來,無論男女老少不約而同的蹲下身子,閉上了自己的嘴巴,誰知道這這些該死的劫匪是不是會把槍口對準自己……

身居高位的愛維樂先生死死的攥住拳頭。

他幾乎被突如其來的一切弄得徹底懵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為什麼船上的國外侍者們會在突然間變成劫持神仙島的惡徒。

為什麼這麼聞名天下的神仙島。

會突然被劫匪們控制住了?該死!該死!為什麼穿上會有劫匪?!

愛維樂家族花費了大量精力和財力製造出這座神仙島。

為了給神仙島做廣告,這次特意邀請來了松江市、S省以及和愛維樂家族有生意往來的豪門和官員們……

混蛋!這麼多複雜的勢力,你要我們愛維樂家族怎麼去面對????!!!!

愛維樂先生現在哀默大於心死。

卻從未發現,一直跟在自己身邊的林梓彤,不見了。

就在這全場靜寂的當口,幾個穿著白襯衫、西服褲和黑馬甲的外國侍者們手裡端著黑色的衝鋒槍。 就在這全場靜寂的當口,幾個穿著白襯衫、西服褲和黑馬甲的外國侍者們手裡端著黑色的衝鋒槍,殺氣凜然的走上了舞台上。

就站在那群樂手們的屍身上,為首的一個魁梧大漢嘿嘿一笑,居然還憨態可掬的行了一個優雅的貴族禮節,就好像是一隻狗熊在向遊人們討蜂蜜吃的可愛。

「先生們、女士們,國際雇傭兵團向你們問好。」

「居然是國際雇傭兵團……」

隱藏在人群中的顧清余死死地用身體護住黎瑾的頭部,漆黑色的眸子里閃耀著深沉的神色,忽然低頭對黎瑾的輕聲耳語道。

「黎瑾,看見我們左手邊的那道門了嗎?他們鎖死了通往外面的門,但是一定不會鎖死通往內部的門。」

「一會我開槍斃了那兩個劫匪,肯定會引起騷亂的,到時候你趁亂從那個門跑出去,小心護住自己的頭部,聽到沒有?」

黎瑾抬眸,眼裡滿是慌亂,如同抓住救命稻草一般的死死的抓住顧清余。

「清余,你……一定會跟我一起的吧?」

「當然,如果我不在你身邊,你怎麼能逃得過他們的魔爪?」

帝姬傳奇:華都幽夢 顧清余的眸子里溢滿了寵溺和溫柔,輕輕的挽住了黎瑾的手,「我說過會保護你……就絕對不會食言,一定會的。」

聽見這句話,黎瑾安心了許多,不自覺地將身體靠近了顧清余,似乎在汲取他身上令人安心的力量。

望著輕輕顫抖著的黎瑾,顧清余緊緊地摟住了黎瑾的肩膀,沉聲說道:「萬一,我是說萬一……萬一你被他們抓到,如果他們對你用強,想要對你做什麼,你千萬不要反抗,知不知道?這不是他的人,而是單純對神仙島的財產而來的。

「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他們欠你的,總有一天我們會讓國際雇傭兵團覆滅的,黎瑾,活著最重要,知道嗎?」

黎瑾顫抖了一下身體,抬眸望著顧清余,眼底里滿是難以置信,「你說的用強和想要對我做什麼,那是什麼意思?他們既然是劫匪,不只是想要錢嗎?」

「國際雇傭兵界最強大的存在,也是最垃圾的存在,他們有些時候要的,並不只是錢,還有那些高高在上的名媛貴婦們。」

我不想做佛系女配 顧清余不忍的扭過頭去,以一敵百,他著實沒有勝算。

「不過,請你放心,除非他們過了我這一關,發否則的話,我是絕對不會讓他們碰你的!」

似乎在印證黎瑾心中的疑惑般,就在全場陷入一片恐慌的時候,一個高挑漂亮的紅色長裙少女猛然的站起身。

一向被溺愛嬌縱慣了的她,再也忍受不了今天這麼憋屈的遭遇,潑辣的指著為首的那個外國男人大聲叫道,「你們居然敢劫持我,當真是膽大包天!你知不知道我爸是誰?」

看見自己女兒居然在這個時候傻愣愣的指責這些劫匪,蹲在一旁的一位官太太臉色都綠了,趕緊拉了拉自己的女兒,「小如……你在說什麼啊,快蹲下來。」 明亮如白晝的大廳里,幾百位上流社會紳士和美人們如同最普通的農民工一樣,瑟瑟發抖的蹲在地上。

雙手抱頭,痛哭流涕,以往他們都行走在最高端的世界頂尖,此刻卻連乞丐都不如。

只有幾十號手持著槍支的雇傭兵劫匪們逡巡在幾個角落和門口。

天降鬼才 只有舞台上凄厲的慘叫聲回蕩在大廳里,讓原本就壓抑的氣氛更加陰森恐怖。

那幾十號殺人不眨眼的劫匪就彷彿是從地獄里逃出來的魔鬼,猙獰著笑臉,揮起死亡的鐮刀準備收割著在場人的生命。

面對死亡,誰不害怕?

為首的那個外國男人向站在唐瀟瀟那邊門口的兩個男子招了招手,「嘿,夥計,你們出去兩個人,把島上凡是不在這個會場里的人全部滅掉,到時候記得扔進海里喂鯊魚,免得出現什麼意外,記得最好用刀和匕首,不要用槍,我們的彈藥要以防意外的。」

站在他身後的一個臉上帶有一道刀疤的男子不解的皺了皺眉頭,順嘴反問道,「嘿,頭,你不用這麼小氣吧?這一次,僱主可是給了我們一大批的彈藥……」

話音未落,為首的外國男子已經冷下了臉色,趕緊急聲呵斥道,「你閉嘴!難道你忘記我們國際雇傭兵的規矩了嗎?」

「頭兒,頭兒,我錯了,是我失言了。」

「閉嘴。退後面去。」為首的外國男子冷冷的呵斥道。

刀疤男人似乎也意識到自己失言了,尷尬的聳了聳肩膀,不再言語,生怕頭兒一個不小心,對著自己來一巴掌?

「僱主?」躲在人群里的黎瑾眼眸瞬間暗了下去。

臉頰冰冷如雪。

原來這個國際雇傭兵團的不只是見財起意,而是早有預謀,背後甚至有一個神秘的僱主嗎?

強行壓下心底的恐懼,黎瑾抬眸,小聲的對著顧清余說道:「清余,你不是了解這個什麼國際雇傭兵團嗎?,跟我說說這個國際雇傭兵團的資料吧?」

看見黎瑾居然在這麼短的時間裡,從慌亂不安,恢復了冷靜,就連顧清余都有點小驚愕,還有一絲尤心底里散發出來的欣慰以及心疼。

隨即緩聲的說道,「國際雇傭兵團,創建於二戰期間,與傳統的雇傭兵們不同,他們除了接受僱主的任何雇傭以外。

只要是能獲得利益的任何事情他們都會做,包括人體器官的走私販賣、拐賣女性、走私毒品、暗殺和綁架。

團內大多都是各國特種兵精英退伍下來,作戰能力超強,個個都是能夠徒手搏殺的亡命之徒……另外,我懷疑,這群國際雇傭兵團的背後,后,應該有一家財閥的支持。」

「而且,正是因為他們的涉黑和不計手段,國際雇傭兵團的任務完成率超過九成,在國際上是最頂級的存在,價格也水漲船高,按照這次的任務大小,估計價格至少在一億美金以上……

也正是因為這樣,他們已經被完全逐出了國外,所以來到中國的雇傭兵界發展。」 「一億美金???」

農家貴妻有空間 黎瑾錯愕的瞪大雙眼,這個數目著實有點恐怖,那得是多變態的人,才會甘願用這樣的資產來選擇這麼極端的方式。

「是,一般的來講,在國際上大部分國家,他們這個雇傭兵團已經被列入到極度危險的恐怖的分子行列,受到國際上的通緝。」

說到這裡,顧清余微微的有些尷尬和無奈,「他們實在太狡猾了,我們至今都沒找到他們的總部在哪裡……國際警方曾經多次派人去剿滅他們,可惜每次都被他們給逃了。」

「每次都能被他們跑了,那就是你們的警方里,會不會混入了他們的內應?」黎瑾順嘴說了一句,隨後卻覺得或許是必然。

「這有什麼好想的,一次兩次是意外,那麼好多次……就是必然了。」

顧清余獃獃的怔在那裡,如遭雷擊!

「你說的不錯。警方的高層里,有內鬼。」

的確是警方太過大意了導致忽略了這個內鬼的存在,才讓一次次的剿滅行動撲之如潮水東流,一去不復返。

但是現在來不及細想內鬼的事,他們必須要知道,那位僱主是誰,又是為何而來。

如果僅僅很對的是這一島的社會精英人們,那麼這種結果無疑是最好的,這麼多人交了贖金,他們自然會放人,這些國際傭兵們還沒有膽子敢把這麼多人撕票;

但如果是為了愛維樂家族呢。

為了豪門的資產鬥爭。所以選擇用這麼殘忍極端的手段。那就說得通了。

為了讓愛維樂家族元氣大傷,從而淪為他們的階下囚,所以甘願用一億美金的代價錢來換取。

黎瑾垂眸,她已經知道是誰了。

除了那個人,所白,林梓彤,還能有誰!!!

從林梓彤跟愛維樂先生的對話中,不難看得出來她想借愛維樂家族的勢力來幫所白對付君家,如果愛維樂先生拒絕了,那一切都情有可原、順利成當。

但他們安排這麼多人又是為了什麼。

如果愛維樂先生同意了他們的合作,還至於這麼大費周章的來辦出這麼的舉動嗎?

還有一種可能就是,這些人是國外派來的。

那就已經上升到政治目的了,劫持了這麼多豪門貴胄、上流社會人士,只要稍加運作一些,恐怕以新聞媒體的輿論力量,再大的行政手段都無法掩蓋得住這件事情!這麼多上流社會被集體劫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