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歡總算可以拍死黃浩,讓黃浩領盒飯了,說着:“你去準備一下,我爭取今天就讓你領完盒飯!當然,前期是你給我演好了!”

“……”黃浩無比嫌棄。

接下來要拍的,就是黃浩被黑社會的人給暴打一頓,然後從樓上扔下來,摔死在出租車上的劇情。

這是電影裏最感人的一段劇情,同時也是演技要求最高的一段劇情,當然,這裏針對的是郝歡的演技。他飾演的臥底陳永仁,在目睹上司好友被殺害後,那不敢相信、絕望、悲傷的情緒,都得在眼神裏呈現出來,但作爲臥底,他又必須得控制住這些情緒。

所以,這對郝歡來說,絕對是他表演生涯中最難表演的一次情緒反應。

電影在街上拍攝後,慢慢的,又引來了不少人的圍觀。

事到如今,郝歡也管不着那些蛋疼的圍觀羣衆了。

反正安保人員不讓他們過來影響到片場的拍攝工作就行。

從上午九點到中午十二點。

黃浩領盒飯的這段鏡頭反覆拍了7遍都還是沒能通過,郝歡也不知是故意的,還是覺得自己的演技還差一點情緒,所以繼續重拍,黃浩繼續躺在被砸凹的出租車頂上躺着,嘴角流着血,死不瞑目,一動不動地躺着裝死。

直到第9次,這一段鏡頭總算拍過了。

但黃浩依然得躺着裝死,因爲接下來的槍戰,還有他的鏡頭,還得對他的屍體進行鏡頭特寫。

這一場槍戰,拍了三個多小時才得以通過,主要是羣演們的演技差距很明顯,所以需要調整重拍的次數比較多。

惡魔總裁惹上身 時間不早,爲了不影響下班高峯期,劇組又得早早地結束了拍攝工作。

郝歡這時說着:“老黃,你這角色到這裏就要領盒飯了!現在你所有的鏡頭都已經拍完,所以後面的拍攝你就不用過來了!”

黃浩感慨着:“那我可就解脫了啊!”

拍《無間道》的這些天來,絕對是他演員生涯裏最難忘,也是捱罵最多的一段時光!

自從他出名後,就沒有被導演這麼批評過!

尤其是獲得影帝獎,在娛樂圈有一定的地位名聲後,就更沒有導演敢質疑他的演技,敢在片場對他指指點點了!

然而,郝歡不只是對他指指點點,還批評他!罵他!羞辱他!諷刺他!

宋道 這種事情,說出去都足以轟動整個娛樂圈了好吧!

不過這一場戲下來,黃浩還是很滿意,很過癮的。

他頭一回感受到了什麼叫演技上的碰撞,那種感覺,真的可以碰撞出火花來!

“小子,好好拍!以後國產電影能不能走向世界,超越美萊塢的電影就看你的了!”

黃浩突然正經地說着,他很看好郝歡,這小子不只是拍電影專業,連表演也那麼專業,而且最主要的是他的目光很獨特,很犀利,總能針對細節去做出調整,然後改進。

郝歡笑了笑:“這還用你說?”

黃浩臉一黑,這傢伙,實在令人不爽啊!

……

時間,繼續流逝。

預計20天的市中心拍攝時長,最終只花了16天就拍完了,因爲郝歡實在受不了那些被罵了還不知羞恥,還一直聚在旁邊圍觀拍照的傻鳥們,所以好幾幕街頭的劇情,他都將就着通過了。

如今,電影總算迎來了殺青!

郝歡的心情,也總算好了起來。不知這一次系統的殺青獎勵會不會有新的驚喜?

他,翹首以盼! “《無間道》,今日殺青!”

郝歡宣佈完,系統的提示音隨後響起。

《無間道》拍攝完成。

綜合評分:94

系統評價:您的自導自演能力很強,作爲一名演技派導演,您的表現堪稱優秀,但距離完美,還遠遠不夠。

本次拍攝獎勵:【每日額度】提升50000元,目前每日額度爲100000元。

這一次,沒有額外獎勵。

但每日額度突然暴漲了一倍!

在這之前,每日額度只是積累到50000元,現在直接翻了一倍,變成10萬元了!

這麼一來,一個月可以積累300萬元的額度,三個半月,就可以嘗試購買一下價值一千萬的特效教程進行學習了!

到時候學有所成,那麼特效電影,他就有能力拍好了!當然,前提是他還得教出一羣好學生才行,否則他一個人再怎麼牛逼,也很難完成工作量那麼大那麼繁雜辛苦的特效工作。

再者就是價值千萬的特效教程還算不上優秀,他要想拍出大製作大場面的特效,至少也得學習價值上億元的五星級特效才行。

只是存夠一億額度,對現在的他來說還是挺難的。最起碼短時間內無法完成這個一億額度的目標,所以爲了提高額度,他還得努力解鎖電影,爭取拍多幾部電影出來,然後將每日額度給提高上去。

等每日額度能達到百萬級別了,到時候距離一個億的目標就輕鬆多了。

《無間道》殺青後。

郝歡得以休息片刻,好好歇一段時間了。

金融大廈對面的街上,依然擠滿了人羣。哪怕郝歡在微博上噴了這些無所事事,專門聚集過來影響拍攝、影響社會秩序跟交通秩序的追星族們,但也還是改變不了這個現象。

伴隨着《無間道》劇組在市中心拍攝的消息讓更多的人知道後,這些天來,圍觀的人那是一天比一天多!

要不是安保工作做的好,市領導安排過來維持秩序的警衛人員也挺多,那麼《無間道》就別指望可以拍下去了,那些沒素質的追星族們,肯定會突破警示線,闖入拍攝片場的。

郝歡現在已經懶得去看這些圍觀羣衆,電影殺青完後,直接讓劉雨曦、張樺這些大明星們乘坐直升飛機離開。

如此一來,圍觀的人羣才捨得散去。因爲他們已經知道,這直升飛機不是拍電影用的,而是專門用來接送這些明星的。

“還真是一羣賤骨頭!”

郝歡在大廈的天台上看着那熙熙攘攘的人羣逐漸散去,也是沒了脾氣。

恐高的王樂欣遠遠地躲在他的身後,說着:“老闆,我們可以走啦!交通應該沒那麼堵了!”

“急什麼,在這裏看下風景不好嗎?瞧這車水馬龍,瞧這江對面的城區樣貌,瞧這難得的藍天白雲,多有詩意的畫面啊!”

郝歡倚着天台的護欄,在這高樓大廈的頂端,眺望着這一座繁華的城市。

有個鬼的詩意哦!

王樂欣嘆了嘆氣,她只知道自己這柔弱的身軀,實在難以承受這嘩嘩吹來的大風,那馬尾辮被風給吹得使勁搖擺,腦瓜子簡直就是嗡嗡的疼,走兩步都感覺要被這大風給吹倒似的,所以她乾脆蹲下身子,等郝歡看夠了再下去。

郝歡回頭,喊着:“蹲那裏幹嘛!過來,連恐高都克服不了,以後你怎麼去拍這種鏡頭!”

王樂欣驚慌地搖頭:“不要,我不敢看,會死人的!”

“10秒!”

郝歡突然倒數:“9……8……7……”

王樂欣苦着臉站了起來,小腿打顫着走了過去。

郝歡不倒數了,等王樂欣走到了旁邊,他伸手按着王樂欣的後腦勺,說着:“低頭,睜大雙眼,盯着樓下,看久了就不會恐高了!”

王樂欣被迫低頭,看着距離兩百多米的地面,雙腿直接就軟了,情不自禁地就向後跌出兩步,要不是郝歡突然伸手扶她一把,那鐵定是一屁股就摔坐在地了。

郝歡不由地呵笑一聲:“蠢就算了,還這麼慫!看一眼就嚇成這樣了,再看一眼是不是就得嚇尿了?”

“我我我我……”

王樂欣嚇得結巴,那驚慌的神情跟臉色一看就不是裝出來的。

郝歡鄙夷地搖了搖頭:“慫貨!走了,不逼你看了!”

他鬆開了扶住王樂欣的手,朝着消防通道的樓梯口走去。

王樂欣一屁股跌坐下來,突然緊張害怕地哭出聲來:“哇……我……我腿不聽使喚了!”

郝歡回頭看了一眼,沒忍住笑了出來,這傢伙膽子這麼小的嗎?坐飛機的時候你往窗外看也沒見你恐高啊!

剛剛只是讓她倚着護欄看了一眼樓下,結果現在這腿竟然抖得跟電動馬達似的!

換了別的女人,郝歡覺得這反應絕對是裝出來的。

王樂欣的話,好吧。

這蠢貨是真的被嚇得腿軟無力了,然後發現腿不停使喚了,所以就被這個現象給嚇哭了。

搶婚老公別索愛 郝歡無奈地走回來:“你這是碰瓷的吧!”

王樂欣突然眼淚嘩嘩的,哭着說着:“我腿壞了!真壞了哇!”

郝歡蹲在她面前,伸手掐了一把王樂欣的大腿,痛得她嗷嗷哭喊着:“痛!你幹嘛哇!”

郝歡忍俊不禁:“痛就說明你腿沒壞,所以可以放心了!你以後不會坐輪椅的!”

“哦……”王樂欣吸了一下鼻涕,伸手揉着被掐得生疼的大腿,想想郝歡說的好像沒有毛病,這才止住了哭聲。

郝歡看着這傢伙完全不顧形象的樣子,嫌棄道:“你不知道吸鼻涕其實就跟吃鼻涕是一樣的嗎?”

王樂欣瞪了一眼,又吸了一下鼻涕,然後擡起手擦着剛剛嚇哭出來的眼淚,發現雙腿好像可以使上力氣了,臉色這纔好看了一點。

郝歡拍了一下她的大腿,然後無語地站了起來,說着:“跟個白癡似的,這都能嚇哭,還好這上面沒其他人,否則還不得被你笑死!”

他轉身走去,隨後補充道:“不過傻人有傻福,你這天性挺好的,最好別被這個社會給污染了。”

郝歡莫名其妙的話,聽得王樂欣這次是真的一頭豬潲水!

天性挺好是指什麼?還有這傻人有傻福不是罵人的話嗎?我哪裏傻了?我很聰明的好吧!

她捶着還是有點發軟無力的大腿站了起來,不快不慢地追上郝歡,那天台的風吹得她的馬尾辮來回擺動,吹乾了她臉上的淚痕。

好丟臉!

王樂欣恢復情緒後,突然覺得這是她這輩子最丟臉的一件事情,沒想到居然會被嚇得腿軟,然後還被嚇哭了出來。

好在這天台上就只有郝歡在,不然被其他人看到她蠢哭的樣子,她真的覺着沒臉做人了!

郝歡下樓時走得很慢,他聽到了王樂欣跟過來的腳步,頭也不回地問着:“你這麼蠢你爸媽知道嗎?”

王樂欣下意識地回答:“不知道。”

然後她才意識到自己中計了,反駁着:“我不蠢,剛剛是真的走不動了我才被嚇哭的。”

“你分明就是蠢哭的!還哇哇地說着腿壞了,跟個傻子一樣!”

郝歡扎心地說着,王樂欣又閉嘴了,蠢哭就蠢哭吧,傻子就傻子吧,反正她知道自己不蠢就行,郝歡就是妒忌她的聰明才智,所以纔會經常羞辱她的!

空氣突然安靜……

二人順着消防通道走下了一層樓,然後走向頂層的電梯。

郝歡這時開口說着:“給你放兩天假,回去休息一下,過兩天我會給你安排一部電影,這次我不會給你指導,你自己看着拍!”

“哦……”

王樂欣應了一聲。

她好像知道郝歡現在是怎麼給她安排工作的了。

上一次,《回魂夜》殺青後,郝歡負責督促《回魂夜》的後期製作,所以讓她去拍了《梁祝》以及《開心鬼》。

這次《無間道》殺青了,接下來郝歡肯定還是會親自督促掌管《無間道》的後期製作,所以又打算給她安排新電影去拍了。

也不知這一次要拍什麼類型的電影?

厚愛,婚非不已 王樂欣有點緊張,但莫名的也開始有些期待起來!

如今,《開心鬼》上映了17天,總票房已經達到6.8億元,最近兩天的日票房漲幅還能有兩千萬元上下,所以上映一兩個月,最終總票房還是能突破10億元的。

這就是顧招紅的厲害之處了!

正如她說的一樣,追加5000萬元的宣傳成本,她有信心讓《開心鬼》突破10億票房。

這就是對市場對營銷研究得特別透徹的好處,難怪她可以脫穎而出,成爲好運影業的市場部以及宣發部經理。

這個女人,確實很有手段!

這種人才,無論從事什麼銷售行業,都絕對不會平庸。

郝歡二人乘坐電梯,劇組人員現在基本上已經收拾好東西離去了。

他突然開口道:“今晚的殺青宴會有記者媒體進行專訪,你最好穿正式一點,別跟個村姑似的,到時候丟人現眼。”

“哦……”王樂欣噘嘴應道。

郝歡問道:“晚禮服有嗎?我看你應該也沒有!等一下回去,你可以去找劉雨曦,跟着她打扮一下,順便跟她學一下怎麼穿高跟鞋,怎麼走紅地毯!過段時間會有電影節,到時候你也有資格上去蹭一下紅毯!”

聽郝歡這麼一說,王樂欣就開始慌了:“我……我我……”

“我什麼我!閉嘴!”

郝歡打斷着:“《梁祝》是今年目前爲止收視率最高,播放量最高的電視劇。《開心鬼》接下來的票房突破10億不成問題,所以你已經是個有名氣有資歷的導演,除非我不想去,否則你別想着開溜!”

“哦……”

王樂欣開始緊張了。

她真的從來沒有想過自己的人生會被郝歡給牽着鼻子走到了現在這個階段。

她一開始真的只是衝着三萬五千元的月薪過來面試的,她只想着可以通過面試,每個月賺三萬五千元,然後工作一年,就能還清父親治病欠下的債,以後父母不用工作,靠她的月薪就能生活得很好。

然而,她沒想到她這助理當着當着,結果就拍出了一部收視率那麼好的電視劇,結果就拍出了一部票房即將有望突破10億元的電影!

她突然嘀咕着:“我回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