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慣例。黑白無常是無事不登三寶殿。既然親自前來。就一定是奔重大事情來的。

冥王暗自沉吟片刻。大手一揮。舞者、琴者逐一退下。

“二位將軍有事。”

見殿內亦無他人。黑白無常這才甕聲甕氣的把鍾奎要借鬼兵試圖消滅惡念體的請求講了出來。

冥王半眯眼。似聽非聽……稍後。漫不經心的狀。低眉眼摳挖着長指甲“他。什麼時候回地府報道。”長長地拖着尾音的聲音。聽着讓人寒顫不已。

黑白無常相互對望一眼。不知道冥王是故意裝沒有聽見。還是另有用意。

“時機未到。”

“他此次前來。借鬼兵可有擔保。”

“冥王陛下所問是否是借兵契約。520小說第一時間更新”

“正是。此次借鬼兵。去人世間。那可是非同小可的大事。倘或鬼兵留戀人世間。在陽間捅什麼漏子你我三人。項上人頭不保。”

“那是、那是。也真是如此。才來驚動冥王大駕。”黑白無常不無擔憂道。

冥王把各種利弊都仔細分析。眼眸凜然一閃寒光道:“想那人世間。也不是太平盛世。如是再出現鬼兵擾亂。那將是滅頂之災。三界大亂……這個後果誰敢擔當。”

“這……。”黑白無常不敢擔保。也不敢多言。

“事關重大。我得去地藏王處看看……”

黑白無常只能點頭贊成。木訥惘然狀。謹小慎微的在冥王身後去了地藏王殿。

地藏王乍一聽這件事。頓感蹊蹺。卻也不能一口否決。他下令去宣十殿閻王來議事。

閻王殿前事非多。。這是一個典故。家庭人員多了。想法就多。各種閒話和紛爭也多。每一個閻王就像一家之主。

跟人世間的官員差不多吧。一層壓一層。一級管一級。麾下官員。還有官員。以下就是鬼差公務員。各種問題聚集。論事非。討公斷都必須在閻王殿來完成。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地藏王身旁一雪白皮毛的老虎。有滋有味的舔舐着前爪毛髮。地藏王目光一聚道:“霸天。出去。”一道白光乍現老虎不見。幻化成一隻巨大的白色蝴蝶翩翩飛舞。忽而從來路飄了出去。

地藏王素聞鍾奎爲人。也佩服他的超凡膽識。人世間的困厄。他早已獲知。不過要求借百萬鬼兵。這可是有史以來第一次。

閻王治下只設五官:鮮官禁殺,水官禁盜,鐵官禁淫,土宮禁兩舌,天官禁酒。五官均在得尾隨前來……

不到一炷香的功夫。十殿閻王前來:

第一殿。秦廣王蔣。黑臉膛。劍眉虎目。專司人間夭壽生死,統管幽冥吉凶。善人壽終。接引超生等……

第二殿。楚江王厲。威嚴之中霸氣外泄。司掌話大地獄。 情深入骨:首席老公霸道寵 又名剝衣亭塞冰地獄。另設十六小獄。

第三殿。宋帝王餘。慈眉善目。儒家風範。司掌黑繩大地獄。又名剝戮血池地獄。另設十六小獄。

第四殿。五官王呂。面帶惡相。心地善良。司掌合大地獄。又名剝戮血池地獄。另設十六小獄。

第五殿。閻羅王天子包。天庭飽滿。傲氣長存。前本居第一殿。因憐屈死。屢放還陽伸雪。降調此殿。司掌叫喚大地獄並十六誅心小地獄。凡解到此殿者。押赴望鄉臺。令之聞見世上本家。

第六殿。卞城王畢。浩然正氣。彈指一揮間。司掌大叫喚大地獄及枉死城。另設十六小獄。

第七殿。泰山王董。 真龍仙帝 猙獰面相。嫉惡如仇。司掌熱惱地獄。又名碓磨肉醬地獄。另設十六小獄。

第八殿。都主王黃。一柄劍。舞天下。司掌大熱惱大地獄。又名熱惱悶鍋地獄。另設十六小獄。

第九殿。平等王陸。王者之氣。步步爲營。司掌豐都城鐵網阿鼻地獄。另設十六小獄。

第十殿。轉輪王薛。面如冠玉。赫赫戰功載入史冊。 無敵殺手俏總裁 專司各殿解到鬼魂。分別善惡。覈定等級。發四大部洲投生。

大人物們在裏面議事。黑白無常只能在外面等待。

地藏王輕咳一聲。議事開始……

“鍾奎借鬼兵百萬一事。爾等應該知悉。可有看法。”

“……”第一殿閻王。保持中立靜觀其變。

“百萬鬼兵現身人世間。這……”第二殿閻王。詫異。也有些擔憂。

“百鬼尚可。百萬太多了。”

“贊同。”

“對。”

“究竟擾亂人世間的是何等妖物。需要百萬鬼兵助陣。”

“萬一失控。那可是不敢估量的損失。”

十殿閻王。你一言我一語。各持己見議論着。

地藏王再次輕咳一聲道:“素來。陰陽兩界。十分和諧融洽。也少有不良鬼魁危害世間。多虧了鍾奎俠肝義膽。替我們消除不少隱患。維持着陰陽兩界的和平共處。如今有一惡念。來自異地卻在我地界肆意孽殺生靈。爾等都應該全力以赴。誅殺來自異地的惡念如何。”

地府一天約等於人間一年。鍾奎來地府已經快半個時辰。心裏着急。不知道人世間的蔣蓉和韓雯雯情況怎麼樣了。還有那惡念又禍害了多少人。

算命的把蔣蓉和韓雯雯拉到遠離城市。遠離喧囂的僻靜區域。停靠在一棟平方前。平方是那種老式平方。緊閉的房門。用厚重窗簾遮蓋住的窗口。給人以無限的遐想和猜測。

平方前。有一棵巨大的柿子樹。樹上掛着紅彤彤已經成熟了的柿子。不用仰頭。鼻息也可以嗅聞到一股甜膩膩的柿子味道。

“蓉蓉。我們下車嗎。”雯雯好像清醒了些。驀然覺得是上當了。這裏人生地不熟的。不知道算命的會把她們怎麼樣。520小說 023 羅氏家族

蔣蓉沒有馬上下車,而是拿出手機想要撥打電話……

忽然,車門門口探看來一張臉,是算命的。

嚇得韓雯雯一個勁的往後縮,躲避在蔣蓉身後。

蔣蓉急忙把手機藏到背後,沉聲問道:“你,想幹什麼?”

算命的摘下眼鏡,一臉焦慮狀對驚慌失措的她們說道:“二位,放心吧,我不會對你們怎麼樣的。”看他的年齡大概是在三十幾歲的樣子,倒是一副忠厚老實樣。

蓉蓉和雯雯相互對望一眼,前者狐疑的質問道:“那,你帶我們來幹嘛?”

“你們可是心甘情願來的,不是我拐帶來的吧?”算命的似笑非笑,好像沒有惡意的幽默道。

“你送我們回去吧!”雯雯不敢出聲,只能悄悄暗示蔣蓉把想說的話說出來。

算命的一愣,看着她們一臉驚慌,滿眼的不信任看着他。不由得撲哧一笑,樂了“你們不要用這種審視的眼光看人好不?我這樣子像壞人嗎?”

“誰知道?壞人臉上沒有刻字……”蓉蓉還是質疑。

算命的哈哈大笑,之後伸出手道:“來,自我介紹一下。本人羅永平,你們是?”

“憑什麼告訴你?”蔣蓉拒絕。

雯雯緊張不安,胡思亂想很多很多……有想象到此人是殺人狂,或者是變態……越想越怕,一緊張手掌心就冒汗,雙腿也直哆嗦,再次緊緊靠在蔣蓉身邊。

羅永平見此情景,只好保持距離,退了幾步又停下說道:“其實,你們倆我都認識……”

蔣蓉被對方的話吸引住,“你認識我們?”

“對,你是蔣蓉……”羅永平又指着簌簌打抖的韓雯雯道:“她是韓雯雯。”

“你是誰?”蔣蓉驚異,一直都很淡定的她在聽到對方是認識她們時,心莫名的跳了一下“快點說,你到底是誰?不說我就報警了。”說着話,聽果斷拿出手機作勢要撥打電話的樣子。

“別,我真的是有事想請教二位,幾經打聽,才找到你們。迫不得已的情況下,才裝成算命的,就是想要你們來看看,幫幫我。”

шωш¸ttκΛ n¸¢○

看羅永平一臉的誠懇,也不像是撒謊來的。蔣蓉悄悄對韓雯雯道:“沒事,別怕……”然後看向他又說道:“你一個爺們,我們能幫你什麼忙?”見對方好像在思考什麼,不由得暗自道:不會是人販子吧!這樣子一想,剛剛鬆懈的心,再次緊張起來,自己都感覺手指捏住的手機滑溜溜的滿是汗。

“說來話長,你們先下車……”

“不,你馬上說。要不我們不下車,你還得送我們回去。”

羅永平多此一舉的朝前一步,又神經質的後退環顧一下根本就沒有人來的路上。貌似下定決心的樣子說道:“我是剛剛從外地回來的,羅氏家族中有21口人在一次洪澇災害中出事。沒有人告訴我怎麼回事,也沒有收到家裏出事的消息,我一直在外面呆了五年,剛剛回家,就聽到關於羅氏家族遭人陷害中了詛咒的說法。苦於我沒有證據,無法確定究竟是誰害我們的,不能謊報的情況下,找到算命老師,原本想他是算命的應該懂這些,可是沒想到他什麼都不懂,卻告訴我a市有一家祭品店,祭品店的老闆是一位很厲害的捉鬼先生。結果我去了好多次,一次都沒有看見。就在我失望時,有人告訴我,你是捉鬼先生的女兒,也蠻厲害的。”

蔣蓉怔怔的盯着羅永平,心裏嘀咕開了:還有沒有天理啊?奎哥可把我害慘,我懂什麼捉鬼?說不定被鬼捉都不知道。

“我,沒有他們說的那麼好,首先給你聲明,對於捉鬼我是門外漢。不管你,信不信……”

羅永平好像不太相信蔣蓉的話,以爲她還心存戒心。故意妄自菲薄,把自己說得很不堪。急忙掏出身份跨前一步預備遞給蔣蓉道:“以我羅氏家族列祖列宗的名譽擔保,我,羅永平,絕不是你們想象的壞人。”

蔣蓉擡眼瞥看了一眼對方伸長胳膊遞過來的身份證,黯然點點頭“好吧,我信任你。”

羅永平見蔣蓉終於信任他了,開心地就像孩童一般露出一抹欣喜的笑容。然後樂顛顛的先去開門,一邊開門還一邊回頭張望,生怕她們倆反悔似的。

韓雯雯,從蔣蓉眼裏看出安全的信息。在她的帶動下,一左一右各自下了三輪車。

下了車,才完全看清楚她們身處的環境。灰色磚牆砌的套間框架式平方,鐵環對扣雙扇門,在羅永平推開房門時。房門門軸發出沉重的‘吱嘎’聲,很刺耳那種。

在平房側面,還有幾家緊挨着的鄰居。不過都是關門閉戶,好像沒有人居住,門框上褪色破碎的對聯給人一種淒涼之感。

蔣蓉從來沒有看見過這種滿身如同老年人皺紋的柿子樹,她喜歡柿子樹上的果實,擡眼仰頭看向那些果實。

跟着在身邊的雯雯看得,垂涎欲滴!很想摘一個來嚐嚐……

“柿子樹裏面的核才最好吃。”喜滋滋的樣子,看得出她在下了三輪車之後,之前的恐慌和不安,在看見柿子樹那一刻煙消雲散。

蔣蓉看着地面,那些爛柿子上爬着一隻只嗡嗡嗡飛旋的蒼蠅,還有一種酷似蜜蜂的蚊蠅,感到可惜!羅永平從裏面出來,也隨意的瞥看一眼柿子樹,憨笑道:“你們喜歡吃柿子?”

蔣蓉搖頭道:“柿子是涼性,傷胃。我喜歡看,不喜歡吃。”

說着話,進入內院……羅永平首先把她們帶到一間有點像是佛堂的屋子裏。屋子裏,供奉了很多牌位,韓雯雯眼眸一掃,共有21個牌位。

韓雯雯不喜歡在佛堂裏,一個勁的催促蔣蓉出去。羅永平見雯雯這樣,好幾次想開口說什麼,都極力忍住。

蔣蓉和韓雯雯退出佛堂,徑直跟着羅永平去了後院。整個後院並不大,簡單雅緻,再往裏走還有一條小徑,通往後山竹林,影影綽綽,很神祕的感覺。 024 囚禁

羅永平安頓蔣蓉和雯雯坐在後院石桌旁。從屋裏提來熱水瓶。挨個給她們斟上一杯茶。才安心的坐在石桌旁邊。對她們講起了發生在羅氏家族的詭異事件。

羅永平說:在一百多年前羅氏家族的祖先來到這個村子。開墾荒地。種植糧食才把羅氏家族發展起來。在這個村子裏。算是大家族。然後就是趙家。其餘的均是雜姓。

有一年、鬧乾旱。更多更快章節請到。田裏沒有水資源來灌溉。裂開拇指粗細的裂縫。莊稼乾死。坡地的玉米葉子各種植物變得枯黃。一捏就碎。點火就着。

村民們有的遠走他鄉逃荒去了。有的就求神拜佛……也許是心誠則靈的緣故。就在半月後。老天睜眼終於在乾旱後的第四個月習啊了一層及時雨。

可是萬萬沒想到的是。那不是及時雨。而是暴雨。一晚上的功夫。田渠。乾枯的河牀都咆哮着黃滾滾的雨水。雨水越下越大。就像瓢潑那樣子。溝渠泛水。河牀爆滿。村人們不相信會發洪水。也就安心的在家裏睡覺。

就在暴雨之後的第三天。有人發現羅氏家族21口人一晚上消失不見了。這些消失不見了人的住家。都不見了。剩下的是殘垣斷壁。就連在肚子裏沒有見天的胎兒也遭到厄運。後來有人傳說在很遠。更多更快章節請到。很深的河裏發現了不明人士的屍體。有好心人去看。認出那具屍體就是羅氏家族的成員。

“你怎麼就認定是遭人迫害。洪水氾濫。如果防範措施不到位。肯定是要出事的呀。”

“不會那麼巧。羅氏家族那麼多人。唯獨就咱家出事。而且出事的都是羅氏家族。或者是跟羅氏家族有血緣關係的。比如我的親叔叔。.第一時間更新嬸子、以及他們的兒子媳婦等。”

韓雯雯抱住胳膊。聽他們倆的對話。再緊張兮兮的環顧四周。“蓉蓉。咱回吧。”她貌似害怕的樣子。聲音壓得很低。那雙閃爍着勃勃生機的杏眼。被一種莫名的低沉情緒侵潤着。烏黑、卻沒有光澤。

羅永平的家。的確太寬敞。偌大的房舍四周都靜悄悄的。不像是別的農村。有那此起彼伏雞鳴狗叫之聲。而在這裏。少說也有半小時的時辰。除了他們三。好像其他人都睡着了似的沒有一丁點異常的動靜出現。

蔣蓉順着雯雯的目光。也是那麼驚心一瞥。隱隱還是覺得這裏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卻一時間。判斷不出這種感覺是什麼。伸出手。捏了一下她因爲緊張和焦慮。不停交織在一起的手指。恬靜一笑道:“沒事。馬上咱就回。”說着看向凝目注視她們的羅永平道:“你給我說的這些。我都不太懂。但是。我可以找人幫你看看。”

聽蔣蓉這麼一說。羅永平面上一閃不快之色。有些失望的樣子。站起身。視線快速閃動。看向別處“我還有一件事要告訴你們。”

“什麼事。”

“走吧。”

蔣蓉和雯雯對視一眼。後者顯得非常緊張,囁嚅道:“蓉蓉。咱還是回吧。”

“你。害怕什麼。”

雯雯嚥下一口唾沫。搖搖頭。抿緊嘴脣。身子微微顫動着……剛剛想說什麼。羅永平回身望着她們道:“走啊。”

跟隨在羅永平身後。進入另一個過道。過道上,沒有人,燈光很昏暗,兩邊都是門,但是卻緊閉着。緊閉的房門裏面。好像有人嘆息……蔣蓉有一種奇怪的感覺。那就是覺得這裏似曾來過。

在暗黑的過道里。羅永平身影顯得有些詭異……不時的回頭張望瞬間。那臉。白煞煞的……

越是往裏走。更多更快章節請到。雯雯越是很緊張。顫抖的頻率加劇。近距離看以看見。她精緻的鼻樑。沁出了細密的汗珠。

這裏溫度跟在地窖差不多。陰冷、陰冷的。 殘暴王爺絕愛妃 怎麼可能會冒汗。心中產生疑問的蔣蓉。也有感覺到一種不可抗拒的力量在牽引着她前進。

突然。一扇門上模糊的痕跡。吸引住她的視線。這種痕跡。很像是被某一種工具剮蹭留下來的。更多更快章節請到。蔣蓉稍停腳步。伸出手用手指摸那痕跡原有的範圍……倏然。腦海出現一組阿拉伯數字01……受到磁力感應的影響。渾身汗毛倒豎。心臟也狂跳起來。意識裏預感到即將要看見什麼可怕的東西。嚇。急退兩步。神經質放開手。瞪大眼睛看着房門。腦海猛然想起在前一天做的噩夢……

蔣蓉出現的異常。把韓雯雯給徹底嚇住了。她捂住耳朵。面色慘白。掉頭就跑……

“雯雯……”蔣蓉慌神了。急忙大叫追去。

就在她們離開原地時。從過道另一處傳來一聲淒厲慘叫。聽到慘叫聲的蔣蓉。愣神駐足。頓感心中一痛。眉心霎時燙得聽有些受不住。轉眼間。彷彿一切都變得可怕起來。周遭環境變得扭曲,擠壓着她的五臟六腑,眼前一片黑暗。一股臭不可聞的血腥之氣見縫插針撲來。耳中那淒厲的慘叫更甚,鬼哭狼嚎,聽的人毛骨悚然。

羅永平呢。來不及去追雯雯。蔣蓉倏然轉身看向剛纔他剛纔站立的地方。心、呯呯狂跳。沒有人。。。他不見了。

這是怎麼回事。三輪車、柿子樹、羅永平那憨厚的微笑。一切都還記憶猶新。眨眼功夫變得那麼詭異莫測。

得先把雯雯找到再說。蔣蓉不顧一切衝了出去。口裏大喊道:“雯雯……”陰森森的屋裏。傳來她喊雯雯的迴音。以及拼命跑動的腳步聲。此情此景真心的恐怖極了。

鎮定、冷靜、深呼吸。喘息的聲音。心跳的聲音。自言自語的低語聲。虛無縹緲。也真實……幽深無止境般的過道。沒有盡頭。蔣蓉屏住呼吸。清理大腦因爲緊張和恐慌造成的凌亂。凌亂堵塞思維。大腦處於半癱瘓狀態。無法正常運轉。

那些緊閉沒有門牌號的房門。突然出現阿拉伯數字01、02、03、04……最後她停住奔跑。視線定格在014門牌號面前。

門是虛掩的。蔣蓉感覺在一剎那間。意識不受控制。完全就像是被囚禁了。肢體已經脫離本體。違背了她心中的意願踏進房裏去。. 無人荒島(一) 025 鬼迷眼

蔣蓉雙脣抿成了一條線,透漏出一股倔強的味道。卻又感覺意識呆立。木訥、虛掩的房門。一點一點的推開。在過道細微的光線隨着開啓的房門。滲透進去時潛意識裏覺得眼前看到的一切。有一種模糊、又似曾相識的感覺。

視線終於看到一抹。讓人深感不安的坐立姿勢……低垂的頭慢慢擡了起來,死灰顏色的臉上滿是血漬,邪惡的眼睛裏正迸射出兇狠的目光……

“啊~”蔣蓉失聲大叫。驚得一旁的韓雯雯和羅永平都神經質的盯着她。

手指機械的磨蹭着茶杯。下意識的環顧四周。這才醒悟。剛纔看見的情景根本不存在。他們三還好好的坐在石桌邊說話呢。

“我還有件事要告訴你們。”

蔣蓉驚訝。這分明就是重複剛纔出現在意識裏。羅永平說的話……她緊抿嘴脣。極力把注意力集中。認真的瞥看了一眼對方囁嚅道:“什麼事。”

羅永平起身。憨厚一笑道:“走。”

韓雯雯突然緊張起來。悄悄拽着蔣蓉的衣服“咱還是回吧。”

看着她面色變得非常難看。蔣蓉悄聲問道:“你。害怕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