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啪……」一連串海浪衝擊著碼頭底下的柱木,傳來一陣陣蕩漾之聲。

兩艘如同洪荒巨獸般的戰艦,緩緩停泊在碼頭上。

這兩艘巨無霸一樣的戰艦的身影,一下子就把寬敞無比的碼頭給籠罩,碼頭上,一時間顯得靜謐無比。

這兩艘戰艦,赫然就是徐福鎮傳承下來的神階戰艦,而它們,在林牧收服徐福鎮后,也是第一次齊聚在碼頭上。以前的它們,都有任務,根本就沒有在碼頭上停下來很久過。

「郭首席,真是巧合,想不到你也是這個時間回來了。」于禁等人從一艘戰艦上下來,就看到同時從旁邊戰艦下來的郭嘉等人。

郭首席,是于禁對郭嘉的稱呼。這是一種認可。

「於將軍遠征海外,收穫豐碩,戰力無邊啊!」看到紅光滿面的于禁等人,郭嘉微微笑道。

得到玄黃之氣的郭嘉,顯得更沉穩,更有磅礴文氣了。

「郭首席謬讚了,我們也就在周遭溜了一圈而已,哪裡是遠征。」于禁謙虛道。他們這次出征,基本沒啥慘烈的戰役出現,將士身上的精甲,都還嶄新如初。

不過,一些將士的臉色卻顯得有些蒼白,顯然是不怎麼適應海洋旅途。

在於禁與郭嘉寒暄之時,郭嘉旁邊一位身穿錦袍,頭戴青色冠簪的青年文士,細細打量著大荒領地的武將。

「元嘆,這位是我們大荒領地的虎將,于禁於文則,旁邊那位,是蔣欽蔣公奕。」郭嘉與于禁寒暄一會後,馬上向身邊的青年文士介紹。

「元嘆?這位難道就是新的會稽郡太守?」于禁蔣欽聞言,同時驚呼。

會稽郡的太守,又換人了,這是在許詔之亂后,短時間內第二次換牧官。以往,許詔可是把控會稽郡上十年,會稽郡太守之位,在許詔下,相當於鐵打的。

然而,在其叛亂后,這鐵打的位置,變成了流水之位!

聽說是中央龍廷上有貴人不滿意身為皇親國戚的劉繇,大肆提拔親信,故而把上任不久的太守擼掉了。

其實,這個情況,在當初刺史府的時候,林牧就有預感。

你一個刺史,即便開始之時,把功勞攬過去,努力走動,提拔親信,掌控揚州,那也只是一時之興而已。若中央龍廷有人不滿,想要擼掉,只是一次朝會便可把一切摧毀。

牧官,是一個非常敏感的官職。總攬來說,縣令、太守、刺史等,都是非常敏感的,容易觸動很多人的神經。

林牧走軍職,不往地方牧官政途這條路走的原因,就是因為它存在太多變數。

軍官,在中央龍廷的那些人眼中,其實並不怎麼重要。

這也是玩家群體和寒士與豪紳士族的最大差距的特徵。

新來的太守,是揚州大士族顧家的長子顧雍,表字元嘆,大文豪蔡邕的弟子!

「太守大人,久仰久仰!」還是白身的于禁蔣欽等人,馬上恭敬一禮。 豪門世家:我的霸道老公 不管其他,就這職位,就值得他們敬佩。

「文則兄、公奕兄,有禮了!以後共事一堂,大家就是一家人。」顧元嘆,也就是顧雍,淡然回了一禮,謙遜道,絲毫沒有太守之態。

顧雍這般之態,隱隱之間,把自己和于禁蔣欽等人作一水平,而郭嘉,卻是在這之上。

郭嘉不單止拉攏顧雍,在個人魅力上還壓服了顧雍。這是于禁和蔣欽的第一感覺!

郭首席不愧是郭首席,竟然把這位都拉到了大荒領地的賊船上,用主公的話來說,牛逼!

大荒領地最大的官,終於是出現了!

這下子,會稽郡據為己有的計劃,是可以大刀闊斧進行了吧,無需如履薄冰般行動了。

和劉繇的情況不同,林牧把控會稽郡,是從底往上,所有的位置,都掌控下來,緩慢布局,全局而掌,牢固堅穩!

以前,是從東冶縣等幾個縣城慢慢滲透,現在,有太守為靠山,可以更快掌控會稽郡,不管是廣義還是狹義,會稽郡,都是大荒領地的了。這樣一來,即便是換了太守,也不會改變這個事實!

。m. 「哈哈,好,我們大荒領地能得元嘆,如虎添翼!若主公在此,定然對元嘆開懷而迎!」于禁豪邁一笑,鏗鏘有力道。

「主公林牧之名,我也是久仰已久,等見到,定然不會讓我等失望的。」顧雍沉聲道。

顧雍這句話裡面的『我等』,顯然不可能是于禁等人,而是他家族的人。

「元嘆、文則、公奕,大家都是大荒領地的一份子,以後可多多交流。」郭嘉淡然道。

郭嘉他也知道自己所處的層次,與顧雍于禁等人不同。這不是能依據心情與期待來選擇的,作為謀士閣的首席謀士,必須要鎮得住眾人。這不是所謂的和諧共處、團隊協助能解釋清楚的。

有時候,主次,甚至是一言堂,也需要存在!

這也造成,在大荒領地高層中,以後的層次,也會涇渭分明。

「主公此刻,應該在真龍閣中掃榻以待吧!」

「那如此,我們先返回真龍閣。」

「好,好,邊趕路邊聊。」顧雍這個新人,顯然並不是那種腐儒老成之人,身居高位的他,顯得如活潑青年那般。

「對!我們得好好為元嘆兄介紹介紹谷地內的情況。」

于禁蔣欽聞言,馬上也回應。大荒領地的謀士,除了『高高在上』的郭嘉戲志才和經常不在領地內的鐘離等家族謀士,也就張紘常胤等算是對這班虎將的胃口,如今看二十歲左右的顧雍,顯然也對胃口,那得好好親近親近。

郭嘉看到三人一下子自來熟,不著痕迹搖搖頭,若顧雍是武將,說不定這些傢伙又得拿刀拿槍給幹上了。

武夫有武夫的見面禮!

李典、于禁、周泰等,甚至連神將黃忠,也都上過場干過。用這些武將的話來說,那就是戰鬥中誕生的友誼,才是屬於武將的……

稍稍安排一番戰艦事務,又囑咐一番海哨之兵不可懈怠后,郭嘉就帶著眾人返回真龍閣了。

應龍谷地這邊的河岸,是有防線的。防線上都布置有海哨戰艦和士兵。那些戰艦不斷在外海巡邏著,以防陌生人闖入其中,發現其內秘密。

這和陸地上的山哨士兵也是一樣。應龍谷地四周雖然都是天險,但說不定會有奇人征服天險,闖入其中呢!警戒的手段,必須也要有。

一路上,作為招募顧雍的主力郭嘉,顯得平靜,而于禁顧雍三人,卻熱火朝天地交談著,一些基本的情況,都介紹給顧雍。

隨著交談,隨著慢慢深入谷地,顧雍開始真正了解大荒領地了。

……

而就是眾人往中心趕路時,在真龍城巨大的城門之口,一行人早就等候多時。為首的,赫然就是主公林牧!

林牧如此之舉,是因為這次迎接的人,有一位新人,一位超級有名的歷史名士——擅長管理政事的史詩級歷史謀士,顧雍顧元嘆!!

「主公,會稽郡的太守,是我們的人了?!」林牧旁邊,一臉風塵僕僕的樂進,驚呼道。

一直在深山中尋江東子弟兵蹤跡的樂進,才知道,會稽郡太守,和鍾離等家族一樣,竟然加入了大荒領地。

這個消息,就好比是許詔加入大荒領地!

這是一件超級大事!

要知道,為了討伐許詔,孫堅曹操王朗等大咖,都可是聯袂而征,可見其牛掰程度。

雖然顧雍在會稽郡暫時沒什麼根基,但有大荒領地、本地家族傾力的幫助,對會稽郡的掌控,絕對比許詔穩固三分!

「主公,若有了一郡牧官,那我們以後在各大縣城,就可以全面開花,徹底掌控會稽郡了。」樂進雖然是武夫,但對大局,也是有一定見解的。

「呵呵……不單止在各大縣城全面開花,我們會稽郡內,太平道,也要徹底清除,鞏固會稽郡這個大後方的安穩。」林牧另一邊的常胤,輕聲說道。

「沒錯。會稽郡的縣城城池、太平道、異人、本土士族、本土平民等,都可以全面開花了。」林牧鏗鏘有力道。

因為有會稽郡太守這個最大的官在,會稽郡的各大組成部分,大荒領地都可以籌謀了。納入大荒領地的賊船,勢在必行。

大荒領地可是有野心的,一旦有勢,定然迎頭而上!

「那新太守,如何?」樂進點點頭,而後又問道。旁邊李典周泰等人聞言,也是期待望向林牧。

一郡太守,可是高官,他們這些白身之將,確實對其頗為好奇。

「具體情況,我也不清楚。」林牧苦笑道。

在前世,對顧雍的印象,那也是在神話世界開啟數年之後才有的。那個時候,顧雍仍然是一城之主,而不是現在的太守。縱然是一城之主,威嚴威望等等,也不是他一個小小玩家領主能揣測的。

換句話說,今生,因為有林牧的干擾,顧雍被『拔苗助長』了!

說實在的,招募到顧雍,拉攏到顧家,完全出乎林牧的意料,只能說郭嘉實在太詭異、太神奇、太妖孽了!

而負責招募的郭嘉,只是傳回一個簡略的信息,說是招募到四大家族之顧家長子,蔡邕之徒顧雍,其他根本就沒提過。

魔法塔的星空 而又過一段時間后,郭嘉才傳回信息,說新上任的太守,是顧雍!

一連串的變化,短短數語,讓大荒領地底蘊直接騰飛了一大截!

正如于禁等人之言,郭首席不愧是郭首席!!

在眾人的期待下,郭嘉一行人,姍姍來遲。一行人,就顧雍一個陌生人,很容易就能認出。

林牧壓制住澎湃的心情,沒有管走在前面的郭嘉,直接走向顧雍。

看到主公林牧如此,郭嘉臉上笑意如常,絲毫沒有那種被忽略的不愉快。主公愛才,禮賢下士,是好事!

顧雍,表字元嘆,和現實歷史不同,其年紀,此刻已經二十一了。身著一襲裁剪精細的錦袍,頭戴精緻的冠髻,一百九十公分上下的挺拔身軀,如一柄長槍,氣勢不凡。

細細看去,顧雍臉上早已褪去稚嫩,菱角分明的臉龐上,成熟已然慢慢爬滿了。

顧雍和郭嘉等人一樣,都沒有什麼太明顯的特徵區別。大荒領地,也就周泰是最特別的,赤瞳。

總裁的惹火嬌妻 隨著距離越近,林牧能感受出從顧雍身上瀰漫出的那股出塵之氣。

若是以氣質為劃分條件,顧雍應該是和張紘差不多。

和郭嘉戲志才等謀士飄忽不定的氣質不同,顧雍的氣質,更符合玩家對謀士的感官。

「元嘆,歡迎歡迎,能得元嘆之助,如魚得水,如虎添翼啊!」林牧身軀微微顫抖著,緊緊握著顧雍的手。

若有玩家在此,看到林牧這般表現,定然會大聲痛罵:「丫的,你學劉大耳朵,學的挺像啊!」

「哈哈,看吧看吧,主公之言之行,果然如我等所猜測那般!」這個時候,顧雍旁邊的于禁開懷大笑起來,一副其樂融融的模樣。

「哦,文則你都把我所行所言,都猜測透了啊!」林牧一聽,也知道于禁的意思,也是微微一笑。

「主公,禮賢下士,愛才如渴,是明主,我等追隨,乃是榮耀。」顧雍在林牧面前,第一次開口道。

顧雍的聲音,和于禁黃忠等粗漢子不同,反而顯得有些清冷,仿若現實中高冷范才有的聲音。

劍眉下的眸子,在說話時,顯得清澈無比,如同新生幼兒那般晶瑩。

林牧聞言,又是一笑,輕輕拍了拍顧雍的肩膀,輕聲道:「大荒領地有大荒領地的意志,人才是根本,不得不重視。」

「好了,先不說這些,元嘆,走,你剛來谷地,一切都是新,我為你好好介紹一番。」林牧熱情道。

「主公,大荒領地的情況,文則已經為我解惑了,無需再勞煩主公了。」顧雍微微一笑,激動望著林牧道。

他作為新人,該有的矜持和禮貌,還是有的。當然,他也知道,大荒領地的高層中,也就郭嘉戲志才等人才有幸得主公之領,了解領地的。

其他人,可沒這個福氣。 「如此,那好,我們就直接開始領地會議吧。」林牧聞言,點點頭,莞爾道。

于禁為顧雍解惑,乃是情理之事。若郭嘉為顧雍解惑,也能接受,但卻會有點意外。

郭嘉和戲志才與主公林牧,在私下可是開過小會的。

會議的主題,只有一個:塑造領導者!

塑造領導者,就是所謂的層次之分。

在總的方面,林牧是唯一也是最權威的最高領導者,這無需塑造。

在行政方面,黃龍神令綁定的常胤常遠建,是最高領導者!也無需塑造。

在訓軍教軍方面,黃龍神令綁定的風仲,也是最高領導者,無需塑造。

而在軍事帥將方面,于禁周泰黃忠等人,卻沒有一個能完全鎮得住的存在,即便黃忠有神階實力,但在其他方面,沒能完全蓋住其他同樣心高氣傲的武將。

這個局面,導致在小會上,郭嘉和戲志才都建議暫緩塑造武將領導者。

和武將情況差不多的匠師方面,也是如此,沒有完全鎮得住人物,暫緩塑造。

至於在謀士方面,在林牧一言堂之下,以郭嘉為主,戲志才為輔,塑造他們二人為大荒領地謀士領導者。

老實說,為大荒領地謀士領導者,郭嘉和戲志才還是挺願意,畢竟他們二人都是有大才的人,心若天高,當領導者,足以!

這就是目前大荒領地的高層情況。不管願不願意,隨著發展,大荒領地的層次,都會出現,只是目前來說,這個層次之分,是良性的,不像目前腐朽的大漢皇朝,是惡性的。

一群各自為戰沒有虎王的虎群,與一隻狼王率領的一群凶狼,戰力是完全不同的。

大荒領地的情況,慢慢會成為是一條龍,統率著一群虎王!!

龍騰虎嘯!威震天下!

這就是林牧郭嘉戲志才三人私下談論過最理想的目標!!

……

林牧拽著顧雍,讓大家相互認識一番后,就走入城門,趕往真龍閣趕去。

「主公,真龍城的建設與繁榮,可比擬揚州治所啊!」親眼觀摩一番真龍城后,顧雍感慨道。

那規整如畫的街道,那井然有序的街道店鋪,那平整如鏡的路面,那繁榮如國都的商業氣息,仿若一股股海嘯,卷席而來,震撼心靈。

「那當然了,真龍城的建設,都是從各附屬領地抽調大部分資源來鑄造的,必須要有成就,不然,都對不起數百萬人的努力了。熱切看著顧雍的林牧,笑了笑道。

這般熱切看顧雍,是因為顧雍顧元嘆,將是新的目標,是新的塑造領導者的目標。

這是林牧與郭嘉商量過的結果。

顧雍所領導的方面,是城官,也就是城池管理者!

以後,顧雍將統御會稽郡的城池百官。

一虎王帶百虎,鎮會稽!

……

很快,眾人就來到了真龍閣。

和鎮子級別的真龍閣不同,此時的真龍閣,有了一股仙渺之氣籠罩著,仿若仙境的瓊樓玉宇,與龍廟有相呼應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