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可是站在整個仙域最頂端的存在。

他是人能夠隨隨便便救下來的嗎?

高俅聽著眾人的恭維,眸子深處那一抹淡淡的殺機也悄然消失,哈哈大笑道:「這事兒說來也巧,當日我被青衣樓的總樓主跟十三樓的樓主一起伏擊,身受重傷,不過倒也打的他們總樓主跟十三名樓主無力追趕,可當我逃到白雲城外的時候,他們的收下卻追了上來。」

「當時我靈氣盡失,幾乎如同廢人,可這小子卻恰好出現,趕走了青衣樓的小嘍嘍,救下了的性命,對了,後來青衣樓的人還找過他的麻煩呢,如果不是白雲六仙出手,他小子現在恐怕已經是一具屍體了。」

高俅似乎對這一段回憶非常滿意,臉上的笑容竟然越發的燦爛起來。

「這麼說,城主您肯定賞賜了他不少的好東西吧!」

「可不是,這個世界上可沒有什麼東西比救命之恩更大的了吧!」

眾人都好奇的盯著高俅,想要知道,高俅到底獎勵了林逸一些什麼東西。

看著眾人一臉激動好奇的樣子,高俅咧嘴哈哈大笑道:「我是白雲城的城主,他是我的子民,救我難道不是應該嗎?還需要賞賜?」

眾人一聽,頓時眼睛一瞪愣住了。

「不過這事兒我也想了一下,的確應該多少給一點,等他這一戰之後,我便宣他過來,聽聽他的想法吧!」

高俅抿嘴意味深長的笑道。 眾人一聽,倒是不好多說什麼,伴君如伴虎,別看剛剛他們一個兩個追著高俅問話,可一旦高球不爽,隨時都能夠弄死他們。

實力是修士們衡量一切的唯一標準。

誰的實力強悍,誰說的就算,在武修界,一切就是這麼的簡單。

北邙山上空。

瀟湘子跟甄元峰的臉色在瞬間變得極其的凝重,林逸的實力恐怖如斯也完全超出了兩人的預料。

在他們看來就算是林逸的實力不俗,跟洪天霸之間的戰鬥,也應該會持續一時三刻,可現在,不過是電光火石之間就結束了啊!

此時,如果他們不跟洪天霸聯手的話,那等待他們的也一定是失敗。

因為……他們兩人在對上洪天霸的時候,也不可能在這麼短暫的時間內就把對方給解決掉。

他們做不到,可林逸卻做到了,已經變相的說明,林逸的實力在一對一的情況下,在他們之上。

唯有聯手,還有一線勝利的希望!

林逸見狀嘴角微微咧開,浮現了一抹玩味嘲諷的笑容,淡淡道:「這就對了,你們啊!總是不願意聽別人的勸,非要挨打之後,才能明白,像我這樣長得比較帥的人,一般說的都是比較有道理的啊!」

「殺了他!」

下一秒,甄元峰突然喝到,聲音無比的壓抑,堅定,林逸的存在,對他們來說是一種威脅。

沒有任何人希望有人比自己強,更何況,林逸還是他們的情敵。

話落。

總裁,我要離婚 「唰唰唰……」

三人同時攢動。

這一動,猶如三道離玄之箭撕裂虛空一般,發出了一道道刺耳的厲嘯,林逸也快到了極致,從三個不同的方位朝著林逸殺了過去。

「嗖嗖嗖……」

虛空之上,幻影不斷的閃爍,此時整個北邙山上足足有數千名強者,可是能夠捕捉到三人軌跡的卻不足十之一二,可見三人的速度是何等的可怕恐怖。

看著圍繞著自己周身不斷急速飛舞的三人,林逸嘴角的笑意慢慢放大,神色也越發的不屑起來,洪天霸的火海都無法傷害他分毫,可見逍遙遊的身法是何等的恐怖可怕。

可現在,這三個傢伙竟然在他的面前玩兒起了速度,這不是關公面前耍大刀,武松面前裝小貓,找死嘛!

可此時站在北邙山上觀戰的人,一個個卻是心驚肉跳,頭皮發麻。

這種恐怖的速度,讓一些老前輩,一些六七品宗門的門主,此時呼吸都變得凝重起來,擋不住,別看他們已經是成年人,甚至是權傾一方的門主。

可是在這種恐怖的速度面前,他們的實力,蒼白的簡直可憐,竟然無一人有信心在這麼恐怖的速度之下活命。

漸漸地,整個北邙山的氣氛再度變得無比壓抑起來,,每個人都死死的盯著虛空之上不斷飛舞的幻影,眼睛連眨都不敢眨,甚至情不自禁的握緊了拳頭。

「金蛇狂舞!!!」

突然,空氣中傳來一聲陰鷙怨毒的咆哮。

赫然是甄元峰發出,剎那間,漫天金光萬丈,一條條猶筷子粗細的金色毒蛇,瘋狂扭動著軀體,張著帶有尖銳獠牙的嘴巴,宛如惶恐過境一般,鋪天蓋地的朝著林逸殺了過去。

同一時間,漫天閃爍飛舞的幻影也急速消失不見。

洪天霸,瀟湘子二人快速的出現在了林逸的背後。

只不過瀟湘子此時手中卻多了一根余碧綠的笛子,那笛子光華內斂,看不出有任何的異常,可是笛子所處的空間,此時卻微微的蕩漾著,彷彿無法承受這笛子的恐怖一般。

便是洪天霸,在吃了虧之後,也變得乖巧了許多,這一拳,依舊還是火焰拳,只不過此時火焰內斂,使得他的拳頭紅彤彤的幾乎如同岩漿一般恐怖,可是拳頭上的波動,此時卻弱的可憐。

如果僅僅只是用肉眼看的話,跟瀟湘子手中的笛子倒是差不多,根本無法感受到絲毫的波動,可此時的洪天霸,卻明顯是咬牙切齒,拼盡了全力。

剛剛,三人之所以瘋狂的施展自己的身法,為的便是吸引林逸的心神,從而為這次的絕殺做準備。

任何一個人,在緊張的氣氛中,盯著快速移動的事物可是很容易變得緊張,甚至把注意力都放在上面,從而忽略了其他方面的東西。

他們要的便是這種效果,林逸的實力太過恐怖可怕,他們就算是三人同時出手,此時都沒有必勝的把握,唯有分散林逸的注意力。

讓林逸的心神,目光都落在他面前的金蛇狂舞之上,才能夠為他們的成功增加一分幾率。

看著離自己越來越近的林逸,便是一向沉穩的瀟湘子此時嘴角都止不住的浮現了一抹笑意,輕喝到:「鼎湖乘黃忽已仙,龍池霹靂飛青天。」

隨著瀟湘子輕喝,只見,他手中那碧綠色的笛子竟然在瞬間釋放出了滔天的綠意,整個北邙山,乃至整片天空,彷彿一下子進入了春天一般,竟然都被渲染成為了碧綠色,到處都給人一種生機盎然的感覺。

可隱藏在漫天綠意之中的弟子,此時卻以讓人神魂俱顫的可怕速度朝著林逸殺了過去。

「咻……」

撕裂空氣的厲嘯宛如幽靈發出的聲音一般,帶著一股虛無縹緲的感覺驟然響起。

「好快的速度!」

「那就是瀟湘子的成名絕技嗎?」

「這等速度,試問世間有幾人能夠接住啊!」

一道道驚呼聲,驟然從北邙山上響起,實在是這速度太快,太快,簡直快到了一個恐怖的地步。

同一時間。

一直神情猙獰的洪天霸也動了,沒有絲毫的保留,這一拳,便是他從出生到現在最強大的一拳。

他的精氣神在這一刻都達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巔峰高度。

這一拳的威力,便是洪天霸自己都抑制不住激動的笑了起來,他知道自己突破了,火焰拳的威力再度登上了一個新的台階。

林逸危險了。

前後左右,在這一刻,全部都是恐怖絕倫的攻擊,不管林逸擋哪一面,其他兩面的攻擊,都會成為致命的殺招落在他的身上。

「哎,真的可惜了!」

眾人微微搖頭嘆息到。

他們親眼見到了一個天才的誕生。

只可惜,馬上又要親眼看到這個天才的隕落。

此時的林逸,可謂是上天無門入地無路啊! 「老大!」

白老二看著白老大,焦急的喊道。

林逸對他們的恩情不言而喻,在他們白家兄弟的眼中,林逸那早就是他們值得用生命去保護,去捍衛的主人了,白老二還真不想林逸出事兒。

「你啊!看事情不要只看表面,雖然,我不知道主人的底牌在哪裡,可你看他可曾有絲毫慌亂的感覺?」

白老大聞言,嘴角含笑,微微頷首,滿意的笑道,他的聲音,並沒有絲毫的壓制,以至於周圍的所有人都聽的清清楚楚。

眾人一看。

好傢夥,可不是嘛!

林逸現在竟然一臉笑容,彷彿根本沒有察覺到危險一般。

可也就是那一秒,林逸動了,兩世為人,他的戰鬥經驗,絕對不是眼前這三人能夠相比的,當他們動手的瞬間,一切的攻擊軌跡,心思,在林逸的心裡就像是明鏡一樣。

「荒天劍法!」

林逸輕喝,手中的軒轅劍瘋狂揮動朝著瀟湘子殺了過去,至於背後的金蛇狂舞直接被他忽略了,甄元峰的性格,他早就通過對方的面孔,以及散發出來的氣息了解清楚了。

只要他的速度足夠快,甄元峰的攻擊就不會落在他的身上。

「什麼?」

瀟湘子一看,整個人頓時眼睛猛的一瞪,完全沒有想到林逸竟然會如此的彪悍啊!

金蛇狂舞,那可是甄元峰的成名絕技,威力甚至在他之上啊!

只可惜,箭在弦上已經到了不得不發的地步。

當即,只能咬著槽牙,瘋狂的把自己的靈氣湧入笛子之內。

洪天霸一看,那黑溜溜的大眼睛猛的一瞪,憨厚,霸氣的國字臉上浮現了一抹激動,「臭小子,你還以為老子是之前的洪天霸呢,現在我就要讓你死在我的火焰拳之下,哈哈!」

林逸揮動軒轅劍看著得意洋洋的洪天霸,不禁有些無奈了,這傢伙哪哪都好,就是這腦子,智商稍有點低了了。

當即,軒轅劍狠狠的朝著瀟湘子的笛子劈過去,而且,一隻大腳些攜帶著雷霆萬鈞之勢,狠狠的朝著洪天霸的拳頭踹了過去,只是那招式看起來卻充滿了怪異的感覺。

「該死的!!!」

瀟湘子面色一瞬間陰沉到了極致,他就是做夢也想不到林逸竟然還有這種招式,同時擋住了他們兩人的攻擊,只是當看到林逸背後,那已經近在咫尺的金蛇狂舞,這心頭才算是稍稍有了一絲安慰。

三人也許單打獨鬥都不是林逸的對手,可不管三人之中任何一個人的殺招落在林逸的身上,都一定能夠對林逸造成十分嚴重,可怕的傷害,這是毋庸置疑的。

在這種情況下,林逸受傷,也就等於是死亡了。

千萬分之一個呼吸后。

林逸手中的軒轅劍率先跟瀟湘子的笛子狠狠的打在了一起。

「鏘!!!」

一道讓人耳膜都要炸裂的悶響驟然在天地間響起。

而後,瀟湘子面色一紅,噴出了一道血箭,至於他那成名的仙器法寶,此時上面也多了一道白色的劍痕,直接被打的倒飛了出去。

而後。

林逸就像是一尊威嚴不凡的天神一般,大腳狠狠的落下,踩在了洪天霸的拳頭上。

郡主,造反吧! 「轟!!!」

虛空激顫,宛如水面上的漣漪瘋狂的蕩漾起來。

這一次,洪天霸的火焰拳威力的確恐怖到了極致,竟然有接近四十五龍之力,簡直恐怖到一個極致。

不過只可惜,他遇上的是林逸這個妖孽,差距始終就是差距。

一聲慘叫響起,身材魁梧有力的洪天霸直接一臉不敢置信的朝著北邙山上落下。

「轟!!!」

地動山搖,簡直就像是一枚炸彈落在了北邙山上一般。

這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當甄元峰的金蛇狂舞到了林逸面前的時候,他的額頭上也浮現了一層細密的汗珠子,隨後,正如林逸心中猜測的那般,狡猾,陰險的甄元峰根本不願意跟林逸硬拼,也沒有膽子跟林逸硬拼。

漫天的金蛇,在瞬間就化成一片讓人頭皮發麻的金色雲彩,急速托著他倒飛了出去。

三位超級強者聯手製造出來的絕殺局面,在瞬間被林逸一人瓦解。

整個過程,也就是三兩個呼吸而已。

太快!

快的觀戰的人都沒有反應過來。

這驚世一戰就這麼完結了。

「瑪德,這,這洪天霸他們好像也不咋地啊?」

有愣頭青忍不住吞咽了一下口水,呢喃到。

眾人一聽,齊刷刷的點了點頭。

可下一秒,一個個卻是一臉憤怒的鎖定了愣頭青。

洪天霸,甄元峰,瀟湘子三人的戰鬥力不咋地?

如果真的是浪得虛名,怎麼可能登上戰皇榜?

那可是整個白雲城最有含金量的榜單了,每年城主府都會拿出大量的資源用來獎勵戰皇榜上排名的強者。

而且排名越靠前,能夠得到的獎勵也就越多,以至於競爭都到了一個白熱化的程度,但凡是排名提升一丁點兒,等待他們的可能就是數十場,乃至數百場的苦戰。

如果他們三人沒有真正的本事,怎麼可能成為戰皇榜上的超級強者呢?

「是林逸太強了!」

邪帝誘惑:俘獲蠢萌妻 一個讓所有人神魂顫慄的想法同時在所有人的腦海中冒起。

隨後,大家的目光都看向了站在虛空之上,宛如戰神一般的林逸。

不少女性修士在這一刻,更是眼睛放光,瘋狂的揮舞著手臂,以期能夠被林逸看上啊!

能夠成為這樣蓋世強者的女人,對很多仙子來說,那便是一生之中最光彩,最瘋狂的時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