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祖虎,也就是說,是奇叔讓您來的?」 邊婚邊愛:老公,正經點 金斯看著古祖虎,嘖嘖稱奇,「奇叔那個老酒鬼,現在都學會關心護短了,果然不愧是咱的長輩。」

古祖虎搖頭輕笑,對於後輩小子敢如此評價尊敬的奇叔,只能搖頭。

「老傢伙,你的氣息深不可測,有大恐怖!」黑色大狗搖著尾巴,讚歎嘖嘖稱奇,「不得了,不得了,之前見你都沒這麼厲害。可是這才多久就達到這種程度,簡直是可怖,想不到除了黑爺爺外,還有這樣的老怪物。」

古祖虎面色一黑,就算心境再好,都忍不住哼了一聲,將黑色大狗震的哇哇亂叫,瘋了一般上來,就朝著古祖虎張嘴就咬。

麥哈爾古怪,這怕是混沌邊境里,最遭奚落的保衛強者了。

「看不透!」跟在身邊的鬼谷子,這樣評價古祖虎,「部落內還有更恐怖的強者,看來我的決定沒有錯,來到了一個令我不後悔的部落,」

「轟!」

天地忽然一暗,行走的諸人,感受到了一股無可匹敵的恐怖浩瀚威壓,鋪天蓋地的席捲而來,鎮壓諸人所在整片山河,凝固一切。

一道絕世黑影,無聲無息的走來,走向諸人。

「是絕世強者的威壓!」站立在古祖虎身邊的金斯,忽然笑了,笑的風輕雲淡,根本沒有受到威壓的襲擾,「看來來的是一位絕世強者!」

麥哈爾,鬼谷子驚出一身冷汗,浸透渾身。

「死!」

古祖虎冷叱,身後虛影輕輕顯化,威壓不顯,徑直探出一隻參天虎爪,拍碎天地日月,狠狠拍向走來的黑影,那位絕世強者。

「砰!」

沉悶巨響,隆隆轟鳴狂震。

絕世強者如蒼蠅一般,被這道幻化的虎爪,狠狠拍中碾下。以絕世強者為中心,向天地八方撕裂出一道道恐怖的龜裂溝壑,一路延伸,溝壑咔嚓嚓撕裂山河,崩碎遠處大地盡頭一座座山峰,形成恐怖的毀滅之勢。

移山填海,拳斷黃河,都不足以形容此時的恐怖與壯觀。

「虎頭蛇尾!」

金斯撇了撇嘴,對那位絕世強者,滿臉不屑。不過從其眼底深處,還是能看見無法遮掩的滔天震撼。

之前,古祖虎儘管強大,可遠沒有強大到這種程度,甚至當時還被自己溝通神靈神性之威強行鎮壓。

但就是跟隨奇叔短短時日,已經強大到能輕易鎮壓絕世強者的程度,成長之速,超乎眾人的想象之外。

「還沒死,不過也差不多了!」收住手的古祖虎道。

與一行人走上前,將這位頭顱面容凹陷的絕世強者,一切盡收眼底。

「是聽命於君清殿下的那位強者!」麥哈爾道。

「噗哧!哧!」

在鬼谷子黑鐮一次次勾殺之下,這位絕世強者被無情鎮殺,屍體被鬼谷子獲得,成為一具珍貴的強者軀體,被玩好的保存,等待靈魂的購換。

而這位絕世強者的時空內戒,在神不知鬼不覺之下,早已被賊眉鼠眼,咧著大嘴狂笑的黑色大狗取走,一路之上,黑狗為時空內戒,發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傻笑。

.(未完待續。) 在返回晴空山脈地域后,古祖虎轉身看向麥哈爾與金斯道:「你們兩個先回去,我帶鬼谷子和黑爺去見見奇叔。」

說著,不等兩人反應,就帶著鬼谷子與黑色大狗化為一道恐怖流光,消失在山脈之內,就算想要追趕追尋,都無跡可循,速度快的驚人。

「麥哈爾兄。」走在山脈內,金斯搗了搗麥哈爾的胳膊,「你看我們兩個這麼崇敬尊敬奇叔,可奇叔居然不讓我們拜見,太令咱這些小輩心寒。」

「奇叔,恐怕是怕自己的酒會少!」麥哈爾啞然。

「見過神之使,神將大人!」

一路走來,部落之中幼童婦孺老人強者,見到金斯與麥哈爾無不彎腰行大禮,眼裡充滿狂熱與尊敬,恍若天生,深入骨髓血液里的禮儀一般。

就算是麥哈爾,與金斯喝止,都無法令這些人停止這種大禮,除非將他們這些人鎮殺成為一具具屍體,只是,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後來,實在無法阻止的麥哈爾與金斯,只能聽之任之,一路走過部落建築群,身影氣息收斂,施展手段,讓路過之人,不在注意兩人。

現在的神傾部落,儘管只剩下寥寥四百多人,可經過這幾個月的強化,整個部落之內,出現一尊尊神合境的強者,最強者廉亦戰力達到八重天。

曾經作為部落老祖級別力量的四重天強者,出現了近百人之多,只要天資承受力足夠,後續的其他人,都會成為這樣的強者。

過去的四重天老祖級別,在現在,已經成為部落強者的起點。

人貴精不貴多,現在的神傾部落或許強者較少,可一位位強者若是出動,足可以滅掉曾經十個神傾部落的聯手,算是漸漸興盛強大。

「每個人的眼中,都隱下了曾經失去親人的悲痛。」金斯忽然有感,失神,「或許只有不斷努力修鍊變強,才能更好保護身邊一切,乃至生命。」

眼下神傾部落就是這樣的狀態,變強,還是變強,身邊的人,時時刻刻在變強,在突破,部落的強者呈現一種井噴式的增長。

「我們也要變強!」金斯與麥哈爾目光交錯,相互都看見彼此眼神中的那股滔天信念,堅定如磐石。

核心祭壇,曾經諸多老祖閉關之地,此時的這裡,方圓近百里之內迷濛上一層薄薄陣光,與外界一切隔絕,形成一片獨立的空間與天地。

現在能在這裡修鍊的,只有麥哈爾與金斯,就算族長廉亦都沒有資格踏入這裡修行。除非是新族人開啟修鍊之途,或者有事稟報和召喚,才能進。

「這裡是君清殿下給與的伯爵神法。」麥哈爾拿出時空內戒,遞給金斯,「盡量獻祭補全後續的路,我現在要開始突破金核境。」

「好,我們比一比,看看誰先突破金核境!」金斯接過,面對麥哈爾的好意,沒有半分推脫與拒絕,「突破后,也該返回人類疆域了。」

麥哈爾點頭,轉身深入祭壇遠處,盤膝而坐,陷入閉關之中。

至於有可能發生的襲殺,麥哈爾並未在意,除了金斯的第二道身能發揮戰力外,他也能隨時終止突破,進入廝殺,根本不怕人襲殺打斷。

自然而然的,就不需要多此一舉的準備防護,與手段。

「在我修鍊之中,時常感覺有些偏差。」在突破之前,麥哈爾忽然回想,「從我第一次轉修開始,就覺得氣息有異,可強弱偏偏屬於體系。」

麥哈爾低頭,百思不得其解,但又覺不可思議。

「神台境前三重,體內鬥氣變化,能疾射出鬥氣斬,劍氣斬,鬥氣外放,殺人無形,碎山裂石不再話下。」 名門枕上婚 麥哈爾隨手揮出劍氣斬,一片的恢宏劍氣,頓時斬裂大地溝壑,「神台境四重至六重,能源源不斷溝通流轉天地元氣,在體表形成刀劍難傷的護罡。」

麥哈爾說著,感受著與天地契合為一的奇妙狀態,體內星戮劍氣流轉,溝通天地,生生不息,在體表之上,頓時流轉出絢爛的星戮護罡。

此時的這種護罡,莫說是刀劍,就算是一般的英雄級寶劍,附著沾染上上狂暴鬥氣,都難以破開這層護罡,在戰鬥中,是保命的防護。

「而神台境七至九重,體表護罡,則能化為鬥氣護甲,比起護罡防禦力還要凝實百倍。」麥哈爾喃喃道。

流轉在體表的絢爛璀璨護罡,忽然陣陣凝聚凝實。震起淡淡的空間漣漪,光芒愈發絢爛之下,按照自己的意願,漸漸凝聚成一副鎧甲。

光華退散,鎧甲寶光奕奕,與打造的兵甲沒有什麼不同。

其上精緻的花紋,紋路,一道,一痕,都完全是由強者掌控規劃,需要變成什麼樣就會變成什麼樣,完全按照心意掌控幻化。

「這些我都能做到,與現今的神道體系表現一模一樣。」麥哈爾迷惘,有些不解,「可我總是覺得,又有些不同,似劍氣與鬥氣的不同?」

麥哈爾卻搖頭,劍氣只是通過神法與鬥氣轉化形成的一種力量,從本源上來講,同根同源,根本沒有區別,只是有了神法的差異。

「就算有在大的疑惑,也只能壓在心底,當務之急,便是先突破金核王者境界。」麥哈爾精氣神調節,恢復至巔峰狀態,「若想突破金核境,首先丹田三海歸一,體內星戮劍氣蛻元化,並轉化全身,反之貫通二十八道大穴,七大神秘星脈,方能在丹田凝成體內星戮金核。」

「而有著無窮無盡熱能精血補充的我,根本沒有任何後顧之憂,就算融合失敗,其中產生反噬與危險,精血熱能都能很快彌補。」麥哈爾喃喃,雙眼閉合,「更是有著精血熱能的存在,我擁有無窮無盡的星戮劍氣補充衝擊境界,需要的只是一個過程與時間流逝。」

信心十足的麥哈爾,沉浸進入閉關衝擊之中,直破王者境。

與此同時,金斯的超凡本尊獻祭過後,獲得滿意的收穫,同樣閉上雙眼,開始衝擊王者之境。

.(未完待續。) 金核境,又稱極境!

極,人之極,人之限。煉靈,神台,金核,這三大境界統稱,同樣可稱為極境,極境之內,強者能依靠藥物,靈晶,各種手段強行堆積突破,提升的很快,很簡易,只要資源與天資足夠,就能打好根基,沒有憂慮的提升。

而人類疆域的許多地域,無數天資超凡的妖孽,一生大多都止步在極境中的神台境,只有少數一些妖孽,才能達到金核境,成為一方候爵級領主。

至於在往上的絕世強者,伯爵行列,已經不是依靠資源能堆積出來的。

極境的最後一境,金核境,最大的特點之一便是能在體內形成能量之核,鎮壓調度體內滔天的鬥氣能量,能掌控入微,細小至一縷一絲。

達到這一個境界,金核鎮壓體內,入微至毫釐的掌控之力,能將任何一道攻擊凝實十倍,甚至數十倍,形成一擊之下,威能疊加數倍的恐怖景象。

在金核境的中後期,掌控入微的強者還能施展氣爆,將體內鬥氣能量以炸彈的形式引爆,產生的恐怖威勢,還在凝練攻擊之上,十分恐怖。

「金核境,這個境界已是極境的最後一境。」麥哈爾喃喃,體內在震動,「人體的精氣神,都會產生劇烈的升華與蛻變,超凡入聖。」

「轟隆!」

核心祭壇之地,天地晃動巨震。

以麥哈爾為中心,擴散席捲出一股恐怖的浩瀚氣息,蓋壓四方,沖霄而起無邊的劍光虛影,環繞銀髮青年周身旋轉,犀利撕裂,千萬萬道之多。

與此同時,麥哈爾體內丹田,凝聚成形的璀璨星核,綻放磅礴道道光圈,一波波流轉全身,令凝厚蛻變的星戮劍氣流轉全身上下。

「當初體內存儲滿一滴滴妖皇精血,為的就是今日一鼓作氣。」麥哈爾喃喃,眸中迸發璀璨精芒,「金核境一重天,給我破!」

低喝中,體內滾滾化開一滴滴精血熱能,充斥全身的同時,開始積蓄,又一次進行小境界的突破,連帶剛剛突破的恐怖異象,都在瞬間消弭沉寂。

春去秋來,時光荏苒,匆匆而過。

就在麥哈爾突破金核境后,繼續陷入閉關之中時。金斯的超凡之身爆發異象,沒有任何意外的突破了金核境,成為一位極境中的至強者。

沒有太多時間用來穩固境界,幾天之後,金斯這尊超凡之身便走了出去,在悄無聲息之中,從晴空山脈之外,迎接回一個充滿冰寒的異人部落。

這個部落異人混雜,有蛇頭人身的,有牛頭人身的,各種各樣,千奇百怪,唯一的共同點,就是這些人目光都很冰冷,氣息妖異強大,同氣連枝。

奇異部落的到來,在金斯有意的掩蓋之下,沒有驚動神傾部落里的任何一位強者,無聲無息的安頓在核心祭壇周邊,沒有傳出任何動靜。

而這個來臨的部落,正是鬼谷子帶領的鬼谷部落,只有數百人。

鬼谷子和黑色大狗在奇叔所在山峰,足足呆了幾個月之久,才返回神傾部落核心,帶著天翻地覆的精神樣貌,出現在震撼的金斯面前。

黑色大狗歸來時,龍精虎猛,周身氣息達到了妖皇之境。

鬼谷子愈發神秘與冰寒,帶著自己鬼谷部落的幾百人消失在這片區域,直到一個月後歸來時,鬼谷之人已經都換上一副人類的軀體,成為人類。

儘管修為盡散,大多淪為普通人,可換上一副人類軀體后的鬼谷部落諸多強者。以某種神秘的手段,只在一天之中,就無聲融入了神傾部落。

融合鬼谷部落後的神傾部落,漸漸擴展成一個千人部落,人數突兀多了一半。就算廉亦,雪鰻等諸多頂尖老祖覺得有異,可在金核境界的金斯出面后,覺得有異的聲音完全消失,部落陷入其樂融融之境。

後來,普通的神傾部落族人,只知曉部落里除了神之使,神將大人外。突兀,又多了一尊執掌生死的神秘靈之使,強大的深不可測。

靈之使穿著寬大黑裝飄行,背著一把黑色大鐮,猶如幽靈一樣,行走在部落的黑暗裡。若是有人膽敢作出損傷部落之事,靈之使就會在黑夜裡,舉起傳說中屬於死神的黑鐮,奪走他的靈魂與性命,永遠無法投胎。

就連至高無上的神之使,都只能眼睜睜看著,沒有能力阻攔。

各種可怕的傳聞肆虐在神傾部落,靈之使雖沒有做出任何事情,但在各種恐怖的版本與傳說侵襲之下,形象已深入部落人心,夜能止嬰兒啼哭。

不管這種傳說怎麼流傳,從外界歸來的鬼谷子,直接在祭壇核心深處,用獻祭換來了一座代表死亡與黑暗的靈塔,屹立在深處,代表靈之使。

而這座靈塔,與鬼谷子的出現,將會給神傾部落的未來,締造一個個不死的傳說與傳奇,產生無法忽略的恐怖效應,執掌生死,不是空談。

關於鬼谷子的一切,麥哈爾能詳細敘述的,全都敘述給金斯知曉。分解神靈化身一事,同樣給他帶來深深的震撼與不可思議。

後來,金斯在鬼谷子的舉止中明白,分解的化身神性,皆都融入鬼谷部落強者的靈魂與血脈,融為一體,成為身體里本能的一種東西。且每個人都能成為部落的神之使,溝通神靈,進行獻祭。

不過就是因此,偌大的鬼谷部落,也只是存活下來幾百人而已。其他人完全無法承受神性的沾染,一一的,全部隕落在曾經的變故里。

此時的金斯就算知曉分解神靈,融入血脈身體里的好處,也只能忍耐下來,不能分解。否則若是整個神傾部落的強者,全部隕落,他為信仰之身所做的一切,都會白費,還會損失珍貴無比的第二道身。

時間轉眼,匆匆一年劃過。

盤坐祭壇核心,雙目閉合,突破境界的麥哈爾豁然睜眼。時隔一年之後,打斷修鍊站起身,噼里啪啦發出陣陣骨鳴之音,散去舊塵。

.(未完待續。) 從閉關之中蘇醒過來的麥哈爾,起身之後,化為流光,消失在天地遠方,直接趕往混沌之城,去赴古長老的一年之約,了斷因果。

金斯聞聽,不由道:「你不要命了?」

「不對!」很快金斯反應過來,滿臉震撼,「你有斬殺金核境九重天巔峰強者的能力了?」

麥哈爾點點頭,沒有謙虛,直接承認。

金斯一口老血差點沒噴出來,從自己遇上麥哈爾半點修為都無至現在有信心斬殺金核境九重天巔峰超級強者,其中間隔的時間,只有區區近兩年。

兩年時間,對某些超級強者,有可能只是一次眨眼的閉關。

但兩年,對於金斯來說,他親眼看見一個來歷不明,沒有修為的年輕人,從極境煉靈成長至極境圓滿,成為默默無聞的一位妖孽巨擎。

其實力,直線逼近傳說中的伯爵強者,指日可待!

「遇上麥哈爾兄,當真是我一生的幸運。」金斯苦笑,由衷讚歎,「能時時刻刻鞭策我,將我一切的自滿情緒,打擊的支離破碎,從而奮發圖強。」

「你的信仰之身還沒有突破嗎?」麥哈爾忽然轉移話題問,看向境界早已圓滿,卻遲遲無法突破的金斯第二道身,「既然這樣,你就出去傳播屬於九環之神信仰的種子,讓神聖信仰的光輝,灑遍混沌邊境的地界。」

「傳播嗎?」金斯眯了眯眼。

一將功成萬古枯,想要成就信仰之身,就要傳播信仰。但若是想要傳播信仰,就必須先要改變一個個部落的信仰,最直接的方法,只能是毀滅部落之神的化身,讓信仰此神的狂信徒,虔誠信徒,通通死亡,隕落。

「現在法已經傳下去,儘管有人突破了神合境。」麥哈爾語氣淡淡,又道,「可還是無法支持你的第二道身突破。」

「我明白了,這件事我會著手去辦的。」金斯點頭,沒有太過於優柔,「麥哈爾兄,你的這第二道身,還沒有決定修鍊嗎?」

麥哈爾沉默,心緒翻騰,目光一下子變得深邃。

金斯見麥哈爾陷入自己的思考之中,苦笑搖搖頭,沒有打擾,兩道身一前一後悄然退去,離開祭壇核心之地,召集部落之中強者外出。

以第二道信仰之身為主,金核境超凡本尊為輔,率領著廉亦與雪鰻神傾部落中最為頂尖一批強者,走出晴空山脈,殺向周遭各大部落。

其中強者精英,傾巢而出,一個不留。

就連十分兇惡的黑色大狗,都被金斯拐來,讓部落中八大四重天強者,抬著威風八面的座椅,讓黑色大狗坐在其上,極大滿足虛榮。

「第二道身修鍊?」麥哈爾喃喃,目光變得有些空洞,「若是按照常識,的確,將第二道身培養起來,對自身同樣是極大的助力。」

「可是…」麥哈爾喃喃,渙散空洞的目光漸漸凝實,「我之劍道,第二道身沒有任何助益,能讓我本尊隕落的危險,第二道身修鍊起來,怕都是無用。我之劍道,只求一世。」

這般想著,麥哈爾第二道身,前往靈塔,找到鬼谷子讓他施展修為,帶去奇叔所在的奇俊小山峰,而奇叔早已等待在此。

「你的來意,我已經知曉!」奇叔見到麥哈爾,直接道破,「此事,我答應你。」