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馨,交給我,我會處理好的,你放心。」蕭逸晗認真地說道。

「嗯,我相信你。」顧言馨點了點頭。

隨後蕭逸晗將她摟在了懷裡。

「總裁……」這時候,朱彬火急火燎地趕著過來了。

看見蕭逸晗和顧言馨抱在一起,然後又有一些尷尬,立馬別過臉去了。

蕭逸晗鬆開了顧言馨,然後朝朱彬走過去,低聲問道:「什麼事情?」

「那個蕭董事長讓你回去,現在各大股東都在等著你給他們一個交代。」朱彬說道。

朱彬口中的蕭董事長,肯定是蕭仲恆,而且大房和二房都有人在裡面,所以像王蘭這些,肯定現在抓住蕭逸晗的把柄不放,藉機打壓蕭逸晗。

顧言馨看朱彬的神情,就明白了,估計事情有些嚴重了。

殘酷總裁的新婚逃妻 「言馨,我現在要回公司處理一些事情,這件事情你真的不要擔心了,相信我一定付處理得很好的,這兩天,你就不要出去了,有什麼事情給朱彬打電話。」

「蕭逸晗……真的……沒事嗎?」顧言馨哪裡不擔心啊!

「真的,相信我。」蕭逸晗對顧言馨點了點頭,非常肯定地回答。

隨後,他對朱彬說道:「待會顧子俊好了以後,你先送他們回去。」

「是,總裁。」朱彬回答道。

現在顧言馨和顧子俊已經成了眾人關注的對象,蕭逸晗實在是放心不下,所以才讓朱彬守在這裡,親自送他們回去。

「朱彬,你老實告訴我,這件事情是不是很嚴重了?」顧言馨等蕭逸晗走後,才問朱彬。

「那個……」朱彬想要說點什麼搪塞過去,畢竟總裁的意思就是不讓顧言馨擔心,他不能多嘴的。

「別跟我找那些借口,說實話。」

「顧小姐,總裁這麼做,也是為了不讓你擔心,你就不要為難我了。」朱彬無奈地說道。

「不說就算了,那我問你,現在大房和二房是不是都在逼迫蕭逸晗?」

朱彬點了點頭。

果然是這樣的,那蕭逸楓……是不是想才趁機坐上總裁的位置!

「顧小姐,你別想那麼多了,總裁會處理好的。」朱彬安慰道。

顧言馨沒說什麼,然後看看顧子俊去了。

醫生說只要不碰水,在家裡好好養幾天就好了,這麼年強的男孩子,恢復很快的。

最後,朱彬按照蕭逸晗所說的,將顧言馨和顧子俊安全地送回了家。

但是,他們發現,小區的門口竟然圍滿了很多人,有圍觀的群眾,還有一些記者,他們拿著攝像機和話筒,也不知道在門口張望著什麼。

幸好小區的保安還盡職盡責,統統將他們攔在外面了。顧言馨知道,估計是自己家的地址也被扒出來了,然後現在那些充滿正義的人想要來找她撕逼,還有那些記者,見這個視頻紅了,然後就想藉機採訪一下她,然後蹭一蹭熱度,給自己的網站多增加一些流

量和閱讀量。

朱彬將車子停在一邊隱秘的地方,沒有開車窗,所以外面的那些人根本不知道顧言馨就在車裡面。

「卧槽!他媽的居然搞到角門口了,等老子下去一個一個教訓!」顧子俊生氣地說道。

我的偶像是同桌 腹黑老公別亂來 「好了,你也不看看你現在這樣子,你若是下去了,他們一人一口吐沫就能夠將你給淹死了。」

顧子俊又氣又惱,現在什麼事情也做不了。

「顧小姐,請您稍等一下,我想一下辦法。」朱彬說道。

他拿著電話,不斷翻著上面的電話簿,看看能夠有什麼人能夠解決眼前的困難。就在這時候,突然間警察過來了,然後將圍觀的群眾和記者們全部驅散了。 朱彬也吃驚地放下了手裡的電話,看著外面的情況。

顧言馨看見了一抹英姿颯爽的身影,正在指揮者現場。

那不是簫玉嗎?又是她!

這個時候,又是簫玉幫了她!!

圍觀的群眾和記者遣散走了以後,顧言馨這才下車,然後朝簫玉走了過去。

「簫玉,怎麼是你啊?」顧言馨問道。

「嫂子,是哥讓我來的,他說你這裡可能會遇到一點麻煩,就讓我來處理一下。」簫玉說道。

原來是蕭逸晗,連這也想到了。

「不管怎麼說,還是要謝謝你,簫玉。」顧言馨感激地說道。

在這個時候,簫玉肯出來幫忙,是她沒有想到的。

「嫂子,現在外面有些亂,你還是趕緊回家去吧,就別出門了,等到風頭過了再說,別人說什麼,你都不要在意,只要你和哥幸福就好了。」簫玉安慰道。

顧言馨很感動,沒想到簫玉竟然還能說出這樣一番話。

所有的人落井下石,而簫玉卻肯站在她這邊。

「我知道了,謝謝。」

隨後,顧言馨便和顧子俊進去了,等到簫玉走了,那些人肯定又圍上來了。

「姐,那個男人根本就不能夠保護你!」顧子俊坐在沙發上面說道。

「子俊,不是他的錯,是我連累了他。」

「你還幫著他講話……」顧子俊有些不高興了。

顧言馨也不想說什麼,似乎顧子俊對蕭逸晗很抵觸似的,從來沒有給過他好臉色看過。

就在這時候,門口響起了敲門的聲音。

顧子俊和顧言馨連警覺了起來,難道外面的那些人已經衝進來了,還要到她家裡面來找事兒?

「姐,別開門。」顧子俊說道。

「我去貓眼看看。」顧言馨走過去。

她從貓眼裡面看到了羅依依站在門口,然後這才放心地打開門了。

「子俊姐姐,你沒事吧?」羅依依問道。

「我沒事,快進來。」顧言馨一把將羅依依拉了進來,然後迅速地將門給關上了。

顧子俊看到羅依依,臉色立馬就變了,上次的事情,她還沒死心嗎?怎麼又來了?

「喂,顧子俊,你別擺著一張臭臉,你放心好了,我不是來找你的,我是純粹關心姐姐的。」

既然羅依依這麼說,肯定也是知道了網路上面的事情。

「子俊姐姐,我都知道了,雖然我不知道究竟是怎麼回事,但是我相信你,你不是這樣的人,肯定是他們陷害你的!」羅依依天真無邪地說道。

「謝謝你,依依,你坐吧,我給你倒一杯水。」

「不用了,我自己來。」羅依依立馬端著杯子,然後自己動手去了。

「搞得像在自己家裡似的。」顧子俊嘀咕了一句。

這羅依依就是沒臉沒皮的,到了這裡一點也不客氣。

「子俊,你少說兩句吧!」

「就是啊,就你能幹,看看你現在半死不活的樣子,誰稀罕你啊!」羅依依對顧子俊諷刺道。

「你說誰半死不活呢?」顧子俊立馬生氣地站起來了。

「好了好了,不要吵了行不行!」顧言馨真是拿他們兩個沒有辦法。

一對冤家,也不知道時候能夠休戰。

顧子俊瞪了羅依依一眼,便回到房間去了,而羅依依沖著他做了一個鬼臉。「子俊姐姐,我廢了好大的力氣才擠進來的,幸好門口的保安認識我,放我進來了。現在見你一面,就好像見明星一樣的難,你說那些人也真是的,無不無聊,整天關注人家的八卦事情。」羅依依忍不住的

吐槽。

「誰知道呢?」顧言馨毫不在意。

她現在倒是不擔心外面的人會怎樣說她,會怎樣寫她,她唯一擔心的就是蕭逸晗那邊。

老太太高虹和蕭仲恆會不會給他施壓,加上大房和二房虎視眈眈,所以現在壓力最大的還是他。

「對了,子俊姐姐,子俊的傷勢沒事吧?我看著挺嚴重的,到處都是傷……」羅依依又問道。

顧言馨看了她一眼,然後笑了笑,「這才是你來的真正目的吧!」

羅依依不好意思地低著頭,「我也是來看你的啊。」

「好了,你的小心思,我都明白。子俊的傷勢沒什麼,醫生說養一養就好了。」

「那就好……」羅依依這才放心下來。

這一天,羅依依似乎也沒打算再出去,一直在這裡照顧顧言馨和顧子俊。

比如說家裡缺點什麼東西,羅依依就負責出去買,顧言馨很不好意思麻煩她,但她卻甘之如殆,估計是因為顧子俊在這裡吧!

只要和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做什麼都是開心的。

一整天的時間,顧言馨不敢給蕭逸晗打電話,因為害怕耽擱他,他現在應該很忙,忙得不可開交。

等到他忙完以後,自然會給她打電話的。

這樣的事情,一直到第二天。

顧言馨正在廚房裡面給羅依依和顧子俊弄早餐的時候,羅依依立馬興奮的過來了。

「子俊姐姐,快來快來快來……」羅依依拉著顧言馨便出來了。

「依依,什麼事情啊?我還有事情要做呢。」顧言馨問道。

「子俊姐姐,你快看這條新聞。」羅依依將手機遞給了顧言馨。

顧言馨在圍裙上擦了擦手上的水嘖,然後拿著手機看起來了。

最近的頭條上面寫著:逆天反轉,原來那女人活該被打!

顧言馨吃了一驚,因為上面還有顧珊珊的配圖。

「子俊姐姐,你快點擊進去看看啊,大反轉啊!」羅依依興奮得不得了。

顧言馨點擊進去以後,上面首先掛著的就是顧珊珊的照片。

居然都是一些艷照,該露點的地方都被打上了馬賽克,看不清楚,但是照片就是顧珊珊。

每一張姿勢撩人,而且身邊還有個男人,男人的臉被遮住了,只能看見五官,兩人之間的舉動真是太親密了,簡直不忍直視。

上面寫著顧珊珊不檢點,在和蕭氏集團總裁訂婚前,就已經和男人拍拖,不知羞恥,這樣的人怎麼配得上男神蕭總裁。隨後,下面就是一大波的網友評論了: 朱彬也吃驚地放下了手裡的電話,看著外面的情況。

顧言馨看見了一抹英姿颯爽的身影,正在指揮者現場。

那不是簫玉嗎?又是她!

這個時候,又是簫玉幫了她!!

圍觀的群眾和記者遣散走了以後,顧言馨這才下車,然後朝簫玉走了過去。

「簫玉,怎麼是你啊?」顧言馨問道。

「嫂子,是哥讓我來的,他說你這裡可能會遇到一點麻煩,就讓我來處理一下。」簫玉說道。

原來是蕭逸晗,連這也想到了。

「不管怎麼說,還是要謝謝你,簫玉。」顧言馨感激地說道。

在這個時候,簫玉肯出來幫忙,是她沒有想到的。

「嫂子,現在外面有些亂,你還是趕緊回家去吧,就別出門了,等到風頭過了再說,別人說什麼,你都不要在意,只要你和哥幸福就好了。」簫玉安慰道。

顧言馨很感動,沒想到簫玉竟然還能說出這樣一番話。

所有的人落井下石,而簫玉卻肯站在她這邊。

「我知道了,謝謝。」

隨後,顧言馨便和顧子俊進去了,等到簫玉走了,那些人肯定又圍上來了。

「姐,那個男人根本就不能夠保護你!」顧子俊坐在沙發上面說道。

「子俊,不是他的錯,是我連累了他。」

「你還幫著他講話……」顧子俊有些不高興了。

顧言馨也不想說什麼,似乎顧子俊對蕭逸晗很抵觸似的,從來沒有給過他好臉色看過。

就在這時候,門口響起了敲門的聲音。

顧子俊和顧言馨連警覺了起來,難道外面的那些人已經衝進來了,還要到她家裡面來找事兒?

「姐,別開門。」顧子俊說道。

「我去貓眼看看。」顧言馨走過去。

她從貓眼裡面看到了羅依依站在門口,然後這才放心地打開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