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扯乎,陣法。”黑衣人頭目高呼一聲。

原先圍攻雲洛的衆刺客齊齊後退,緊緊圍成圓圈,總共三層,每個方位皆有人,將雲洛和娉婷困在圓圈當中。

“攻!”隨着黑衣人頭目的一聲令下,最裏面一個包圍圈的刺客率先進攻,雲洛揮笛迎上,退下了第一波進攻,第二次更強勁的進攻又襲來,隨着他們的進攻,還不斷變化方位,每當雲洛笛子點出,原先的方位會瞬間移動,雲洛點空了幾次後,不再作無用功,而是隻守不攻,但這樣,身上也掛了彩,多處被刺受傷。

陣外的落影一見不妙,正想上前相助,卻被另外一批黑衣人纏住,抽不開身來。

雲洛身上的傷口越來越多,銀白的衣衫上鮮血點點,如開的正豔的紅梅,卻刺痛了娉婷的雙眼,她知道雲洛之所以只守不攻,是爲了護住身後的她,不然以他的功夫,也不至於受如此多的傷,都是她連累了他。

她想說讓雲洛不要管她,安心應敵,但怕一開口就讓他分心,只好閉嘴不言,想了想,她從身上掛着的荷包裏掏出幾枚銀針,夾在手指間,以防萬一。

又有一個人朝雲洛身後刺來,雲洛一扭身,輕輕躲過,那人見一劍不中,立刻轉了方向,朝娉婷身上刺去。

娉婷怔在當場,一時忘了動作,也忘了躲開,眼見着長劍就要砍到娉婷頭頂,雲洛心急,伸手扔出手中紫玉笛子,將那人長劍擊落,救下娉婷一命。

但這樣一來,雲洛手中就沒了武器,他赤手空拳,揮拳揚掌,將內力運用的頂峯,但那陣法沒有一絲破綻,不管雲洛如何努力想衝出去,均無功而返。

眼見着雲洛一襲白衫已被鮮血染的血紅,娉婷咬着下脣,暗恨自己不會武功,不然也能相助雲洛一二,哪像現在,還拖累他。

黑衣人頭目眼見久攻不下,心內着急,今日如果不能取了明王性命,他們也難逃一死,想了想,他又高喝一聲,“快換蛇形陣。”

三下兩下,那些刺客就變了隊形,像蜿蜒扭曲的毒蛇,一波又一波的朝雲洛襲來,雲洛本就全身掛彩,內力也消耗的差不多,眼見刺客又換了陣法,進攻比先前更加強勢,他防守的動作已漸遲緩。

陣外的落影更是着急,他揮劍的動作越發的快速,齊唰唰斬下面前兩人的頭顱,他動作迅即如電的從身上掏出一個物事,朝空中扔去。

“嘀!”隨着尖利的嘀聲,一朵火花在天空一閃而逝,那是落影在召喚同伴的令箭。

黑衣人一見不好,再不速戰還決,等明王的救援一到,他們就什麼也做不了了,平白錯失了大好機會。

我在異界造詭秘 “加快速度,殺。”黑衣人厲聲喊道。

圍攻雲洛的陣形進攻的越發快速,雲洛就快要支撐不住了,但有一股意志支撐着他,不能倒下,不能死,還有人需要他的保護。

娉婷看着雲洛越發遲緩的動作,淚眼朦朧,難道今日他們都要死在這裏了麼?

一柄長劍從斜裏刺來,以雲洛現在的速度,肯定是躲不過了,娉婷心中一急,大步上前,手中銀針朝那人手臂刺下。

那人吃痛,長劍一滯,已讓雲洛躲過這致命一劍。

“臭婆娘,找死。”那人見娉婷阻下了他刺嚮明王的致命一劍,不由大怒,反手一揮,長劍直朝娉婷身上刺來。

雲洛伸手將娉婷一拉,快速將她拉到身後,然後一掌拍向那人,這一掌用盡了他全身的力氣,那人受掌即斃命。

雲洛這才鬆了口氣,他正要轉身,卻聽到娉婷一聲大呼,“王爺,小心!”,隨即她朝他撲了過來,擋到了他身前。

明晃晃的長劍迎面刺來,眼見着就要刺到娉婷身上,雲洛伸手一推,把娉婷推開,下一瞬,長劍沒入他的胸口,穿胸而過。

“雲洛!”娉婷淒厲的聲音傳入他的耳中,他想轉頭看她,告訴她自己沒事,卻在下一秒,直直往地上倒去。

“王爺!”落影疾聲大呼,揮劍死命的斬殺着圍攻他的人。

黑衣人見得手,正想再上前,補上幾劍,讓雲洛徹底沒命。

這時,有“嘚嘚”的馬蹄聲傳來,一會兒就到了近前,還沒等黑衣人反應過來,馬上之人紛紛揮劍狂殺,瘋狂的向切西瓜似的,不大一會兒就將黑衣人屠殺至盡。

眼見着黑衣人已死盡,纔有人上前朝落影抱拳道:“大頭!”

落影沒理他,他快步走到雲洛旁邊,見娉婷抱着雲洛,目光悽然。

“王妃,讓屬下看看王爺。”落影低聲朝娉婷道。

“落影,王爺他……”雲洛雙目緊閉,身上的傷口仍在汩汩的流着血,一會兒就把娉婷身上的衣服染紅了一大片。

“王妃,您別急,先讓屬下看看王爺。”落影看向暗衛隊,“落林,快過來看看王爺。”

落林應聲快步過來,蹲下身子檢查了雲洛身上的傷口,蹙了眉頭道:“得立即醫治,否則再失血下去,王爺會有性命之憂。”

“那趕快送王爺回府。”落影吩咐一聲,立刻上來幾個暗衛小心將雲洛擡起,放到一匹馬上,落影一躍而上,朝娉婷道:“王妃,屬下先行一步。”

娉婷怔怔點頭,眼見着落影帶着重傷的雲洛朝京師而去,雲洛染得血紅的衣袍從她眼前一閃而過,她的心像被一隻手緊緊的揪住,難受的喘不過氣來。

“王妃,屬下送您回去。”有暗衛走到娉婷身邊,朝她說道。

“好”娉婷點頭。

傾天居,雲洛仍然昏迷不醒,落林爲他包紮好了傷口,站起身來,他見娉婷一眨不眨的盯着雲洛,神情擔憂,不禁開口說道:“王妃,您別擔心。”

“王爺怎麼樣了?”雲洛看着牀榻上面色蒼白的雲洛,心中微疼。

“屬下已給王爺止了血,傷口也處理了,只要今日不發燒,就算度過了危險期。”落林醫術了得,王爺身上那一劍,雖是致命之傷,但經過他的醫治,如果傷口不感染,王爺很快就會醒來的。

“好,我知道了,你們先下去吧!”娉婷自己也會醫術,雖沒有落林醫術高強,但最起碼的病人護理還是知道的。

“王妃,您一夜沒有進食,不如先去用早膳,這裏,屬下會看着的。”王妃是王爺心尖上的人,所以落影對她也很是尊敬。

“我不餓,你們下去吧!這裏我看着就行了。”娉婷哪裏有胃口,此時,她最大的心願就是雲洛能快點醒來,哪怕他像前段時間一樣,對她語氣冷淡,她也願意。

“那好吧!屬下就在外面侯着,王妃您有什麼吩咐,喚屬下一聲就是。”見她的樣子,落影知道勸不住她,也就不再堅持。

“恩!”娉婷點頭。

落影揮了揮手,落林與他一起打開房門走了出去。

屋裏只剩下娉婷與雲洛,雲洛靜靜的躺着,面容蒼白,悄無聲息。

想到那千鈞一髮之際,他毫不猶豫的推開了擋在身前的她,寧可自己受下那致命的一劍,也不願她受到傷害,娉婷心中止不住的心疼。

“真傻!”娉婷喃喃出聲,輕輕撫上他的面容,從眉心到鼻尖,再到下巴,然後落到他的臉頰上。

這還是她第一次認真的打量他,面如冠玉,清雅俊逸,不比顧少清的明朗陽光,也不是大哥那般的凌寒高傲,他的顏就像一汪清水,清清淡淡的,卻在不經意間浸潤人的心田。

這樣的他,不經意間給人溫暖,難怪會有那麼多女子心儀於他,連那華國第一美人陌顏公主也芳心暗許,更別說現今住在王府裏的小師妹江蘭月了。

也只有她,因爲覺得是他拆散了自己和顧少清的感情,怪責於他,對他冷淡,將自己的心閉的緊緊的,連一絲情意都不曾給他,還時常誤會他,把他對她的好當成理所當然,她何其傻啊!

想到那會她看到刺客長劍刺向雲洛的時候,她是反射性的擋到了他的面前,難道說她已經開始動心了嗎?怎麼會,娉婷驀然驚住。

“雲洛,怎麼辦呢?”她想否認自己的內心,可是憶起雲洛被刺倒地的那一剎,她幾乎停止的心跳,她否認不了,她確實是在意雲洛的,她害怕他會離她而去,而且是寧可她死了也不願雲洛受到傷害,原來她已經陷的如此之深了嗎?

“雲洛,你一定不要有事,娉婷求你,一定要安全的醒過來。”娉婷抓住他的一隻手,低聲說道。

雲洛仍呼吸輕微,安靜的躺在牀上。

“雲洛……雲洛……”娉婷趴在牀沿,喃喃喚着。

“叩叩叩”隨着敲門聲,落影的聲音傳來,“王妃,趙管家有事稟報。”

娉婷擦了擦頰邊不知何時落下的眼淚,開口道:“什麼事,說吧!”

“王妃,晉王來了。”趙遲平和的聲音傳來。

“晉王?他來做什麼?”雲沂突然上門又是爲哪般,娉婷暗道。

“他說來找王爺有事相商,王妃,您看該怎麼做。”王爺受重傷,昏迷不醒,晉王這個時候來,怕不會是知道什麼了吧!

見,還是不見,以雲沂的性子,既然到了明王府,沒見到雲洛,恐怕不會善罷甘休吧!娉婷沉思片刻,淡聲說道:“讓他到前廳稍候,我一會過去。”

趙遲領命而去,娉婷將雲洛的手放回被子裏,又給他掖了掖被角,這纔打開門,朝落影道:“好生照顧王爺,我去見見晉王。”

“王妃,您真的要去見晉王。”落影是知道雲沂去娉婷的心思的,當初就是他查到消息,雲沂欲納娉婷爲側妃,現在雖說娉婷已嫁給了雲洛,雲沂也娶了正妃側妃,但以雲沂的性子,難免不會對娉婷動那歪心思。

“嗯,我去見見。”現在雲洛躺在牀上昏迷不醒,如果連自己也不出面,難保雲沂不會懷疑什麼,雲沂向來不喜雲洛,如果知道雲洛重傷在牀,或許會在背後搞小動作什麼的,她不能讓雲沂傷害雲洛,所以,只有她出面,找個理由搪塞雲沂才行。

“王妃,晉王來找王爺,肯定沒什麼好事,要不,屬下找個理由打發他走。”落影還是擔心。

“沒事的,落影,不管晉王是抱着何種心思而來,這裏畢竟是明王府,怎麼着他也不敢亂來,你且放心照顧王爺就是。”娉婷說完,轉身往院門口走去。

落影只好吩咐了暗衛跟過去,才進了雲洛的房間。

雲沂雙手背在身後,輕輕踱着步子,他的耐心幾乎用盡,要不是想探點消息回去,他早就甩袖離去了。

天龍神主 但等了近一個時辰,仍是讓他心煩氣燥,說話的語氣也不好起來,“到底讓本王等到何時,你們王妃纔出來相見。”

“晉王,您少安毋躁,王妃馬上就來,馬上就來,您先喝口水。”見他生氣,趙遲心底暗笑一聲,表面上卻裝作一副恭敬的樣子,遞了茶水過去。

“不喝,不喝。”雲沂不耐煩的說道,一揮手打掉了趙遲遞過來的茶水,現在的他,只想快點見到娉婷,然後打探一番雲洛的情況,他的暗衛給他傳的消息是,雲洛身受重傷,昏迷不醒。

“晉王爺,您好大的火氣,可是下人招待不週?”這時,一道嬌脆的聲音傳來。

聽到聲音,雲沂側首看去,卻猛然怔住。

------題外話------

今兒入v,堇本身打算萬更的,但昨天有點事,沒存夠稿,就只有五千字了,親們,歡迎首訂, 只見娉婷一身素白衣衫,素髮輕挽,衣帶當風,款款而來。

娉婷本就容貌傾城,即使是素顏,仍貌美如花,雲沂見過美人無數,卻在每一次看到娉婷時,都忍不住驚豔一把。

“弟妹說笑了,二哥不是這個意思。”雲沂臉上浮起一絲假笑,目光灼然的看着娉婷。

“是嗎?我還以爲是府中下人怠慢了晉王您,才惹得您生氣。”接收到他如火的目光,娉婷幾不可察的皺了一下眉頭。

“沒有,二哥怎麼會生氣,不會的。”雲沂虛僞的說道,他裝模作樣的朝娉婷身後望了一圈,疑惑道:“弟妹,怎的沒見到三弟。”

娉婷被他的一口一個弟妹弄得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卻又不能阻止他如此稱呼她,心中嫌惡,面上卻不露半分,只是淡聲說道:“王爺如今不在府上,晉王找他可是有事?”

“三弟不在府上,不會吧?”雲沂一臉的不相信,雲洛怎麼可能不在府中,他的暗衛親眼看到雲洛重傷回府,這會,指不定是重傷不治,這樣纔好,他巴不得雲洛去死,他此次來,就是想聽到雲洛不治身亡的消息的。

“我府上的人看到明王府的人到仁安堂買了許多藥,我還以爲是三弟病了呢?”雲沂用試探的語氣問道。

聞言,娉婷心中一顫,神色卻不變,她垂下眼簾,輕輕點了點頭,“王爺是染了風寒,但不是很嚴重的大病,吃了兩味藥,已經無大礙了。”

“什麼?三弟真的病了,不行,我得去看看他,風寒可不是小病,得請御醫好好看看才行。”雲沂裝作一臉着急的樣子,似乎有多關心雲洛似的。

“王爺喝了藥,一早就出門去了。”娉婷怎麼會讓他去看雲洛,他說他的人看到王府的人爲雲洛抓藥,怕是他一直派人跟蹤雲洛吧!說不定,此次的刺殺都跟他有關,想到這,娉婷微微沉了臉色,如果真是雲沂做的,那他的手段未免也太毒辣了些。

“三弟生病了,不好好在府中歇着,怎麼會跑出去呢?”雲沂明顯不信。

“王爺真不在府中,晉王爲何不信?”娉婷在椅子上坐下,端着茶水緩緩喝了一口,又道:“讓晉王失望了,如果您有事找王爺,娉婷可以幫忙傳話,只是不知晉王找王爺所爲何事?”

綜神話龍寵 “也沒什麼事,三弟他不在就算了。”雲沂呵呵笑了兩聲,也不在意娉婷對他的冷淡。

“如果晉王沒有話讓娉婷傳給王爺,那就恕娉婷不奉陪了,一會兒娉婷需出府一趟,晉王請自便。”說着,娉婷放了手中杯子,就欲離開前廳。

“既然弟妹還有事要忙,那二哥就先走了。”雖然對娉婷的態度深感不悅,雲沂也很想發火,但想到這是人家的地盤,又忍下了到嘴的怒氣。

“晉王爺慢走,趙管家,送客。”娉婷朝立在門口的趙遲道。

“是,王妃。”趙遲走了進來,朝雲沂做了個請的手勢:“晉王爺,您請。”

“弟妹再見!”雲沂神色複雜的朝娉婷笑了笑,然後擡步離去。

看到他背影消失在門口,娉婷不但沒有鬆一口氣,反而又多了一絲擔憂,雲沂離去前那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讓娉婷感到強烈的不安。

“王妃,您沒事吧!”趙遲將晉王送出府,折回來時,看到娉婷微沉的臉色,不由關心的問道。

“沒事!” 重生之北國科技 娉婷按了按額角,吩咐趙遲,“趙管家,多派些人手到傾天居,吩咐衆位護衛,警惕性放高一點。”

“王妃,您是擔心晉王會對王爺下手?”趙遲一下就領會了娉婷的意思。

“我也不知道,只是心裏有些不安。”不能怪娉婷多心,實在是因爲現在是關鍵時刻,雲洛重傷昏迷,雲沂如果要對他下手,今晚是最好的時機。

“或許是我多心了,趙管家,吩咐下去吧!我先回傾天居了。”娉婷說完,就離開了前廳,朝傾天居走去。

一日很快就過去,到了晚上,落林又爲雲洛仔細檢查了一遍身體,確定只要能熬過今晚,就無大礙,這才退了出去。

仍是娉婷守在雲洛榻邊,落影侯在門外,隨時等侯傳喚。

娉婷時刻關注雲洛的體溫,生怕他感染髮熱,重傷病人最怕的就是高熱不退,這樣不僅傷口會惡化,更怕的是因此會有性命之憂。

娉婷不厭其煩的爲雲洛量着體溫,但是到了半夜,雲洛還是發起高燒來。

娉婷只好打了水,脫了雲洛的上衣,一遍又一遍的爲雲洛擦拭着身子,但云洛的高燒卻一直持續,怎麼也退不下來。

娉婷急得直哭,吩咐落影去喚了落林來,落林檢查了雲洛的情況,也只是搖頭,如今之計,只能靠王爺的意志力了,如果能撐過今晚的高熱,過幾日他必能還王妃一個活蹦亂跳的王爺。

落林退下後,娉婷拉着雲洛的手,又是着急又是難過,都怪她,要不是爲了護着她,雲洛也不至於受這麼重的傷。

“王妃,王爺會沒事的,屬下相信王爺一定能撐過來。”落影心內也着急,但仍不忘安慰神色哀慼的王妃。

“恩,你先下去吧!有事我會叫你的。”娉婷朝落影說道,目光不離雲洛半分。

落影看着她的背影,又朝牀上的王爺看了一眼,才轉身開門出去。

夜越來越深,娉婷又爲雲洛擦拭了一遍身子,她不敢睡,但兩天沒閤眼,實在是困極,她趴在雲洛的牀前,迷糊睡去。

不知過了多久,她被一陣喧鬧聲吵醒。

她怎麼能睡着了呢!伸手揉了揉眼睛,她朝雲洛望去,卻見他面色仍是緋紅,伸手探了探他的臉頰,高熱仍未退去,娉婷給他額頭換了一塊帕子,又爲他掖了掖被角,這纔開口喚道:“落影!”

“屬下在,王妃,您有何吩咐?”落影的聲音清晰的傳來,讓娉婷心底微安。

“外面出什麼事了,爲何如此吵鬧?”外面喧鬧聲傳到娉婷耳中,讓她皺緊了眉頭,深更半夜,如此吵鬧,到底發什麼了什麼事?難道是有刺客來了?

想到這,她心中一緊,剛要問落影,卻聽到門外的落影說道:“王府來了刺客,不過,王妃,您放寬心,我們早有準備,刺客到不了這傾天居的。”

“那就好!”聽到落影的話,娉婷微微鬆了口氣,此刻雲洛高燒不退,經不起半點折騰,如果有刺客闖入,對雲洛是極爲不好的,她不能讓雲洛有半點閃失。

“落影,暗衛隊全部在傾天居侯了着麼?”自從昨晚雲洛重傷,娉婷才知道雲洛有專門的暗衛隊,而落影則是暗衛隊的隊長,落林也是暗衛隊的一員。

“是,暗衛隊所有成員都隱匿於傾天居各處,只要刺客看進來,絕對讓他有進無出。”落影低聲說道。

“好,知道了,千萬不能讓刺客進來打擾王爺。”娉婷淡聲吩咐,雖說相信暗衛隊的實力,但還是小心謹慎爲重。

“王妃,您放心就是。”落影信心滿滿的說。

娉婷又給雲洛換了條毛巾敷在額頭,外面的打鬥聲絲毫沒有影響她細心照顧雲洛。

外面打殺聲持續了沒多久就停了,一會兒,娉婷聽到有腳步聲在門外停住,接着外面有極低的聲音傳來,似乎來人是在向落影稟報什麼事情。

不多一會兒,低語聲停止了,落影的聲音傳了進來,“王妃,抓到了一個刺客,落影得到前廳去一趟。”

“去吧!”娉婷擰着手中的帕子,將水擰乾後,爲雲洛擦拭着臉頰,他仍在發着燒,得好好照顧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