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少比當初盧李輝維護的警局主頁,天天轉載公文強多了。

這大概就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的最典型例子。

這件事情告訴我們,前往不要小看任何一個人,別說張長江還沒有到退休年齡,就算是七老八十,許多老年人煥發出事業的第二春,第三春,並不罕見。

九十歲還能跳傘,八十歲還能走T台當模特,七十歲還是一個肌肉發達的猛男。

當然,在秦旭身邊,最經典的例子,就是五百歲的老秦師父。

年齡超過秦旭好幾十倍,但學習新事物的熱情和天賦,也遠遠超過秦旭。

秦旭看了一眼蹲在他辦公桌抽屜里繼續不知道在寫哪一篇論文的老秦師父,順手點開張長江剛剛發布視頻的評論。

「球球訓大鵝的秘籍,這群大白鵝太威武了,我覺得我應該養一隻在身邊,絕對沒有任何人敢威脅到我的生命安全了。」

「同來拜師了,不愧是警察叔叔們養的鵝呀!老家的大鵝雖然也是戰力不俗,但跟這批鵝警官相比,絕對差了十萬八千里。」

「鵝我不求了,我當吃瓜群眾好了,求警察叔叔們天天發布戰鬥鵝們的視頻,就喜歡看一群鵝撲上去碾壓罪犯,炒雞爽,能多吃兩碗飯嗷嗷!」

「原來這些戰鬥鵝,是這樣訓練出來的,練沙包的鵝,我也試試看。」

還有一大部分人,完全搞錯了先後順序,他們認為,這些大白鵝之所以能夠所向披靡,是長陽分局的警察叔叔們,從小讓它們訓練出來的。

美麗的誤會,就讓它們繼續下去吧。

秦旭笑了笑,關掉視頻,順手將一個捏扁的易拉罐,塞進辦公桌的抽屜里。

強勢徵婚,女人,乖乖聽話! 這段時間,原本只有拳頭大小的金毛兔子,已經有一個小蜜瓜那麼大了。

長長柔軟的絨毛垂在身邊,手感舒服極了。

因為終日躲在抽屜里,那些絨毛不需要特殊打理,也非常柔順光滑,金光色更濃,就算再普通的燈光下,依然會被它的皮毛閃耀到眼睛。

據老秦師父說,異化白蟻蟻巢外的保護毛,其質地和色澤,是其食材所決定的。

秦旭這窩異化蟻巢,吃的最多的就是塑料袋以及一堆耐嚼的破銅爛鐵了。

所以,它外表層的保護毛,看起來特別具有金屬感。

而目前養在秦旭家老宅的大狗狗,平日里食用物品以塑料為主,但更多的有秦旭爺爺奶奶從周邊搜集來的落葉,廢棄衣物,木柴等等。

所以,家中那隻大狗的毛色更柔和,看起來更自然。

趁著休息的時間,秦旭從單肩包里拿出屬於另一個身份的手機。

實際上,秦旭目前許多活動,都轉移到這個身份上了。而自己的真實身份秦旭,在熟悉他的人看來,只是一個能夠聯繫到特殊動物商人的小民警而已。

只要獲得這位特殊動物商人的聯繫方式,任何人都能從他手中買到某些特別的動物。

「請問新的一批粉紅蛛幼蛛什麼時候出生,我們提前預定,價格可以比之前提高三成。」

小天寵物店出售粉紅蛛的生意一定是火爆極了。

要不然不會每天都來催促購買小粉紅蛛。

秦旭打字回復。

「蜘蛛已經抱卵,等孵化完成之後,再與你聯繫。」

真是一個好消息。

小天寵物店原本沒指望有新答覆了,沒想到居然收到了意外驚喜。

自家的白毛粉紅蛛再次抱卵,秦旭也是剛剛發現。

上一次孕育幼蛛之後,白毛粉紅蛛經歷了一個恢復期,終於肚皮底下,再次有了白色的卵包。

除了秦旭熟悉的人,還有許多意想不到的人,主動添加劉景懷的手機。

秦旭點開一條又一條的消息,簡單地進行回復。

這裡大多數人,是向他購買紅蓮蟻的。其他的動物,別人就算想買,動物商人劉景懷也會告訴他們,暫時無貨。

有些人直接將貨款轉賬給他,留下地址。這些人秦旭匯總之後,每天就會抽空找個時間,帶上異光獨角仙,以劉景懷的身份跑一趟快遞站,將他們購買的紅蓮蟻寄給他們。

他這段時間,已經陸陸續續賣出二十多隻紅蓮蟻,顧客大多數都是熟人之間的推薦。

比如說他師父黃正浩,就一連推薦了四個人,買了一共十隻紅蓮蟻。

黃正浩如此積極熱心的推介,還得從他自身經歷說起來。

黃正浩的妻子和女兒,都是普通人。

他自從花了半個多月的工資,買了兩隻紅蓮蟻送給她們,就時刻關注妻子女兒的日常生活。

他還「以身試法」,揮手假裝想揍老婆,想試試紅蓮蟻的守護能力。

可惜,貌似他演得太假了,又或者紅蓮蟻太敏銳了,就算拳頭快碰到皮膚,趴在妻子女兒耳朵後面的紅蓮蟻,也沉得住氣,一動不動,絲毫沒有被黃正浩給騙到。

既然親身試驗不奏效,黃正浩只能家裡兩位女同志的飼養反饋了。

黃正浩的妻子在事業單位上班,性格溫和,也不得罪人,日常活動範圍,也就是家、超市和單位幾點一線。

所以,日子安安穩穩,風平浪靜。

倒是他閨女,在飼養紅蓮蟻兩周之後,等到老爸休假,啥也顧不上,興奮地跟黃正浩絮叨起來。

黃正浩的閨女黃盛心,如今是一名初中一年級的學生。她就讀潮海市第一中學,學業優秀,每天早晚坐地鐵上下學。

無論是早上上學時間,還是晚上放學時間,都是出行的高峰期。

以前黃正浩和妻子詢問她自己獨立出行是否方便,小姑娘總是自信滿滿打包票,說沒有問題。 高峰期擁擠的公共交通,摩肩接踵,過近的距離,總會出現某些人渾水摸魚,趁機實施自己內心不可告人的隱秘勾當。

在潮海市地鐵二號線的早晚高峰期,附近的警局每隔一段時間,都有接到群眾舉報,有人在擁擠的車廂內,猥褻女生。

這種行為難偵查,難立案,想要幫受害人拿到確鑿證據,指控犯罪嫌疑人,中間遇到的困難,足以讓受害人放棄聲討權利。

而受害人群體中,以涉世未深,剛剛發育的女孩,最容易成為被侵害的目標。

現代孩子從小營養充足,許多女孩在青春期發育后,體格與成年女子相差無幾,但她們依然生活在父母學校的呵護下,心志單純,很容易遭受這些行為的傷害,卻因為羞愧恐懼,無法及時向成年人求救,只能默默忍受躲避。

黃盛心這個小姑娘,雖然老爸是走路帶風的警察叔叔,但性格並不強悍,甚至比起其他同齡女孩,顯得更為羞澀內向。

在某些調查中指出,很多犯罪案件的女性無辜受害者,並不是那種著裝火辣,美貌奪目的女性,而是外表安靜,略顯怯懦的女性。

比起前者,她們更容易成為罪犯選擇實施犯罪的對象。

黃盛心不管是外表還是內在性格,都是讓家長十分放心的乖乖女。

齊耳的劉海短髮,白皙細膩的皮膚,黝黑明亮的眼睛,乾淨清爽的校服裙,還有剛剛發育的少女身材,同時沒有同行的夥伴,獨自上學放學。

自從上初中后,黃盛心在上學放學搭乘地鐵時,遇到很多次陌生男子的騷擾。

他們的很多動作非常隱晦,彷彿不經意間抬手,手指從她得胸口擦過,轉身的同時,手背在她臀部撞了一下。

車廂內擁擠時,毫無顧忌地站在她的後背,緊緊貼著,令人難聞的男性氣息,讓黃盛心都只能奮力掙扎,擠開旁邊的乘客,躲開這種人。

她知道他們是故意的,但除了躲避,噁心,卻沒有任何辦法。

這種行為報警沒有任何作用。就算警察來處理,這些人完全可以推脫,聲稱他們不是故意的,只是場地過於擁擠,所以不小心碰到而已。

黃盛心之前就在公交車上,看到一個漂亮女孩把一個看似斯斯文文的中年男子抓住,卻被他抵賴嘲笑,反而說她有被害妄想症,最後那個中年男子揚長而去,而女孩氣得把手上的包給砸了。

黃盛心也不敢將自己的遭遇告訴父母,應該說,她不敢將自己的遭遇告訴任何人。

她害怕看到別人知道她的遭遇之後,產生的異樣眼光。

所以,那幾次遭遇,讓黃盛心每次一遇到人多的時候,總是膽戰心驚地將書包背在胸前,縮在地鐵角落位置。

直到爸爸將一隻可愛的小螞蟻送給她。

黃正浩平時幾乎沒有什麼休息日,所以黃盛心與父親接觸的時間,還不如學校的老師同學們多。

但是,黃盛心知道,父親對她的愛,並不比母親少。

對黃正浩送的小螞蟻,並不害怕任何昆蟲的黃盛心還是挺喜歡的。

小小一隻紅蓮蟻,並不需要多大的養殖空間,只要隨身帶上一把小干辣椒。

想喂的時候喂一下,忘記了餵食,小傢伙也會自己搖頭擺腦地自己去找裝辣椒的袋子。

黃盛心的同學有養過貓狗,她可知道,養貓養狗的開銷很大,不僅要買貓狗糧和零食,還要定期驅蟲,如果一不留神生病了,那開銷就更大了。

而爸爸送給她的這隻小螞蟻,相比之下,真是省心又省力。

每天帶著紅蓮蟻上學放學的黃盛心,在一次搭乘地鐵放學回家的路上,很糟糕的又碰上某些不懷好意的男子。

她習慣性地站在地鐵靠邊的角落,背後頂著門,書包背在前面,警惕地關注著周圍的陌生男子。

甚至就連臉上滿是老人斑的白髮老人,黃盛心也沒有掉以輕心。

她以前聽自己要好的小學女同學提起過,以前在公園玩的時候,就被一個六七十歲的老男人又摸又親,噁心極了。

一個穿著白襯衫戴眼鏡,手裡拿著一個大公文包的男子,體型乾瘦,大約三十多歲,嘴角帶笑,站黃盛心旁邊。

他們的距離太接近了。

等地鐵在某個車站湧進一群人的時候,這個一直保持微笑的男人,更是向黃盛心走近一大步,胸膛直接壓倒黃盛心的書包上。

豪門罪愛:金主的緋聞情人 黃盛心彆扭地側了側身,試圖用肩膀隔開與這個人的距離。但是,這個笑起來讓她覺得很不舒服的男子,並沒有就此罷手。

他抬了抬手,指頭竟然在黃盛心耳垂上輕輕捏了一下。

黃盛心噁心地快要吐了。

她剛想擠開這個人,逃到別的車廂去。突然,眼前這個男子輕佻的表情變得扭曲。

「啊啊,好疼。」他的脖子猛地一歪,往後傾倒在一位體型壯碩的中年阿姨身上,「好疼,有蟲子咬我!」

黃盛心眨了眨眼睛,當時還沒明白怎麼回事。

不過,所有人中,反應最快是那位噸位十足的大媽,一個男的砸到自己身上,甭管是不小心還是故意,她直接掄起自己沉甸甸的放方形牛皮包,皮包尖角的位置,朝著那個男人頂過去。

「你一個男的讓開點,往哪撞呢!別吃老娘的豆腐。」

如果這個戴眼鏡的男子身上沒那麼疼的話,聽到這位中年阿姨的話,一定會氣憤地跳起來反駁。

「誰想吃你的老豆腐!」

不過,後背和脖子上的疼痛,讓他忽略周圍的以前,只是歪躺在地上,用手胡亂抓著後背,喊道:

「誰來幫我看看,我被蟲子咬了,好疼啊,疼死我了!」

黃盛心一點也不同情他。

在她看來,這個人就是惡有惡報,內心齷齪,舉止噁心,被蟲子咬了活該。

地鐵到站停靠,趁著乘客進出的時候,黃盛心離開這節車廂。

她抬腿離開的時候,一道不起眼的紅光,從那個依然在喊疼的男子背上劃過,落在黃盛心手心上。

黃盛心迅速合攏拳頭,轉頭看向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淚的男子,瞬間意識到了是誰救了自己。

是爸爸送給她的紅蓮蟻。

爸爸送給她紅蓮蟻的時候,跟她說過,這隻小螞蟻能夠保護她不受外界傷害。

她原本以為是老爸祝福的話,而黃正浩揮著拳頭滑稽的實驗,也被她當成是逗老媽和自己開心的玩笑。

黃盛心擠到另一個地鐵車廂的角落,偷偷張開手掌。

果然,她看到那隻微微泛著紅色光澤的小螞蟻,正在她的掌心裡,溫順乖巧地爬來爬去。 事情發生后的第一個休假,黃盛心鼓起勇氣,將地鐵上發生的事情,簡單地告訴黃正浩。

她的講述重點,是將一個成年男子咬得痛苦不已的小螞蟻,而黃正浩聽完氣得肝疼肺疼渾身疼。

他放在心裡的閨女,被這種人渣欺負了,他要是不給她討回公道,他會氣一輩子的。

黃正浩如何找人對付那個對黃盛心動手動腳的男子,就連黃盛心自己都不知道。

反正十天之後,這個眼鏡猥瑣男被以傳播不良信息的罪名拘捕,可能要面臨三年以下的有期徒刑。

正是通過這件事情,黃正浩證實了紅蓮蟻的護衛能力,順手將特殊動物商人劉景懷的聯繫方式,告訴給了幾個有需要的好友。

秦旭知道黃正浩的人脈很廣。

他介紹給劉景懷購買紅蓮蟻的人,秦旭以前就從黃正浩口中聽過他們的大名。

第一個介紹過來的客戶,是一位半公益的律師,幫許多弱勢群體打贏了很多官司。他目前正在幫助一個鄉村的居民,向村子周圍的化工廠提出控訴。

幫助弱者向強者索要賠償,並不是一件輕鬆的工作,他近期已經多次接到威脅信息。

為了自己的人身安全,在黃正浩的介紹下,他一下子向秦旭買了兩隻紅蓮蟻。

一隻留給自己,一隻留給寡母。

黃正浩介紹過來的第二個人,是一位不太常見的調查記者。

他的名字後面,跟著數次驚動全國的食品安全醜聞,醫藥安全事件。

每次報道,都掀起軒然大波。

比起第一個律師,這位從事新聞調查的記者,人生安全就更美保證了。

秦旭以前聽黃正浩所說,他會與此人結識,並成為好友,就是因為他因為調查某些行業黑幕,得罪了某些人,遭到圍毆追打,正好被巡街的黃正浩救下。

大概是因為記者出生,儘管有黃正浩打包票,這位記者並沒有太過相信紅蓮蟻的神奇之處,而是嘗試性地買了一隻,準備試試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